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全能系統 都市言情

都市全能系統 198小鬼擋道

作者:金鱗非凡物

本章內容簡介:們的話來說。你地,大大地良民。 經過幾次那種事情后,秦天就對所謂的人民公僕們有了反感,秦天覺得網上的一句話說的真對,什麼鳥人民公僕啊,他們就是人民幣公僕,一切向錢看,有錢那就是上帝,沒錢甩都不...

秦天下了飛機以後,提著那個裝滿了危險物品的旅行箱,大步走出了飛機場,在機場門口攔了一輛的士,就直奔省公安廳而去。

秦天倒不是不想先跟父母見個面報個平安,跟蕭媚王菲菲傾訴一下衷腸啥的,他之所以表現的這麼急切,完全是因為任務後面的那一小段話深深的打動了他的心,上面寫得是「這對你來說或許只是一個任務,但,對別人來說,卻是一件生死攸關的大事,請,不要浪費時間。」

就是這麼簡簡單單的一句話,深深的打動了秦天,是啊,讓那些畜生們多活一天,有可能就多一個或幾個人遭受到他們的毒害,自己的時間確實浪費不得,以前自己沒有遇上也就罷了,但既然現在遇上了,恰好自己還有解決的能力,為什麼不呢?

所以秦天才會表現的如此的急切,下了飛機,也顧不得回家了,直奔省公安廳而去,因為這個任務,是省公安廳,解決不了,上報求助的,所以秦天才會第一時間趕去那裡,希望能了解罪犯的確切地址,阻止他進一步作惡。

半個多小時后,秦天從機場來到了省公安廳,付過車錢以後,提著他那碩大的行李箱走了下來,看到那門口進進出出的公安機關人員,嘴角一裂,露出一個略帶譏諷的微笑。

說實話秦天對這些所謂的人民公僕,有點不感冒,他認為所謂的警察就是一群披著華麗外表的禽獸,他的想法確實過激了點,有點以偏概全了,不得不承認警察中還是有好人存在的,只不過秦天沒有遇到過而已。

秦天以前小的時候,因為家中開旅館的關係,那些所謂的人民公僕沒少上他們家裡來檢查。每次都是橫挑鼻子豎挑眼的,指出了一大堆的錯誤,改這改那的,其實他們就是來要東西的。

當秦父幾條好煙,一個大紅包送上去了以後,他們才從執法者,變成了人民公僕,錯誤也沒有了,也不用改了,用他們的話來說。你地,大大地良民。

經過幾次那種事情后,秦天就對所謂的人民公僕們有了反感,秦天覺得網上的一句話說的真對,什麼鳥人民公僕啊,他們就是人民幣公僕,一切向錢看,有錢那就是上帝,沒錢甩都不甩你們。

秦天從口袋中拿出了特意買的那種能遮住半邊臉的黑墨鏡。拖著大箱子,率步走了進去,都說閻王好見小鬼難搪,秦天今天是見識到了。剛進門就被兩個小鬼給攔住了。

「站住,說你那,嗨,說你那。你給我站祝」

「有什麼事情?」

秦天看著從側面衝上來攔住他的那兩個一臉囂張樣子的警員,微微皺了皺眉頭,雖然心中不爽。但還是禮貌的問道。

「有事?當然有事了,沒事哥閑的攔你作甚啊,你是來找人的還是來報案的?」

左邊的那個平頭青年,四下打量了一下秦天的穿著,最後在秦天那個碩大的箱子上停留了一下,然後一臉囂張的樣子說道,要不是看他的警銜是個最低級小警員,聽他那說話的語氣,還以為他是省公安廳的廳長那。

「我是來找人的,找你們廳長。」

秦天看著那個囂張樣子的平頭青年淡淡的說道,本來他是不想惹事的,還特意買了那種大眼鏡,隱藏了自己的樣子,但看到那個平頭青年的表現,秦天就知道他不找麻煩,麻煩卻來找他。

頓時樂了,看著架勢,他是有意的來找事啊,那好啊,秦天以前就想知道打警察是個什麼感覺,但一直沒能實現,看樣子這個長久以來的願望,在今天有了能實現了。

於是秦天故意裝出一副淡淡的語氣說道,就是想看看他接下來怎麼辦。

「找我們廳長?是來辦事的吧,那好,有些規矩那,我要跟你說道說道。」

那個平頭青年一天秦天是來找他們廳長的,馬上眼光就亮了,狠狠的盯了一下秦天拉著的那個大行李箱,眼中閃過一絲貪婪的目光,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對著秦天雙眼放光的說道。

「我們廳長那,可是很忙的,那個……那個日啥來著?」

說著說著他突然忘詞了,忘記那個成語是什麼了,連忙對著他身邊的那個人問道。

「張少,是,日理萬機。」

他旁邊的那個青年趕忙說道,看他笑的那麼的諂媚,一副狗奴才的樣子,就知道他是那個所謂張少的狗腿子。

「啊,啊對,那個日……日理萬機,我們的廳長大人他忙啊,每天都有很多人排著隊找他那,他不是什麼人想見就能見的。」

說完用一副若有所指的目光看了看秦天,不時的掃過秦天拉著的那個行李箱,眼中閃過貪婪的眼光。

秦天一看他的那個表情就知道是在索要好處,而且好像還把自己當成了那種上門求辦事的人了,心中暗自偷笑,心想看樣子我長久以來的願望好像要實現了,雖然這個人是個最低級的警員,但好歹也是警察嗎,只要是警察就行。

