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431章屠塔(七)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擊乘黃,一箭追擊盜驪。 嗤!嗤!嗤! 三道星箭透體的聲音傳出,乘黃、盜驪二人俱都中箭,好似被獵人射落的大雁,墜落長空,重重轟砸在地面。體內更是紛紛燃起星辰魔火,元神焚燒,痛不欲生。

應龍雷宮百萬里之外,龍荒大澤之上,早已是一片血海。

雷十一率領萬寶閣群修,加之200具幻虛傀儡,如入無人之境,一路染血而戰。

寧凡手持斬離,步步穿行於血泊,揮劍誅敵,無人可擋其一劍之威。

在這短短一個時辰之中,二十四層雷塔,無數依附應龍王的勢力,俱被寧凡秋風掃落葉般夷平!

他本不欲多惹事端,但絕不怕事。

應龍要追殺他,便需要付出代價。

「周明,你放肆1

二十餘道怒氣騰騰的吼聲,自遠方傳來,遁光之中夾在浩瀚氣勢,可驚天動地,無疑是煉虛老怪。

寧凡目光一冷,想不到應龍王的屬下還挺多。

19名窺虛,3名問虛,俱是其手下!

且那3名問虛,除了一人與雷十一持平,剩餘二人,實力皆遠在雷十一之上。

「此子敢冒犯應龍王,我等速速鎮壓了他1

一名窺虛言辭狂妄,首當其衝,直接朝寧凡衝來。

他遁光太快,幾乎達到問虛水準,仗著遁速驚人,根本未將寧凡放入眼中,準備一招了結寧凡。

輕敵之下,竟未料到入了寧凡的陣圖。

寧凡目中雷光閃爍,他早看出此人有偷襲之意,並蘊著殺機。

在此人靠近身前萬丈的一刻,寧凡直接翻手一抖,頓時,周天雷光大現,凝成一副畫軸,被寧凡揚手一抖,抖出一卷繪著萬里河山的雷霆圖卷。

雷畫的符文,血染的江山,俱在圖中一一顯化。

日月星辰。周天大勢,似都與雷圖暗暗相合。

從前的雷圖,本只有古奧的符文而已,但隨著雷圖屢次誅殺煉虛、吞噬十條雷龍,一路吞噬無數元雷,品階已大大提高。

那血染江山的畫,亦漸漸清晰起來,露出山河表裡的圖案,威力大增。即便寧凡不打傷窺虛雷修,也可直接收殺之。同級雷修之中無敵!

這翻手化雷為圖的神通,出乎太多人的意料,尤其是那名偷襲窺虛,更是背心一寒,意識到情形不妙,毫不猶豫就往回遁,但為時已晚。

「收1

寧凡毫無憐憫之意,一抖雷圖,將這名窺虛連同萬里河山收入雷圖之中。

一抖之下。萬里河山都化作飛灰,而那窺虛直接慘叫之聲,亦化作飛灰而死,根本無從逃跑。

「此雷圖。好生可怕!這便是傳說中的太素雷圖嗎1

「傳說自太素雷帝以後,再無人可領悟此術,此子能夠領悟,資質太過逆天1

「此人絕非我等可對抗。必須龍王親自出手,才可拿下此人1

一個個傲氣衝天的窺虛老怪,俱是心中畏懼。不敢再上前攻擊寧凡。

唯有三名問虛老者,冷哼一聲,不以為然。

「此雷圖雖厲害,但此子修鍊明顯不足,只足以誅殺窺虛雷修,我等問虛,他收不走!騏驥,你去對付雷十一!盜驪,你與老夫一道誅殺此子,莫給他殺戮其他窺虛的機會1

出聲的問虛,乃是三人最強,名為乘黃。

三人之中,乘黃最強,盜驪次之,騏驥最弱。

由騏驥對付雷十一,二人圍攻寧凡,足可見乘黃對寧凡的重視了。

他看出太素雷圖的厲害,有此圖在,寧凡對上尋常雷系死靈,完全仗著寶圖可瞬殺,無可抵禦。

他從前不信寧凡能力敵問虛,今日,他信了!

