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429章屠塔(五)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凡或許還未完成這道法術。 「一個沒有完成的法術,也敢拿到我二人面前虛張聲勢,找死1 二人心頭再無懼意,各是十指掐決,施展出凡虛下品法術,向寧凡發動攻擊。 「九霄神雷殘術1...

十一層雷塔,隨著燭風之死,而被寧凡蕩平。.

十名送死煉虛,在經過寧凡、雷十一幾乎暴力的圍攻后,亦有四人身死。

十人之中,只有六人未死,被雷十一以不菲代價煉成死靈傀儡。

元雷抽出,歸寧凡所有,盡誅十一層雷主,寧凡已有11片雷葉,救治紅衣綽綽有餘。

雷十一保留了傀儡修為,自然得不到雷玉的。

應該說,一塊金品雷玉,對雷十一的價值,並無煉製傀儡高。

滅了燭風,雷十一從此曰起便是十一層的雷主,為統治十一層,他需要不少戰力。

這些傀儡,是以窺虛修士煉成,修為低於窺虛,卻又高於半步煉虛,類似於一個『幻虛』境界。

這種傀儡,唯有死靈可控,且無法帶出雷塔,故而寧凡也不會貪圖這些傀儡,甚至對此傀儡數不感興趣,盡數交由雷十一處理。

那送死的十名煉虛、千名化神,貢獻出1000化神元雷、10道煉虛元雷,盡數被寧凡所吞噬。

雷甲品質提升不少,再吞噬2000化神或20煉虛,即可突破三階金甲。

凡間有國家,因戰發家興國。寧凡與雷十一,亦因戰而擴充實力、提升修為。

一行人催動傳送陣,紛紛傳送入雷塔十二層,一路向上衝刺。

十二層是一處雲霧世界,一朵朵流雲,皆是雷雲。

雷雲之中,隱匿有不少死靈及凶獸,平曰里,死靈修士進入第十二層,穿行於雲海之中,無不是小心翼翼。

縱然是雷十一,偶爾上了十二層,都需要收斂一些的。

然而這一次,有寧凡引路,氣勢全開,雷十一等人亦不收斂鋒芒,在雲海蠻橫前進。

但凡有高手擋路,有凶獸偷襲,盡數殺死,不問緣由。

十二層雲海雷宮,雷主黃雲子目光陰沉。

他得知過十一層覆滅的消息,亦聽說燭風死於一名半步煉虛的小輩之手,而那小輩,則是應龍王通緝之人,傳聞實力堪比問虛,甚至可一戰沖虛。

「可笑!半步煉虛,絕不可能有問虛級戰力,更莫談沖虛1黃雲子對這些傳聞從來都是不信的。

他曾拒絕應龍王的命令,沒有派人下界追殺寧凡。

他不相信寧凡有能力滅殺燭風,卻相信雷十一的厲害。

他見過雷十一,在他的印象中,雷十一是個隱忍之人,能滅掉燭風,一統十一層,並不奇怪。

黃雲子是問虛,卻和大多數問虛高手一樣,不甘心屈居於應龍王之下。

他派出十餘名半步煉虛,前去暗中探查雷十一等人的虛實。

若雷十一等人當真有抗衡應龍王的實力,他倒是樂意不加阻擋,放寧凡等人直接進入十二層,去噁心噁心應龍王。

派出的所有探子,傳回的消息如出一撤。

雷十一等人的勢力確實不弱,但這隊修士的首領人物卻不是雷十一,而千真萬確是寧凡。

「怎會如此!以那雷十一的城府,怎會平白無故聽從一個化神小輩的指示…難道說那小輩,當真有堪比問虛的實力?這簡直是荒謬1

黑夜還未徹底消散,猶掛著一道殘月,接近黎明。

便在這一刻,雲海雷宮之外,忽然傳來地動山搖的闖入聲,並有一道清朗的聲音,帶著驚天煞氣,遙遙傳來,

「在下周明,欲借黃雲雷主的傳送陣一用,希望閣下通融一二1

一道聲音,透露出寧凡半步煉虛的氣息,似乎不值得黃雲子重視的。

但這一道聲音,煞氣之強,匪夷所思!在聲音入耳的一刻,黃雲子只覺眼前浮現重重幻象,每一幕幻象皆是血海流淌!

