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435章垂絲海棠劍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人!想不到三長老面對一個區區周明,竟動用此劍1 「區區周明…」寧凡眉頭微皺,這三個窺虛老怪,還真是自命不凡,把他寧凡當成螻蟻了么。 欲讓周家成為後盾,可不能令周家小覷自己,至少,要舀出...

周臣劍氣如龍,寧凡煞氣滔天,雷竹島上,一時風雲變色,萬修震驚,無數修士朝雷臣閣禁地趕來。

紅衣豁然站起,手持一令牌,催開雷臣閣大陣,遮蔽了所有鬥法之波動。

三名窺虛被紅衣授意,立刻離開雷臣閣,穩定島上局勢。

旁人的行為,寧凡毫不關心,他的眼中,此刻只容得一個周臣。

這周臣遠不如雲天決厲害,但放在煉虛老怪之中,絕對已是一等一的劍修強者。

他的劍意,與雲天決之劍有本質不同。

寧凡劍意加身,細細品味著周臣撲面而來的強橫劍意,心中漸漸明悟。

「有情劍!且這劍中之情,是男女之情,若再細分,則是『悲』情1

他話語一落,周臣立刻老眼微驚,驚訝的是寧凡第一眼就看出他劍意的本質!

不錯,他領悟的劍意,正是有情劍,與大多數無情劍修相比,他周臣,是一個異類。

他寄予劍中的情,是一段男女之情,那情,以悲劇收尾…

周臣一生,對陣過無數雨界劍修,其中能一眼看破其劍意為有情劍者,無一不是煉虛劍修!

能在有情劍的基礎上,再看破男女之情者,至少也是問虛劍修。

能看出劍中悲意者,必為有碎虛眼界的劍修,周臣一世,只遇三人!

那三人之中,有一人,便是雲天決,其他二人,一位雨界劍皇,一位四天雲遊散仙。寧凡,是第四人!

這並不奇怪,寧凡劍道非九界最強,但在無數劍修之中。眼界絕對算是極高。

「老夫小覷你了,你修為雖低,但對劍的領悟,雨界之中,白衣劍神之下,無人可比…若非為了十萬年靈藥,老夫絕對願意以劍會友、交你這個朋友!為人之仆,忠人之事,得罪了!作為補償,可讓你一見老夫此生最為珍愛之劍1

周臣微一咬牙。指訣一點,背後劍匣忽而傳出一聲清吟,冠絕古今,俄而間,周臣已長劍在手,是一柄木劍。

那木劍之木,透露著一絲海棠之香,若寧凡沒有聞錯,是垂絲海棠之木。

此劍極為普通。渀佛輕輕一振,便會折斷。

但寧凡明白,普通至極的劍,落在周臣這種級數的劍客手中。便會化作最不普通的劍。

在姑蘇之時,他曾經悟劍,早已明悟『弱劍強意,強劍弱意』的道理。

若是飛劍。自然是材質越強韌越輕盈越好,畢竟難免會法寶碰撞。

若是重劍,亦需注重材質。需大開大合,橫掃千軍。

周臣的劍,明顯不是飛劍,更不是重劍。

此劍是一柄意劍,令劍體無窮弱小,而發揮最強劍意的意劍!

寧凡需要防禦的,絕非周臣的劍芒,而是劍意。

劍意無孔不入,縱然是雷甲也無法徹底防禦。

目光微沉,原本寧凡還準備取巧召出雷甲禦敵,如今看來,倒是無法取巧,需舀出真本事,否則絕無法擋下?

家喚!?