僅剩的18名窺虛,見不用與寧凡爭鋒,皆大鬆口氣,與萬寶閣群修戰至一處。

騏驥擋住雷十一,不給雷十一任何援手寧凡的機會。

寧凡獨自面對兩名問虛,全無懼色,而乘黃、盜驪,也完全未給寧凡思索時間,直接發動最猛烈攻擊,祭起各自的凡虛中品之寶。

「玄虛雷劍1

「紫電清霜1

二人之寶,俱是無上珍品,雖不是太古神兵,卻也是同級之中罕有的至寶。

如此至寶,足以讓他們問虛之中罕有敵手,除非對上應龍、泰岳一級的人物,否則絕不會敗。

兩道驚世的劍芒,好似要劃破銀河,將寧凡絞碎成千萬段。

寧凡避無可避,亦不準備避,一步邁出,白袍之上,頃刻浮現一襲金甲。

「凡虛中品之寶,又如何1

轟!轟!轟!

兩件法寶帶著翻山覆海之威,轟在寧凡身上,傳出驚天之響,讓一個個雷宮高手膽戰心驚,好似末日降臨般恐懼。

山河破碎,大地裂開,岩漿升騰而起。

大荒之上,一片片大地變作廢墟。

任地覆天翻,寧凡卻傲然挺立,毫髮無損的模樣。他一襲金甲,承受了二寶千萬重攻擊,卻連一絲划痕都未留下。

「嘶!這是什麼甲胄秘術,防禦竟如此逆天1

「不好!此子要反擊了1

風雷之中,寧凡黑髮飛舞,目光卻始終鎮定。

他向天一指,天空驟然浮現九十九顆黑色星辰,薄紗一般的黑色星光灑落,落在寧凡白袍金甲之上,熠熠生輝,為他平添一種詭異氣質。

五指一抓,星光凝成黑弓,布滿九十九道魔符,魔氣滾滾。

他持弓,卻與六翼大長老持弓的氣質迥然不同。

這一刻,他持弓方式,儼然好似魔羅大帝。

而凝出本命黑星,此刻的寧凡絕對比同級別的魔羅強上數倍!

雷圖碎散,回歸寧凡腳底,撐開十萬里。

以寧凡法力,本只足以開弓一箭,但雷圖還有一個妙處,便是可儲存吞噬掉的雷修法力,化為己用。

那雷圖之中,有著十條問虛雷龍的浩瀚法力。

仗著雷圖加身,在用盡雷龍法力之前,寧凡絲毫不必擔心法力不夠。

從前寧凡不動用這些儲存法力,為的便是等待今日一戰。與應龍王決死!

「死1

寧凡一字如九幽寒冰,一箭好似洞穿天地。

星火燃燒,箭影撕裂天空,被寧凡一箭鎖定的乘黃、盜驪二人,俱是面色大變。

「小心防禦,此箭威勢極強!大意之下,便是我等也可能被此箭重傷1

二人揚起法寶,朝箭影轟去。

兩件凡虛中品之寶,有著毀天滅地之威,卻被一箭震飛。

轟!

對轟的巨大波動。將二寶震得裂痕密布,靈威大減。

乘黃與盜驪俱是頭皮發麻,他二人皆非體修,若這一箭射在他二人身上,必定重傷。

「這是什麼箭術,為何如此厲害1

「就連凡虛中品之寶都擋不住此箭,除非肉身達到金身第二境,否則誰人可接下此箭1

「不過強招必定耗損法力,此子雖毀我等法寶。卻在初戰之時耗空法力,著實愚蠢1

二人只道寧凡法力耗空,掃去心中戒俱,冷冷一笑。指訣掐動雷術,朝寧凡欺近殺去。

但才殺到一半,二人忽然一驚,正看到寧凡抬眼望來的譏諷之色。

卻見寧凡再次揚手開弓。又有一道毀天滅地的箭影,被寧凡彎弓射出,銳鳴幾乎刺破二人耳膜識海。

嗤!

一箭迎面而來。帶著不可阻擋的威勢,令得二人俱是膽戰心驚。

他們不明白,寧凡明明只是半步煉虛,法力有限,為何可接連放出第二箭。

縱然以他們的法力,多半也只能放出兩三箭而已,這法術威力太強,太過損耗法力。

難道寧凡的法力已經堪比問虛了?但這怎麼可能!

二人不解,亦無人為二人解惑。

二人法寶已半毀,無可再用,只得紛紛召出護甲,強行擋下那一道箭光。

只可惜他二人的護甲又非寧凡雷甲,防禦太弱,俱被寧凡一箭洞穿,餘下箭影,更為二人留下不輕傷勢,直接轟在二人肉身之上。

咳!咳!咳!

