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全能系統 都市言情

都市全能系統 第二十二章好消息壞心情(中)

作者:金鱗非凡物

本章內容簡介:「這就是母親啊,一遇到危險,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自己的兒子,而不是自己的安危,這是多偉大的母愛啊1 秦天擦了擦眼角的淚水,連忙上前安慰,把自己編的那個借口說了出來。 「真……真的?」

在母親受辱的時候,秦天就忍不住想衝過去,卻被母親一個眼神給攔住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母親在那被人肆意謾罵,秦天就覺得怒火中燒,現在一看到那個護士竟然還想甩母親巴掌,秦天實在忍不住了,上前一步就抓住了那護士的手,一用力,硬生生的把那隻手給掰斷了,那個護士嘴中發出了殺豬般的慘叫,秦天微微皺了下眉頭,那護士叫的聲音太煩人了,就又給了那個護士一巴掌。

「你不是喜歡扇別人耳光嗎?那我就讓你試試被別人扇的滋味。」

那巨大的力道,直接把那個護士給扇飛了,讓她體驗了一把空中飛人的感覺,落地后,還在地上滾了幾圈,這下那身價值2000的所謂國際名牌,徹底認不出樣子來了,那個護士一張口,吐出了5.6顆牙,看著手中的牙,剛要大叫,就看到秦天用看死人的眼神看著她,頓時嚇得不敢出聲了,哆哆嗦嗦的坐在角落裡,驚恐的看著秦天。

「還不滾1

秦天實在不想看到那個護士,他怕他忍不住想再教訓那個護士一頓,到時候一個不注意,控制不好力度,可能會把那個護士給打死,秦天可不想為了那個護士吃官司,太不值得了。

那個護士,聽到秦天讓她滾,馬上跟接了聖旨似得,連滾帶爬的向門口跑去,地上的牙也顧不得撿了,期間,不經意的碰到了那隻斷了的手,疼的直哆嗦,但卻死死忍住,不敢發出聲來,他實在是怕了,走出了門口,好像覺得安全了,回過頭來怨毒的看了秦天一眼,正好秦天看過來,頓時就嚇壞了,腿一軟一個不注意,從樓梯上摔了下來。

「小天……」

秦母,看到秦天的表現,也嚇壞了,忍不住心想,「這還是我的兒子嗎?」可不管長相,還是母子之間的那種血緣關係,都提醒著他,這確實是自己的兒子,可她兒子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她這個當娘的怎麼不知道,一時間,秦母心裡有點躊躇,最後還是忍不住試探的叫了一聲。

「嗯?嗎,怎麼了?」

秦天聽到母親怪異的叫聲,回過頭來問道。

秦母一聽那聲熟悉的「媽」頓時就放心了,這確實是自己的兒子,這聲「媽」她聽了18年了,絕對不會聽錯的。

放下心來的秦母,語氣也恢復正常了,這是想起那個護士臨走時那怨毒的目光,頓時擔憂不已,生怕兒子吃虧,馬上說道:「兒子,你快走吧,我看那個護士不會善罷甘休的,可能會找人來對付你,你快跑吧,媽在這給你攔著他們,放心吧他們不會把我這個老太婆怎麼樣的。」

聽到母親的話,秦天的眼睛濕潤了,「這就是母親啊,一遇到危險,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自己的兒子,而不是自己的安危,這是多偉大的母愛啊1

秦天擦了擦眼角的淚水,連忙上前安慰,把自己編的那個借口說了出來。

「真……真的?」

秦母明顯不信,這麼玄幻的事,只有武俠小說里才會出現,現實怎麼會發生那?還正好落在自己兒子頭上。

看到母親那懷疑的眼神,秦天也不解釋,而是走到另一張空著的病床邊上,凝神運氣,然後對著床頭的那個生鐵鑄造的防護欄,刷刷就是兩記手刀,防護欄跟豆腐做的似得,被秦天輕鬆的削了下來,秦天拿著那斷裂的防護欄,在手裡擰來擰去,看到那個防護欄在兒子手裡不斷地變換著模樣,秦母眼都直了。

這時又是一聲響動從門口傳來,門被人從外面踹開了,那個護士陸陸續續的帶著一幫人進來,其中一個好像是個領導,其餘的全是保安,那幫人本來是趾高氣揚的,可是進來一看到秦天手裡變換著模樣的防護欄,頓時傻了,被嚇得像是受了驚的鵪鶉似得,瑟瑟發抖。

「吆喝,怎麼,還要把場子找回來啊,帶這麼多人過來。」

秦天看到那個帶頭進來的護士冷笑道,接著把手裡擰的不像樣的防護欄扔到了地上。

「啷」

那清脆的金屬落地聲,像雷鳴一樣在他們耳邊響起,把他們從獃滯中拉了出來。

看到地上那個看不出原來模樣的防護欄,那些人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唾沫,雖然那個防護欄已經看不出樣子了,但這些人天天在醫院裡上班,每天都接觸病人,對醫院病床上的防護欄還是看的出來的,再加上那張少了一半防護欄的床,就放在旁邊,提醒著眾人,他們沒看錯。

就是因為看出來了,那幫人才嚇的不行,別人不知道,他們還不知道嗎,這些個防護欄雖然不粗,只有拇指粗細,但這確實是實心的鐵條啊,而且落地的聲音也相當清脆,絕對是實心的鐵條,才能發出的動靜,質量相當有保障,那幫人看秦天把拇指粗細的實心鐵條,用兩隻手給硬生生的掰成那樣,頓時在心裡想到「這需要多大的力氣啊,和這種人作對,純粹找死,自己這小胳膊小腿的,不知道能經的起他幾下埃」

一想到這,那幾個人的臉色就白了,嚇得渾身打顫,手裡的警棍被嚇掉了還不知道,眼睛直直的看著秦天,生怕給他們來一下,更有甚者被嚇的站都站不穩,一屁股坐到地上,爬不起來,那個護士更誇張,直接被嚇的大小便失禁,頓時一股子臭氣彌散在這間不大的病房內。

秦天厭惡的看了那個護士一眼,捂住鼻子轉身向母親走去,母親今天受到的驚嚇太多了,要好好安慰一下。

這時那幾個站著的人里,走出了一個領導模樣的人,那人雖然臉色蒼白,渾身打顫,但好歹還能張口說話,就聽那人哆哆嗦嗦的說道:「這位同學,啊不,老大,啊不,領導啊,我……我們是……是來道……道歉的,不是來……來打架的,請您老……老人家,不……不要誤會埃」結結巴巴的好不容易才把話說完,說完這幾句話,頭上頓時就冒出了一層冷汗。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