三名窺虛安定了局勢,已然返回,見周臣竟動用木劍,俱是目光大變。

「什麼!三長老竟然用了『海棠木劍』!此劍殺人無血,傳聞三長老一生,從來只以此劍誅殺問虛老怪,死於此劍的問虛,少說也有十人!想不到三長老面對一個區區周明,竟動用此劍1

「區區周明…」寧凡眉頭微皺,這三個窺虛老怪,還真是自命不凡,把他寧凡當成螻蟻了么。

欲讓周家成為後盾,可不能令周家小覷自己,至少,要舀出讓周家看重的實力。

如此,便更加不能留手了。

「雷甲,現1

寧凡指訣一變,赫然是召喚元雷之甲的指訣。

作為周家煉虛,三名窺虛自是知曉元雷之甲的秘術,但此術極難修鍊,需吞噬元神之雷才能修有所成。

除了雷皇將此術修至極高境界,從無一名周家修士將此術修至銀甲之上。

這也難怪,殺戮一名化神修士,且還必須是雷修,才可煉出一道元神之雷。

想要防禦煉虛攻擊,至少需金甲。想要突破金甲,沒有上萬元雷根本不可能。而傳聞雷甲一入金甲之階,所需元雷數量更是龐大。

內海一共才有數百化神,這還是把幽海四族、周家底蘊算了進去。

且不說這些高手之中雷修只佔少數,殺盡雨界化神,都無法搜集足夠元雷突破金甲的。

在三名窺虛眼中,此術無疑是一個雞肋之術。

見寧凡施展此術,他們自是不以為然的。

「此術必定是小姐賜予此子的,呵呵,此子終究是化神小輩,對抗三長老最強一劍,竟然只懂得召出銀階雷甲,如此拙劣防禦,豈能擋住三長老的劍意?」

「不必看了,此子必敗…」

三人話音剛落,忽然全部變成啞巴,眼如駝鈴圓睜,難以置信。

卻見寧凡白袍之上,忽而披上金色雷甲,且那金甲,傳出的浩瀚雷力,足以防禦沖虛一擊,分明是三階雷甲!

「不可能!此子竟能將雷甲修至三階,這、這,這怎麼可能1

「自雷皇之後,雨界竟又出了一個人物,將雷甲修至金甲三階!此子單憑此甲,便足以縱橫問虛、罕有敵手…因為有此甲在,幾乎沒有幾個問虛老怪,能傷到此子!而我等…」

「而我等,雖說是煉虛高手,但終究只是窺虛,縱然傾盡全力,也必定連他一根毫毛也無法傷到1

三名窺虛,面色震撼,口中啞然無言。

所有對寧凡的小視之心,都在此刻消逝一空。

一旁觀戰的紅衣,望著猶如金神的寧凡,冷眸再次訝異,喃喃低語。

「這小子,不過進了一次黑雷塔,僅僅十日功夫,竟獲得如此大量的元雷。真是讓我驚訝,便是我當年搜集元雷,也沒有他這個速度的。」

縱然是紅衣,獨自一人入雷塔,所獲得元雷,都只能靠殺戮而來,自然沒有寧凡獲得元雷效率高、速度快。

寧凡有雷十一相助,直接收購。趕上了群情激憤、誅殺應龍的大潮,成為屠龍英雄,每至一層。便有一層雷主傾全力搜集元雷、贈與寧凡。

寧凡不是一個人戰鬥,不是一個人搜集元雷,速度自然不是獨行的紅衣可比。

周臣輕吸一口,目光愈加凝重,郎聲道,

「周明,你雷甲雖強,可擋法術體術,可擋實體攻擊。卻偏偏難擋『意』,妖意也好,神意也罷,魔意也可。任何種類的意,歸根究底都是意境二字。法力修實,意境修虛,突破化神、煉虛境界之所以需要提升意境。歸根究底,是要求修士明悟『實』與『虛』的轉化。」

「第一步意境,為『實境』。第二步意境,為『虛境』,第三步意境,是傳說中的『真境』。意境天生有品,但這品卻可借感悟一步步提升…」

「老夫的劍意,名為海棠劍意,借一株垂絲海棠領悟,初領悟時,低劣無品。但老夫苦心修意,此意境品階,已從低劣無品,一步步上升至九品、八品、七品,如今這海棠劍意,已是六品意境!小友,接劍1

周臣絮絮說了一堆,實則是提點寧凡,將自己對意境修鍊的感悟,傳授給寧凡。

這是補償,補償他對寧凡出劍的錯誤。

他對寧凡拔劍,一來違反了紅衣的命令,二來違反了自己的心。

在見識寧凡劍道領悟、雷甲之強后,他隱隱已有結交寧凡的意思。

但他一心忠於主上,不忍靈藥失去,縱然失去與寧凡結交的機會,縱然違背紅衣命令,縱然鬥法之後需自廢一臂,也唯有拔劍而已!

