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329小欣哭了

作者:金鱗非凡物  |  更新時間:2014-02-09 19:21  |  字數:3500字

「嗝……秦……秦先生,你……你的手藝真……真是沒的說啊,嗝……撐死我了。.」

一個小時候,盧志強等人捂著好似八個月孕婦一樣的肚子,就這麼直直的躺在黃土地上,艱難的對著秦天恭維道,此刻他甚至因為吃的太多,被撐得動不了了,只能平躺在地上,不只是他,其餘的那些龍組成員連帶著小欣也跟他一副模樣。

「呸,撐死你才好,我懷疑你們一個個是不是屬豬的,不,豬都沒你們能吃,你們知不知道啊,你們吃了大約一百個人的飯量啊,我現在才知道你們為何被稱之為『精英』了,就這飯量,一挑四那是絕對的沒問題啊。」

秦天一臉黑線的看著一排排的「孕婦」,挨個躺在地上,撐得直哼哼,惡狠狠的說道,為了應付他們這群混蛋,他可是忙碌了整整一個小時啊,期間他曾經三次甩手不幹了,但是硬是被這群混蛋那噁心人的眼神給逼回來了。

此刻秦天看到他們那副快要撐死的樣子,那是怨念十足啊,這可是自己辛辛苦苦一個小時的成果啊。

「嘰里咕嚕,烏拉拉……」

這時那個政斧軍軍官模樣的人,突然掙扎著想要從地上爬起來,但是這裡面就屬他吃的最多,試了幾次之後,他還是沒有成功,只好重新的躺回了地上,但是臉卻直直的盯著秦天,嘴中冒出了一連串的鳥語。

「喂,你嘰里咕嚕的在說什麼呢?」

秦天看著那個突然犯抽模樣的軍官,不解的問道,在秦天做飯的時候,他正好過來找盧志強,所以秦天就順帶著讓他也一起吃飯了,反正一隻羊也是趕,一群羊也是放。

「他是用他們的家鄉話在像你表示感謝,他說這是他一輩子吃過的最好吃的飯菜,能讓他回味一生,只是因為身體不便的緣故,不能像你進行我們華夏最具有誠意的叩拜大禮,希望你能見諒。」

那個軍官模樣的人還沒有開口,盧志強搶先回答道。

聽了盧志強的話,那個軍官模樣的人連連點頭,同時用半生半熟的生澀的漢語說道。

「對……對,就……九死則羊。」

相比於秦天遇到的第一個獅子山政斧軍軍官,這個軍官的漢語真是差的太遠了,甚至他說的漢語,還要讓人仔細想想才能明白。

「哎?我說,盧大少,你能聽懂他們這些鳥語?」

相比於那個獅子山軍官的感謝,秦天更對盧志強能聽懂這些鳥語感興趣。

「哼,這有什麼,我們少爺懂得十七種語言,能聽懂八十四種方言,可以認讀二十二種不同國家的書藉和書寫十五種文字,對於各種古董玉石、歷史遺迹、人物傳奇、圖案符號等方面也略有研究,而且他們的官方語言是英語,這對於我們少爺來說那更是小意思,而且就連我都能聽懂。」

盧志強沒說話,小欣接上了話匣,同時用一種鄙視的眼神看像秦天,似乎她非常的看不起,秦天這種連英語都不懂的土包子。

「我勒個去啊,你這個小丫頭,你吃我的喝我的,完事了以後,你還鄙視我,你你你……你要氣死我啊,信不信,待會我給你下毒,讓你變成一個滿臉褶子,大黃牙,渾身起癩蛤蟆的那種疙瘩,身上的皮膚老的跟樹皮一樣的老巫婆。

還有,我還把你家少爺,給弄陽痿了,讓他一輩子不能碰你。」

秦天看著這個吃飽了罵廚子的小欣,惡狠狠的威脅到。

「你……你……你欺負人,嗚嗚……嗚嗚……」

小欣聽到秦天的威脅,一想到自己可能會變成那副樣子,頓時就打了一個寒戰,自己要是那個樣子,還怎麼見少爺啊,她越想越害怕,嘴巴一扁,眼圈一紅,嗚嗚的哭了起來。

「我靠啊……哭……哭了。」

秦天看著嗚嗚啜泣的小欣,頓時目瞪口呆起來,他這次好像玩過火了。

「哎,秦天你真是的,跟小欣計較什麼啊,你這麼大的人了,就不能讓著她一點啊。」

「就是就是,連小女孩都欺負,秦長老,我鄙視你。」

「你看小欣的哭了,秦長老,你真是,我都不知道說你什麼好了。」

「…………」

女人天生比男人佔便宜,簡單的舉個例子吧,男人在街上東張西望被稱作心懷不軌,女人在路上左瞅右瞧被叫做明眸善昧;男人痛苦的時候無話可說,女人憤怒時啥話都說,男人因為軟弱常常遭到女人們的白眼,女人憑藉眼淚經常博得男人們的同情,就像眼前這一幕,當小欣開始發揮他身為女人的武器的時候,秦天遭到周圍所有人的一致攻擊。

「喂喂,你們講不講理……算了,我是看出來了,跟你們談講理純粹是對牛彈琴,你們這群傢伙在這裡躺著,裝死屍吧,哥惹不起我還躲不起嘛,我三十六計走為上計,你們合夥對付我,我惹不起,那我去找我惹得起的軟柿子的。」

秦天無語的看著那幫圍攻自己的龍組成員們,恨恨的說道,拍拍屁股站起身來,轉身從屋裡把他的那兩柄ak74拿出了,就像著外面走去。

「哎?秦長老這是要去哪?還帶著武器?」

「那個方向……好像是叛軍的營地吧,秦長老不會是準備單槍匹馬的去進攻叛軍吧。」

「我看有可能。」

「我們要不要跟上去啊。」

「靠啊,你現在這個樣子還能動彈嘛,再說了,你忘了昨天晚上秦長老的表現了,我們過去,完全就是一群累贅。」

聽到這一句話,所有的人都沉默了,曾幾何時他們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