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國 玄幻魔法

權國 3171 鋒寒(二)

作者:愛吃大包子

本章內容簡介:帝京地區長大的李月華,自然知道這片靜謐大湖的珍貴,將此作為自己府邸所在,一個人獨霸了這片美麗湖泊,而且方圓五百米設定為軍事禁區,如果是以前,想要獨霸帝京十景為府邸,不知道會遭到多少中比亞文人唾罵,但是...

楊柳低垂在水面上的帝京西路右側,清澈見底的水流匯入眼前巨大如鏡片一般的湖泊中,帝京鏡湖,帝京西路十景之一,位於城區郊外,也因此少了許多銅臭俗世的氣息,多了許多的文墨氣息,千百年來向為諸多中比亞文人墨客追捧,由於一貫以來的名氣,這裡的地段說是寸土寸金也仍舊不為過,能在這裡佔一塊處所的,也往往是有背景的高門大戶才有資格,若只是一般的中小門第有錢了便想沾點氣息買個院落就已經是相當有面子的事了

可惜帝京西路被耶律家攻破之際,草原軍肆虐,鏡湖也難以倖免,從城內流淌而出的水流幾乎將整個鏡湖染成了紅色,後來更是成為草原人養馬的地方,數年下來,荒草叢生,曾經人流涌動的帝京十景之一,慢慢變得人跡罕至,帝國取代耶律家入主帝京西路,幾乎就是帝京地區長大的李月華,自然知道這片靜謐大湖的珍貴,將此作為自己府邸所在,一個人獨霸了這片美麗湖泊,而且方圓五百米設定為軍事禁區,如果是以前,想要獨霸帝京十景為府邸,不知道會遭到多少中比亞文人唾罵,但是現在,有帝國的殘暴之名,加上前段時間伯蘭特邦妮對於那些所謂的高門大戶的殘酷鎮壓,所謂的文人風骨早就蕩然無存,稍微有點骨氣的早就被草原人殺光了,現在還留在帝京西路的誰敢對帝國指指點點

一隊帝國騎兵來到府邸大門前,門口的衛兵連忙行禮,李月華從戰馬上下來,一身戎裝直接走入府邸內,雖然她向皇帝保證說陸婉兒會在自己的府邸,但是沒有親自確認總是不敢放心,在詢問過後,得到的答案讓她鬆了一口氣,陸婉兒昨天早上就來了,而且知道現在也沒有離開,她與千雲是好友,自從帝國在帝京西路站穩腳跟,千雲就決定從西大陸返回中比亞,就居住在李月華的府邸內,看見李月華一臉凝重的樣子,負責府邸的女衛隊長小心翼翼問答

」大人,需要去請千雲大師嗎?」

「不用,就當我沒有來過,還有就是傳我的命令,所有的城衛軍官立即到城衛所召開會議,然後封鎖城衛所,沒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離開」李月華俏臉寒冷的擺了一下手,從新跨上戰馬,這些城衛軍官都是從帝京西路招募的中比亞人,其中跟四大勢力有聯繫的不在少數,這也是胖子將其從前線臨時召回的原因之一,如果帝國不想毫無限制的一股腦將整個城衛系統剷除,最好的辦法還是由李月華和明月公主出面來收拾殘局

「大人,要是他們硬來怎麼辦」

女衛隊長猶豫了一下「現在帝國大軍都在大河道,唯一的帝國武力只有城外的第九旗,但是第九旗因為分散的緣故,怕是連一千人都湊不出,而城內負責城衛的兵力就有三千人,如果這些城衛軍官鬧事,僅僅依靠從這邊帶去的百餘名衛兵怕是很難壓制」

「任何鬧事者,殺無赦1

李月華冷聲說道,語氣里的森然寒意令人戰慄

「是,屬下明白了」女衛隊長神色一震,領命而去

「走,我們去南郊」李月華抬起手,朝著身後的護衛騎兵喊道,其實對於帝京西路,她早就有收拾一番的心思,但是帝京西路作為帝國在中比亞最繁華的地區,也是帝國皇帝的心頭肉,一旦處置不當就可能導致相當嚴重的後果,而且帝京西路作為飽受草原人肆虐的地區,在短短半年內從原來的不過百萬人一下膨脹到六七百萬,現在她也算是理解為什麼帝國在佔領地區都會先採取嚴苛的法令統治,然後才採取柔和的手段,完全是沒有經過**的地區,在混亂上遠比鎮壓過的地區高太多,太多的投機分子,地方豪強,明裡暗裡的都想要渾水摸魚,

