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零五章準備收網

作者:金鱗非凡物  |  更新時間:2013-11-15 13:28  |  字數:2363字

秦天看了看越發混亂的戰況,估計了一下肥豬他們的承受能力,現在已經在戰場上集結了兩億多的資金了,這差不多是肥豬他們能拿出來的最高限度了,應該可以收網了。

秦天手指一動,就要按下回車,他已經把所有的陷阱布置好了,敵人也基本踏了進去,現在只剩半個腦袋還在外面,只要輕輕的按下去,那麼所謂的三大公司就成了昨日黃花了。

但想了想,又放棄了。

他改變了注意,於是手指又在鍵盤上一陣敲打,一番忙碌以後,決定換個方法。

讓蕭媚出戰。

他要給蕭媚製造一個保護傘,這是一個機會,蕭媚和三大公司不對付這誰都知道,以前他們還在一起狠狠的干過幾場架,現在看到三大公司有難了,過來幫助幫助他的對手,基本能說的過去。

我就是看你不順眼,我們的關係早就不死不休了,正所謂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我過來幫朋友一把,對你落落井下下石,還是很正常的嘛。

這樣既能消滅三大公司,獲得不小的利潤,自己還能出口惡氣,還可以結交一個朋友,何樂而不為那。

以後別人會知道,蕭媚結交的這個朋友,是一個多麼強大的靠山。

「嗯,就這麼辦。」

秦天打定了注意,決定按照自己的想法辦。

至於蕭媚同不同意的問題,秦天就不用考慮了,現在她還在呼呼大睡那,就算她知道了,也會任由秦天為所欲為的。

人和心都給他了,公司什麼的就當嫁妝了,你看著辦就行。

再說了蕭媚對秦天的本事還是有一定的了解的,絕對不會做虧本的買賣,既然不會虧本,那還有什麼可擔心的。

至於公司股票的賬戶,密碼什麼的,更難不倒秦天了,瑞士銀行、國家銀行什麼的秦天都能隨意進出,蕭媚那點賬戶,密碼,更是小意思了。

秦天早在剛才就用了幾十秒的功夫弄到手了。

現在萬事具備,東風也齊了,好戲該開始了。

秦天咧嘴輕笑了一下,然後重重的按下了回車,準備收網。

………………………………

「哎?爺爺,這又是鬧得哪一出啊,怎麼又有一方加入了啊,我們要不要也去幫一下啊」

杜筱穎看著突然又有一股勢力加入其中,幫助那個神秘高手來對付三大公司,好奇的問著杜老。

杜老仔細的觀察了一會,才對杜筱穎說道。

「孫女,你發現了沒有啊,這個新來的那股勢力的攻擊方式,跟那個神秘高手有點相似啊,我覺得他們就是一夥的,可是這就奇怪了。

那個高手的實力這麼強悍,已經把三大公司緊緊的套牢了,只要他們動動手指,就能把三大公司給滅了,何必多此一舉,又來這麼一出,想不明白啊。」

杜老面對這個情況,百思不得其解。

杜筱穎看到這一幕也不是很清楚,他們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

「對了,孫女你讓人查一下剛才的那股資金來自哪裡,說不定我們能從上面發現一些蛛絲馬跡那。」

杜老想了一會,突然說道。

「好的,爺爺,我這就讓人去辦。」

杜筱穎應了一聲,叫了一個秘書,輕聲吩咐了幾句,秘書點了點頭,離開了這裡。

這件事杜筱穎覺得不是很重要,也就懶得親自跑一趟了,再說她也不想錯過這場好戲,聽她爺爺這麼一分析,她覺得這場涉及資金不多,但戰況卻前所未見激烈的商業大戰,非常有意思,比看什麼國際大片精彩多了。

這時戰場的形式突然有了變化,可能是發現三大公司有點不支了,馬上跑過來幾個痛打落水狗趁火打劫的公司。

「原來是這樣啊。」

杜老看到這一幕好像明白了點什麼。

「呵呵,好精明的算計啊,先是趁敵不備,下一次狠手,把敵人給惹怒了,惹火了,再表現出一副要把他們一網打盡的架勢,讓他們不得不集中公司的所有資金來和他拼。

然後設下陷阱,示敵以弱,一步步的把他們引入設好的陷阱中,讓他們不能掙脫,把所有的資金都投入進戰鬥這個泥潭中。

等雙方完全攪在一起的時候,再突然殺出另一股兵力,來幫助對付三大公司,這樣一來可是試探他們還有沒後手,二來,引出那些心術不正,準備趁火打劫的公司。

等雙方的人差不多都到場了以後,再收網,這樣一來,既能讓三等功了沒有翻盤的機會,有可以知道誰到底是朋友,誰是敵人,好算計,真是好算計啊。」

杜老感嘆的說道,到底是老狐狸,一番推測下來,把秦天的目的差不多都說了出來。

若是這番話落入秦天的耳中,他肯定也會感嘆一聲老狐狸的。

「那爺爺,我們要不要也插一手那,說不定能夠獲取那個神秘高手的好感。」

杜筱穎聽到爺爺的話,雙眼一亮,高興的說道。

經過爺爺和自己的一番推測,杜筱穎心裡實在不想和那個神秘高手做敵人,現在有能獲得他們好感的機會,杜筱穎覺得應該試一下,說不定真的能獲得,意想不到的收穫那。

杜老仔細思考了一下孫女杜筱穎的話,還是搖了搖頭。

「問什麼,難道這不是個好機會?」

杜筱穎不解的看著爺爺,想不明白他為什麼不同意這個計劃。

「丫頭,你應該知道一句話,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若我們就這麼大搖大擺的上去幫他們,說不定還會引出相反的結果。

再說了,他們設下了這個局,我不相信,他們就這麼簡單的目的,只是為了區分哪個是朋友,哪個是敵人,他們應該還有更大的企圖。

對了,孫女,我覺得重點應該放在剛才出現的那股資金上,你試試,說不定會有什麼意外收穫。」

「好的,爺爺。」

杜筱穎雖然對爺爺的話不是很理解,但還是照辦,杜筱穎清楚的知道,雖然自己在金融上的認識,要比爺爺強一點,但在對事物的認識上,和對人心的把握上,跟爺爺比差遠了。

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