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436章意境圓滿,斬憶道劍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紙鶴一眼,生怕觸怒寧凡。無論走到哪裡,總是實力為尊的。 「下不為例。」 寧凡留下一句警告,背著紙鶴,進入山門。 一路知客弟子,已被餘威吩咐,恭謹為寧凡引路,左曲右折,最終抵達一...

赤岳劍派,位於雨界下級修真國——赤國,為赤國第一劍宗。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

寧凡立在赤岳山下,身旁則跟著傻兮兮的小紙鶴,一路欣賞沿途風景,心情愉悅不已。

木海棠容貌變為紙鶴后,性格也一絲絲變化,最終幾乎與紙鶴如出一轍。

寧凡不管此夢是真是假,有他在,紙鶴無人可傷。

他佔用的是周臣的身體,修為亦是周臣16歲的水平。

辟脈3層,著實很弱。

幻夢之中,寧凡沒有繼承本尊任何修為、煉體境界,不過,意境力量還在。

寧凡閉上眼,一片片黑色雪花在掌心凝聚。

每一片雪花,都是意境力量,他的回憶意境,是以七梅風雪的形態存在。

有回憶意境的力量在身,縱然寧凡只是辟脈3層,但放眼區區下級修真國的赤國,可以橫行無敵。

下級修真國,最強者為金丹,但寧凡,抬手可以回憶之冰雪冰封化神!

除此,他還有陷仙劍意,亦可傷敵。

「有我在,紙鶴無人可傷。只是據我所知,如今的雨界八百修國之中,並無赤國,似乎在萬年之前便為人所屠滅…」

「周臣的悲劍第一式,名為十年生死,如此說來,這殘夢之中會流經十年歲月…」

「想要破去此劍,離開幻夢,必須令我十年之內,不染任何悲傷。這場幻夢,最大的悲傷,自然是木海棠之死,給周臣留下無數痛楚。我只需護紙鶴十年,令其毫髮無損,十年無悲,此夢可破1

許久之後,寧凡收了心思。領著木海棠登上山階。

赤岳山很高,有萬丈,且是險峰,遍布虎豹蟲蛇。在凡人眼中,赤月山便是絕世高山,不可攀登。

木海棠只是一介凡人女子,氣虛體弱,半日功夫,才爬上千丈高度,已是氣喘吁吁。

寧凡回眸一瞥。見木海棠香汗淋漓,蹲身將其背起。

木海棠美目一陣恍惚,伏在寧凡背上,忽而露出大夢初醒的表情。

「凡、凡哥哥,我又夢見你了1很好,這木海棠的存在徹底抹消,幻夢將木海棠徹底替換成紙鶴。

「醒了?」寧凡語氣變得溫柔,目光卻是凝重起來。

夢,果然十分玄妙。捉摸不透。你以為夢中一切是真,但醒來之後一切成空,只是鏡花水月。

但若說夢中都是虛幻,偏偏。紙鶴又總能一次次與寧凡夢中相會。

夢中生死,是真、是假,真的很難說清。

但寧凡愈加確信,縱然是在夢中。他也要守護紙鶴,不可令她在夢中受傷的。

「凡哥哥,我好想你…」

「我知道。你先休息一會,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寧凡心有千言萬語,卻只能苦笑,他一生奔波,殺人如麻,他也渴望早已返回越國,只是他有太多事還未完成,無法回去。

山路間,只剩紙鶴敘敘的言語,寧凡側耳傾聽,偶爾有凶獸自山林竄出,攔在山路上,寧凡往往一個凶煞的眼神,便能將飛禽走獸嚇得雞飛狗跳。

他的煞氣魔威,同樣還在。

半日後,抵達山巔,已是夜半,月明星希

恢宏的瓊樓玉宇,帶著氤氳燈火,漂浮在山巔雲端,好似仙境。

雲霧間,一個個青年男女御劍往來,俱是劍修,這赤岳劍派,不愧為赤國第一劍宗。廣告太多?有彈窗? 界面清新,全站廣告

如此美妙的夜景,紙鶴卻無心觀看,早已睏倦睡去。

「來者止步1

忽然間,六名守山弟子攔在寧凡身前,擋住前路,每一人都有辟脈7層以上修為,人人負劍,英武不凡。

目光飄過寧凡,一看後者只是辟脈3層,皆目露不屑。

再瞟向紙鶴,一見紙鶴秀麗的容顏,皆恍然一怔,目光閃過驚艷之色。

好美的女子!

