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全能系統 都市言情

都市全能系統 第二十四章初識古玩(上)

作者:金鱗非凡物

本章內容簡介:值。18萬 老大爺看到失而復得的花瓶,大大的喘了一口氣,說道:「小夥子,謝謝你了,要不然我這花瓶就不保了,我今天剛撿的一個漏,還沒玩過癮,就這麼摔了,太可惜了。」 秦天看到老大爺這麼說...

第二天一大早,天還黑著,秦天就被父親給拉了起來,讓秦天教太極,秦天看著父親那股興奮勁,再看看時間,才5點剛出頭,秦天覺得欲哭無淚啊,好好的一個假期,本來是睡懶覺的好時候,可現在……哎!算了,啥也不說了,天大地大雙親最大,為了父母健康,這懶覺不睡也罷,秦天在心裡發狠道。

一番洗漱后,秦天和父親來到了小院子了,看到母親已經早早的在院里里等著了,看來這太極對母親的影響力也不小啊,秦天心裡吐槽著。

又把昨天交的那些養生太極,給父母講解了一邊,和一些注意事項,秦天就在旁邊指導起來父母的動作。

「媽,你這手要抬高點,對,就這樣,爸,你這動作不對,要這樣,爸……」

「呵呵,以前都是他們教導我,現在換成我來教他們了,嘿嘿,這感覺還真不錯。」秦天看著一本正經的在練習太極的父母,心裡暗樂道。

看了一會兒發現父母基本上沒什麼錯誤了,動作基本上都正確了,就差熟練了,秦天也在一旁打起了太極,打著打著,漸漸的忘了父母還在一邊看著,把心神完全投入其中了,從第一式到最後一式,秦天一連打了三遍,覺得渾身舒暢了才停止,當秦天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父母太極也不練了,正一臉崇拜的看著自己,頓時把秦天嚇了一跳,「崇拜?我竟然在父母眼裡這道這個詞,我一定是沒睡好,出現幻覺了。」秦天心裡嘀咕道。

看著父母還是那樣看著自己,秦天感到一陣的不自在,「要是別人也就算了,崇拜自己,自己肯定感到驕傲,怎麼父母這麼看自己,就感到這麼不自在哪?」

秦天實在被父母看的受不了了,開口說道。

「爸,媽,你……你們怎麼了,怎麼這麼看著我,看得我渾身不自在。」

聽到秦天這麼說,秦父秦母也感到不好意思了,秦父嘿嘿的笑了笑,說道:「小天啊,我看你也是練得太極吧,怎麼感覺你打的那麼舒服那?我們打的那麼彆扭,還有啊,剛剛我感覺你這人好像就和壞境融合在一起似的,就像一幅會動的畫似的,讓人忍不住被你吸引住了,這不,自從你開始打了以後,我們的注意力就情不自禁的被你吸引了,你說說這是怎麼一回事啊,你教教我們吧。」

秦天一聽父親這麼說,心裡悄悄鬆了一口氣,心道「原來是這樣啊,嚇死我了,我還以為出什麼事了,看來宗師級太極的魅力不小啊,以後要少在人多的地方練了,要不肯定被人圍觀。」

「爸,這個問題我也不知道怎麼教,這個是看資質的,資質高的人更容易領悟太極的精髓,對太極了解的多了,就會出現我剛才出現的那種情況了,我還真不知道怎麼說。」

秦母一聽原來是這樣,也忍不住嘆了口氣,看到秦父還想問,於是說道:「行了行了,別問了,你沒聽小天說嘛,這個要看資質的,小天就是因為資質好才被高人收為徒弟的,你自己還是好好練習吧,別整些歪門邪道的。」

說完轉過頭去,不再理秦父,認真的打起來太極。

秦天一聽秦母這麼說,小聲嘀咕了幾句,也跟著秦母練了起來。

秦天看到父親那老頑童的一面,微微一笑,心說「父親真是越來越像小孩子,老小孩,老小孩,大概就是說的父親這類人吧。」

秦天活動完畢,也不準備再打了,和父母說了一聲,準備去外面溜達一下,父親「恩」了一聲,表示知道,也不抬頭,繼續笨拙卻認真的練習著太極。

秦天聳了聳肩,轉身離去。

走在街上,秦天有些失神,到哪裡去賺取積分哪?尋找美女?別扯淡了,哪有那麼多的極品美女啊,獲得個人財產的積分?可10萬的自己已經得到了,再想獲得,要100萬啊,上哪賺這麼多的錢啊,彩票就別想了,你要是真靠那個賺錢,想藏都藏不住,肯定引起轟動,一時間秦天顯得有些迷茫。

秦天心裡想著東西,身體機械的向前走著,沒有注意身邊的情況,這時對面來個一位老大爺,正喜滋滋的看著手裡花瓶,也沒抬頭看前面的情況,就這樣,兩人不經意的撞在了一起,秦天雖然在走神著,但身體受到撞擊本能反應,微微一動,就把老大爺給撞倒在地,花瓶也脫手了,看到即將摔碎的花瓶,老大爺失聲喊道。

「啊,我的花瓶埃」

這時秦天終於反應過來,伸手一撈,就把接近地面的花瓶給抓住了,避免了破碎的命運,秦天一拿到這個花瓶,下示意的甩了一個,結果卻讓秦天大吃一驚。

:有一定的歷史價值和收藏價值。18萬

老大爺看到失而復得的花瓶,大大的喘了一口氣,說道:「小夥子,謝謝你了,要不然我這花瓶就不保了,我今天剛撿的一個漏,還沒玩過癮,就這麼摔了,太可惜了。」

秦天看到老大爺這麼說,心裡也很尷尬啊,畢竟他也有責任啊,連忙上前扶起老大爺,拍著他身上的土說道:「老大爺,您千萬別這麼說,畢竟小子也有責任啊,我要是走路不出神,也不會把您撞到了,您覺得身上哪裡不舒服,要不我和您上趟醫院吧。」

老大爺一聽秦天這麼說,怪異的看著秦天,忍不住發問道:「小夥子,你就這麼信任我老人家,你就不怕我是個碰瓷的,特意來騙你的?」

秦天微微一笑,舉了舉手中的花瓶說道:「若您真是個碰瓷的,也不會拿個價值十幾萬的清朝花瓶來碰瓷了。」

老人一聽,感到很奇怪,說道「小夥子,認識我?」

「從沒見過您老,這是第一次見面,怎麼您老很出名?」秦天反問道。

老人一聽,尷尬的笑了笑「老頭我姓杜,你叫我杜老就行了,有點小名氣,不過只是圈子裡的,對了,你既然不認識我,那就不知道今天我撿漏的事了,那你是怎麼知道,這是清朝的花瓶的。」

秦天隨口說道,我對這些有點了解,心想「我難道要告訴你用知道的埃」

杜老一聽,信以為真,對秦天不住讚歎道:「現在的年輕人,很少有想你這麼厲害的了,就是一些個老人,也沒你這一上手就認出這是清朝東西的本事。」

秦天聽著老人的讚美詞,心裡感到一陣慚愧,畢竟不是他的真本事,當不起埃連忙轉移話題「杜老,給您花瓶,您看看有沒有摔壞,您可拿好了啊,別再掉了。」

杜老順手接過花瓶,看也不看說道:「壞了就壞了,一個七八萬的花瓶而已,我只是喜歡撿漏的那種感覺而已,對錢什麼的不在乎,對了小夥子,你的老師是誰啊,老張,老王,還是老孫啊,也就他們能教出你這樣出色的學生了。」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