乘黃、盜驪俱是咳出數口鮮血,所幸仗著護甲,傷勢並不重。

二人目光陰沉,他們堂堂問虛老怪,卻被寧凡兩箭折辱、大失顏面,若不找回場子,豈能平息怒氣。

心中思忖,寧凡縱然法力堪比問虛,但兩箭之後也必定法力耗空,開不出第三箭。

但二人又錯了,這一次不待他們進攻寧凡,寧凡再次彎弓,射出第三箭,第四箭,第五箭!

「天啦!如此恐怖的箭術,這周明竟能連放三箭1又是一道道驚呼響起,帶著敬畏。

寧凡體內法力流逝極快,但雷圖之中的雷力,卻飛速填補著其法力的不足。

太素雷圖,進可收殺同級雷修,退可防守同級雷術,同時還能作為收容雷力的法力容器,當真是無上秘術。

難怪此術可作為太素雷帝的最強神通之一,當真名不虛傳。

雷圖之中存放了十條問虛雷龍的全部法力,寧凡自忖,他在射出五箭之後,起碼還可彎弓射出25箭!

這三箭連珠般射出,給了乘黃、盜驪太大的危機感。

無可抵擋,唯有速走!

二人竟再無抗衡寧凡的勇氣,他們當真不知道寧凡還能射出多少箭。

若寧凡連射五箭、七箭,他們甚至可能會有隕落之危!

可惜他們逃遁雖快,卻又如何快過星箭。

箭術神通,往往僅有一擊之力,一擊不中,則告失敗。

有如此大的弊端,箭術在威力上自比其他法術神通要強大一些,不但射程極遠,攻速亦是極快,威力更是強橫非凡。

三道箭影,箭速皆堪比問虛遁速,其中兩箭追擊乘黃,一箭追擊盜驪。

嗤!嗤!嗤!

三道星箭透體的聲音傳出,乘黃、盜驪二人俱都中箭,好似被獵人射落的大雁,墜落長空,重重轟砸在地面。體內更是紛紛燃起星辰魔火,元神焚燒,痛不欲生。

盜驪還略好些,只中一箭,雖說受傷,卻還能勉強起身。受傷必定不重。他強行熄滅身上的星辰魔火,望向寧凡的目光,帶著濃濃的驚懼。

乘黃就慘了,全身被魔火焚燒,以他薄弱的法力,很難熄滅魔火,在被焚燒掉一條手臂后,方才勉強壓制魔火,受傷絕對不輕,氣息卻萎靡之極。幾乎跌落問虛境界。

「我還有二十五箭…」

寧凡淡淡的話語,好似一道驚雷炸響,讓二人頭皮發麻。

如此強橫的箭術,寧凡還能射二十五箭,他們擋不住啊,若硬抗,他們必死啊!

他們怕了,他們逃往其他戰場,不敢再與寧凡硬碰。只等待應龍王趕來,收拾掉寧凡。

失去二人阻擋,寧凡如入無人之境。

他沒有追殺二人,這二人終究是問虛老怪。縱然寧凡放盡所有星箭,耗盡所有法力,也未必能夠誅殺。

既然殺不死,還是殺一殺力所能及的老怪吧。趁著應龍王未至。多多誅殺雷宮窺虛。

他彎弓,對準一名窺虛,一箭放出。

一道星光箭影。如同大道鎮壓,來勢洶湧,無人可擋。

趁一名窺虛不備,寧凡一箭射落,將這名雷宮窺虛暗殺,星火焚體,令其頃刻化作飛灰消逝。

又一名窺虛隕落,這一次,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寧凡身上。

諸人這才注意到,與寧凡對抗的兩名問虛,竟然已經取得上風,驚退了二人,並空出手,彎弓持箭,射殺其他窺虛!

隨著寧凡殺心一起,僅存的17名窺虛,俱都升起危機感。

「不好!快來人,攔住此人1

一個個窺虛老怪,識得寧凡箭術厲害,哪有抗衡的勇氣。

他們召來一群又一群的元嬰、化神死靈,但成千上萬的死靈聚集一處,都無法抵擋寧凡一箭之威。

一箭出,數十萬元嬰喪命,血流成河,無數化神隕落,大地好似回到荒古,遍布星火,寸草不生。

而寧凡行走在火焰大澤之中,每一彎弓,必射殺一名窺虛老怪。

那誅辰之弓,威力太過霸道,加上雷圖所提供源源不斷的法力,這一刻的寧凡,幾乎已達到窺虛無敵的境界。

任何問虛之下的高手,無人可擋其一箭。

嗤!嗤!嗤!

