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全能系統 都市言情

都市全能系統 第一百四十八章鑒定

作者:金鱗非凡物

本章內容簡介: 「嗨嗨嗨,我就是有這麼一個念頭而已,成不成還兩說那,行了,別瞎操心了,還有啊,別提我那個孫女,今天剛被她氣了一頓,鬧心埃」 說完甩下孫老一個人在那裡,大步向著秦天走額方向追了上去。 ...

感謝愛笑的花無缺,人一介的打賞,特別感謝愛笑的花無缺,本書第一個弟子誕生了,另外向你們道歉,昨天晚上碼字碼的暈頭轉向的,忘了定時上傳了,直到現在才跟新,向你們真誠的道歉,保證以後不會了。

………………………………

「這小夥子人不錯。」

看到秦天轉身走了以後,孫老才聲音低微的在杜老耳邊說道,他們兩個人是誰啊,一個是全球五百強企業的董事長,另一個能開一家這麼大的清雅軒,那也不是什麼一般人,活脫脫兩個成了精的老狐狸。

秦天的那點小心思,他們早就看出來了,也不說破,而是裝出一副上套了的樣子,面上雖然氣急敗壞的,但心裡暖暖的,用一句話來說,有人關心真好。

「呵呵,那是,你也不看看這是誰帶來的,要是這個秦天人品不怎麼樣,我也不會把他帶到這裡來埃」

杜老聽到孫老的話,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說道,好像孫老誇得是自己一樣。

「切,看你得瑟的,我看小天根本就不想拜你為師,他的鑒定水平我看已經不落後我們多少了,你還想收他為徒弟,你做夢吧。」

孫老就看不怪杜老這副表情,馬上給杜老潑冷水。

「嘿嘿,當不成徒弟,那當孫子也一樣啊,我的孫女可還沒找婆家那,等我觀察他幾天,對他深入了解一下,我就把我的孫女介紹給他認識,說不定這事還真能成那。」

杜老一副偷到雞的老狐狸樣子,壞壞的說道。

「呵,你這個老狐狸啊,一箭雙鵰啊,不過你那個孫女漂亮是漂亮,但她那性子……」

孫老聽了杜老的話,遲疑的說道,兩人交情慎密,所以孫老對杜老孫女的情況也不陌生。

「嗨嗨嗨,我就是有這麼一個念頭而已,成不成還兩說那,行了,別瞎操心了,還有啊,別提我那個孫女,今天剛被她氣了一頓,鬧心埃」

說完甩下孫老一個人在那裡,大步向著秦天走額方向追了上去。

「哈哈,你個老傢伙,讓你平常總是在我們面前吹噓你那個孫女多好,現在遭報應了吧,哈哈哈哈……」

孫老大笑著也跟了上去。

「來,小天啊,這些就是我老頭子的收藏,你看看怎麼樣埃」

幾分鐘后,孫老打開了一扇緊閉的倉庫門,指著裡面的東西驕傲的對著秦天說道,那個樣子就像大富翁對著參觀者炫耀他的金庫一樣。

「有什麼了不起的,不就是東西多了點嗎,有啥好炫耀的。」杜老在一邊酸溜溜的說道,因為藏品的問題杜老已經被孫老刺激過好多次了。

「嘿嘿,還真沒什麼了不起的,至少比你的多,比你的豐富,比你的好一點點而已。」

孫老雖然嘴上說著一點點,但用了那麼多的修飾詞,就證明他只是在刺激杜老而已。

「你……哼,我不跟你一般見識。」

杜老雖然被孫老刺激過很多次了,但每回都讓他難受不已,對著孫老冷哼一聲,理也不理孫老,就走進了那個藏品室。

而孫老看到又一次把杜老給刺激到了,得意的唱著京劇,捋著他的鬍子,一步三搖的帶著秦天走了進去。

秦天看著又逗了起來的二老,搖頭苦笑了一下,也跟著孫老進入了他的收藏室。

秦天發現怪不得杜老會用那種酸溜溜的語氣說話,孫老的收藏真是豐富啊,整個不小的屋內,都是放置的鏤空而立的架子,而那些架子的數量具秦天目測至少要是二三十個,算下來這個屋內至少有四五百間古董了,而且周圍的牆上還掛著不少的命人字畫。

「清乾隆畫琺琅蘆雁圖瓶,真品,不錯的東西。」

秦天愛不釋手的把玩著從架子上拿過的一個瓷器,整個瓷器銅胎,圓口,粗頸,削肩,垂腹扁瓶。平面淺紫藍地,繪蘆雁及芙蓉、秋菊、祥雲、坡石等。底白地書藍色「乾隆年制」雙方框雙行宋體字款。

蘆雁圖的特色全在於構圖的生動;湖石之間棲息一對秋雁,一隻昂首高歌、一隻俯首覓食,神情生動;另側有一隻在天空展翅翱翔、地上的一隻則回首啄理羽毛;襯配著芙蓉、秋菊、蘆花,好一個秋高氣爽的季節。

