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全能系統 都市言情

都市全能系統 278天堂有路你不走

作者:金鱗非凡物

本章內容簡介:臨的跡象啊,難道?」 猛地秦天發現當他說完那句話的時候,那個廳長的面相有了些許的變化,竟然出現了一分死亡的徵兆,而且還是跟他有關,秦天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就找了個位置,開始閉目演算起來,連那個胖...

秦天開著那輛無牌的勞斯萊斯,一路暢通無阻的來到了省公安廳,就連門口登記的那個一臉兇狠表情的看門的,也沒敢攔住秦天的這個無牌車子,恭恭敬敬的給秦天放行,還一直對著秦天的車子敬禮,直到徹底看不見才放下。

不得不說,省公安廳的警局建設的很是氣派,嶄新的大樓中間,警徽懸挂在中間,讓整棟大樓都充滿了威嚴,不時的有警車進進出出,把一個個烤著手銬的人拉下車,訓斥著朝著樓上走去。

秦天剛停好車,就看到了,趙衛國正從一輛警車上下來,對著押送的犯人訓斥了幾聲,就要把他壓上樓去。

「趙衛國。」

「誰叫我?啊!秦……秦先生,您……您怎麼來了?」

趙衛國猛地聽到有人喊他名字,頓時一愣,這才回頭四處張望,最後目光停在了剛從勞斯萊斯里出來的秦天身上,臉上閃過一絲欣喜,把手裡的犯人交給了他的手下,快步向著秦天小跑過來,對著秦天恭敬的喊道。

「呵呵,看樣子你的氣色不錯啊,最近過的挺滋潤的啊,咦?臉色面帶紅潤氣色亮,你最近有喜事啊,看樣子還是雙喜臨門啊,恭喜恭喜埃」

秦天看著向他一路小跑過來的趙衛國,四下打量了他一下,發現他的氣色不錯,仔細一看他的面相,得知最近他將會有雙喜臨門,頓時開口恭喜道。

「嗨!我哪有什麼喜事啊,這幾天就跟著廳長屁股後面幹活那,累都累死了。」

趙衛國明顯不相信秦天的話,還以為他是在跟自己開玩笑那,頓時對著秦天笑呵呵的說道。

「呵呵,既然這樣,那我就送你一件喜事。我給那個廢物的期限要到了,你跟我去看一下他這段時期的努力成果吧。」

秦天包含深意的看了趙衛國一眼,若有所指的說道,轉身大步走進了省公安廳的大門,留下正在發愣的趙衛國。

趙衛國獃獃的愣了一會兒,才從秦天的話語中,品味出他的意思,馬上一股子驚喜的神色從他的臉上浮現出來。

「送我一件喜事?廢物的期限要到了?你跟我去看一下他這段時期的努力成果?

秦先生這話的意思,是要我頂替那個廳長的位子啊,要不然他也不會讓我跟著他一起去看一下。廳長這段時間的勞動成果。」

反應過來的趙衛國,剛要跟秦天說話,才一張嘴,就發現秦天已經快到了門口了。馬上屁顛屁顛的跟了上去。

秦天帶著趙衛國慢慢的來到了,那個廢物廳長的辦公室外面,剛要踹門的秦天,突然停下了動作,同時示意趙衛國也保持安靜,悄悄地靠近了房門幾步。靜心凝神起來,很快屋裡那刻意壓低聲音的交談,也在秦天的耳朵中慢慢的清晰起來。

………………………………

公安局辦公室內,身材微微發福的那個廳長端坐在沙發上。整張臉都隱藏在飄蕩的的煙霧中,顯得很是朦朧,他的眉頭緊緊的皺著。

「廳長,這一次你可一定要幫助我那個不爭氣的侄子。他就一個大學生,哪裡敢搶劫呢,就算是有這個心。也沒有這個膽子的,你就通融一下吧。」

一個外表和善的胖子,帶著和善的笑容,笑眯眯的注視著那個一言不發的廳長,伸手從包里拿出了一個長方形的,被紅色絲綢包裹著的東西,輕輕的往那個廳長面前推了推。

「這件事很難辦。」

那個廳長把手中殘餘的煙屁股在煙灰缸裡面,輕輕的按了按,聲音中透著絲絲的無奈。

「還有你大廳長辦不了的事嗎?」

那個胖子依舊保持著笑容,他跟這貨打了不止一次交道了,知道他說的所謂的難辦,就是想要加錢,他又從包里拿出了一個同樣大小的東西,再次放到了那個廳長面前,並且這次把緊裹著的絲綢打開了一條縫隙。

頓時一個金燦燦的光芒亮起,那兩個被紅色絲綢包裹著的竟然是兩根金條,按照現在的黃金價格計算,這兩根金條至少價值一百多萬,看來那個大胖子,為了自己的侄子是下了大本錢了。