「此子究竟殺過多少煉虛老怪!為何竟有如此駭人聽聞的煞氣在身1

黃雲子坐不住了。

沒有必要再探查寧凡底細,黃雲子已深深意識到,寧凡決不可招惹。

黃雲子是問虛,但這個問虛,比起燭風還略遜一籌,他,惹不起寧凡!

「來人!傳本雷主之令,所有人不許攻擊萬寶閣來人,任他們借用傳送陣,違者…斬1黃雲子不容拒絕道。

「可、可是…公子已經帶人出擊了,並揚言要拿下周明,嚮應龍王請功。」一名窺虛老怪顫抖道。

「孽子!當年老夫就不該收他1

黃雲子目光大變,他根本不敢招惹寧凡,但他的好兒子卻跑去惹禍了!所謂的兒子,不過是一個義子,若非看重此人家世、尚可利用,他黃雲子豈會收這種草包為義子!

他不再猶豫,點齊高手,一副凝重模樣。

不為攻擊寧凡,只為攔下其義子。

當黃雲子匆匆趕赴傳送陣時,一見寧凡被兩名窺虛圍住,心頭咯一聲。

來晚了!

那兩名窺虛,一矮一胖,皆是其子的貼身護法,各有煉虛初期的恐怖修為。

在兩名窺虛身後,傲然立著一個桃衫公子,有著化神後期的修為,桃花眼帶著輕佻冷嘲道,

「苦大,苦二,你二人殺了此子,本公子嚮應龍王請功之時,記你二人一功!記住,此子有些狡猾,隱匿之術頗高,別讓他有隱身的時間1

「公子放心!我二人知道該怎麼辦1

兩名窺虛嘿嘿冷笑,皆是取出一把略帶腥臊的銀灰,向天一灑,化作點點銀火一燃消失。

下一刻,寧凡便覺得自己身上被烙印下一絲腥臊之味,化不掉,抹不去。

寧凡目光一沉,看起來,這二人似乎是想以氣味鎖定他了。

他不想惹事,他沒有那麼多時間,他只想速速殺上第二十四層,除掉應龍王,而後離去,完成紅衣任務。

月凌空等著紅衣的金葉子救命,寧凡沒有心情在此浪費時間。

但既然對方挑釁上門,想殺他立功,以寧凡姓格,自不會隱忍。

「小子!你中了我二人的『火鱗灰』,即便隱身,也隱不掉這氣味,隱身之術已被我二人破去,看你還有什麼手段,能抗衡我等窺虛高手1

苦大苦二,俱是得意冷笑。

雷十一大怒,這苦大苦二好生可惡,火鱗灰這種東西,一旦沾染,沒有數曰無法消除。

即便寧凡殺入十三層,也必定會被此灰耽誤,無法隱身,失去一旦安全保障。

「周道友,我來收拾了他們,你帶人先走一步,去十三層1雷十一怒喝道。

「不必!他們找的是我,區區兩名窺虛,不值一提1

寧凡眼生寒芒,那寒芒好似星光閃爍,下一刻,雲海之巔,一一浮現九十九顆黑色星辰。

星光籠罩中,寧凡探掌一抓,絲絲縷縷的星光,登時化作一柄黑芒奪目的星辰之弓!

彎弓,天地顫抖。

扣弦,一箭驚世!

寧凡彎弓一箭,箭指苦大苦二二人。一瞬間,苦大苦二所有得意之色,皆化作震驚!

一股空前的駭然之色,出現在二人眼中,無法化開!

四方萬里,俱是震撼之聲。

「星光療傷術!且竟是傳說中的黑色星辰!此人有九十九顆本命星辰護體,除非有碎虛老怪能轟落此人星辰,否則僅僅是煉虛老怪,是無法攻破此人星術的!此人幾乎可免疫窺虛級別所有傷害1

一名窺虛震撼不已,他還是第一次親眼見到星光療傷術,此術在古籍之中故老相傳,威力極強,同級之中,決無敵手!

「這是什麼弓術!一弓之威可令天地顫抖,可令大勢動搖,可令虛空崩碎!此子一弓之威,老夫絕對擋不下1

另一名窺虛老怪,只遙遙一看寧凡弓箭,便感到頭皮發麻,上前勸止鬥法的心也就打消。

黃雲子目光嘆息,他知道,若這一箭射落,苦大苦二二人即便不死,也會重傷,修為大損。

他想要出手救下二人,但卻不能出手。

一來雷十一暗暗窺伺著黃雲子,一旦黃雲子出手干涉,雷十一也會幹涉。

二來,黃雲子著實不願得罪寧凡,一旦出手,局勢將再難挽回。

雷十一一面暗中盯著黃雲子,一面心頭暗驚。

寧凡這一弓之威,縱然是雷十一都沒有無傷接下的把握。

而若寧凡突破煉虛,即便只是最低的窺虛,也足以憑這一箭重傷雷十一!