「吾為守山執事餘威,你是何人!為何帶一少女擅闖我赤岳劍派1

六名守山弟子之中,為首的一人出聲,他有著辟脈8層修為,氣勢略略散開,朝寧凡震去,帶著震懾之意。

「我是,周臣1

寧凡隨手拂袖,袖中生清風,震散餘威氣勢,神情依舊古井無波。

但六名守山弟子,卻被寧凡拂袖一震的力量,震得齊齊吐血倒退,目光震撼!

縱然是在夢中,寧凡也不會被辟脈小輩震懾,且他對六人窺覷紙鶴的目光著實不喜,略施懲戒。

嘶!

所有守山弟子包括餘威在內,俱是倒吸一口冷氣。

眼前雲淡風輕的負劍少年,竟是周臣!且這周臣,不過區區辟脈3層的修為,卻可擋下辟脈8層的氣勢,抬手震傷六名執事弟子,手段著實驚人!

「原來是周臣師兄,失敬,失敬…掌門早已下令,收周臣師兄為徒,為赤岳劍派大弟子,師兄若來宗門,可直接前往劍煙閣,閉關悟劍十年…十年之後,師兄若得百宗劍比前十,可自由離宗,無人可干預。」

餘威等人望向寧凡的目光,隱隱帶有畏懼之意,不單單畏懼寧凡身份,更畏懼寧凡抬手傷人的恐怖實力。

再無人敢多看紙鶴一眼,生怕觸怒寧凡。無論走到哪裡,總是實力為尊的。

「下不為例。」

寧凡留下一句警告,背著紙鶴,進入山門。

一路知客弟子,已被餘威吩咐,恭謹為寧凡引路,左曲右折,最終抵達一座靈氣極濃的樓閣,正是劍煙閣。

閣中有12名僕從,每一人都有辟脈5層以上修為,都可算門中精英弟子,卻被派來服侍寧凡。

而那所謂的掌門師父,自始自終沒有露面,收周臣入山門,亦無任何宗門考核。

周臣從少年時代便是劍修天才,被赤岳掌門看中,早在山村之中並通過考核,故而入宗之後無須任何考核的。

「我等見過周臣師兄!掌門已算到師兄此夜會至。令師兄早些歇息,明日會親自前來劍煙閣,為師兄傳功112名僕從面上恭敬,眼神深處卻有不屑。

「知道了。」

「這名女子不可入劍煙閣!劍煙閣是開宗老祖所留閣樓,若無掌門之令,外人誰都不可進入1幾名僕從望著紙鶴,目露鄙夷,霸道阻攔。

「她是我妻,我帶她入劍煙閣,並無不妥。我所修者,是有情劍,師尊會明白。爾等若在阻我,死1

寧凡言罷,一股驚人煞氣散開,震得眾僕從弟子唯唯諾諾,再不敢有鄙夷、異議。

他們無法理解,為何區區一個辟脈3層小輩,會有如此驚天的煞氣!

周臣少年得志。自是風光無限,但這所有的風光,在十年之後,都會化作徹骨的悲。

紙鶴睡的安詳。寧凡坐在床榻,守護其身邊,盤膝打坐。

他目光時時從這劍煙閣掃過,隱隱從這劍煙閣中感到一絲殘損劍意。廣告太多?有彈窗? 界面清新,全站廣告

那劍意。是赤岳劍派開宗老祖留於閣中,並未凝聚成功,只能算半成品劍意。

傳聞那赤岳老祖。只是元嬰修為,能摸到劍意邊緣,已是難得,沒有徹底凝聚劍意成功,不足為奇。

寧凡閉上眼,體悟這一絲殘損劍意,那劍意,飄渺如煙,令劍如煙,令煙如劍…

手指輕抬,一絲飄渺如煙的劍光,徐徐從指尖升起。

一夜,寧凡都在領悟這劍意,漸有所得。

這飄渺如煙的劍意,與周臣的劍意,頗有相似。

多半周臣日後的劍意,便是從這劍煙之中所悟。

還需在幻夢等待十年,十年無悲,修鍊此劍意倒是不錯的選擇。

房門外,忽然飄來一道陰惻惻的冷笑,打斷寧凡悟劍。

「周臣,你倒是小心,離村拜師,竟還帶著木海棠,雖說老夫未能在山村之內將其誅殺,今夜殺她,也是一樣,必可破你有情道,毀你前程1

一名黑衣遮面的負劍道人,驟然潛入劍煙閣,指法融靈劍光,朝酣睡的紙鶴斬去。

寧凡目光一沉,心有猜測,這藏頭露尾的道人多半便是殺害周臣摯愛的元兇,令得周臣一生悲哀。

他可殺周臣之妻,卻休想傷寧凡之妻。

「找死1

寧凡探手,虛空一抓,一股難以想象的劍意化作絲絲縷縷的劍絲,將負劍道人席捲,瞬息斬殺成血霧。

道人怒目圓睜,帶著無法置信的驚恐。

他至死無法理解,為何一名辟脈3層的小輩,可抬手將他堂堂融靈滅殺!

