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全能系統 都市言情

都市全能系統 244白狐下

作者:金鱗非凡物

本章內容簡介:下,銀針快速的顫動起來,發出輕微的翁名聲。 那白狐後腿上的那一層黑線,就跟落潮一樣,慢慢的退了下來,全部聚集到了白狐細小的後退上,現在它的整條後退已經腫脹的不像樣子了,烏黑烏黑的,那腥臭味更濃...

當然秦天也沒有忘了那條已經死掉的毒蛇,順手撿了起來,那玩意可是好東西啊,一米來長的毒蛇,夠他吃一頓的了,今晚的晚餐也有保證了,須知越毒的蛇,在高超的廚師手中,做出來的蛇羹越美味埃

「吱吱……」

那個白狐看著秦天竟然把那條害它受傷的毒蛇撿起來,似乎有把那玩意也帶上的意思,頓時不幹了,沖著秦天吱吱的叫著,還甩起它那毛茸茸的蓬鬆的大尾巴,抽打這秦天拿蛇的胳膊,不讓他帶那條毒蛇。

「小傢伙,老實點,你想想啊,它害的你受了那麼重的傷,就這麼放過它太便宜它了,我們把它烤了好不好啊,把它碎屍萬段,吃到肚子里,你想想,這樣多解恨埃」

秦天感覺那白狐毛茸茸軟綿綿的大尾巴,不斷抽打在他的胳膊上,因為它受傷過重,此刻已經沒有一點力氣了,它的攻擊,反而讓秦天感覺痒痒的,那柔順的毛髮拂過秦天裸露在外面的皮膚時,就和最上等的絲綢一樣,讓秦天舒服不已。

秦天知道這個通靈的白狐在用這種方式表達自己的不滿,連忙用語言安撫道,從剛才白狐的一些列表現上來看,秦天發現這個白狐的智慧似乎挺高的,而且好像能聽得懂人話,所以秦天打算再測試一下,看看它是真的懂人話,還是碰巧的。

那白狐聽了秦天的話,明亮的雙眼微微眯起,尖尖的小嘴向後一撇,竟是露出了一個極為人性化微笑,沖著秦天微微的點了點頭,收回了抽打秦天胳膊的大尾巴,重新趴在了秦天的懷中,不再抗拒秦天帶上那條毒蛇的舉動。

「我靠埃還……還真懂人話埃」

秦天目瞪口呆的看著懷裡的白狐,本來他只是打算試一下的,沒想到那個白狐竟然真的懂了它的意思,而且還衝他笑了,這讓秦天有些不敢置信。

「吱吱……」

感覺秦天不動了,那白狐奇怪的從秦天懷中抬起了小腦袋,疑惑的看著秦天,伸處一隻毛茸茸的小前爪,輕輕的碰了碰秦天,然後微微翹起自己受傷的後腿。示意秦天趕快走,它都快疼死了。

「好好好,走,這就走。」

秦天被這個白狐這麼一弄,這才反應過來它還受傷了,需要趕快救治,對著它趕忙說道,向著他放包的那個地方快速的奔去,雖然秦天的腳步很快。但他的上半生卻紋絲不動,一點都沒有讓那個白狐受到一點顛簸。

看到秦天又動了,那個白狐才又把小腦袋深深的埋入了秦天的懷裡,那條毛茸茸的大尾巴跟被子似得。輕輕的蓋在了它的身上,一副準備睡覺的樣子。

「我暈啊,這個小傢伙怎麼對我那麼放心那,不怕我把它怎麼著了。」

秦天看著蜷縮在自己懷了。一副舒服愜意的不行的白狐,有些怪異的說道。

突然他心中一動,正好趁著這個機會用觀察一下這隻白狐。就是不知道管不管用,秦天想著繼續保持著下半身快速奔跑著,上半生紋絲不動的怪異樣子,對著那個他懷裡的白狐甩了一個。

同時心中默默的祈禱起來:「管用啊,一定要管用埃」

「叮。」

一個清脆的聲音在秦天的耳邊響起,秦天心中忍不住一陣激動,他知道那是代表觀察成功的提示音。

秦天強忍住激動的心情,慢慢的打開了系統的提示,這一刻他突然有些緊張,就好像那次第一次脫光上官嫣然一樣,上官嫣然那種羞澀的似拒非據的舉動,讓他一陣小激動。

姓名:未命名

品種:變異白狐

性別:雌性

評價:難得一見的變異白狐,因為小的時候機緣巧合的服用了一顆陰陽果,又加之在一處龍穴之內長大,所以它僥倖的開起了靈智,脫離了野獸的範圍,變成了靈獸。

一年前因為貪玩層跑到人類世界待了半年,因為覺得那裡太吵鬧不如山裡好,又回到了山裡,但卻因為中級的智慧在半年內學會了人類的語言,只是因為跟人的構造不同,不能說人話罷了。

