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242小李飛刀的滋味

作者:金鱗非凡物  |  更新時間:2014-01-10 06:36  |  字數:3583字

「哦?真的那麼厲害?秦天,你也讓我試試吧。」

陳宮聽到羅剛對秦天那飛刀的絕技評價那麼的高,竟然說是一種無可阻擋的死亡感,還說這是最接近死亡的一次,這讓他的興趣更大了,要知道羅剛的外號那可是修羅啊,他這個稱號可是實打實的用敵人的鮮血和屍骸堆積而成的,沒有一絲的花假。

能讓羅剛都這麼說,看來秦天的飛刀本事,肯定會比他們想像的還要高,並且能高出不少。

這讓一直安逸的待在龍組的陳宮,心裡一陣發癢,當初他們可是從屍山血海中走過來的,每次回憶一下以前的種種,都能讓他們有種熱血沸騰的澎湃感,現在安逸許久的生活,已經讓他們的鮮血冷卻了不少。

聽羅剛說,秦天能讓他們重溫一下,以前那種生死一刻的感覺,這讓一向平和安穩的陳宮,也激動了起來,對著秦天要求道。

他或是想回顧一下以前生死一線的感覺,或是心中的好奇心作祟,想試試把羅剛逼成這副模樣的感覺是什麼,總是他強烈要求著要試一下。

「還是不要了吧……」

秦天看著陳宮那副好似小孩子找到了心愛的玩具的樣子,一陣的無語和為難,這貨是不是有受虐的傾向啊,這種生死一線的感覺他也要試試,沒毛病吧。

「要!!怎麼能不要那。」

聽到秦天有些勉強和不願意的話,陳宮他們酒也不喝了,對著秦天大聲的嚷嚷道,聲音最大最堅決的是羅剛那個不安好心的傢伙。

他認為自己都在沒準備下,吃了這麼大的虧,讓陳宮他們看了笑話,太不公平了,怎麼也要讓他看回來吧。所以他一直攛掇著有些心動的陳宮,去試試。

「好吧,那我來了,你小心點啊。」

秦天看著被羅剛攛掇著明顯心動的陳宮,有些無奈的說道,後退幾步,遠遠的離開了陳宮等人,這才手掌一翻,那邊給羅剛帶來了死亡氣息的飛刀再次出現在了手中,當羅剛看到那柄飛刀的時候。臉上閃過一絲的不自然,腳步稍稍的後退了一下,躲在了眾人的後面。

「來吧,我準備好了。」

陳宮看見秦天手中的那柄飛刀再次出現,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把自己的狀態控制在最好的狀態,擺出了一個最舒服,最自然的姿勢,這才對著離他十幾米遠的秦天喊道。

「那好。小心了。」

秦天看到陳宮準備好了,這才把他自身的精氣神灌入那柄飛刀,用氣息鎖定住了不遠處的陳宮。

嗯……

就在秦天的氣息鎖定住陳宮的那一閃那,陳宮嘴裡發出了一聲悶聲。身體微微的搖晃顫抖著,有一種馬上就要跌倒但卻死死挺住的樣子,頭上斗大的汗珠也一個勁的往下淌,臉色肉眼可見的變得蒼白起來。馬上就變得毫無血色,跟死人有一拼。

秦天一看陳宮的這副模樣,馬上就把自身的氣息收回來。陳宮這才跟解放了一樣,整個人虛脫的跌坐在地上,劇烈的喘息起來,接過羅剛這個壞陪早就準備好的烈酒,一仰頭,咕嘟咕嘟的一陣猛灌。

「老陳感覺怎麼樣?」

槍痴看著陳宮那副比羅剛稍微好一些,但比死人好看不到哪去的臉色,關切的問道。

「我……爽……真爽啊,槍痴啊,你也應該試一下,真……真是太爽了,說不定對你的槍法有幫助啊。」

聽到槍痴那關切中帶著一絲好奇的語氣,陳宮看著躲在後面偷笑的羅剛,剛要張嘴痛罵這個壞的流膿的羅剛,但一想他和羅剛都吃虧了,不能讓槍痴一個人好過啊,於是,硬生生的把罵道嘴邊的話咽了下去,努力裝出一副很好的表情,用一種比苦還難看的表情對著槍痴誘惑道。

聽了陳宮的話,羅剛微微愣了一下,然後悄悄地對著他豎起了大拇指,示意他這小子也壞的可以啊。

「真的?」

槍痴聽到陳宮的話,雙眼猛地一亮,他這個人就是喜歡槍,不管是什麼方法,只要能在槍上給他一絲的提示和進步,他都願意嘗試,而且他對秦天這個自己人也很放心,並且羅剛和陳宮都試了,也不見有什麼危險。

就是臉色蒼白了一點而已,但,這就更能證明,這東西有效果啊,說不定還真能讓他在槍法上有突破那,一想到這樣,槍痴的心也火熱起來。

「好的,我明白了,你也要來是吧。」

秦天看著偷偷的給自己打手勢,使眼色的羅剛和陳宮兩個混蛋,又看了看一臉心動神色的槍痴,微微嘆了一聲,可憐的娃啊,你就這樣被隊友華麗麗的坑了,對著槍痴問道。

「嗯,聽老陳說,這樣有可能讓我的槍法更進一步,所以,我也想試試。」

槍痴堅定的對著秦天點了點頭道。

在背後他看不到的地方,陳宮和羅剛相視一眼,詭異而又無聲的笑了起來。

「那行,不過你要把你身上的那些危險物品,都給我掏乾淨了,我可不想被那些玩意來一下,沒看到我都躲得遠遠的嗎,就是怕他們兩個一個本能反應,把我給揍了。」

這次秦天到沒有馬上開始,而是對著槍痴努努嘴,讓他把身上藏得那些東西給放心再說。

聽到秦天的話,槍痴他們先是一愣,然後臉上閃過一絲恍然,槍痴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但羅剛和陳宮就是一副恨得牙痒痒的表情了,感情原來秦天這個小子才是最陰險最壞的一個啊。

他早就計算好了,先跑的遠遠的,虧了,虧了啊,羅剛和陳宮對視一眼,眼中閃過一絲的苦澀和鬱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