他想要求饒,但在寧凡手中,他連求饒都無法做到,只有死!

死不瞑目!

寧凡拂袖,袖中生清風,將道人死後的血霧散盡,不留一絲痕。

以他的修為,若想對一個融靈殺人滅口,誰又能知。

此夜,赤岳劍派副掌門命牌粉碎,莫名死亡,一宗大亂,無人懷疑是寧凡所為。

寧凡斬殺此人,木海棠便不會死,如此,寧凡便不會有十年之悲,周臣的悲劍,傷不得寧凡!

翌日,赤岳掌門前來劍煙閣,留給寧凡大量丹藥、功法,隨後匆匆離去,似是去追查副掌門身死之事。

那是周臣恩師,對周臣極為不錯。他的死,對周臣而言,是另一個悲傷。

十年之內,寧凡足不出戶,始終呆在劍煙閣,守護紙鶴。

丹藥有求必應,一些劍修功法也是準備周全。

寧凡從未系統修練過劍術,在周臣的殘夢之中,他從一介辟脈劍修開始,苦修十年。

他的氣息,早已是融靈後期,但對外宣揚的,只是辟脈10層。

十年之內,紙鶴睡多醒少,偶爾醒來,亦是昏昏沉沉,但有寧凡守護,她從無任何危險。

第十年,紙鶴的身影徐徐飄渺,消失於夢中。

而一絲絲原本屬於周臣的記憶,也在這十年之中,被寧凡奪得。

寧凡護了紙鶴十年,直至紙鶴離開殘夢,無人能害她。寧凡沒有遺憾,自無悲哀,不會被悲劍所傷。

只需在第十年。破去周臣的最悲一劍,則可敗周臣。

按周臣的記憶,他應是拜師赤岳、悟劍十年,十年之後劍比第一,方才獲得離宗資額,返回山村。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

但周臣返回村中,卻發現摯愛早已死去十年,造化弄人。直至那一刻,所有的榮耀都化作塵埃,所有的情都破碎。他斬去村中唯一剩下的垂絲海棠,削成木劍,苦修百年,只為報仇!

寧凡沒有參加劍比,直接化作一道劍光,離開赤岳,返回山村。

周身的幻夢,都出現崩潰的動靜,這是劍術被破徵兆。

轟!

延續十年的殘夢。在寧凡踏入山村之時,轟然崩碎。

山村如十年前一般,平安喜樂,沒有為人所屠。沒有悲。

木海棠在寧凡的保護下,亦沒有死,沒有悲。

沒有悲,悲劍便不是悲劍。第一式。十年生死,破去!

夢中的十年,在外界只是一個眨眼。

在這十年之中。寧凡打下了修劍的基礎,倒是彌補了劍道的些許不足。

受了周臣一劍,倒是受益匪淺。

破去幻夢,現實之中的寧凡驟然睜開眼,目光精光一現,震碎周臣所有劍意。

「你這第一式劍意,對我無效1

「什麼1雷臣閣外,三名窺虛眼見寧凡竟睜開雙目、破去劍意幻境,皆是目光大變,就連紅衣都微微詫異。

縱然是問虛乃至沖虛老怪,被周臣一劍迷惑,都要沉淪於幻夢中,不可自拔。

但寧凡,卻直接在第一式時便破去劍意,蘇醒過來!

周臣目光露出一絲敬意,他一生與劍修鬥法,能在第一式劍意便蘇醒過來者,只遇到過三人,雲天決、劍界劍皇、四天散仙,寧凡是第四人!

他果然沒看錯,寧凡是一名劍修奇才,甚至單論劍道天賦,更在他周臣之上!

「老夫一劍,分化四式,你雖在第一式蘇醒,但四式劍意,可還未就此完敗!第一悲,十年生死1

這一刻的周臣,與寧凡鬥法,已不求勝敗,只為切磋。

寧凡點點頭,示意周臣可全力出手,與周臣對陣,他的劍道亦可相互印證,大有提高。

周臣劍鋒一轉,一股濃濃的悲哀,將寧凡淹沒。

「老夫16歲拜入赤岳劍派,與海棠訣別,卻不知,那一日後,便是天人永隔,她死於孽徒之手,老夫卻不知曉,待老夫知曉她死之時,已是十年之後,天人永隔…十年!老夫期待著與她重逢,期待與她長相廝守,期待了十年!等來的,卻是我生…她死!這悲劍第一式,含有老夫畢生追悔,無法彌補,無可訴說,無法遺忘,無法回頭!這一劍之悲,可殺斬窺虛1

嗤!

