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438章魔像石板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有三具窺虛傀儡,也不足為懼1 很好,寧凡還沒道明來意,陸界焚就先把水攪渾,想引得寧凡與鬼目、嵐角的高手相愛相殺了。 而他借刀殺人陰了寧凡,更有機會在水渾之後,搶一搶那魔像石板,看看那石...

焚翅有著化神初期的修為,容貌美艷,是六翼一族出了名的美人。

她對自己的美貌,一向頗有自信,縱然是六翼族中一些化神中期、後期的老怪,看上焚翅的人都不在少數。

不少老怪都願與焚翅結為道侶,但焚翅一向眼高於頂,看不上任何男子。

她奉六翼大長老之令,前來族外迎接寧凡,心中隱隱不願,認為迎接寧凡有**份。

寧凡因為擔心月凌空的身體,遲遲未至,而焚翅便帶人在族外等候寧凡,一等便是數日,心中更加不耐煩。

不曾料想,沒等來寧凡,卻等來六翼族的大劫。

鬼目、嵐角二魔族,勾結了其他兩大勢力,竟堂而皇之封了數億里的海域,並對六翼發動進攻。

主謀自然是鬼目、嵐角二族,他們攻打六翼族的目的,似乎是為了得到什麼『魔像石板』…

半月之前,六翼族的禁地之中,天現異象,魔血染青天。一尊世代供奉于禁地的古老魔像,在異象出現之後,忽然詭異粉碎。

那魔像,據說供奉的是上古之時的某個魔祖,魔像有著玄妙偉力,不會被任何攻擊粉碎,縱然是碎虛老怪,也無法轟碎魔像。

但那一日的天地異象,卻令魔像靈性大減,自行粉碎,並掉出藏在魔像中的一枚古老石板,似乎記載了什麼東西。

石板第一時間落在大長老手中,無人知曉其上記載的是何物。

同一時間,嵐角族、鬼目族等三族之內,亦現出魔血染青天的天地異象,二族似乎亦從魔像碎片中獲得了一塊古老石板。

至於巨魔族,也曾出現魔血染青天的異象,但只一瞬間便消失,據不少高手探查。巨魔族禁地之中供奉的魔像,並非粉碎,亦無石板產生。

此事在內海引起了不小風波,不少傳聞都說那古老石板記載了魔族大秘。但無人敢窺覷石板,因為那現世的三塊石板,分別落在幽海三魔族手中。

三魔族有煉虛坐鎮,一些對無盡海歷史稍有了解的強者,是不敢去惹三大魔族的。

雨界一界,有八百修真國,有無數靈山大澤。有無數隱世強者,但煉虛老怪也僅有數百人而已,每一位都是曾經名動一界的強者。

放眼整個雨界,幽海魔族都是一流勢力,也就是雷皇敢鎮壓三族,尋常修士,豈敢招惹三族。

普通人不敢窺覷魔像石板,三魔族自己卻敢彼此爭奪。

鬼目、嵐角二族一向走得很近,六翼處於孤立地位。被率先進攻,為的便是爭奪石板。巨魔族沒有碎魔像、現石板,倒是避過一劫。

這便是六翼族忽然被進攻的原因。鬼目、嵐角二族,此次分別出動了兩大窺虛老怪。並請來了封妖殿、蘭陵宗的兩名幻虛助陣。

那玄門正道的勢力,正是與鬼目族頗有來往的修國勢力——蘭陵宗,傳聞此宗宗主『蘭陵王』,乃是雨界上代青俊之中的傑出人物。橫行同輩,一生只敗過一次,那一次。便是敗在雲天決手中。