更不要說帝京西路的情況,千年以來有也是前所未有

一片廢墟突然變得繁華,大批量而來的人口帶來的矛盾摩擦,商業上的吞併蠶食,幾乎是壟斷性的無序競爭,一些擁有實力,有背景的地方豪強甚至強取豪奪帝國分給平民的土地,中比亞人的排外性在此刻也是表現的淋漓精緻,似乎來自西大陸的帝國就是一個傻子,都認為帝國好騙,只要不反對帝國,帝國就懶得管這些小事

因此四大勢力在帝國眼皮底下瘋狂的攫取利益,漠視帝國法律,甚至還出現了大批量的奴隸貿易,完全視帝國法律如無物,而很多受到欺壓的中比亞人對於帝國也不信任,忍氣吞聲的結果,更是助長了這些人的囂張,以至於一些商人提出掌控帝京西路的口號,這是非常危險的前兆,

亞丁人在中比亞南部登陸,更是加劇了帝京西路的動蕩,戰火以南方瀘州為中心蔓延,已經波及到南方四個行省,就連曾經橫掃北方草原人的龍家,在瀘州也是亞丁軍陷入苦戰,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亞丁大軍就會北進,直撲帝國控制的帝京西路,帝國已經自身難保,還有什麼需要敬畏的,李月華明顯感覺到,自從亞丁人南方登陸的消息傳來,帝京西路剛剛穩定下來的局面,又再次波瀾,而這些波瀾的源頭,無一列外的都是指向了中比亞朝堂,中比亞朝堂明面上不敢得罪帝國,暗地裡不知道派了多少人混在流民中進了帝京西路,跟帝京西路本地的豪強門閥牽線搭橋,以各種高官厚祿為誘餌,驅動這些門閥勢力對帝國統治陽奉陰違,

昨天晚上,李月華將這些情況都向皇帝做了說明,得到了皇帝的默許,戰馬直奔城市南郊

從燕州北一路南下而來的八萬帝國大軍就在南郊,想到這個,李月華也忍不住激動的雙眼發亮,有了這八萬帝國大軍在手,就算是自己將整個帝京西路翻過來都夠了,皇帝將這把刀遞到了自己手裡,所為的怕不僅僅只是對付四大勢力那麼簡單,而是要自己將整個帝京西路都清理一遍

雨水從雲端傾瀉而下,一層層的扑打在帝京西路的大地之上,將天地間的一切都被籠罩,靜默天地間,傳來馬蹄轟隆的聲音,身穿黑甲的兀木猛力抬起手,身後傳來一陣戰馬急停的聲音,人疊著人,馬疊著馬,黑壓壓一片的鎧甲冷冽,靜寂息聲時,猶如一個整體,帶起一股來自戰場的撲殺之氣,風吹得軍旗啪啪的響動,沉寂的空氣里,是巨大的令人感到咋色的力量,這數量多的令人頭皮發懵,就象是整個大地,就像是非洲草原上角馬羚羊的大遷徙一樣的壯觀景象

「就地紮營」兀木大聲喊道,連續數日的急行軍,已經是人困馬乏,何況這裡畢竟不是戰場,還不需要做到人不解甲,馬不下鞍的程度,對於為何南下,兀木也不知道,但送來的是皇帝密令,要求也是五天內必須從燕州北抵達帝京西路,雖然不知道皇帝的意圖,但是當看見沿途路線竟然都已經被各地防衛部隊戒嚴,也大致猜到了一些,當下午時,看見只有十幾名騎兵護衛而來的李月華,兀木就基本搞清楚了情況,對於李月華,他是認識的,李月華是皇帝的心腹,更是目前帝國坐鎮帝京西路的負責人,可謂是手執一方權柄,絲毫不在自己這個帝國總督之下,所當初在帝國荒野之戰中就有過合作,這一次在交接了皇帝的命令后,兀木直接了當的問答「陛下要我們做什麼?」