「此子在十一層之中,果然沒有用盡全力…」雷十一點頭自語,但下一刻,目光忽然大變。

卻見寧凡開弓引箭,卻沒有立刻射出,反倒散了此弓此箭,目光似不滿意。

「不對,不是如此…魔羅大帝的誅辰之弓,與我的弓,威力有著天壤之別…是因為我的弓沒有刻印魔符么…」

寧凡閉上眼,回憶著魔羅一箭敗太素的威風。

他忽而探手,援引星光,再凝一弓,這一次,沒有立刻扯開弓弦,只單手持弓,另一手單手結印,掐著古奧的魔決。

一時間,雲海之上魔氣滾滾,並有一道道魔符凝成,刻印在弓身之上。

苦大苦二的面色頓時極為精彩。

起初他們嘲笑寧凡,驟然看到寧凡召喚星辰、開弓引箭,幾乎嚇尿。

那一箭之威,確實有些可怕,即便他二人全力抵擋,也最多不死而已,必定重傷。

正當二人準備全力防守之時,寧凡卻散了魔弓,此刻又在凝聚魔符。

那符文是什麼,二人不知,但卻暗暗揣測,寧凡或許還未完成這道法術。

「一個沒有完成的法術,也敢拿到我二人面前虛張聲勢,找死1

二人心頭再無懼意,各是十指掐決,施展出凡虛下品法術,向寧凡發動攻擊。

「九霄神雷殘術1

「五雷轟頂之術1

一重重雷雲,頃刻凝聚,億萬金色雷光,化作霹靂劈落,帶著驚天動地的轟鳴聲。

這是兩位窺虛的全力合擊,縱然是普通窺虛也難以接下,至於正在完善法術的寧凡,貿然被雷光轟落,唯有必死!

「小心1雷十一目光一驚,欲出手相救。

「無妨1

寧凡頭也不回,驟然間一步邁出,停下凝聚魔符,其黑色星弓之上,已凝有九十九道魔符。

這魔符,是他從魔羅的弓術中偷學而來。

但凝聚魔符,卻需要本命星辰的力量,他僅有99顆本命黑星,只能凝出99道黑符。而魔羅能凝出百萬魔符,必定身懷百萬星辰的。

魔羅,亦是一個狠人!

但這個狠人,寧凡必定會超越!

魔符已成,寧凡彎弓引箭,一箭之威,使得周天萬里的雲海,忽然浮現一團團黑色星火。

這些星火,皆是星箭鋒芒太盛、法力太過激昂,在空氣中摩擦所生。

他黑髮在狂風中飄舞,黑眸如黑夜般冷漠,一股瘋狂的氣勢,霎時間席捲雲海!

面對億萬雷霆,寧凡連雷圖都懶得召出,直接彎弓,一箭!

松弦,箭出,劃過一道完美的黑線,所過之處,將天空生生撕成兩半,劃破黑色的血液!

一箭之威,令天空流血!

一道好似千鳥齊鳴的銳鳴之聲,旋即劃破雲海,響徹瓊霄!

嗤!

雲海之內,好似有無數道箭鳴回蕩,但見一道流光劃破寰宇,兩名窺虛修士全力施展的雷雲雷霆,被一箭洞穿,萬雷粉碎!

被箭光粉碎的雷光,繼而焚燒起黑色星火,虛無的雷光,硬是被焚成飛灰!

兩道凡虛法術,完全擋不住一箭之威!這一幕落在眼中,苦大苦二俱是面無血色,這一箭之威,足以將二人燃燒成灰,絕不是重傷那麼簡單!

二人怕了,懼了,意欲分路逃脫,但剛剛分道兩邊,那一箭立刻分出兩道箭影,追刺而去。

「媽的1

二人萬萬想不到,這箭還能一分為二,且分離之後,箭威雖降低,仍足以滅殺窺虛,綽綽有餘!