如今的蘭陵王,據說已是太虛老怪,距離碎虛已然不遠,甚至得到過雨殿神皇讚譽,稱蘭陵王最有希望成為雨界下一位碎虛老怪。

此次攻打六翼族,蘭陵宗只派出一名幻虛老怪,並不是真正的煉虛高手。但饒是如此,有蘭陵宗介入此事,不少正道老怪都打消對魔像石板的窺伺。

鬼目、嵐角二族拉攏蘭陵宗,為的便是借蘭陵宗之威勢,震懾正道。

至於封妖殿么…

封妖殿主,陸界焚,得到了鬼目族的魔丹相助,星宮所受的傷勢痊癒,並修為大增,距離突破煉虛已然不遠,處在一個幻虛狀態。

封妖殿受鬼目族恩惠,自然要為攻打六翼出一份力的。

鬼目族之所以拉攏封妖殿,自不可能是看重陸界焚區區幻虛的實力,而是看重陸界焚內海八尊的地位。

內海八尊是雷皇的下屬,有封妖殿介入,無盡海的魔修,便不敢介入此事。

蘭陵宗、封妖殿,拉攏二宗,本是為了震懾天下正魔,免去麻煩。

這些情報,焚翅一一告訴寧凡,絲毫不敢隱瞞。

她真是一個充滿悲劇的美女,好端端在族外迎接寧凡,卻被四大勢力率先圍攻。

若非那些圍攻高手窺伺焚翅的美貌,手下留力,意欲活捉焚翅,憑焚翅化神初期的修為,絕無可能從七名敵修化神手中生還。

「明尊救命之恩,妾身無以為報,以上情報,句句實言,不敢有絲毫隱瞞,望明尊明鑒。」

焚翅將情報一一講述,努力令語氣鎮定。

之前的她,自負美貌,根本瞧不起寧凡,不明白大長老為何派她迎接寧凡。

此刻的她,對寧凡卻只有敬畏、恐懼,在她的眼中,寧凡給她的威壓,比大長老都要不可抗拒。

她立刻明白,自己之前目光短淺、小瞧寧凡是錯的。

她亦感謝寧凡,若無寧凡相救,她必被七名敵修化神擒住,或是凌辱,或是殺死。

她更加畏懼寧凡,寧凡的眼中,有一股至高無上的冷漠。就好似站在雲端,藐視眾生。

這種冷漠,從前沒有。在寧凡感受過仙帝修為後、與魔羅一戰,其眼界提升,心境洗去鉛華,氣質沾染上一絲仙帝的高貴。

「他是一個無情之人,那種無情,不是冷血,而是…強者看待螻蟻的無情…」焚翅如是思索著。

總之,焚翅很怕寧凡,非常怕。

她的肉身已毀,只剩巴掌大的元神,被寧凡握在掌心。

她狹長的眉目,有著勾人魂魄的美艷,紅唇嫵媚。披著貼身的戰甲,好似一個女魔將,背後生著六道嬌小的翼翅,有一種異族的妖嬈。

她是六翼族第一美人,可讓無數男子目光灼熱。但寧凡看她的目光,始終很冷。

「你沒有撒謊,這很好,若你撒謊,你會後悔。」

寧凡早已催動竊言術,在詢問焚翅的同時,便從她心中查明所有情報。

至於焚翅說實話還是說謊,對寧凡而言並無區別。

不過既然焚翅實話實話,寧凡對她的態度自是稍稍友好了些,至少目光沒有那麼冷漠了。

他鬆開焚翅。讓她小小的元神呆在肩膀上,撐開扶離妖翼,升起紫黑色妖風,卷著月凌空和女屍朝六翼族疾馳。

「小黃瓜,我們真要去救六翼族?封妖殿也就罷了,鬼目、嵐角二族可不好惹,他們對那什麼勞什子的魔像石板志在必得,甚至願意為了石板覆滅六翼族,我們若是插手。必定會將二族狠狠得罪,況且,這次攻打六翼族的行動,竟然還有蘭陵宗的介入。不好惹埃」

