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全能系統 都市言情

都市全能系統 252跟婠婠的第一次交手

作者:金鱗非凡物

本章內容簡介:慕殼也如同一隻他般舞動了起來,婠婠的步伐靈活無比,雙腳踏動之間似乎是循著某種奇異的軌跡,以秦天為中心不斷穿梭,同時雙手翻舞,幻化出無數真假難辨的指印,向著秦天身體各處大穴印去。 只要秦天一個不...

嗯~~~

兩人的拳掌相交,碰撞的地方閃過一聲悶響,好似大晴天里突然打了一個旱雷一樣,那個美女面對秦天的巨力,性感的櫻桃小嘴中發出一絲婉轉動人的低吟,臉上閃過一絲異樣的潮紅,飛快的消失不見。

「好人~~~你真壞~~~把人家都弄疼了~~~也不知道憐惜一下人家~~~」

那個美女輕輕的甩了一下軟弱無骨的完美無瑕的玉臂,一臉幽怨傷感表情的盯著秦天,目光柔情似水包含著說不盡的嫵媚和風情,幽幽的對著說道,好似秦天做了什麼傷天害理,天地不容的事情一樣。

「美女……好像是你先動手的吧,我只是被動防禦……」

秦天聽著那個美女如幽似怨的嬌媚的聲音,即使知道她是故意的,但心中也忍不住一顫,脫口而出道,目的只是想跟她再說幾句,好好聽聽她的聲音。

「呵呵,帥哥哥的嘴巴真甜,一個美女把人家叫的心都酥了,妾身名為婠婠,哎!你這一聲美女叫的人家都捨不得對你動手了,好人啊,你就不能把這白狐和你身後的那個毒梟的人頭都交給妾身嘛?」

妖冶美女婠婠伸出凝玉一般的玉指攏了攏耳邊略顯凌亂的秀髮,捂著嘴輕笑,模樣很是清純,但清春中卻又帶著點點的嫵媚,使她的魅力大增,對於秦天的問話,輕聲笑道。

嗯……

這時婠婠美麗的眉突然微微一皺,低頭看向了自己拿著白狐的那隻右手,剛剛的戰鬥她一直抓著白狐,只是用左手來跟秦天戰鬥。

「小傢伙,你也不乖,真是壞死了。」

只見那隻白狐整個身體猛地蜷縮起來,半米來長的小身體死死的纏住婠婠的玉臂,張開尖尖的嘴巴。露出有些鋒利的牙齒,一口咬住了婠婠脈門的位置,本來以它的力量根本奈何不了婠婠,但是它卻巧合的咬住了婠婠的脈門,而且一顆尖尖的門牙好死不死的正好對準了脈門上。

婠婠感覺有幾分無力的右臂,對著那隻小白狐,嗔怪道,只是婠婠對白狐的魅力攻擊卻沒有對秦天那麼管用,可能是異性相斥吧,白狐反而咬的跟緊了。

好機會!

秦天看著分心的婠婠。雙眼一亮,猛地一個踏步,飛快的沖了過去,一招形意拳裡面的炮拳,脫手而出,秦天那巨大的力道,快的好似要撕裂天空一樣,在半空中發出啪啪的空氣被打爆的聲音。

婠婠看著兇猛的對她衝來的秦天,眉皺的跟厲害了。她對秦天的那股巨力,深有體會,剛剛兩人硬對了一下,現在她的氣血還是一陣沸騰那。低頭看了看還死死咬住自己脈門的白狐,婠婠對著秦天嬌笑道。

「既然你這麼在乎這隻可愛的小狐狸,那我就還給你吧,你可要接好哦~~~」

說完玉手一抖。白玉一樣的手掌詭異的顫抖起來,小白狐撕咬時所釋放的每一股氣力,全都被她怪異的化解和消除了。白狐感覺自己就像是在含著手掌,無論使用多麼大的力氣都閉不攏嘴,咬不下去,同時,身體各處的力氣也都消去,竟是連抱住那個壞女人的胳膊的力氣都沒有了。

婠婠看著渾身無力的小白狐,嘴角微微一裂,露出一個比百花齊放還要燦爛美麗的笑容,抓住白狐嬌小的身軀,對著秦天猛衝過來的霸道的拳頭扔了過去。

「靠……」

秦天看著在半空中掙扎著亂叫著,快速接近自己拳頭的小白狐,心中怒罵一聲,他知道自己這一拳的力量到底有多大,別說是白狐脆弱的嬌軀了,就算是一塊岩石,也能被秦天一拳給打爆,馬上強行控制住自己那馬上就要接近白狐的拳頭,硬生生的挺了下來。

雖然在最後關頭秦天終於停下了那霸道的拳頭,但他卻感到渾身的氣血一陣翻湧,一口逆血差點吐出來,而且白狐身上的毛髮也有一小塊被秦天猛烈的拳風給颳走,變成了禿毛狐狸。

婠婠看著秦天那漲紅的臉龐,以及平安無事的小白狐,不知怎麼的,心中悄悄的鬆了一口氣,剛剛在把白狐扔過去的時候,她的心中突然生出了幾分悔意,這種情緒很少在她的身上出現。

大概是看到那白狐,想到了我自己吧。

婠婠在心中輕聲的說道,她第一眼看到那白狐的時候,就被它眼中的那充滿靈性的光芒給吸引了,心中那隱藏極深的柔軟之處,被狠狠的震動了一下,看著它偷吃東西時,那一副幸福滿足的表情,婠婠的心再次被白狐所吸引了,自己想要的不就是那種幸福滿足的生活嘛?