猶如潮水的悲意,席捲雷臣閣。三名窺虛一見此劍,俱是深深畏懼。

寧凡立在劍意中心,巋然不動,他只會被劍意閉鎖心神一次,不會有第二次。

心中傳來一陣陣絞痛,那絞動,是無法守護摯愛的悔恨。

寧凡目露感嘆,若他所愛女子身死,而他十年後才知曉,必也會有這種絞心止痛、徹骨悔恨。所以,他之一生不可走錯一步,決不可留下任何悔恨。

所以,他寧負天下惡名,也要此生無憾!

「崩1

他道心堅固,不為悲傷動搖,他張口一吞,將周臣十年生死的悲傷全部吞噬。

他回憶著十年殘夢中對那劍煙劍意的領悟,如同周臣一般動作,隨手朝一旁木椅一抓,木屑粉碎,凝成一柄木劍。

弱劍,強意!

一股與周臣如出一撤的悲傷劍意,在木劍之上凝聚!

「這一劍十年生死之悲,我也會1寧凡語氣平淡,似訴說一件不經意之事,卻令得周臣目光震驚。

他的最強劍意,竟被寧凡偷學了去!

三名窺虛愈加無法置信,寧凡能破周臣第一式劍意,已是匪夷所思,還能學去周臣劍意,這如何可能!

「此子究竟是什麼級別的劍道天才,竟可一個照面偷學三長老劍意1

三人驚呼道,他們自不知曉,寧凡不是一個照面偷學的劍意,而是歷經十年悟劍。從那殘夢之中沿著周臣的修劍軌跡,將劍煙劍意領悟。

而後,如周臣一般,融悲傷入劍煙之中,修出第一式悲劍。

紅衣冷眸微微動容,寧凡又一次出乎她的預料。

周臣劍鋒橫削,憑第一式劍意無法戰敗寧凡,則需動用第二劍。

「老夫拜入赤岳劍派,十年修至辟脈10層,得知摯愛身死。知仇人為融靈老怪,叛出赤岳,苦修百年,百年之後,結成金丹,血屠赤岳!我忍受思念之苦,百年獨坐洞府,如坐枯禪,日日悲哀。十年生死。可斬窺虛,百年孤寞,可斬問虛1

寧凡猛然抬頭,黑髮狂舞。木劍亦模仿周臣之劍,在十年生死的基礎上,延續百年孤寞。

寧凡亦有孤寞,他的孤寞不是獨守悲廬的寂寞。而是修真血海獨自面對的孤獨。

他的孤獨與周臣不同,但周臣的悲,他可以體會。

立身於劍意之中。寧凡毫髮無損,目光卻越來越深邃。

「第三式,千秋交錯!第四式,萬載漂泊!老夫滅赤岳,自那孽道人手中得到海棠一絲精魂,將那村頭的垂絲海棠樹,削成木劍,將她一絲魂魄,封入劍中,日日相伴。她成了我的劍!萬載漂泊,唯她一劍相隨,伴我生死,雖悲不棄!劍在我在,劍亡我亡1

「老夫無法突破沖虛,只因意境無法進一步提升,並非做不到,只是我不願…老夫的悲哀,連老夫自己都會沉淪其中,只需捨棄所有悲哀,忘掉與她的所有過往,老夫可晉入沖虛,但我不願1