月凌空冷靜分析道,關鍵時候,她的智商從不犯迷糊,是很靠譜的賢內助。

「你就是明尊的道侶——月尊吧!求你了。月尊大人,一定要救救我六翼族1焚翅美艷的小臉滿是緊張、絕望。

此次四大勢力共有兩名窺虛、兩名幻虛進攻六翼族,而六翼之內只有大長老一名窺虛。雙拳難敵四手,沒有寧凡、月凌空的幫助,六翼必滅。

之前的焚翅雖然極其驕傲自負,但要聽說過寧凡身懷三具煉虛傀儡的傳聞。

傳聞中寧凡、月凌空都是半步煉虛,是無法抗衡真正的煉虛老怪的。

但寧凡的三具傀儡,卻是此次救援六翼族的最大希望。

焚翅幾乎已是哀求了。

對她的哀求,月凌空輕輕皺了皺眉,她可不是什麼濫好人,沒事得罪鬼目、嵐角、蘭陵宗玩。

對於『明尊道侶』的稱呼,她慣性地想要反駁,但不知為何,腦海中回憶起寧凡溫柔的表情,語氣一滯,竟沒有對這個稱呼提出異議。

「小黃瓜,老娘不喜燴些大勢力。但如果你說出手,老娘必會猶豫,必定幫你。」月凌空語氣十分堅定。

寧凡心中一暖,月凌空的話,儼然竟有和他生死相隨的意思。

只要是為了寧凡,月凌空,願意得罪一個個恐怖至極的勢力。

他抬起手,輕輕握住月凌空的素手,嘴角勾起一抹曖昧的笑容。

「回生台只有六翼大長老可以開啟,為了給微涼治療識海,六翼族,還不能滅,必須出手護下此族,月兒,這次就靠你幫我了。」

「放心,老娘肯定幫你!放手…」

月凌空嬌軀一顫,有些緊張地抽出手掌,如今的她,被寧凡隨手一碰,都會讓心亂如麻,心跳加速。

她大感奇怪,真是奇怪。

從前的她,就算和寧凡做過,也沒有這種心動的感覺。

但此刻,她的情緒完全被寧凡影響著。

「小黃瓜,你放心,我的修為已恢復全盛,甚至還精進了許多,就算是我一個人打兩個窺虛、兩個幻虛,也絕對沒有問題。這一次,老娘保護你,老娘可以一個打四個1

月凌空沒有見過寧凡在黑雷塔掌斃臉【埃她不知如今的寧凡全力出手,連問虛都可擊敗。

她告訴寧凡,她可以一個打四個,只是為了讓寧凡放心。

但這話語,落在焚翅的耳中,就大有出言不遜的味道。

「什麼!月尊竟說她一個人能打四個!就算是大長老也不可能獨自對戰兩名窺虛、兩名幻虛,這月尊未免太狂妄了…」

焚翅不信月凌空有一個打四個的實力,但縱然不信,她也不敢當著月凌空面說出心中想法,以免觸怒月凌空。

寧凡倒是相信月凌空的實力,僅僅是第二元神便可一人擊敗三具窺虛傀儡,若是月凌空本身,戰力更強,在恢復元神力量后,實力更是精進了不少。

此刻的月凌空,全力之下,幾乎不弱於普通問虛老怪的。

只憑月凌空一個人,今日就能平定六翼族之劫。

當然,寧凡也未打算血染六翼的。

月凌空願意為他觸怒鬼目、嵐角、蘭陵宗,但寧凡卻不願為了救一個交情極淺的六翼族,一口氣殺盡三大勢力的高手,徹底得罪三大勢力。

現在還不是和這種級別的勢力撕破臉皮的時候。寧凡這一次出手,只準備護住六翼不滅,並不准備屠盡三大勢力的頂尖高手。

以寧凡的雨殿尊老、周家貴賓的雙重身份,足以讓三大勢力忌憚,縱然殺些小魚小蝦,三大勢力也不敢對付他的。

護住六翼族不滅即可,那魔像石板,若是交給鬼目、嵐角二族,以寧凡的面子,六翼族不會被滅。

「不過。這魔像石板出現得有些蹊蹺,『魔血染青天』的天地異象出現的時間,正好是我滅了魔羅、獲得魔血之後不久,這之間,不知是否有什麼聯繫…」

「為求謹慎,那魔像石板,在交給二族之前,我必須先拿到手,甚至拓印一份。細細研究一番。或許這魔像石板,其中記載的內容,能助我徹底吞噬魔羅之血1

轟!轟!轟!

遠處,六翼族遙遙在目。已是烽煙四起,一片廢墟,四處都是廝殺之聲。

深海之中,六翼大長老渾身浴血。正與四名高手戰在一處,身負百創,血流成河。猶不投降。

「玄翼,速速交出魔像石板,老夫可留你一個全屍1一個頭上生著獨角的黑甲大漢,有著煉虛初期的強悍修為,笑容冰冷,每一拳都引起山崩地裂、令大長老左支右絀。

「鬼角!你做夢!這石板之中記載了『解脫奴紋』的方法,更有四分之一魔羅祖符的修鍊之術!這是我六翼族永世破除魔羅奴印的全部希望,老夫就算是死,也絕不會將石板交給你1

「呵呵,既然玄翼大長老不願交出魔像石板,便休怪本殿無情了。」陸界焚陰惻惻地乾笑幾聲,祭起一道紫火妖戈,朝玄翼斬去。

一擊之力,焚山煮海,已無限接近煉虛一擊!

