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八十六章誘.惑

作者:金鱗非凡物  |  更新時間:2013-11-09 06:17  |  字數:2362字

「呵呵,老婆,也不知道家裡還有什麼材料,你就要這些,讓我怎麼給你做啊。」秦天無奈的看著蕭媚,上次的那些材料已經被秦天用的差不多了,而以蕭媚的忙碌程度,估計還沒有去買新的,就算秦天想要做也有心無力啊,畢竟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嘛。

「那……那我們再去買吧,現在超市應該還有。」蕭媚急切的說道,看來真的把她給饞壞了。

「好了,你今天累成這樣,還是回去早點休息吧,明天給你做大餐,我保證和你以前吃的一樣好吃,不,比以前還好吃行了吧。」秦天跟哄嬰兒一樣,哄著蕭媚。

「真的,老公那可是你說的,要是這次比不過上次的好吃,就罰你再給我做一次,不五次,不十次,嗯,就是十次。」蕭媚逮住機會,和秦天講著條件,一副你不答應我不依的表情。

「你啊,真是個吃貨啊。」秦天無奈的看著蕭媚,只好同意這個不公平的條款。

同時心裡暗想,小妖就夠妖精的了,蕭媚卻比她還妖精,這一大一小兩個妖精都不是省油的燈,天哪,我以後的日子可怎麼過啊,秦天現在是香艷的鬱悶。

幾分鐘後,秦天終於到了蕭媚的那個別墅,此刻蕭媚看到那個別墅,有種終於到了家的感覺,剛剛那因為極速狂飆而激動的心情也漸漸的放鬆下來,心情一放鬆才發現自己這下渾身一點力氣也沒有,充滿了疲憊感,只想躺在秦天的懷裡好好睡一覺。

秦天熄了火,停好車以後,對著蕭媚說道:「老婆,我看看家裡還有什麼東西,說不定還能給你做幾個你要吃的。」

「老公~~~你把人家抱進去嘛~~~人家不想動啦~~~」蕭媚坐在車上,張開手臂,對著秦天甜甜的撒嬌道。

「你啊,真是個妖精。」秦天聽到蕭媚那含糖量嚴重超標的話,覺得骨頭都酥了,小秦天就跟聽到了集合號一樣,一下子原地滿狀態復活,把內褲撐得老高,張牙舞爪的顯示著自己的存在。

秦天感到小秦天的蘇醒,苦笑不已,看來身體太壯了也不好啊,不光憋的難受,還容易被「激怒」,這到底算是蕭媚的魅力太強那,還是自己的定力太差啊,秦天在內心糾結著。

這個時候也不去壓制了因為馬上就要「開飯」了,嘿嘿,老婆,你老公我的菜可不是那麼容易吃的,你吃了我的菜,那我就吃了你的人。

秦天悄悄地整理了一下褲子,讓小秦天變得更舒服一點,然後對著蕭媚偷偷的壞笑一聲,那樣子就跟看見一個獵物,馬上就要掉進自己設好的陷阱里一樣。

現在天色已經黑了,秦天的動作又過於隱秘,蕭媚沒有發現秦天的壞笑,但還是情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寒顫,心裡突然有了種不祥的預感。

「老婆,來,我來抱你。」秦天就這樣挺著小秦天,大步向著蕭媚走去。

蕭媚暫時把心裡的那種不祥預感拋到了腦後,笑顏如花的把雙手張的更大了,等著秦天來抱她。

秦天走到了車子的另一邊,打開車門,雙手一撈,一個公主抱,把蕭媚抱在了懷裡,讓蕭媚的雙手抱著自己的脖子,聞著蕭媚身上散發出來的幽香,感覺那單薄衣服里那光滑的肌膚,以及近在眼前的黑色性感絲襪和胸前那若隱若現的溝壑,頓時讓秦天的浴火更強盛了,小秦天一下子變得更大了,直接碰觸到了蕭媚的臀部。

「啊!什麼東西在頂著我啊,好難受啊,老公把那個東西拿開。」蕭媚感覺臀部好像有根小棍子在頂著自己一樣,非常的不舒服,前後微微晃了晃,也沒有把那個東西弄開,忍不住對秦天說道。

「好啊,老婆,不過我現在抱著你兩手不方便,你把它弄開吧。」秦天正在享受著蕭媚那輕輕晃動時產生的快感,此刻聽到蕭媚的話,微微一愣,使勁憋著,不讓自己笑出聲來,裝成一本正經的說道。

「哦。」

這時蕭媚的大腦有些渾濁,沒有聽出秦天話里憋著的壞笑,也忘記了頂到自己臀部的那根小棍子的大小和熱度都是那麼的熟悉。

從秦天的脖子上鬆開一隻手,向著下面伸去。

「啊!!!老公~~~你好壞啊,你欺負人家,人家不理你了,哼。」

蕭媚的手剛一碰到那個小棍子,就感覺那個小棍子一下子又變大了幾分,在自己的手裡一跳一跳的,好像在和自己打招呼。

感覺到那熟悉的大小和熱度,以及這個位置,還有一個棍狀的物體,蕭媚終於反應了過來,知道到底是什麼頂著自己了,連忙鬆開手,輕輕的捶打著秦天,俏臉一片紅霞,知道自己被秦天給耍了,忍不住對著秦天大發雌威。

「嘿嘿,老婆這不能怪我,這是你的魅力太大了,想忍都忍不住。」秦天嘿嘿一笑,抱著蕭媚的手往下一送,同時雙腿一用力,腰一挺,讓小秦天更進一步,正中蕭媚那兩腿之間的柔軟之處。

「嗯~~~」

感受到要害被襲擊,蕭媚忍不住發出一聲嬌哼。

「嘿嘿,老婆,你看你不是還挺舒服的嘛。」秦天繼續調戲蕭媚。

「壞人,別說了,丟死人啦,快進屋,讓人看見了不好。」

蕭媚把臉藏在秦天的懷裡,紅著臉,悶聲說道。

「嘿嘿,遵命,老婆大人。」秦天應了一聲,抱著蕭媚大步向著門口走去,不過卻沒有把蕭媚抱好,還是保持著那個位置,那個姿勢,繼續讓蕭媚「坐在」小秦天上。

蕭媚感覺著短短的幾步,就跟幾公里一樣長,隨著秦天的步伐,那小秦天也上下來回的動著,頂的蕭媚心亂如麻,不一會就把小褲褲給打濕了。

剛打開門,還沒等秦天進去,蕭媚就從秦天的懷裡掙脫了出來,雙腳發軟,好似踩著棉花一樣,向前艱難的行去,那種迫不及待的樣子,好像秦天就跟洪水猛獸似得,再晚一秒,自己就跑不掉了。

「嘿嘿,老婆,不要著急,晚上你是跑不掉的,現在我去做飯,你趕快去洗澡,洗的白白的,晚上我們一起做些愛做的事。」秦天看著蕭媚那逃命的架勢,忍不住調笑道,說完不等蕭媚回話,轉身就進了廚房,根本不給蕭媚討價還價的時間。

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