遠離這紛紛擾擾的塵世,找一個桃花源似的地方,找一個自己愛的人,幸福單調的度過一生,這就是婠婠最大的期盼,可是天意弄人,上天給了她與世無爭的心,卻沒有給她與世無爭的容貌。

這傾國傾城的容貌,在別的女人眼中是上天最大的恩賜,但在婠婠的眼中,卻是給自己帶來霍亂的根源,須知女人太美了,也是一種災難。

婠婠看著緊緊的抱住秦天,一臉激動興奮的吱吱亂叫的白狐,心中微微一嘆,衣袂飄揚,纖指往秦天身上周身大穴上點去,婠婠現在只想控制住秦天,好取的此次任務的物品——那個毒梟的人頭。

婠婠那修長無暇的手指,跟一隻只在花叢中飛舞的白玉蝴蝶一樣,翩翩飛舞著飄向了秦天。

秦天看著婠婠再次攻了上來,心中大震,身體徒然一抖,把緊緊抓在他胸前的白狐震開,一股柔勁發出,把白狐安安全全的送到了三米之外,秦天在婠婠的進攻下,根本沒有能力照顧到白狐的周全,所以先早早的把它送走。

婠婠看到那可愛的白狐被秦天送走了,翩翩飛舞的蝴蝶飛舞的更快,更急,更美了,婠婠身形一扭,頓時連那曼妙的嬌軀也如同一隻他般舞動了起來,婠婠的步伐靈活無比,雙腳踏動之間似乎是循著某種奇異的軌跡,以秦天為中心不斷穿梭,同時雙手翻舞,幻化出無數真假難辨的指印,向著秦天身體各處大穴印去。

只要秦天一個不注意,被婠婠成功一次,他就會變成一隻待宰的羔羊,任由婠婠處置。

不隕圓了眼睛,緊張的盯著秦天和婠婠的身影,生怕錯過了什麼,然而時間一長,白狐竟然都有著一絲頭暈眼花之感,三隻著地的小爪子一送,就這麼趴在了地上,圓溜溜的大眼睛中閃過一片小星星,白狐被晃暈了。

此時的秦天雙腳並肩分開站立,他的臉上波瀾不驚,雙手在身邊輕輕拍打,他的兩條手臂彷彿沒有了骨頭似的,能夠出現在身周的任何部位。無論婠婠的攻擊從身前還是身側打過來,最終都會被輕鬆攔截。

婠婠於鄭浩天的那身怪力相當忌憚,根本就不肯與他以硬碰硬的對轟,在出手之時一沾即走,絕不停留,只是眼見對方防守的水泄不通,心中惱怒不已,驟然暴喝一聲,速度激增,而且纖纖玉指盡情的向著秦天的身後招呼。

秦天面對婠婠那狂風暴雨一般的攻擊,默然的陷入了一種奇異的狀態中,他的聽勁氣場完美的融合了槍炮武術中的皮膚感應技巧,此時外界雖然喧鬧無比,但他的心中卻反而是沉靜了下來。

婠婠出手時帶動的那細微的氣流,在他的腦海中浮現出了一副模糊的圖案,現在哪怕秦天不曾使用眼睛觀看,他對於婠婠的所有動作也是了如指掌,婠婠的每一下踏步,每一次出招,都通過了他的感知在腦海中形成了一副影像,而且這副影像還逐漸的清晰了起來。

一縷欣喜的笑容在秦天的嘴角浮現了出來,憑藉著這不可思議的感知技巧,秦天不僅僅感知到了婠婠的所有動作,甚至於連她即將要做的動作也先一步的判斷了出來,這讓他的心中泛起了一種掌控全局般的神奇感覺。

雖然對方的輕身功夫明顯高過了他一籌,但他卻有著絕對的自信,此戰不敗。

婠婠越打越心驚,她本以為自己練習的殘缺的天魔功就夠詭異的了,想不到這次遇到的這個人,會的功夫比她還詭異,自己這天魔功中自帶的蝴蝶翻飛的指法和步法,竟然不能奈何的了他。

他就像是一座巍峨高聳的大山,任憑海水如何衝擊,也始終都是屹立不倒。

片刻之後,婠婠感覺自己的氣血再次翻騰起來,強壓住的傷勢和毒性似乎有種控制不住的感覺,她心中大駭,徒然嬌哼一聲,嬌軀一轉,衣袂翻飛,瞬間離開了秦天的身邊。

秦天收了拳勢,他的眼眸中儘是一片遺憾之色,這一戰的收穫極大,讓他把宗師級太極的聽勁氣場跟槍炮武術的皮膚感知技巧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只是,當婠婠轉身逃遁之時,那種由於聽力而在腦海中形成的虛擬影像頓時消失不見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