二人齊齊咬破舌尖,將遁速催動至極致,各自化作煙絲挪移,飄出十五萬里。

但那箭光,卻亦是一閃之下,失去蹤跡。

在二人各自現身於十五萬里之外時,兩道箭光忽而自虛空中射出,刺入二人丹田之內,無視一切窺虛防禦。

轟!

在中箭的一刻,二人甚至連慘叫都發不出,便被星火焚體,一息之內,化作飛灰消逝。

嗤!

兩道箭光帶著兩道元雷歸來,被寧凡吞下。

寧凡沒有散去星弓,只是步步靠近那桃衫公子,目露森寒,連踏九步。

九步皆踏在天地大勢之上,每一步,都更加迫使劍勢成形。

但在最後一步,寧凡轟然踏碎大勢,散出皇氣,凝出自己的皇勢。

踏天九步的終點,便是踏天勢,凝皇勢,皇天不朽!

「你想拿我請功?憑你1

嗤!

九步之後,一道道大勢之劍驟然席捲雲海,其中更有一道純金之劍,充斥著無可阻擋的殺伐之氣,沒有給桃衫公子任何求饒機會,一劍誅之!

嘶!

一個個雲海雷宮的老怪,俱是倒吸冷氣,難以置信。

寧凡一箭之威,可箭誅兩大煉虛。

寧凡九步成劍,那劍鋒芒之強,無人可擋!

「皇氣之劍1

黃雲子意欲救援義子的手,生生僵住,嘆息之後,閉上眼。

「罷了,此孽子惹的禍,理當自取惡果。只是想不到,這周明竟強到這種地步,其魔弓一箭,問虛之下,幾乎可瞬殺所有人!其皇氣勢劍,更是厲害,那一劍之威,縱然是我去抗衡,也有三成機會會隕落…此子說不定還有其他手段,決不可招惹1

寧凡連殺三人,卻無人敢阻攔。

連黃雲子都默許了寧凡的行為,還有誰敢上前阻擋。

楚南風、莫飛雲等人,俱都驚詫地合不攏嘴。

他們雖知寧凡厲害,卻不知寧凡竟身懷如此強悍的底牌,可箭誅窺虛,可劍殺問虛!

「黃雲子,給我一個解釋1

寧凡目光冷漠,他本不欲在雲海惹事,但對方先惹他,結果就不一樣了。

若黃雲子不給他一個交待,今曰,他便踏平雲海雷宮!

「聽說周道友正在搜集元神之雷,老夫手上,恰也有一萬道化神元雷,皆是無數年來死於十二層的化神所遺留…」黃雲子苦笑,給出了補償。

「不夠!烏金竹葉,外加一千銀玉,此事可了,否則…雲海滅1

「大膽1

寧凡話音一落,立刻便有數個窺虛修為的雲海老怪邁步上前,怒視寧凡,表達著對勒索的不滿。

「我話不說二遍1

寧凡目如冷電,狠狠一掃,煞氣如劍,將這數個老怪刺得識海一痛,匆匆後退,心神大駭。

駭然的,是寧凡好生強悍的氣勢,僅憑煞氣,就可震退窺虛老怪!

「住嘴!周道友的要求十分合理!伯元,去取烏金竹葉、一千銀玉,交給周道友1

「…」名為伯元的老怪,正是之前被寧凡氣勢震退的一人,目光掙扎,不知該不該遵從命令。

「快去!你想要我雲海雷宮覆滅不成1黃雲子大吼道。

「什、什麼1」

伯元目光一驚,他想不到身為問虛老怪的黃雲子,竟如此懼怕寧凡。

這也難怪,伯元是窺虛,知道星弓厲害,卻不知皇劍厲害。

而黃雲子,從皇劍之中,察覺到了死亡危險,他豈能不懼怕寧凡。

伯元嘆息一聲,不敢怠慢,如黃雲子吩咐,取來東西,交給寧凡。

寧凡看也不看雷玉,盡數拋給雷十一,只吞掉一萬元雷,收起烏金竹葉,穿越傳送陣,進入第十三層。

在這批人走後,黃雲子方才鬆了口氣,望著身死雲海的義子、兩名窺虛,心有餘悸。

「伯元,記住!那周明,不能惹…他比應龍王,更危險百倍1

十三層,雷十一猥瑣一笑,望著寧凡滿是欽佩之色。

「周道友好魄力,面對黃雲子那老摳門,都敢宰一刀,好樣的!不如我們就這樣一鼓作氣勒索到二十四層,你有竹葉、元雷拿,我有雷玉拿,嘿嘿,有財一起發,何樂而不為1

「好1

寧凡點點頭,繼續勒索吧,強勢一些又何妨?反正這黑雷塔中,本就是實力為尊。別人若看不慣他,大可帶人來殺,後果么…就和燭風等人,一個下場!

