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全能系統 都市言情

都市全能系統 279審問

作者:金鱗非凡物

本章內容簡介:重的判幾年。 但是殺人罪可是死刑,或者無期徒刑埃 「哦,沒有殺人,那你告訴我,你是因為什麼進來的?」 秦天看著那個麻子臉一副我很好奇的問道。 「我……我是因為偷……偷竊...

「秦……秦先生……」

這時趙衛國結結巴巴的聲音響起,打破了秦天的沉思,這是他才發現,自己不經意間已經把自身的殺氣給散發出來了,看著被自己的殺氣給壓迫的臉色蒼白的趙衛國,秦天心中閃過一絲不好意思,畢竟趙衛國完全是受的無妄之災埃

連忙將自己身上的殺氣給收斂起,慢慢的屋裡的氣溫回升了上來,秦天也重新變成了那個人畜無害的陽光男孩,只是趙衛國看著秦天的眼神中多了一絲恐懼和發自內心的恭敬。

「叮,恭喜宿主,你的第一個手下趙衛國忠誠度提高到了92點,請宿主再接再厲。」

系統的提示音響起,秦天微微看了臉色有些不對勁的趙衛國,就不去在意了,一個大男人有什麼好關注的,又不是美女,要是美女的話,好感度突破九十秦天還能小小的激動一下,證明又能推到一個了,但是一個男的嘛,還是趕緊滾蛋吧,想想都覺得噁心。

「衛國啊,走吧,去看看我們的大廳長,這段時間的嚴打成果吧。」

秦天估計時間差不多了,就叫著趙衛國,向著審訊室的位置走去。

「啊!秦先生您……您來了埃」

剛到審訊室的門口,就看到那個廢物廳長,滿頭大汗的捧著一大摞的卷宗往外面跑,正好和秦天不期而遇。

「呵呵,看來我們的大廳長最近一段時間很忙啊,行了我人也來了,你也用不著往外搬了,我就在這裡看吧,順便把一些認為重要的人物再叫過來,我審問審問。」

秦天瞥了他抱著的那一大摞卷宗,也不知是誇獎還是諷刺的說道。說完以後也不理會那個廳長的難看錶情,轉身向著審訊室裡面走去。

「呵呵,看來我們的大廳長很是厲害啊,這段時間沒少抓人啊啊,我看看啊,有殺人犯,有強姦犯,有偷竊犯,有入室搶劫犯,嘖嘖。種類挺全埃」

秦天對著放在桌子上的那一大摞卷宗,稍稍翻看了一下,笑呵呵的對著那個廳長說道,只是他的眼睛深處隱藏著一絲絲的不屑。

這個傢伙真是一個廢物啊,連造假都不會。

「啊哈哈,這……這都是在秦先生的領導下,我們才能取得如此輝煌的成績,一切都是秦先生指揮的好。」

那個站在一邊惴惴不安的廳長,看著秦天笑呵呵的樣子。再加上他那翻閱卷宗的速度,心中稍稍一寬,高懸的心放了下來,他把秦天當成了那些不通世事。只是下來鍍金的紈子弟了,對著秦天打著哈哈的說道,大灌迷魂湯,希望能把秦天給糊弄過去。

「那麼廳長大人是不是能給我解釋一下。這裡各種罪犯都有,為什麼,沒有網上有名的通緝犯呢?

而且。廳長大人還真是有本事啊,不管什麼案件,哪怕是這些幾年以前的無頭公案,落在您手中,這才幾天工夫啊,就宣告結案了,這辦事效率,真是我們全國警員的楷模埃」

猛然,秦天猛地一拍桌子,對著那個廳長冷嘲熱諷道。

「啊!這……這……」

那個廳長,一下子臉色馬上就變了,他還以為秦天剛剛只是大體翻看了一下而已,其中的內容根本就沒有仔細看清楚,但現在他明白了,感情人家早就看完了,而且還看的很是清楚,就連一些案件的時間都記的清清楚楚的。

聽到秦天那陰陽怪氣的話,那個廳長一下子坐蠟了,獃獃的立著那裡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臉上的冷汗跟瀑布似得往下掉。

「啊什麼啊!你可真是行啊,竟然弄一些假案來糊弄我,當真以為我是吃素的,還是認為我們龍組都是一些吃乾飯的,連你這些小伎倆都看不出來?」

「趙衛國1

「在1

猛然秦天對著站在門口的趙衛國大喊道。

「把這些犯人都給我叫過來,我要再重新審問一邊,我倒,我們的廳長大人,這段時間都是抓的什麼人,另外把我們勞苦功高的大廳長請到裡屋去,打開這裡所有的攝像頭,我要全程監控。」