「我靠……靠礙…」

秦天被這個結果給震住了,這白狐也太牛了吧,速度變異,雖然沒看它的速度,但是看顯示的結果,就知道它的速度不一般。

智力變異,嗯,確實,一想想它那股子聰明勁,秦天就對這個評價表示贊同,簡直就是成精了,還懂得求援,微笑和討好,除了不能說話以外,它簡直就是跟人差不多了,不,甚至有些人還不如它聰明那。

還有中級智慧,聽懂人話,這就更讓秦天吃驚了,他雖然不知道中級智慧是什麼,但想想能讓它在半年之內學會人類的語言,就知道很牛逼,想想秦天從小學五年級開始學英語,一直到高中,這七八年的時間還分不清英文字母,到底是24個還是26個,就知道掌握一門外語的難度。

秦天看著蜷縮在自己懷中的白狐,突然有種想哭的衝動,自己竟然連一隻狐狸都比不上,人家在半年之內就能掌握了號稱世界上最難學的漢語,自己七八年的時間連英語的們都找不著,跟它一比,自己簡直弱爆了。

秦天在自怨自艾的時候,腳步卻沒有停下,依然飛快的奔跑著,靈活的躲避著周圍的樹木,很快他的那個碩大的旅行包就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秦天小心翼翼的把白狐放在了一塊平整的岩石上,從旅行包中取出一盒銀針,抽出幾根夾在手上,向著白狐大步的走去。

那白狐好奇的看著秦天的舉動,當它看到秦天手拿著那麼長的針向它走來的時候,它嚇得毛都豎了起來,一個勁的沖秦天吱吱亂叫,示意他趕緊把這嚇人的東西拿走。

「好了,小傢伙,不要亂動,這個不疼的,這是幫你治療傷勢的,乖乖聽話啊,你在人類世界應該見過類似的東西吧,你看那麼多人都扎這個,他們一沒怎麼樣是吧。」

秦天看著那白狐害怕的樣子,連忙勸阻道,知道它曾經在人類世界帶過一段時間,馬上拿那些事情舉例子。

那個白狐歪著頭,微微思考了一下,這才遲疑的點了點頭,它在人類世界的時候,確實見過有人身上扎這玩意,後來也沒見那個人怎麼樣,想到這裡它才放鬆了下來,它本以為那是在受懲罰,聽眼前的這個身上有股好聞嗡擔是在治療,它半信半疑起來,最終它還是選擇相信眼前這個好人的話。

因為他的身上有種讓它聞起來很舒服的味道,而且它靈獸的直覺告訴它眼前的這個好人,不會傷害它的,它身上沒有一絲的敵意和殺機,有的只是親近和友善,它的直覺是不會騙它的。

「好了,別亂動啊,我要開始給你治療了。」

秦天看到白狐點頭了,並且不再抗拒,這才對著它說道。

白狐看到那細長的銀針就要向它身上扎過來,還是感到一陣的害怕,那絕對很萌很可愛的小臉,一下子扭曲起來,還側過頭去,一雙毛茸茸的小前爪,緊緊的捂住了雙眼,一副害怕不敢看的樣子。

就跟害怕打針的小孩子一樣,嘴上說著不哭不哭,我很勇敢,我不害怕,但是他的眼前卻早已紅了,眼珠子在眼眶中打轉,隨時有可能掉下來。

「呵呵……真是太可愛了。」

秦天看著那白狐可愛的樣子忍不住笑了起來,他的動作卻不慢,手中的銀針飛快的按照某些方位刺入了白狐的皮膚內,他從宗師級的醫術中得知,動物也是有經絡和穴道的,只是跟人類的不一樣罷了,秦天這次就是按照狐狸身上的穴位給它刺入的。

幾針下去,那白狐後退上哪不斷向上蔓延的黑色,就跟奔騰的大河猛地撞上了從天而降的山峰一樣,任大河再兇猛,也不能讓山峰動一動,秦天伸出右手在那幾根銀針上輕輕的彈了一下,銀針快速的顫動起來,發出輕微的翁名聲。

那白狐後腿上的那一層黑線,就跟落潮一樣,慢慢的退了下來,全部聚集到了白狐細小的後退上,現在它的整條後退已經腫脹的不像樣子了,烏黑烏黑的,那腥臭味更濃了,甚至能看到一些被漲的變樣的血管。

幸好秦天早已經用銀針封住了白狐整條後退的神經,讓它感覺不到一絲的疼痛,要不然這種疼痛估計能把它給疼暈了。

秦天看到白狐整條後退上的黑線全部都聚集在它的小短腿上,這才拿起飛刀,快速的劃過那腫脹的後退。

噗嗤。

跟高壓水槍似得,一股烏黑腥臭的血液,從秦天割開的那個地方激射而出,直接噴出了兩三米遠,那條毒蛇的毒性果然厲害,白狐那激射出去的毒血,落到了一棵長勢良好的野花上,那野花馬上肉眼可見的枯萎了起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