「若突破修為的代價,是將她遺忘,我寧可捨棄修為1

周臣目露悲哀,他資質絕佳,若非舍不下將木海棠遺忘,此刻的他定然已是碎虛高手。

但他捨不得…他放不下…

一重重的悲之浪潮,沒有給寧凡任何喘息,便再次將之淹沒。

周臣的悲意已催動至極致,他悲傷之中,有他的回憶,有他的道。

越來越多的悲哀沒入寧凡心頭,寧凡的心反倒越來越堅牢。

從一開始,他便不曾為周臣悲哀,如今,亦不會。

他以回憶意境,窺探周臣回憶,周臣每一絲悲哀,他都知曉得清楚明了。

十年生死,人鬼茫茫,百年孤寞,故墳凄涼。千秋交錯,撕碎肝腸。萬載漂泊,舍情入狂。

寧凡閉上眼,好似如周臣般,在失去摯愛后,經歷了萬載千秋,一絲絲沿著周臣的記憶軌跡,卻明悟他的劍意。

悲劍四式,寧凡一一明悟,他眼中似有淚低下,仿若悲周臣感染,一旦淚落,則心悲,則萬劍穿心。

他睜開眼,回憶意境加身,漸漸無悲無喜,所有刺入心頭的悲哀,皆被回憶意境一一吞噬。

寧凡攤開掌心,一絲絲黑色的雪花,正徐徐凝成一柄黑色小劍,閃爍著詭異的大道光澤。

這一柄黑色小劍,是以回憶力量吞噬周臣悲哀劍意所凝成。

他的回憶意境,從大成,突破至圓滿境界!

寧凡吞了周臣劍意,卻凝出屬於自己的意境之劍。

「十年生死,百年孤寞,千秋交錯,萬載漂泊,一切悲哀之回憶,並非不可斬斷!我從你回憶之中,悟出一劍,此為…斬憶道劍!或許,可助你突破沖虛境界。若無法捨棄她的記憶,便掃去自己心中的悲傷,只銘記與她喜樂廝守的過往,亦可沖虛。斬1

寧凡抬手,黑色小劍騰掌飛起,一劍將所有悲意劈開。

周臣只覺識海一痛,所有的悲傷回憶,但凡被這詭異的小劍劈中,俱都一一消逝。

咚!

他重重跪倒在地,眼露震撼。

震撼的是寧凡藉助其悲劍四式,凝出一劍,而此劍,可斬人回憶!

周臣的所有悲意力量,都來自往昔的痛苦回憶。若回憶被斬去,則悲哀亦不復存。

「你,敗了1

寧凡目光淡淡掃過周臣,抬手收回黑色小劍,張口吞入腹中。

今日接下周臣一劍,藉助周臣萬年悲哀,使得回憶意境圓滿,凝出斬憶道劍,絕對是不可多得的收穫!

此劍在手,寧凡定睛細看,發現此劍有兩大能力。

一可抹滅他人記憶,二可斬滅他人意境。

若還有人似周臣這般,以意境與寧凡對決,寧凡可憑斬憶道劍,一劍敗之!

「那黑色小劍,究竟是什麼劍,竟能一劍攻破三長老所有劍意1

「看不透,看不透!此劍太過玄妙,非老夫可理解1

「老夫好似從某本古籍之中,見過此劍類似的傳聞…此劍好像是…好像是…是什麼來著…」

三名窺虛震驚於黑色小劍的威力,喋喋不休。

唯有紅衣,血瞳閃過震撼之色,柔掌緊握道,

「此乃意境道兵,古籍記載,唯有掌握第二步意境之修士,可在意境圓滿之際,凝意境之力為大道之兵,有莫大神通偉力。」

「什、什麼!此黑劍,是道兵!這便是說,這周明所領悟意境,為第二步虛之意境,且更在化神之時,便將意境修鍊至圓滿境界1

「第二步意境!且不論此子領悟的第二步意境是什麼,九界之中,幾乎沒有幾人領悟第二步意境,縱然在四天仙界,能領悟第二步意境之人,絕大多數都是真仙1

「意境圓滿!一般而言,唯有太虛老怪才能修至意境圓滿,將虛字徹悟,此子尚未煉虛,意境便已圓滿,前途不可限量1

三名窺虛眼中,露出深深的震撼之色。

周臣半跪於地,眼中悲哀漸漸散去,露出一絲頹敗之色。

「小友不但接下老夫一劍,更反手一劍,破去老夫所有意境,單論意境強弱,老夫敗給了小友…稍後老夫會取來40株十萬年靈藥,交給小友。請小友稍等片刻,老夫先自廢一臂,向小姐謝罪。」

「不必了,速去取葯1紅衣言語冰冷,目光不悅、不耐。

她可沒說過,要斬周臣一臂,都是周臣自說自話。

「呃…」周臣老眼一怔,大感困惑。

當年的紅衣,若有人違反其令,必殺之,斬一手臂都是輕的。

如今的紅衣,竟也會體恤屬下,真是讓人驚訝。

「主人性格…有些改變1周臣目露擔憂,但願紅衣性格改變,是向著好的方面。

目光再次瞥向寧凡,周臣深深一嘆。

寧凡吞其悲意,凝出黑劍道兵,著實讓周臣震撼。

「此子有讓主人傾力招攬的價值,有獲得十萬年靈藥的資格!日後,必會是主人復仇的有力援助1

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