」皇帝命令大軍隨我入城,其他的只需要遵從我的命令就行「李月華從懷裡取出皇帝授予的一枚戒子,向兀木展示后,深吸了一口氣,在馬背上凝聲說道,結果是兀木神色古怪的看了她一眼,兀木身後的將軍們也是低聲私語的說著什麼,沒有一個人跟隨她的

「兀木總督,是我表訴的不夠清楚嗎?」李月華微微蹙眉,俏臉寒冷,統領帝京西路十萬帝**一段時間,身上也有了一股殺氣,這些傢伙是因為自己是女流之輩,所以看不起自己嗎?「李月華接觸草原人也不是一天兩天,知道草原人大多桀驁不馴,而這支部隊更是才剛剛一舉在東山擊敗北王庭,可以算是真正的驕兵悍將!

」咳咳,月華小姐不要誤會,既然有陛下的信物,我兀木自然全力配合,不過我不得不問一句,大軍入城是指全部嗎?「兀木被李月華看得臉色尷尬的乾咳了一聲,嘴角咧了咧,知道李月華可能誤會了,露出一口猙獰的白牙,解釋說道」這可是八萬大軍,而且剛剛經歷了北草原之戰,身上的血腥味都還沒散去,就這樣直接開進城區,我怕會引起城內不必要的恐慌「

」是我考慮欠妥,多謝兀木總督的提醒「

李月華臉色頓了一下,知道對方是因為這個原因,俏臉忍不住也紅了一下,自己這是太過急躁了,竟然連如此情況都忘了,是啊,八萬殺氣騰騰的大軍開入城內,那可不是開玩笑的,這些可是帝國一線的作戰部隊,而且主體還是嗜血好殺的東庭人,在外形上更是與草原人有七八分相似,經歷過草原人南下肆虐的中比亞人,對於草原人已近有了相當的畏懼感,當初為了避免引起中比亞人恐慌,皇帝就曾經下令過作戰部隊不能隨意開入城內駐紮的命令,所為的就是希望能夠減少摩擦」

「此處確實用不到八萬大軍,留下一萬人足矣,,其他的還請兀木大人按照此要求布置到各城,到時候自然會有人去聯絡,按照計劃實施就行」李月華取出一份準備好的布置書,這份布置書是她深思熟慮了一個晚上的成果,帝京西路的亂象,唯有採取快刀斬亂麻,她連夜時間確定了需要剷除的目標,一旦這些帝**到了位置,就會專人帶領他們,將帝京西路那些巧取豪奪的高門大戶全數清剿,至於罪名都省了,亞丁人入侵南部,就是最好的掩護,這些被清剿的自然是亞丁人混入帝京西路的間隙

「我明白了」

看了一眼李月華遞過來的布置書,兀木神色詫異的點了點頭,皇帝下令八萬大軍聽從李月華調遣,同時任命自己自己作為李月華副手全力配合請求,可見對於此次任務的重視,李月華要求將八萬大軍分散布置在帝京西路城市之間,幾乎是將整個帝京西路都籠罩在其中,皇帝撒開這麼大一張,風雨欲來風滿樓啊!

「也不知道城衛所發什麼瘋,把所有的軍官全都請去,不會是因為南方戰事,要我們城衛兵也上吧」

帝京西路城牆上,城衛軍無精打採的靠在躲雨的地方,城內口只有十餘個士兵站崗,來往馬車暢通無阻的通過,帝京西路自從成為帝國統治區,已經少有戰事發生,所以城衛們也都是精神不佳,中午時,城衛所派人將看守城門的軍官請去開會,士兵在無人監督的情況下,更是懶散,就在這個時候,一陣地面隆隆的聲音傳來,一名衛兵站起身看向遠處,突然眼睛就鼓的老大,他看見水線中閃著白光,然後后無數的草原騎兵瘋狂的朝著城門湧來,在這股可怕的衝擊勢頭面前,大地劇烈的震動,戰馬揚起的漫天水花,彷佛在雨里上掀起了一場席捲風雨的地震

這名衛兵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敵襲,草原人又殺來了!看著城門外直接撲而來的草原騎兵,不少城衛的腿肚子都在打轉,如此數量的草原軍猛撲,就算是想要關上城門因為無法做到,完蛋了,我不想死了!城門位置的城衛都嚇傻了,有的甚至已經轉身逃跑,大隊的草原騎兵爭先恐後的踏破地面上的泥水,如一條黑色巨龍一般,直湧入城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