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229我可是正人君子

作者:金鱗非凡物  |  更新時間:2014-01-05 06:14  |  字數:3413字

「我……我靠啊,這……這是真的假的啊……他……他怎麼能這麼快……」

很快陳宮就從沙發上蹦了起來,對手中的那份資料表現出足夠的震驚,讓期待已久的上官虹,舒爽不已。

「這還有假,下面的報告都報上來了。」

上官虹悠閑的半躺子椅子上,翹起了二郎腿,對著陳宮做出了一個不屑的表情,淡淡的說道,好像陳宮剛剛的樣子太丟分了,自己簡直都不屑與他為伍似得。

「靠,老虹,我說那,你這次怎麼平白無故的把我叫過來了,感情是來看我笑話的,行,你狠啊。」

陳宮一看上官虹那副表情,頓時明白了什麼事情,頓時苦著個臉說道。

「嘿嘿,哪有,哪有,沒有的事……」

上官虹搖著頭,嘿嘿笑著表示否認,但他的那個樣子嘛,跟剛偷到雞吃的狐狸似得,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縫了,就知道他是在口是心非,嘴上說著沒那個事,心裡還不知道樂成什麼樣子了。

「哎,老陳,你不覺得秦天,很適合這個任務嗎?」

上官虹笑了好一會,笑的陳宮都有點惱羞成怒要跟他玩真人pk了,他才晃蕩著二郎腿,從桌子上抽出了一份文件,遞給了陳宮。

「你是說……」

陳宮看了那份報告一眼,表情怪異的盯著上官虹問道。

「嘿嘿,怎麼樣,我覺得這種任務,非秦天莫屬了。」

上官虹一副得意洋洋的說道,好像他挖了個坑,正看著秦天往下跳一樣。

「哈哈,真有你的,秦天這次有的受了。」

陳宮幸災樂禍的看了那份資料一樣。跟上官虹相視一笑,那表情說不出來的詭異和猥瑣,而且還時不時的發出一兩聲,讓人毛骨悚然的怪笑。

………………………………

「老婆,好了沒啊,要不要我進去幫你搓搓背啊。」

秦天對著蕭媚辦公室里的一扇剛裝上的房門喊道,秦天說這話的時候,還帶著一絲的期待和色眯眯的表情。

「不要,我才不跟你這個大色狼一起洗那,每次跟你洗澡不是一個多小時的。而且附送點而外的服務,哼,待會我還要逛街那,我可不想今天一天都躺在床上。」

門的裡面傳來了蕭媚又甜又粘,柔柔弱弱的,就像帶著鉤子似的話音,差點就鉤住秦天的心肝,讓他腿軟腳軟走不了路。

「不會不會,老婆。這次我一定會很乖的,只是幫你搓背,保證沒有什麼附加的服務了。」

秦天忍不住『咕嚕』的咽了一大口,足能養魚的口水。馬上隔著門指著燈,對著蕭媚發誓,保證他這次一定會很乖的,跟幼兒園的乖寶寶似得。保證手不亂摸,眼不亂看,小兄弟也不亂那啥。

「哦呵呵~~秦大色狼。你覺得這話你自己會信嗎?」

浴室的推拉門就『嘩』的一聲被拉開,不是全開,而是只拉開一個僅能讓蕭媚鑽出一個頭來的縫隙,把臻首從門縫裡探出來的蕭媚,裝出一副十分可愛的兇相,咬牙瞪眼的疵著一對小虎牙向秦天鄙視道。

雖然這美女裝的跟凶神惡煞似的,但是那眼睛中軟軟糯糯的笑意,明眼人都看得出來。

「我信我信,我的信譽可是剛剛的,老婆,我進來幫你搓背了啊。」

秦天一看蕭媚竟然真的打開門了,心情那個激動啊,就跟大灰狼終於騙開了小白兔的家門一樣,再次『咕嘟』的咽了一大口口水,秦天急急忙忙的就往裡面沖,至於他的保證嘛,我剛剛保證什麼了嘛?沒有吧,一定是你記錯了。

當秦天急急忙忙推開房門後,一陣白茫茫的霧氣帶著一絲絲沐浴液跟蕭媚體香混合的香味,從裡面飄出來,等裡面的蒸汽稍散的時候,秦天就迫不及待的往裡看去,希望能看到他期待的那具白得耀眼、曲線**的令人噴血的**。

但是,秦天明顯的失望了,看來蕭媚對他很是了解啊,明顯的不相信他這個色狼的保證,她已經早早的穿好了衣服,而且還選的那種偏於保守的衣服,該露的不該露的,都遮的嚴實實的,保證只能讓秦天看到那**的曲線,至於白的耀眼的**就別想了。

「哦呵呵~~~大色狼這下失望了吧,本姑娘就知道你色狼的保證不能信,所以早早的做好了準備,啦啦啦~~~失望吧,看不到吧。」

蕭媚看到秦天那個失望的快要哭了的表情,面上露出了一副我早就知道你會這樣的樣子,對著秦天得意的笑道。

「老婆,你這是對老公的不信任,你老公我是那種人嗎,我是那種說話不算話的人嗎。」

雖然秦天的表情很是悲憤,跟受了多大的委屈似得,語氣也是用那種最最鐵石心腸的人聽了也會肝腸寸斷的語氣。

但蕭媚就是不為所動,雙手抱胸的倚在門口,眼睛中軟軟糯糯的笑意,看著秦天的表演,跟看不花錢的耍猴一樣,雖然蕭媚沒有開口刺激秦天,但她的表情分明在表達一個意思,你裝啊,你繼續裝啊,你還能再煽情,再狗血一點不?

面對蕭媚那種眼神和表情,即使以秦天的臉皮也有點承受不住了,一陣咳嗽,連忙轉移話題,對著蕭媚一副正人君子樣子的說道。

「老婆,你洗完了沒啊,洗完了,那就趕緊出來,別耽誤我洗澡,還有啊,我可是個正經人,我洗澡一般都是不鎖門的,你不要趁我洗澡的時候偷襲我,我告訴你啊,你要是偷襲我,我可會叫的。」

蕭媚似笑非笑,似嗔似怨的白了秦天一眼,這才扭著**婀娜的嬌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