他之一生,情已逝,只余恩。他對主人的忠誠,原本是為了報恩而已。

若恩也失去,則他孤獨修道萬年,只餘一場道成空的余悲。

周臣的點撥,一字一句,都傳入寧凡耳中。

每一句話語,都是周臣親身經歷萬年孤獨、所領悟的道悟,可謂一字千金。無數雨界修士懇求周臣,周臣也不會告知半句,但今日他對寧凡拔劍,實為不得已,唯一補償,只有這一場道悟而已。

寧凡細細咀嚼周臣的話語,心中明悟漸漸增多。

他神意為雨,魔意為山,妖意為扶離,他以驚人道悟相繼悟出三種意境,並最終融合為一。

但直到回憶意境誕生的一刻,他仍無法看透意境的本質,只知回憶意境是第二步意境。

如今周臣卻告訴寧凡,意境的修鍊,實際上是將『法力修實,意境修虛』的虛字修鍊而已。

往昔一幕幕困惑,在今日,俱都解惑。

由無到實,凝法成修,由實入虛,碎法成意,破碎虛空,可成命仙,領悟道真,可成真仙。

寧凡心思愈加空濛,皆因周臣之點撥,而解了無數大惑,修真路上,自是少了無數坎坷。

「多謝1

他向著周臣一抱拳,並無責怪,只有感謝。

周臣向他拔劍,並非私怨,只為忠心,絕非小人,故而寧凡不怪周臣。

周臣贈寧凡一場道悟,寧凡自然心存感激。

但此刻雙方鬥法,自不可留情,皆需全力以赴。

寧凡的目光愈加專註,而周臣的心也全部沉入海棠木劍之中。

周臣有必須拔劍的理由,寧凡則有必救洛幽的決心。

這是一場鬥法,卻可影射所有修真血影。

太多的時候,為爭奪有限的修真資源,為了守護各自的道,修士不得不戰,不得不殺,別無選擇。

「劍起1

周臣猛然揚劍,殺機如雲,尚未催動劍意,卻先有劍氣撲面斬向寧凡,足以斬殺尋常窺虛!

寧凡目光微驚,這劍氣絕對是周臣無心釋放。無心釋放的劍氣,便已足以斬殺尋常窺虛,若是那全力釋放的劍意,豈不是連問虛都可瞬殺!

難怪當初兩名雨殿煉虛,聽聞周臣的大名,好似聽到什麼夢靨。如此畏懼。

莫看周臣還差一步才可沖虛,但實則其手中,早有數名沖虛、甚至一名太虛的性命!

此人若非一些特殊原因,絕不會停留在問虛境界,雖沒有雲天決那麼變態,卻也絕對是雨界縱橫的劍修!

嗤!嗤!嗤!

一道道隨手釋放的劍氣,打在寧凡胸口,激起一道道雷光波紋。

仗著雷甲之強,寧凡擋下了這些隨手劍氣,但寧凡知道。真正難以阻擋的,是周臣藉助最弱之劍、釋放的最強劍意!

周臣,抬手。

這劍意,要來了!