短短一炷香功夫,寧凡連放二十箭,誅盡十八名窺虛,殺戮了絕大多數元嬰、化神,只有不到萬人還苟活著。

寧凡留存了雷圖的最強手段,只為這一戰使用,他展開殺戮,好似一尊魔神,無可匹敵。

騏驥已被雷十一等人圍攻重傷,乘黃、盜驪二人亦在一群高手的圍攻下傷勢加重。

寧凡還有五箭,他彎弓如滿月,五道星箭好似連珠般射出,乃是連珠箭的弓術秘術,傳承於亂古大帝。

五箭合一,乘黃駭然欲死,他此刻傷勢太重,法力幾乎耗空,根本無力抵擋星箭。

他想要逃遁,但卻根本來不及逃脫,五箭穿胸,他周身燃起熊熊魔火,慘叫一聲,終於斃命。

「這周明,竟連問虛老怪都能誅殺!他絕杏α王的實力1

一道道驚懼之聲響起,令得應龍雷宮一方的士氣一跌再跌。

雷十一等萬寶閣修士,早已對寧凡的殺戮麻木,一人射殺18名窺虛,雷圖收殺1人,又彎弓射殺1名問虛。今日寧凡的戰績,足以讓雷塔百層都轟動!

乘黃已死,寧凡散了腳下雷圖,耗盡了十條雷龍的所有法力積蓄。

目光冷冷掃過盜驪、騏驥,這兩名老怪一想到乘黃的下場,膽戰心驚,幾乎忘了身屬應龍雷宮的事實,拋下應龍王,便要獨自逃脫。

「哪裡走1

這一次,不待寧凡與雷十一追殺,卻有兩道身影浮現與戰場之外,攔住逃離的盜驪二人。

這憑空出現的兩名高手,俱是問虛修為,且還是那種幾乎問虛無敵的存在。

莫雷雷主,泰岳雷主!

「你、你們是來護駕的么!好,好!你們速速誅殺此子,我二人必定為你等請功,龍王大人必有重賞1

盜驪、騏驥一見兩名雷主出現,好似絕望中看到了救命稻草。

然而他們的話語,只換來兩名雷主的嗤之以鼻。

「護駕?我等與應龍各為雷主,身份對等,憑什麼自降身份、為他護駕?可笑1

莫雷、泰岳二人。翻手拿下盜驪二人。

盜驪、騏驥皆是重傷,處於強弩之末,被兩名巔峰問虛生擒,亦是極其正常。

兩名雷主各自打昏一人,降落身形,將昏迷的二人丟至寧凡腳下。

「周道友,又見面了!誅殺應龍的好事,算本尊一個!如何?」泰岳哈哈大笑,似乎已忘記之前還找寧凡接拳之事。

「應龍子距離突破沖虛已然不遠,手段極其厲害。傳聞還曾敗過一名真正的沖虛老怪。此人決不可小覷,老夫欠小友一個人情,今日特來助小友一臂之力1莫雷抱拳道。

「多謝二位盛情。」

寧凡點點頭,他早料到二人回來,在二十三層之時便看出一絲端倪。

望著腳下兩個昏迷的問虛老怪,寧凡一點眉心,取出斬離,毫無留情之意,直接劍誅二人。吞噬二人元雷。

誅殺兩名問虛,如同草芥。這舉動,再次讓無數高手膽寒,對寧凡也愈加敬畏。

如此。應龍雷宮之中,除了應龍王之外,所有高手幾乎死絕。

但寧凡並未有絲毫輕敵。

應龍王能問虛無敵,能擊敗一名沖虛。其戰力絕對非同小可。

他望向東方群山,目光忽而凝重。

下一刻,莫雷、泰岳二人。亦是似有所決,呼吸都略有紊亂,足可見二人心頭緊張。

雷十一等萬寶閣高手,俱都望向東山,心跳加劇。

在東山百萬裡外,一道如巨龍蘇醒般的浩瀚氣勢,正風馳電掣般逼近!