玄翼以一對四,一心對付兩名窺虛,只分出餘力對付陸界焚等兩名幻虛,根本沒料到陸界焚有如此強悍的殺手。

一時失神,直接被那火戈斬去一臂,痛呼一聲,氣息大亂,被另外三人逮住機會,全力進攻,頃刻,傷勢更加嚴重,幾乎快要隕落。

玄翼憤怒地瞪著陸界焚,他知道他離死不遠了,但他死不瞑目!

「陸界焚,你區區一個化神螻蟻,若非成為鬼目一族的走狗,怎會獲賜魔丹,摸到幻虛境界!被你這種螻蟻偷襲、滅殺,老夫不甘心,不甘心1

「哼,找死1陸界焚老眼陰沉,他最討厭被人說成螻蟻,所有曾令他蒙羞的人,他都會一一報復。

無論是玄翼,還是寧凡!

當然,在陸界焚眼中,寧凡遠比玄翼深不可測,在陸界焚沒有真正突破煉虛之前,他會繼續偽裝對寧凡的恐懼,直到有朝一日,他突破煉虛,獲得了鎮壓寧凡的力量,屆時,他會一雪前恥!

指訣一變,操控火戈,便朝玄翼丹田斬去,一擊之力,足以將此刻氣息萎靡的玄翼誅殺!

玄翼雙眼布滿血絲,眼眶欲裂。

好不容易天現異象,石板出世,他看到了解救六翼族的希望。

他不甘心六翼族在這個關頭覆滅!

「老夫,不甘啊1

玄翼燃燒魔血,目如古魔,手掌凝聚星光,意欲拼盡全力,施展誅辰一弓,擋下火戈一擊。

便在這一刻,數道身影從天而降。

為首的白衣青年,淡淡抬指,一指點在火戈之上。

那幾乎已是虛寶品階的火戈,在寧凡一指巨力之下,猛然一顫,下一刻,裂痕彌補,靈光大減,轟然粉碎!

一指,轟碎半步虛寶!

唯有金身體修,才有如此恐怖的肉身!

「是誰!竟敢阻本殿大事1陸界焚法寶被毀,心頭震怒,目光朝白衣青年怒視而去。

但一見青年容貌,陸界焚頓時眼神大驚,那驚色之中,更有一絲不易察覺的怨毒。

那怨毒,很深很深,自碎界,至星宮,再至外海。陸界焚為勢所迫,一次次容忍寧凡的挑釁,並非因為他寬宏大量,只是因為他能忍!

能忍,不代表他不恨!

「周明,是你!你成為金身體修了?不,不是!你肉身還不是金身境界,傳聞金身體修,揮拳之時,必有萬道金光護體。你不是金身1

陸界焚故意提醒其他三名高手,寧凡不是金身修士。

臉上裝出對寧凡的畏懼,暗地裡,卻有著借刀殺人的打算。

他點出寧凡不是金身境界,便是要讓其他三人小瞧寧凡,誅殺他!

「周明,你雖有雨殿、雲天決庇護,雖有三具窺虛傀儡,但今日公然介入石板爭奪。分明未將鬼目、嵐角、蘭陵宗放入眼中!若你此刻離去,老夫念在舊情,可幫你求情,免你死罪。」

