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全能系統 都市言情

都市全能系統 第一百一十二章山本

作者:金鱗非凡物

本章內容簡介:調查科這三個字,頓時呆住了,就好像是一盆帶著冰塊的水從天而降,整盆倒在他的頭上一樣,讓他從頭到腳都冰涼了,臉色刷的一下就變得慘白慘白的,毫無血色。 「嘿嘿,山本君,您放心,相信以我們龜田大人的...

「嘿嘿,山本君,您真是教的一幫子好手下啊,這本事真是深得您的真傳啊,這幾分鐘的工夫,就讓我們偉大的山口組,損失了十億的資金,而且你早不打,晚不大,偏偏在我們要和敵人開戰的時候打電話。

我看,你已經被華夏人收買了,成為了他們的底,潛伏在山口組有不可告人的秘密,等我稟告龜田大人,讓他徹查此事,嘿嘿,我想山口組裡面的調查科會有你一個位置的。」

這時,龜田派來監視山本的那個人出聲道,山本和龜田兩人互看不順眼的事早就人盡皆知了,這次龜田派他來的目的就是暗中搜集一些山本的「犯罪證據」,最好是那些能讓他不得翻身的那種,好徹底出去山本這個眼中釘肉中刺。

他來的時候,山本就對他冷嘲熱諷的,橫挑鼻子豎挑眼,有事沒事的找他麻煩,把他氣得要死,但卻只能死死的忍住,因為他不能反抗,也不敢反抗。

在山口組裡面階級觀念是很嚴重的,他和山本的級別差了一大塊,他只要敢反抗一下,或者用話反駁一下,山本都會依此為借口,給他安一個藐視上級的罪名,然後把它給嚓了。

他忍了這麼久,感覺都快成了他很早以前看過的一塊動漫的主角——忍者神龜了。

本以為這次會無功而返的時候,偉大的天皇陛下竟然送給他了一份這麼大的禮物,把它砸的暈乎乎的,半天沒反應過來。

等到山本對他的那幫手下大發雷霆的時候,那巨大的咆哮聲,才把他從獃滯中驚醒,這不山本剛剛咆哮完畢,他就崩了出來,趾高氣昂的對著山本叫囂著。

他給山本扣上了一個湍罪名,而且還是投降的華夏人,他相信,他的主子,龜田太一一定會喜歡這個罪名的,因為整個山口組都極度的仇視華夏人,到時候龜田再利用他三組長愛妾的身份上下活動一下。

絕對能把山本送入調查科,到時候山本絕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一想到調查科,他就忍不住打了個寒戰,在山口組中或者說在整個腳盆里,山口組的調查科絕對是一個能令小兒止哭的名字,就連他們山口組的組長都對調查科的科長禮讓三分,而且被他們帶走的人,不管你之前的身份有多麼顯赫,權柄有多麼厚重,但是,只要進去,都從來沒有出來過的先例。

他們的地位相當於中世紀的歐洲,也就是教廷最為輝煌時期的裁判所,負責對內和對外的調查,裡面的人絕對是屠夫級別的存在,手上沾滿了鮮血。

以前調查科的一位科長,曾經驕傲的說過,在他們調查科里從來沒有冤假錯案,一時間聽到這句話的腳盆人的心裡對調查科的恐懼又加深了幾分。

這句話很簡單,但卻透漏出了無盡的血腥,從來沒有冤假錯案,意思很簡單,因為即使有,也會經過他們的一系列手段屈打成招的。

腳盆天皇曾經這麼讚揚過山口組的調查科,我讓他們從森林裡找一隻兔子,就算隨便抓一隻熊過來,經過他們的「熱情招待」,那熊也會哭著喊著承認自己是一隻兔子,而不是一隻熊,它以前的日子絕對是活錯了。

由此可見山口組調查科的手段了。

「你……」

山本聽到那個人給自己安了一個湍罪名,氣的臉通紅,剛要反駁,就又聽到調查科這三個字,頓時呆住了,就好像是一盆帶著冰塊的水從天而降,整盆倒在他的頭上一樣,讓他從頭到腳都冰涼了,臉色刷的一下就變得慘白慘白的,毫無血色。

「嘿嘿,山本君,您放心,相信以我們龜田大人的地位,給您在調查科留一個位子,並且讓他們好好招待您一下,還是能夠辦到的,在這裡,我先恭賀一下山本君了,您一定會享受到調查科最豐盛最美味的大餐的,哈哈哈哈……」

說完就是一陣得意的大笑,他看到山本那毫無血色的臉,有種說不出來的快感,這幾天受到的委屈全部都煙消雲散了,那種快感比他第一次爬上女人的床來的還要強烈一些。

山本站在那裡臉色一陣變換,比華夏的一種雜技「變臉」的速度還要快,還要精彩。

「嘿嘿,山本君,您好好的享受最後的時光吧,在下就不奉陪了。」那個人得意的說道,還學華夏古人文縐縐的來了一句,然後轉身大笑著離去,他迫不及待的要把這個好消息報告給龜田了。

「哼,你不讓我活,那你也別想活。」

山本看著就要走出門口的那個人,面色陰沉的恨恨的說道。然後拔出掛在牆上裝飾用的忍者刀,就上前用力刺去。

「嗤……」

這刀雖然是裝飾用的,但還是挺鋒利的,而且再加上,山本用了全身的力氣刺了上去,一下子就把那個人給刺穿了,帶著血的刀頭從那個人的胸前穿過,山本也被濺了一臉血。

「你……你……」

那個人轉過頭來不敢相信的看著山本,他沒想到山本竟然敢殺他滅口,難道他不害怕山口組的調查嗎?他在心裡想到。

「嘿嘿,你不死,我就活不成了,你要是死了,我還有活命的機會,只要我再把那筆錢給追回來,我還是原來的山本,至於你的死,我隨便找個理由就能應付過去,相信就算龜田也不會為了你這個死任錆臀揖啦的。」

山本看到看到那人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解釋道,也不知道他是為了說服自己,還是為了說服那個人。

然後用力把刀抽了出來,鮮血向噴泉一樣向外不斷的湧出,很快就沾濕了地面。

「山……山本君……」

山本手底下的那幫人看到山本竟然殺人了,嚇得瑟瑟發抖,聲音發顫的說道。

「各位,我相信你們應該明白,我要是不殺了他,等他到龜田那裡一告狀,我們誰也活不了,很快我們就會被帶到調查科,那是什麼地方你們也應該清楚,從來沒有人能活著回來。」

山本看著那群被嚇壞了的人說道,現在他只有把那群人組織起來,統一口供,才能度過難關,他倒是想把它們全都殺了,毀滅證據,但這個想法只是在腦海中轉了一下,就消失了。

殺一個人還好說,你要是一次把這七八個都殺了,肯定會引起別人的注意,最少會引起龜田那個混蛋的注意,到時候什麼都藏不住了。

「是……是……我……我們都聽山本君的。」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