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全能系統 都市言情

都市全能系統 203秦天的熱情招待

作者:金鱗非凡物

本章內容簡介:全安迪的另外一個穴道,這次他則是緩緩的刺入,雖然趙衛國他們不解為什麼秦天這次的舉動跟前面兩針相比不一樣,但有了剛剛那一幕,那幾個年輕的警察知道,秦天絕對不是一般人,所以也不再聒噪,老老實實地盯著秦天持...

「對對對,秦先生,你還是趕快下針吧。 」

「就是,就是,不能讓這個畜生太輕鬆了。」

聽到那個警察開口了,剩下的幾個紛紛醒悟過來,一個個叫喊著繼續懲罰全安迪那個畜生。

「呵呵。」

秦天看著他們這些人,微微一笑,對他們這些拙劣的表現感到好笑,但卻很欣賞他們之間的友誼,他們的目的很簡單也很清楚,就是轉移趙衛國的注意力,擺脫那種壓抑的氣氛。

「衛國啊,算了,小孩子沒有經歷過太多的風波,難免有些心軟,這表明他心地善良啊,你就不要責怪他了。」

秦天對著趙衛國說道,只不過他此刻說話的語氣偏於老成,好像一個前輩在教訓小輩一樣,那幾個低著頭的年輕警察,臉色怪異的相互看了看,又馬上把頭底下,他們覺得秦天明明年齡不大,但說話時的語氣卻偏偏讓人感到老成,紛紛在心裡想到,你這是勸架嗎?隊長那爆熊脾氣能受得了才怪。

讓他們吃驚的事情發生了,面對秦天那種語氣,趙衛國這個三十來歲的鐵血大兵,卻餅常,臉上沒有一絲不愉的神色,恭恭敬敬的說了一聲。

「是。」

趙衛國倒是沒覺得秦天用這種語氣有什麼不對,雖然他的年齡比秦天大了一點,但是論身份,地位,能力,他跟秦天相比差遠了,所以對秦天用這種語氣跟他說話,並不抵觸,這是應該的,君不見那個比他還打了十幾歲的廳長被秦天訓的跟孫子似得,他這還算好的那。

「行了,我們繼續招待這位客人吧。」

秦天看到內部矛盾解決了,於是把鬥爭的矛頭又指向了全安迪。

捏起第三根銀針。瞄準全安迪的另外一個穴道,這次他則是緩緩的刺入,雖然趙衛國他們不解為什麼秦天這次的舉動跟前面兩針相比不一樣,但有了剛剛那一幕,那幾個年輕的警察知道,秦天絕對不是一般人,所以也不再聒噪,老老實實地盯著秦天持針的那手,期待著全安迪待會的表現。

「嗚……嗚……嗚……」

全安迪看到秦天那一根銀針慢慢的向他刺來,他眼中全是恐懼。他沒想到那兩根小小的不起眼的銀針,竟然給他帶來如此強烈的痛苦,果然如秦天所說,這種痛苦一針比一針強,一針就是一個生死輪迴。

第二針的時候,那巨大的痛苦簡直要把它給撕碎,他好似處身於十八層地獄一樣,生不如死啊,要是能死的話。他肯定立刻自我了斷,但他的手腳都被烤上了,下巴也被秦天給卸掉了,讓他想咬舌自盡都不行。只能活生生的承受著那巨大的非人的痛苦。

此刻看到秦天竟然慢慢的刺入第三根銀針,那對痛苦的恐懼記憶充滿了他的腦海,他的精神都要崩潰了,以前他就喜歡虐殺別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每次聽到她們那痛苦恐懼凄慘的哀嚎聲,他就感到一陣陣的刺激。但這一切施加到他的身上來的時候,他才知道當初那些被他虐殺人的感受。

那幾個年輕的警察看到全安迪眼中那深深的恐懼的時候,還以為秦天想從精神上折磨他那,頓時看秦天的眼神充滿了崇拜,高人就是高人啊,精神雙重摺磨啊,這種招待一定會讓全安迪這個畜生滿意的。

此刻他們一點憐憫之心都沒了,憐憫是用來對人的,對待畜生,還需要憐憫嘛?

當第三根銀針刺入三分之一的時候,全安迪的雙眼猛地瞪大了,布滿血絲的眼珠子好似要蹦出來一樣,身上的青筋一陣猛跳,身體劇烈的抽動起來,然後,他就幸福的暈過去了,他竟然被活生生的痛暈了過去。

「哼,暈了?這才第三根你就撐不住了?我還真是高看你了,不過這頓大餐還沒結束那,你身為主客就要退席,也要問問我這主家答不答應吧。」

說完,秦天持拿第三根銀針的右手微微一動,把銀針向下壓了一毫米,甚至趙衛國他們都沒看出那根銀針動過,但就是這短短的一毫米,卻讓全安迪從天堂中再次回到了十八層地獄。

那巨大的痛楚,硬生生的把他從昏迷中疼醒了。

「礙…」

全安迪受到強烈的劇痛,從昏迷中醒了過來,醒來后,那巨大的痛苦讓他苦不堪言,用盡全身力氣嘶吼一聲,想要把那種痛苦通過吼叫的方式發泄出來,這是人體下意識的反應。

秦天看到他的那個樣子,就知道了他下一步的打算,不想讓他的慘叫聲驚動別人,雖說這個人罪有應該,但要是不知情的人看到眼前這一幕,還不知道會怎麼想那,於是在他張嘴的那一刻。