一炷香之後,一個黃袍中年,獨自出現在東山之巔,俯瞰蒼生如螻蟻。目光一掃戰場,怒意更甚。

他從未想過,有朝一日,會有人膽敢來二十四層興風作浪。

他從未想過,有朝一日,會有一個化神小輩忤逆自己,誅盡自己的屬下。

在這黃袍中年出現的一刻,泰岳、莫雷俱是戰意滔天,一步邁出,冷喝道,

「應龍!你統治二十四層的年代,已然過去,今日,你必死1

「憑你們!可笑1

黃袍中年怒極反笑,他打手一揮,撕破十萬里虛空,無數虛空風暴席捲,虛空之力如墨潮瀉下,如海浪般流淌,在其腳下匯成海洋。

他立在虛空浪流之上,一身法力在這一刻,綿延不絕,自運周天,持續恢復。

他望著莫雷、泰岳,怒意更甚,雙拳轟出,背後驟然浮現雙龍虛影,雙拳帶著山崩地裂的威勢。

「虛術,雙龍1

莫雷、泰岳面色大變,千年之前,他們還只是略遜應龍王一籌。

但千年後的此刻,他們面對應龍王拳芒,卻有一股窒息之感。

兩名雷主勉強出拳,各自迎上應龍王拳芒,莫雷不擅體術,直接被應龍一拳重傷。

而泰岳,縱然有著金身第二境的恐怖體術境界,卻亦被應龍一拳震飛,口齒溢血。

雖未重傷,卻也露了敗相,無聲的宣示他與應龍差距之大。

兩名雷主穩住身形,細細看那匯聚成海洋的虛空之力,再看立於海洋中心、扁舟一葉般的應龍王,忽然有所明悟。

「沖虛養氣之術1

他們終於明白,應龍王為何如此強悍。

因為應龍王雖然境界未到沖虛,卻已先一步領悟了沖虛養氣之術。

沖虛老怪,但凡立在虛空,便可藉助虛空之力,凝聚氣海,恢復法力,凝練肉身。凝出虛空氣海,應龍王不但法力恢復極快,更可借虛空之力增幅些許肉身之力,實力已超過莫雷、泰岳太多。

「周明,你必死1

應龍王一個回眸,帶著滔天煞氣,那是其一生霸道、發下的無窮殺戮。

在這煞氣之下,雷十一等萬寶閣高手根本無法抗衡其氣勢,飛速連退。

縱是兩名雷主,亦退後數步才穩住身形,被那煞氣稍稍亂心。

唯有寧凡,半步不退,視其煞氣若無物。

他不懼應龍王煞氣,因為他經歷過太多的血海,見過太多太多絕世強者。

他見過雲天決的霸道,那是碎虛老怪的兇悍無敵。

他見過魔羅大帝、太素仙帝的死斗,他見過夢玄子力壓輪迴鍾之鐘聲,他撞碎過掌情仙帝的一目,他甚至見過紫斗仙皇。

有著種種閱歷的寧凡,不會被一個應龍王嚇到,不會。

寧凡目光浮上血色煞氣,在這一刻,他張開了比應龍王更強數倍的煞氣血霞,遮住了整片天空!

「應龍,你必死1

寧凡絲毫不懼,同樣冷冷回了一句。

這一句,帶著更加強大的煞氣,竟令得應龍王退後半步,心神一霎失守,面色大變。

他堂堂應龍王,竟被一個小輩的煞氣嚇退了半步?!

此乃莫大羞辱,令他難以置信,令他幾欲瞬殺掉寧凡,以泄心頭之恨!

「此子煞氣,竟比我更加強橫,這怎麼可能1

應龍王咬牙切齒,他發現他從頭至尾…小覷了寧凡!

甚至,其潛意識中,已有些後悔,後悔當日輕率下令追殺寧凡、惹下今日劫難。

但他已無選擇,他已被寧凡屠盡所有勢力,他唯有全力誅殺寧凡,方才能泄憤。

只是這一次,不待他向寧凡出手,寧凡卻先一步沖入其虛空海洋之中,祭起一件金鐘。

在這金鐘敲響的一刻,一片片虛空海洋開始崩潰。

應龍王苦心凝聚的沖虛氣海,竟在飛速消散。

「這是什麼鍾,竟能破沖虛修士的養氣之術1

一股濃濃的震驚,在應龍王心頭升起,不可置信地望向東溟鍾,旋即露出貪婪之色。

「此鍾,與東龍王所尋之物太過類似!此物,我必奪之1

5/5未完待續。。

ps: 感謝en2013的10000重賞!感謝蘭色妖姬、北武四支隊 、喵撲東瓜茶、俄們是悲劇、飄逸小濤濤、~浩蕩中華~ 、瀾鴛打賞支持!感謝en2013、子夜牛牛、110ory月票支持!&%小說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