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430章屠塔(六)

作者:我是墨水  |  更新時間:2014-02-07 10:33  |  字數:5747字

寧凡輕輕吸了口氣,眼前的泰岳雷主,金身第二境的煉體境界,足以讓他氣息一滯。

以他玉命巔峰的煉體境界,加上屍魔之身的力之極限,都猶遜色泰岳一籌。

這黑塔般的漢子,周身泛著純金之光,肉身好似成了一個金人,並刻滿大道紋路。

他立在那裡,彷彿就是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他的一拳,便是雷十一都無法接下,必定重傷!

至於楚南風等人,則直接在泰岳雷主的氣勢之下,連退數十步,才穩住身形,根本抗衡不了泰岳的霸道氣勢。

「此人不但是金身體修,更將金身修至第二境…此人很強!此人血氣帶金,令我隱隱有所明悟…煉體之道,起步是銀光十層,而後才是銀骨,錘鍊的是骨,之後是玉命,錘鍊命魂,到了金身,便是錘鍊氣血…氣血么…」

寧凡心中自語,目中卻毫無懼色,一步邁出。

泰岳雷主的氣息,每一絲都足以鎮壓山河,鎖住長空。

但隨著寧凡五指一抓,一片片金身氣勢似琉璃粉碎,傳出崩碎聲,就此被破去。

「好,我接你一拳!若我無傷,我要你…一滴金身血!」

「金身血?可以!若你能在本尊拳下不死的話。」

見寧凡破掉自己氣勢,更應下自己比斗,泰岳目露讚許之芒,深深看了寧凡一眼。

他看出寧凡真實的煉體境界,是玉命巔峰,突破金身還遙遙無期,但憑藉詭異的屍魔體質,可一戰真正的金身第一境。

寧凡索要他的泰岳的血,自是為了體悟金身境與玉命境的不同。

一滴血而已,若寧凡的實力可讓他滿意,給他一滴血。助其體悟金身境界,又何妨!

「接拳!」

泰岳一步邁出,其氣勢在這一刻達到頂峰,好似刀劍般銳利,震得無數死靈匆匆倒退,扯空戰場,不論敵我!

無數山峰被其氣勢鎮住,好似被斧劈過,攔腰截斷,巨嶺坍陷。河流斷流,似被仙錘碾壓夷平。

泰岳的雙目中,一絲猩紅的凶芒升起,其周身好似金人,精氣遮天。拳芒一動,立刻發出驚天裂地的崩潰之聲。

一道純金的拳芒,划過天際,震碎一層層雲霄,虛空在這一刻被其碾碎。大地在這一刻開始地震般崩碎。

那一道拳芒由遠極近,不過是瞬息之間,寧凡一步迎上,目露滔天戰意。

這一拳。很強!足以一拳鎮壓雷十一!

這便是天雷塔中幾乎問虛無敵的存在么!

「雷甲,現!」

寧凡周身,驟然浮現金色雷紋的雷甲,白袍金甲。好似成了一個天將。

在這雷甲覆身的一刻,其肉身防禦力立刻提升至一個恐怖的地步。

三階金甲,可擋沖虛一擊。一路行至22層,他已平白獲得十萬元雷,三階朝著四階的晉級,也已走了一般。

這種級別的防禦,便是普通沖虛老怪的攻擊,都可無視了,問虛老怪的攻擊,根本無法震破此防禦!

足以鎮壓雷十一的拳芒,轟在雷甲之上,發出滅世一般的可怕轟響。

風雷倒卷,大地被拳芒席捲,一片腐朽、蕭索,但立於拳芒中心,寧凡卻毫髮未損,處於不敗之境!

其防禦力,已在無數元雷的滋養下,達到一個恐怖境界!

良久,拳芒散,寧凡散去雷甲,淡淡道,

「閣下拳芒,我已接下,閣下應諾之事,該完成了!」

嘶!

縱是泰岳本人,都不禁駭然地吸了口氣,其他高手,則無一不是震驚模樣。

他們皆看出泰岳一拳厲害,足以瞬殺任何窺虛,足以鎮壓雷十一級別的問虛。

如此強悍的拳芒,寧凡竟憑雷甲之術、完全接下!

明眼人都能看出,這雷甲並非法寶,而是一種法術,凝鍊元神之雷、成雷甲護體不敗的法術!

他們終於明白,寧凡為何處處搜集元神之雷,想必為的便是這種玄奇秘術!

一絲深深的挫敗感,浮現在泰岳雷主的心頭,他閉上眼,沉默。

這一拳,他動用了十成氣力,並未動用體術。

但從這一擊判斷,即便他施展強悍體術,也攻不破雷甲防禦。

這雷甲防禦,已然逆天,便是沖虛中的高手,也會覺得棘手。

「你,可以上二十三層!」

泰岳睜開眼,帶著不甘與頹敗,並指如劍,在臂膀上一劍刺過,將一滴金色血液收入玉瓶,連帶之前的備禮,俱都贈給寧凡。

金身之血,皆只在皮膚中的細小血管中流淌。

以泰岳如今的煉體境界,也不過凝聚了五百滴金血而已。

寧凡點點頭,泰岳雖說行事霸道,但還是個願賭服輸之輩。

他收了備禮,吞了元雷,淡淡掃了玉瓶金血一眼,不再言語,邁入二十三層的傳送陣。

「周道友又讓老夫大開眼界了…那元雷之甲,防禦當真逆天,泰岳破不掉此甲,應龍多半也無法得手的。道友與應龍的決戰,怕已先天立於不敗了。」

「也僅是不敗而已…應龍傷不得我,我卻也未必能傷應龍的。譬如那個泰岳雷主,我可防禦其攻擊,卻未必能傷他,縱然是皇氣殺伐之劍,也未必能攻破其肉身防禦…終究還是限於境界…想要滅泰岳,或許只能動用第三指…」

「什麼第三指?」雷十一狐疑道。

「沒什麼,最後一層雷宮了,下一層,便是應龍所在…」

寧凡等人收住腳步,前方依稀出現一重重森嚴防衛的死靈高手。

一見寧凡等人前來,立刻大喝道,

「來者止步!莫雷雷主有令,周明道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