左手猛地一揮,夾在指縫中的剩餘那幾根銀針,快如閃電的準確命中了他頸部的幾個穴位,那已經衝到嗓子眼的嘶吼被硬生生的堵在了裡面,再也出不來了,秦天封住了他的啞穴,剝奪了他說話的能力。

「嘶……」

趙衛國他們看到全安迪張著大嘴想要極力慘叫,卻發不出一點聲音,那詭異的一幕,讓他們感到一陣手腳發涼,身體情不自禁的打起了寒戰,這一刻他們好似赤身露體的處身於刺骨寒風之中一樣。

「點……點穴。」

其中一個年輕的警察是個武俠迷,此刻看到這一幕,第一個反應過來,震驚加激動,外帶著一絲狂熱的看著秦天說道。

「哇……」

剩下的那幾個年輕的警察馬上嘩然起來,他們也是從小看武俠小說長大的,聽到那個熟悉的名詞,也把兒時的記憶從腦海深處翻出來,可不是嘛,這麼詭異神奇的一幕,只用幾根銀針就讓人說不出話來,這分明是小說中常出現的點穴嗎。

想起了點穴,這一幕幕就能說得通了,為什麼只是兩根銀針,就會讓全安迪如此痛苦了,他們剛剛還在猜想,這是不是最新的折磨人的方式,還想記下那幾個位置等回去偷偷實驗一下,現在他們馬上沒了這種心思,點穴那可不是什麼人都能玩的轉的,萬一不小心點到死穴上了,他們哭都找不著調。

想明白了的他們看著秦天的眼神都變了,不再是恐懼而是狂熱,就像最瘋狂的粉絲們,突然看到他們的偶像一樣,眼中的火熱能把人給燒著了。

這時下面傳來了警笛的鳴叫聲,看樣子,他們叫的人手現在來了。

「就你吧,你下去把他們交上來,讓他們抬三個擔架上來,記得帶三塊白布,能把人遮起來的那種。」

秦天隨手指了一個人說道,被指的那個人,看到自己竟然被秦天吩咐著去做事,頓時表現的跟中了五百萬一樣,激動的對著秦天敬了一個禮,然後一臉笑容的跑了下去,沒有被點到名的則是用一種包含著羨慕嫉妒恨的眼光看著離開的同伴。

「警察來了,你是不是覺得自己解脫了,終於能夠脫離苦海了?」

秦天看著面帶僥倖解脫神色的全安迪,冷冷的笑道,打破了他的幻想。

接著秦天動了,他伸手抓向第一根銀針,微微一震,把那根銀針齊根震斷,當他把手抬起來的時候,手裡拿的只是一個針柄,那根銀針針身連帶著針頭還留在全安迪的肉里。

秦天把全安迪身上的針一根一根的拔了出來,無一例外都只剩一個針柄了。

「秦先生,你這是?」

趙衛國他們不解秦天這舉動是何意,這裡頭只要他跟秦天還算熟悉,於是他湊上前來舔著臉問道。

「我這樣做有兩個原因,一是他身上插著一些銀針影響不好,二嘛,我怕別人把這些針給他蹭移了位置,這樣一來,他就享受不到我給他準備的大餐了。」

秦天對著全安迪冷冷的笑道,此刻的秦天好似地獄中勾魂的使者降臨人間一樣,房間中的溫度都下降了好幾度,讓趙衛國等人情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寒戰。

「可是秦先生,你就不怕,他把皮膚撕開,把銀針拔出來嗎?我想,為了不承受銀針折磨的痛苦,他會很原因的把皮膚撕開取出銀針吧。」

這時突然有一個警察出聲道,提出了一個很現實的問題,的確把皮膚撕開雖然很痛,但看樣子,銀針在穴道中的痛苦跟疼,兩害相權取其輕,全安迪會很願意把皮膚撕開取出銀針的。

「呵呵,我早有準備。」

秦天對著那個警察笑了笑,示意自己早就準備好了,那個警察看到秦天沖他笑了,頓時激動的都找不著北了。

只見秦天從口袋中掏出了那個裝銀針的盒子,看到這一幕趙衛國他們都屏息凝神看著拿針的秦天,雖然他們完全不懂點穴的奇妙,但那神奇或者詭異的一幕,卻深深吸引著他們,多看一次也是好的,以後不知道還能不能見到這種場景了。

秦天抽出了五跟銀針后,仔細的瞄了全安迪一眼后,他的手動了,趙衛國他們根本沒有察覺,只是感覺上一秒,秦天的手中還持著銀針,下一秒那些針就不見了,他們一直睜大著眼,卻沒有發現秦天的針是怎麼沒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