「清乾隆畫琺琅雷紋獸耳銜環蓋罐,也是個真品。」

秦天又拿起了令一個瓷器,對著它甩了一個,馬上它的所以資料就出現在秦天的腦海中了,清乾隆畫琺琅雷紋獸耳銜環蓋罐是銅胎,桃鈕之二階圓冠式蓋,罐腹上削下斂中部尖凸成陀螺式,獸首環耳,高圈足。器內施灰藍釉,器表墨綠地描金雷紋為錦,繪獸面及犢牛等紋飾,有掐絲琺琅的效果。底墨綠地描金「乾隆年制」雙方框雙行楷書款。

「一塊不錯的古玉,還是和田玉,不過不算太值錢,這個大概也就四十來萬吧。」秦天拿起一塊玉佩,上下摸索了一下說道。

秦天一路走一路看,每個貨架上的藏品都拿起來看一下,最多不過十幾秒,他就準確的說出這件藏品的來歷,年限,真偽,而且沒有一個錯誤,就和那些藏品上有標籤一樣,而他只是把上面寫得內容念出來一樣。

「太……太……」

跟在秦天的身邊,本來要像秦天好好的介紹炫耀一下,欣賞秦天的吃驚表情的孫老,現在不淡定了,他睜著大眼,看秦天的表情就和大白天看見鬼了一樣。

雖然這每一個架子上的藏品,孫老他幾乎都能夠信口拈來,詳細的說出瓷器的來歷和價值,甚至是年代也可以說出個大概,但這是他的東西啊,是他的心頭肉,每天都來這裡看幾次。

而且沒見藏品都是經過他的手才進入這裡的,他才能達到這種程度,但是秦天那,他好像是第一次來這裡吧,但他對這些藏品表現的好像比他還熟悉,這哪能不讓孫老吃驚埃

「杜……杜老鳥……你……你快過……」

突然孫老聲音尖銳的叫道,那個樣子就和被踩到尾巴的貓一樣,那個動靜把秦天下了一跳,差點把手裡的瓷器給摔了,幸好秦天的手快,半路給攔截了下來,要不然那個價值一百五十來萬的古董,就要喝孫老說拜拜了。

「怎麼了?怎麼了?孫猴子什麼情況埃」

聽到孫老聲音怪異的叫聲,杜老連藏品也不看了,馬上跑到了孫老的身邊,一臉關切的問道,別看兩位老人經常吵架,但他們的關係好著哪,那只是他們聯繫感情的方式罷了。

「他……他……」

孫老哆哆嗦嗦的伸出手,指著秦天說不出話來了。

「小天?小天怎麼了?」孫老不解的看著秦天說道,秦天也是莫名其妙的看著孫老,不知道這位老人又在發什麼瘋。

「協…小天,我……我問你,你手中拿的那個是什麼年代的東西埃」

孫老孫老劇烈的呼吸了幾下,才平復了激動的心情,對著秦天說道,同時示意杜老不要出聲。

「哦,你說這個啊,這是一個五彩將軍罐,清朝雍正年間的物件,大概有三百多年的歷史。」秦天拿著手中的那個五彩將軍罐隨意的說道。

「那……那這個哪?」孫老指著另一件藏品說道。

「直筒瓶,明末清初,大概有二百六十多年的歷史1

「這個?」

「元代鈞窯瓷碗。」

「這個?」

「明萬曆六凌瓶。」

「這個?」

「明代的紫砂壺。」

………………………………

孫老一連給秦天指了七八個,秦天都沒用了十秒鐘,就把這個東西的來歷,名稱,年限給說的一清二楚,而且還是全對,杜老把這一幕從頭看到尾,表情也和剛剛的孫老一樣了,看秦天的表情就和見鬼一樣。

「杜老鳥,你……你沒給小天說過這些東西吧。」孫老死死的看了秦天一會,才轉個頭去看著同樣震驚不已的杜老說道,他心裡還抱著杜老早就和秦天說過的心思,但看到杜老的表情,他的心一下子沉到了湖底。

「沒……沒有,再……再說了,你……你這麼多的東西,我……我說的過來嘛。」

杜老聽到孫老的話,還是一副獃滯的樣子,結結巴巴的解釋道。

「你是第一次來這裡嗎?」

孫老懷著忐忑的心情問出了最為關心的問題,他現在都已經糊塗了,這是他的地盤,秦天是不是第一次來他還不清楚嗎?

「秦天是第一次來。」

杜老也打量怪物似的看著神情淡然的秦天,現在他也終於恢復了過來,再次為秦天證明。

你確定是第一次來?」

孫老感覺心臟都快要跳出來了,用幾乎要咆哮的語氣問道,怎麼可能是第一次呢?

「就是第一次,怎麼了?孫老別忘了,這可是您老的地盤啊,這個倉庫的鑰匙還在您老手裡攥著那,我是不是第一次來您老還不清楚。」

秦天看著現在已經陷入半瘋狂樣子的孫老,害怕了,小心翼翼的說道,用上了第一次見面時用的敬語。

「我……這……哎……」

孫老看了看自己手裡的鑰匙,在看了看一臉無辜相的秦天,重重的嘆息了一聲,幽怨的看了秦天一眼,幽怨的嘟囔道:「怪物。」

「嗯,確實是怪物。」

杜老難得的沒有和孫老爭辯什麼,而是同意贊同的說了一句怪物。

秦天…………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