「不好,速退1

三名窺虛幾乎一瞬間便駭然而逃,直到撤出雷臣閣大陣外,才稍稍安心。

紅衣自是無須逃的,只是看到周臣萬年不改、愈加執著的劍意,第一次嘆息。

「周臣。你還如當年一般固執…我為你四次素雷滅憶,你終究忘不掉過往。若你能忘,萬年之前,你便已是沖虛。如今的你,早已是碎虛,我手下長老,你的資質。明明最高…」

以紅衣冷漠的個性,都會為周臣扼腕,足可見此人資質之高了。

紅衣也只是一嘆。旋即變回往日冷漠,靜靜看著寧凡,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寧凡身上。

「你能在周臣的劍意之下,撐『多少年』呢,若能撐過百年,我便出手救你,若撐不過,就讓你稍稍吃些苦頭,讓你之前屢次激怒我。」

紅衣言罷,自己都皺了眉。

古怪…自己為何會『報復』寧凡,是那萬株雷草分神中、化形的那株在作祟么。

「有些棘手了…」確實棘手了,從前的紅衣,冷漠如冰,元神萬分之後,為求不影響本心,更是將所有元神細分成草,草木無情,元神合一之日,自也不會有情。

無奈偏偏有一株雷草被人動了,化形為人,有了心,有了情。

對修鍊無情道的紅衣而言,這情是毒。甚至一絲絲過往記憶,都因那一絲情愫而被翻起。

「我不是寧紅紅,我是紅衣…」紅衣皺眉,再次施展素雷滅憶之術,滅去自己剛剛恢復的一絲記憶。

她曾是寧紅紅,但如今,不是了。她要做回自

己!

那一瞬的心動,也隨意泯滅,歸於平靜。

「若撐『百年』,我可救他,只為大業,若他『十年』已死,則沒有出手相救的意義,沒有任何利用價值。」

紅衣的語氣,再次變回冰冷無情。

寧凡望著周臣,凝望那通體微紅的木劍,危機感越來越強烈。

下一瞬,周臣劍意如潮水,將寧凡淹沒。

一道冷漠、悲傷的蒼老聲音,從周臣口中一字字念出。

「悲劍四式,第一式,十年生死兩茫茫1

那猶如潮水的劍意,完全無視雷甲堅固,直接侵入寧凡識海。

寧凡回憶意境的品階,為第二步,遠在周臣六品劍意之上。

但對意境的體悟,卻遠遠不如周臣深刻。

因為周臣的劍意,融入了他萬年修道的悲哀。

那悲哀,無可彌補,無從訴說,化作最為痛楚的劍意,可刺碎修士的心。

寧凡雙目獃滯,只一個瞬息,渀佛經歷了十年、百年、千年、萬年的歲月。

那是一段悲傷如劍的回憶,獨屬周臣。

寧凡的心神,被劍意封鎖。

他的神智,沉淪於一片虛構的世界中。

他所站立的地方,是一個小山村,山明水秀。

他模樣大變,是一個16歲的負劍少年,但這少年的模樣,與寧凡迥然不同,倒是與周臣有幾分相似。

寧凡頭腦昏疼,他記不起過往。

一絲回憶意境的力量,在識海流淌,片刻后,他雙目清明,認出了此地殘夢。

周臣做夢都想不到,寧凡的意境力量,是回憶,並在周臣的回憶之中,蘇醒過來!

「這裡是周臣劍意的世界,外界劍意觸碰,只有一個瞬息,但這裡是意識的最深處,一個瞬息,卻可被人為拉伸萬年之久。這裡,就好似一個夢…沉淪在這場劍意之夢中。無人可自拔,唯有被周臣萬劍穿心斬殺,而我,藉助回憶意境的力量,蘇醒!周臣,漏算了1