「是。」

趙衛國對著秦天應了一聲,然後無比同情的看了那個廳長一眼,這才離開了審訊室,留下秦天跟那個臉色一陣紅一陣白,跟變臉一樣的廳長。

趙衛國的效率很快,馬上第一批的人就被帶到了。

「姓名,陳二亮。」

「職業,無業。」

「年齡,32。」

「……」

秦天翻開了第一個麻子臉小偷的資料,低頭看著,自言自語的念著,念完后,輕輕的搖了搖頭,一臉的惋惜的說:「幹什麼不好,為什麼殺人呢?」

「我沒有殺人。」

那個麻子臉本來是一副淡定的表情的,但是被秦天來了這麼一句,頓時急了,臉色通紅,眼神有些慌亂的辯解說道,他是被那個廳長找來頂崗的,來的時候,老大都跟他說好了,

給他安排的是偷竊罪的,等在牢里關幾天,就放出去了,他一點事情也沒有,回來以後給他一個小頭目噹噹,本來他是很平靜的,但是現在一聽他背負的竟然是殺人罪,他馬上不淡定了,他知道偷竊最多判幾天,嚴重的判幾年。

但是殺人罪可是死刑,或者無期徒刑埃

「哦,沒有殺人,那你告訴我,你是因為什麼進來的?」

秦天看著那個麻子臉一副我很好奇的問道。

「我……我是因為偷……偷竊……才……才進來的。」

那個麻子臉有些慌亂的說道,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從眼前的年輕人進來后,他的心莫名的很慌亂,尤其是對方偶爾投來的眼神,讓他彷彿有一種被看穿的寒冷感。

讓早就排練了幾次的他,也緊張的話都有些不會說了。

「偷竊?不可能啊,這卷宗上明明寫的你是因為殺人才進來的,而且還是入室搶劫罪行,你殺了人家一家三口,你被判處死刑,一個星期以後槍決的,而且這上面還有你的簽字那。」

秦天裝出一副很奇怪的表情,看了看手裡拿著的卷宗,對著那個麻子臉不解的說道。

「什……什麼,殺……殺人!!!我……我沒有殺人,我……我也沒有偷竊,我……我是無辜的,是……是那個廳長,找我們老大,說是上面來檢查了,要求嚴打,問我們老大接幾個小弟來充充數,等這陣風頭過去了,就給送回來。

我……我只是一個小混混罷了,我……我真的沒有殺人啊!!1

那個麻子臉一點都不經嚇,被秦天這麼一詐,馬上就跟竹筒倒豆子一樣,一把鼻涕一把淚的,里啪啦的把什麼話都說出來了。

「呵呵,下一個。」

秦天看著被自己嚇壞了的那個麻子臉,鄙視的搖了搖頭,叫人把他給帶走了,同時看了看審訊室牆上的那兩個開著的攝像頭,冷酷的笑了笑。

你這個廳長當到頭了!!!

在審訊室旁邊那個玻璃後面的廳長,看到那個麻子臉就這麼把他給賣了,而且還賣的乾乾淨淨的,臉色頓時更難看了,對著玻璃那頭的秦天歇斯底里的喊道。

「他……他這是污衊,我……我是清白的……」

「坐下,老老實實地。」

趙衛國對著那個廳長的肩膀狠狠的拍了一下,直接把他拍到在了地上,冷著臉說道,他知道這個廳長已經完了,別的不說單憑他弄虛作假,找人當替罪羔羊,辦假案這一點,他的廳長就是當到頭了。

所以他對那個廳長也不客氣了,那一巴掌結結實實的就拍了上去,把他的手都拍疼了,看著還不老實的廳長,他微微抬起了拿著槍的右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手裡的傢伙。

秦天在進去的時候把槍給了他,並且還交給自己一個特殊任務,要是這個廳長不聽話,有什麼反抗的動作的話,直接擊斃,什麼事情他擔著,當時他聽到秦天那個話的時候,心情那個爽啊,就差吼兩句了。

「你……」

那個廳長怨恨的看了趙衛國一眼,感覺自己的半邊身子都麻了,老老實實的從地上爬起來,坐回了沙發上,同時他的右手不著痕的深入了口袋中,把一條早就編輯好了的簡訊發過去。

「哼……秦天!!!你不讓我活,你也別想活,我就不信了,你一個紈子弟,能逃得過血煞的追殺,那可是一個正宗的殺手,我死了,也要拉著你作伴。」

他現在已經想明白了,知道自己在劫難逃了,他的屁股一點都不幹凈,根本經不起秦天的仔細盤查,他雖然身為省公安廳的廳長,但是他犯下的罪行,連他自己都算不過來了,嚴格算起來,完全能夠槍斃他五六次的。

正所謂兔子急了還咬人呢,更何況被秦天逼的已經走投無路的他了,至於秦天被暗殺以後引起的風波,他是完全不在乎了,老子人都死了,還管那麼多幹什麼?

發出簡訊以後,他整個人都有些虛脫了,無力的癱倒在了沙發上。

他沒發現,在他發簡訊的時候,秦天的眼神微微向他那個方向瞥了一下,眼中閃過了一絲寒光。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