在煉化一萬元雷后,寧凡元神之上的雷甲,已突破金甲三階,防禦更為恐怖。

縱然是沖虛一擊,都能防禦,至於問虛攻擊,可完全無視!

這意味著,前二十四層之中,包括應龍王在內,無人可傷寧凡!

不過,寧凡發現了一個悲催的事實。

當雷甲突破三階之後,晉級所需的元雷數量,愈加恐怖了。

二階升三階,他也只吞噬了一萬多元雷而已。

但三階突破四階,卻起碼需要二十萬元雷!

需要的元雷越多,越說明四階金甲的防禦遠超三階。

這也從側面說明,太虛修士的攻擊強度,是沖虛老怪的二十倍不止!

煉虛期,每修一級,便是天壤之別。因為唯有明悟虛字之後,才可真正算成為強者!

半個時辰后,一行人抵達十三層玄海雷宮。

讓寧凡意外的是,十三層雷主已備好烏金竹葉、一萬元雷、一千銀玉,贈與寧凡。

所謂的玄海雷主,是一個瘦小的老頭,平曰里都是傲氣衝天,但此刻卻根本不敢對寧凡傲氣。

「呵呵,周道友請使用傳送陣!若有什麼吩咐,但說無妨,只要小老兒能辦到,必定略盡綿薄之力1

「就算是想請你對付應龍王,也可以么?」寧凡大有深意看了一眼玄海雷主。

「呵呵,道友說笑了,小老兒年事已高,法力已微,怕已不是應龍的對手了,不過,小老兒倒是可贈送道友十具幻虛死傀,也算是為小友一戰、略盡綿力了。」

「哦?如此,倒是要多謝玄海道友的厚禮了。」

此人既然送寧凡傀儡戰力,寧凡自不會不收,全部交給雷十一統率。

如此安然無事、一路向上,一直行至二十二層,幾乎再無任何人招惹寧凡。

「周道友好大的威名,這一路前行,竟再無人,只有人送禮1雷十一嘖嘖稱嘆,單單幻虛死傀,他便已收了二百具之多,雖說這些死傀不如真正的煉虛厲害,但也能抵得上二十名窺虛戰力了。

「威名么…他們不過是想利用我而已。利用我,除掉應龍王!看起來,應龍王惹下的仇敵倒是不少埃牆倒眾人推么…」

「引虎殺狼么?他們倒也是想得出來,就不怕把你這虎養大,徒遺禍患,成為下一個應龍王?」雷十一擠擠眼,打趣道。

「養虎?雷十一,世間聰明之人可不止你一人,怕是已有不少人,都從我索要元雷的行為,猜出我活人身份,我是活人,不可能留在黑雷塔,而你雷十一,若只有幻虛傀儡,也最多滯留十一層,不會到上層與他們爭雄…借我二人之手,除掉應龍王,他們自是樂意的。」

言及於此,寧凡不再多言。

二十二層泰岳雷宮,已近在眼前。

與之前層數不同,這二十二層塔主雖也備好了厚禮等待寧凡,卻鐵青了臉,態度相當冷淡。

二十二層雷主,泰岳雷主,乃是一名金身第二境的問虛高手。

法體雙修,他幾乎同極仍是遜色應龍王一籌。

他希望假借寧凡之手誅殺應龍,卻又有自己的自傲,不可能對寧凡卑躬屈膝的。

且這個黑塔般的漢子,心頭仍有不信,不信寧凡區區一個半步煉虛,可憑皇劍威脅到問虛姓命。

「本尊泰岳,久候多時。禮物在此,傳送陣亦在此,小友可隨意取用,不過,想安然離去,有一個前提1

「什麼前提?」寧凡目光一凜,他從泰岳身上,感受到一股濃濃戰意。

「接我一拳,若你不死,本尊放你前往二十三層!否則,你根本沒有資格與應龍一戰1

泰岳一步邁出,巨力一踏,十萬里內,山河崩潰!

此人,好強的煉體境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