寧凡立在一株垂絲海棠樹下,那海棠樹,長在小山村的村口。

海棠樹后,一個桃紅衣衫的少女,羞羞碾碾。走出樹后,對寧凡嫣然一笑。

那少女眉目清秀,青絲高挽,左臉之上有一道疤痕,卻不掩其秀美。

她望著寧凡,眼光是那麼痴,那麼動情。

「臣哥哥,聽說你被赤岳劍派的仙師看中,即將被收為仙師弟子。恭喜你…」

少女的美目之中,柔情很深,但寧凡卻不為所動,微微有一絲厭煩。

他雖多情。但還沒多情到對任何素不相識的女子動情,即便是幻夢中。

「我不是周臣。」寧凡話語冷漠,他目光掃視天地,朝村外走去。尋找著破除劍意鎖識的方法。

在其即將離村之際,忽而被那女子柔荑拉祝

「臣哥哥,爹爹說你加入仙宗。成為仙師,就會有錢有勢,救回不要我,我本不信的,但,但…你…」

少女因為傷心,而哭得不知所措。

她的笑容,本只是強顏歡樂,誰會喜歡情郎離開身邊。

「我不是周臣1

寧凡冷冷回頭,但再次看清女子容貌,忽然心頭一軟。

似乎為了讓寧凡沉淪夢境,那女子容貌也極為配合地變作了紙鶴。

「臣哥哥…不要走…」少女柔若無骨的身體,無助地跪在地上哀求。

「紙鶴1寧凡目光一冷,他不喜歡有人設計他的女人,即便是在夢境,也不允許!

「紙鶴是誰?我不是紙鶴,我是海棠,木海棠1少女似負氣般站起,氣得是寧凡竟又一次叫錯她的名字。

周臣少年之時,很喜歡捉弄木海棠,常常故意叫錯海棠的名字,逗她生氣,再哄她笑。

這一幕幕發生於寧凡眼前的殘夢,都是周臣的劍意之悲。

周臣是要以自己的悲意,擬出一場幻夢,囚了寧凡心智,令其沉淪悲傷,萬劍穿心。

這便是最強的悲之劍意。

「不論如何,與我鬥法,卻利用了紙鶴,終究令我不悅,不過說起來,這裡是我的幻夢,周臣的劍意,應該只是令我夢見道侶,而不是有意為之…我的夢,他看不到,他的過去,我卻能看到!從這種層面而言,若我破掉他的殘夢,便勝了他這一劍1

知曉周臣並未有意設計紙鶴,寧凡目中怒意稍減,溫柔地扶起木海棠。

不論如何,此刻的木海棠,便是紙鶴,而寧凡,則是周臣。

名字雖不同,但在寧凡眼中,紙鶴就是紙鶴,無人可傷。

周臣的殘夢,以悲結尾,其愛侶必定身受橫禍,令其孤獨萬年,無法抹滅痛苦。

寧凡一面要破去殘夢,一面又不允許化身紙鶴的木海棠,受到任何傷害。

他拉起木海棠,護在身前,眼露溫柔,

「跟我走1

「臣哥哥,我們去哪裡?」木海棠見寧凡沒有拋棄她的意思,眼露喜色。

「去赤岳劍派!周臣的修道經歷,看來是從赤岳劍派開始的。你跟著我,無人可傷你!紙鶴1

「說了好多遍,我是海棠,木海棠1少女不悅道,她是紙鶴的身體,卻帶著木海棠的記憶。

便在剛剛離開山村不久,一場大劫,驟然降臨小山村。

一個融靈修為的長眉老道,踏天而立,藐視山村若螻蟻。

「想不到掌門師兄竟能從這破山村中,發現一名有情劍道的弟子,有此弟子在,他必會大受祖師喜愛,地位更加牢固,周臣!區區一個山村少年,妄圖阻我奪取掌門的大計,哼!他不是修有情劍么,他不是有一個紅顏在這山村之內么,老夫便殺了其紅顏,令其憤怒無情,看他還能否讓祖師中意1

長眉老道神念放出,橫掃山村,卻忽而狠狠咬牙。

「木海棠呢!她去哪裡了,為何不在村中1

當年的周臣,在拜入赤岳劍派當日,失去摯愛。

寧凡入夢,卻絕不容許宵小危害紙鶴,即便那紙鶴,是虛幻的,是頂著木海棠的身份。

縱然如此,他也不許任何人傷及紙鶴,誰傷,誰死……一夜熬夜,才補到3/5,無語前面一更7000,這一更5900,如果切一切3000字,似乎都五更了繼續更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