陸界焚嘴上幫寧凡求情。實則給寧凡戴上一頂高帽,污衊寧凡出現此地,是為搶奪石板而來。

一聽寧凡是來搶奪石板,鬼目、嵐角族的兩名窺虛老怪。神色皆有些陰冷了。

「陸界焚,你的求情,不管用!若這周明是為搶奪魔像石板而來。不論他有什麼身份,都將是我嵐角、鬼目二族的大敵,必殺之!縱然他有三具窺虛傀儡,也不足為懼1

很好,寧凡還沒道明來意,陸界焚就先把水攪渾,想引得寧凡與鬼目、嵐角的高手相愛相殺了。

而他借刀殺人陰了寧凡,更有機會在水渾之後,搶一搶那魔像石板,看看那石板究竟有何玄機。

寧凡眼神一冷,這陸界焚,果然還和從前一樣,野心不小,喜歡利用他人。

利用鯉伴等妖將,利用白魔宗,利用一切可利用之人。

敢謀划帝星,敢謀划魔像石板,還真沒有什麼是他不敢做的。

「看來今日,不可再饒過此人了!此人若得勢,必是心腹大患,會與我清算前仇1

寧凡殺機已動,今日必殺陸界焚。

他本想好言好語與諸人談判一番,如今看來,是沒有談判的必要了。

是鬼目、嵐角二族自己惹上門的!

他的手輕輕搭在月凌空的肩上,淡淡道,

「月兒,你一個打他們四個,多久可勝?」

「最多一炷香,老娘肯定把他們打得不要不要的1月凌空露出自負、霸道的表情,一步邁出,遁光好似微茫的月色,迅速沖向前方。

「什麼1

包括陸界焚在內,四名高手皆大感意外,從寧凡口氣中聽出,這一次寧凡插手六翼族的爛攤子,不準備動用三具煉虛傀儡,而是想讓月凌空一介女流獨戰四人。

在他們眼中,月凌空只是一名半步煉虛而已,一名半步煉虛,對抗兩名窺虛、兩名幻虛,竟還揚言一炷香可戰敗四人,真是狂妄之極的言論!

「殺1

陸界焚等四道遁光,立刻朝月凌空圍攻而去。

既然月凌空送死,他們自不會留情!

尤其是陸界焚,一絲狠毒之色在眼中閃過。

聽說月凌空是寧凡的女人,若是殺了月凌空,必定會讓寧凡心痛不已,可達到報復的目的。

「本殿從前是半步煉虛,不如月凌空,但獲得鬼目族所賜魔丹,已然摸到煉虛瓶頸,可算一名幻虛修士,加上我還有兩名窺虛、一名幻虛的援手,斬殺月凌空,輕而易舉1

陸界焚悄悄摸出一個紫火金鏢的法寶,法力一催,朝月凌空暗算偷襲。

他的行為,絲毫沒有瞞過月凌空的神念,令得月凌空露出一絲不屑之色。

「陸界焚,你還是這麼弱孝卑鄙…你謀害他人,我不管,但你謀害小黃瓜你死定了1

月凌空面如寒霜,殺意驚天。一揚手,面對四人圍攻,分出四道月色匹練,抽向四人。

那輕若棉絮的月光,落在月凌空手中,卻化作最危險的殺器。

轟!轟!轟!轟!

四道月色匹練抽在四名老怪身上,無限接近問虛一擊!

四道天崩地裂的巨響,從四個方向分別傳出,直接令得兩名窺虛胸甲俱碎,身受輕傷。令得陸界焚等兩名幻虛肉身欲碎,身受重傷!

尤其是陸界焚,特別受到月凌空的關照。

一道匹練,直接重創了陸界焚的妖魂,令陸界焚吐血不止,離死不遠!

四人無法相信,外界傳聞僅僅半步煉虛的月凌空,竟會是一名煉虛初期的老怪,且還是那種窺虛無敵的存在,能給鬼目嵐角的窺虛老怪莫大危機感!

寧凡點點頭,月凌空的彪悍,都在他預料之中。

不過他的肩頭,焚翅小巧的元神,卻在這一刻小手掩口,露出無法置信之色。

她之前只道月凌空以一對四的話語、是自誇的狂妄言辭,直到此刻她才明白,月凌空的實力,究竟有多麼強大,她之前的話,沒有半點自誇的意思,只是陳述事實!

「這就是月尊的真正實力么!縱然是大長老,也絕非她的對手1

「但妾身還是無法理解,如此強橫的高手,必定心高氣傲,為何會甘心做明尊的女人,為何會願意為了明尊得罪三大勢力明尊,真有這麼大的魅力么?妾身怎麼一點也看不出來?」

焚翅一雙美目,徹底驚呆了。

她細細打量寧凡,寧凡瘦弱的形象落在其眼中,讓她愈加不解。

她不明白,寧凡有什麼好,能令月凌空死心塌地地生死相隨。

未完待續。。

ps: 12點前,只有這一更,大家不要等了,欠更明日補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