「這……好吧,我儘力而為。」

那個廳長看著能閃花他眼的金條,兩眼頓時眯縫了起來,一種貪婪的目光從他那眯成一條縫隙的小眼睛中射出,再次拿起了一根煙,使勁的抽了幾口,這才狠狠的把煙頭按在了煙灰缸中,對著那個胖子裝出一副勉勉強強的樣子說道。

「呵呵,那就謝謝大廳長了,今晚貴賓樓我做東,還望大廳張賞臉埃」

那個胖子,聽到廳長的話,臉上的笑意更濃了,對著那個廳長發出了邀請。

正當那個廳長要說話的時候,房門突然被踹開了,把他們兩個人嚇了一跳。

「他幫不了你,你的侄子還是乖乖的在監獄里待著吧。」

秦天猛地踹門進來,冷冷的看著臉色大變的那個廳長道。

「廳長,你們警局的警察也太沒大沒小了吧,連一聲招呼都不打,竟然就進來了,成何體統1

那個胖子陰沉著臉,看著秦天不滿的說道,依他的身份一個小小的警察還是不放在眼中的,他才不論對方是男是女,敢妄加評論自己的侄子,這讓他非常的不舒服,他還輪不到一個小小的警察來教訓提醒自己。

而且秦天那麼年輕的樣子,也不像什麼厲害的人物,要不是那個廳長還在眼前,他早就張口罵了。

「啊!秦……秦先生來了,坐坐。」

那個廳長看到來人是秦天,臉上的愁雲馬上消失一空,諂媚的看著秦天說道,同時心裡一個勁的哀嚎,這位爺怎麼這個時候來了。

那個胖子可是老江湖了,這個廳長對秦天表露出的殷勤態度,讓他很是驚訝,畢竟堂堂一個省公安廳廳長,就算是在和藹可親,也不至於用如此低下的語氣吧?

難道他有什麼深厚的背景?

胖子也覺得自己說話太過魯莽了,怎麼滴也應該探測清楚了對方的身份后在進行說話!於是馬上轉變口風。

「我侄子也就是小打小鬧而已,這件事我覺得還是不要麻煩警局了,交給學校內部處理就行了,畢竟都是在校的大學生,如果因為這判刑,後半輩子豈不是毀了。」

胖子帶著燦爛如花的笑容,和聲和氣的跟著秦天商量道,他看得出來,這個突然進來的年輕人真的不一般,絕對有大背景,甚至他在警局中說的話,還比那個廳長管用。

「呵呵,你侄子的事情我不管,該怎麼判就怎麼判,你要相信國家,國家是不會抓錯一個好人,也不會放過一個壞人的。

我只管眼前的,你,當眾行賄,你收受賄,這是我親眼所見,而且證據就擺在眼前,我的廳長大人,不知道你還有什麼好解釋的?」

秦天看都不看那個胖子一眼,而是雙眼一瞪,語氣中充滿了一股侵略的霸氣,冷冷的看著那個廳長,就連身後的趙衛國,都被秦天此刻的強烈氣勢,震攝的說不出話來。

「我……我……」

那個廳長被秦天的霸氣震懾的臉色瞬間蒼白起來,一屁股坐到地上,引起了全身的肥肉一陣顫動,臉上的冷汗一個勁的往下流。

「哼,我再給你一個機會,馬上把你這個星期的嚴打結果拿出來,要是這次嚴打的成績說的過去的話,你的烏紗帽抱住了,這次的事情我也不追究了,要是成績說不過去……哼哼,那你就在牢里給我待幾年吧。」

秦天看著表現的如此不堪的那個廳長,眼中的不屑一閃而過,至於嚴打結果他看都不用看,從趙衛國的面相上就知道結果了,他將會高升,而這個廢物嘛。

「咦?印堂發黑,臉色灰白,這是死亡來臨的跡象啊,難道?」

猛地秦天發現當他說完那句話的時候,那個廳長的面相有了些許的變化,竟然出現了一分死亡的徵兆,而且還是跟他有關,秦天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就找了個位置,開始閉目演算起來,連那個胖子以及那個廳長的去向也不管了。

良久,秦天終於睜開了眼睛。

「原來如此,自作孽不可活啊,想不到你竟然還有用殺手幹掉我的想法,哼哼,真是好算計啊,要不是卦象上顯示著,那個殺手將會帶給我一個天大的機遇,我現在就把你給滅了。」

睜開眼的秦天,冷冷的笑了一下,眼中閃過一絲寒芒,本來他只是想罷了那個廳長的位置,留給他一條活路的。

但是卻沒想到,那個廳長心中竟然有了找殺手幹掉他的想法,這讓秦天一陣火大,心中的殺機一陣沸騰,最重要的是,卦象上顯示著,要是自己沒有準備的話,王菲菲會因為那個殺手而受傷,這才是讓秦天最惱火的。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啊,還真以為我是吃素的啊,既然你想死,那,你這條命我就收下了……」

秦天用一種冰涼的不含一絲人類感情的語調,慢慢的說道,整個房間的空氣,隨著他的話瞬間降低了好幾度。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