「哦?廳長忙是應該的,但我的事情很重要,我想他會見我的。」

秦天裝作沒聽出那個人話中的意思,繼續說道。

「嘿,你的事情重要?每個來找我們廳長辦事的人,都說自己的事情重要,我們廳長可是很忙的,他不可能每個人都見吧,所以你還是老老實實的排隊吧,等哪天我們廳長有時間了,說不定會接見你的。」

那個平頭青年不爽的看了秦天一樣,繼續用哪種囂張的語氣說道,只不過這次的語氣稍微沖了那麼一點。

他心說:「這個小子是怎麼回事啊,第一次求人辦事?不懂得求人辦事之前要先孝敬啊,我話都說的這麼明白了,他怎麼還不懂那?」

「啊?那可怎麼辦啊,我的事情可是很急的。」

秦天發現他語氣的變化,知道裝的差不多了,馬上順著他的話說道。

「嘿,那好吧埃只要你能找個『明白人』,跟上面遞個話,你就能很快見到我們廳長了。」

那個平頭青年,聽到秦天終於上道了,頓時急切的說道,一雙貪婪的眼睛在秦天拉著的那個行李箱上打轉,他還以為秦天箱子裡面帶的是上門求人辦事的敲門磚那,要是知道是要人命的傢伙,他估計嚇得話都不會說了。

「小子,我給你提個醒。看到這位英俊瀟洒,風流倜儻……的大帥哥了沒,這可是我們廳長的親戚,找明白人就應該找准了,找我們張少,你很快就能見到我們的廳長了,要是你的誠意夠了,我們張少再在廳長那裡美言幾句,你的事情。根本不算個事。」

那個狗腿子,看到秦天上道了,馬上對著他的主子,那個所謂的張少。大吹大擂,一副只要你的誠意到了,這根本不是個誰的樣子。

那個張少聽到自己狗腿子的大吹大擂,馬上裝出一副我很低調。這不算個事的樣子,但他那貪婪的目光卻不時的掃過秦天帶來的箱子。

秦天通過了,了解了一下這個張少的情況。他確實跟這裡的廳長帶著點親戚關係,但卻是那種八竿子打不著的,要不然他也不會在這裡看大門。

而且他還是有點眼光的,看到那種前呼後擁,能跟他們廳長直接對的上話的有權人士,他就乖得跟狗一樣,遇到那種有錢沒權,或者像秦天這種穿著不咋地的,他就索要賄賂,一般不明事理的或者腰身粗的,都會或多或少的給他一點好處,全當喂狗了。

所以他靠著這些一直過的挺滋潤的,最近不知怎麼的很少有人來上門求著辦事了,而他一向大手大腳導致的手頭也緊了,在外面還欠了一點,正著急那,猛地看到秦天來找他們廳長,還以為是來求人辦事的,而且還提著那麼大的箱子,知道肥羊來了,這才會表現的如此的急切。

「呵呵,張少是吧,明白人是吧,要賄賂是吧,好,我給你……」

秦天沖著那個張少玩渦Γ鬆開了拉著的箱子。

那個張少馬上一臉興奮的湊了上來,雙眼盯著那個箱子放光,剛要說幾句場面話,就覺得眼前一黑,一個大手出現在他的眼前,然後,然後他就飛了。

秦天看著被自己一巴掌扇飛的張少,心裡那個爽啊,原來打警察的感覺是如此的爽啊,手感是如此的好,小時候的夢想終於實現了。

「你……你,你要幹什麼,你知道這是哪裡嘛。」

那個狗腿子看到秦天竟然動手傷人頓時給嚇呆了,他還從來沒有遇上過這種情況那,以前勒索啥的都是順順利利的,怎麼今天會出現這種情況埃

「啊!疼……疼死我了。」

這時那個張少躺在地上慘叫起來,剛剛那一下直接把他給打麻木了,現在痛覺神經才傳導過來。

「啊!張……張少,你……你怎麼樣了。」

那個狗腿子,聽到張少的慘叫,頓時知道該幹什麼了,連忙跑上去把他扶起來,一臉關心的問到。

「小子,你……你竟然敢打我,我……我跟你沒完。」那個張少對著秦天瘋狂的喊道。

「呵呵,還能站起來,能說話,證明打得你還不夠重,正好我也沒打爽,那就再來幾下。」

說完,秦天就沖了上去,把想要逃跑的張少,一腳踹倒,一陣拳打腳踢,這次秦天非常注意力度,即會讓他感到疼,有不會傷的太厲害,聽著他不斷傳來的慘叫聲,秦天感覺那個爽埃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