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428章屠塔(四)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 不關寧凡是否有這種神通,雷十一都不會問,問出來,也只是給寧凡添麻煩。 鐘山雷宮,煉虛死盡,萬寶閣一面倒地殺戮,最終將鐘山夷平。 一枚枚雷玉,皆歸雷十一所用,包括寧凡所獲金玉,也都給...

群修皆驚,奪人壽元的大陣,簡直聞所未聞!

奪人壽元,乃是大道之術,真仙都未必能施展此術,這一仙虛大陣卻模擬出此術!

雷雨之內,大陣之中,一個個死靈不分敵我,壽元皆在飛速減少,鬢髮斑白,容貌漸漸蒼老。.

少數壽元將近的高手,被這大陣一攝,失去最後一絲壽元,就此隕落。

其他高手,困於陣中,被奪盡壽元也只是時間問題。

好詭異的大陣!

雷十一等高手,施盡全力,欲轟碎陣光。

奈何此地陣光,本就是仙虛大陣,在吸收了諸人壽元之力后,防禦更是提升至恐怖程度,豈是雷十一等人可轟開。

「難道我等真要與這燭風、在此地同歸於盡1無數高手面露絕望。

此刻的燭風,已祭獻生命,處於一種殺不死的狀態。

大陣無法攻破,整個鐘山山脈都是大陣,每一滴雷雨都是索魂幽靈。

燭風得意的一笑,所有人的慌張都落在他的眼中。

對,就是要這樣才好!

他要讓這些人感受感受他之前的絕望!

每一個絕望的表情,對於祭獻之後必死的燭風而言,都是死前最大安慰。

然而當燭風的目光,掃過寧凡之時,忽然震怒。

「為何他如此鎮定,這不可能1

燭風心頭大怒,他落得如今下場,罪魁禍首,便是寧凡。

他最想看到的,是寧凡絕望的表情,如此才可快意。

但寧凡被困陣中,卻絲毫無懼,反倒一副古井無波的模樣,片刻后,更是微暝雙目,身旁只留三傀一屍護法。

任黑髮一絲絲斑白,任皮膚一絲絲干皺,任脊背一絲絲佝僂,任歲月一絲絲蒼老。

寧凡絲毫不反抗,任大陣攫取著他的壽元。

壽元是一個修士的生命上限,壽元被奪,並不影響骨齡。

有些修士活過千年萬年,卻仍是年輕模樣,只因壽元還很充足。

隨著壽元失去,一絲絲瀕臨壽盡,修士才會開始蒼老。當然,也有修士喜歡老者模樣,刻意幻化,也是尋常。

寧凡修鍊至今,一次次藉助時光修鍊,也不過才500歲骨齡而已,作為一個化神修士,他可活五六千年,壽元充足,自不會顯老。

但隨著壽元一絲絲流入大陣,就此失去,縱然是寧凡,也不免現出老態。

仙虛大陣雖厲害,但寧凡完全可借風煙一指撕開裂縫,揚長而去,但他沒有這麼做。

他留在此,不破陣,不逃離,自有原因。

他的心,與此陣相合,他似乎領悟到了什麼,又飄渺散去。

那一絲光陰之血,因吞噬光**晶而生,卻在這一刻,一絲絲增多。

「光陰么…若我能自如掌控這一絲光陰之血,不但不會被陣光奪走壽元,更可逆奪壽元1

「我未老過,如何體悟光陰…這一次蒼老對我而言,卻是感悟光陰之血的最佳時機。」

寧凡心中計定,撤去防禦,任陣光奪走壽元。

甚至,他還嘗試逆運光陰之力,將壽元送出陣光,故而他蒼老的速度,幾乎是其他人的數十倍。

眼見寧凡故作鎮靜,燭風半跪於地,目露冷嘲。

在他看來,寧凡的故作鎮靜,只不過是故弄玄虛。

他絕不認為,寧凡可破去堂堂仙虛大陣!

沒有人能殺死燭風,他同樣也衰弱到無法動用半絲法力,不可攻擊任何人。

他只求與所有敵人同歸於盡,如此,他可勉強獲得復仇之快感。

寧凡的壽元飛速流逝,從二十歲青年容貌,漸變成三四十歲的中年,再步入六七十歲的老者容貌。

他的心,對光陰的領悟步步加深。

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順,七十從心所欲…

他的心,隨著容貌的改變,亦經歷過一次蒼老。

他滿頭白髮,皺紋密布,垂垂老矣,他睜開渾濁的雙眼,淡淡掃了一眼雷雨大陣,眼光卻無喜無悲。

寵辱不驚!

就在這短暫蒼老的狀態中,寧凡的心境獲得了莫大提升!

「何謂光陰?修士詩曰,『光陰者,百代之過客』…修士一生之長,是凡人百代之多。對修士而言,光陰,就是流去的歲月,就是壽元。對山嶽而言,光陰是刻在石上的裂紋,是風化的刻櫻對川流湖海而言,光陰是滄海變作滄田的變遷…」

寧凡心中自語,他的丹田之中,一絲光陰之血被徐徐剝離,被其身披金甲的元神張口吞入。

從前,他無法隨心所欲吞噬光陰之血。

此刻,他一夜蒼老,卻通過身心蒼老,體悟到光陰的玄妙。

有些東西,你不親身去經歷,只靠著閉門造車體悟,一生一世無法明悟。

譬如流水,譬如光陰。

寧凡渾濁而蒼老的雙目,忽而閃掠過一道精光,他,摸到了光陰流動的軌跡!

「我明悟了光陰,卻還無法自如控光陰,這一切,皆因我境界太低,無法領悟那個級數的仙術…」

「但從這大陣之中,我卻窺探到一絲控光陰的手段。奪人壽元,可使人蒼老,奪天地壽元,可使天地蒼老。而奪取壽元的方法,便是奪走他人的『光陰』,彌補自己流逝的『光陰』,以此平衡…」

「這大陣,正因融入了一絲光陰之力,故而才可奪人壽元,我身懷一絲光陰之力,亦可…奪人壽元1

寧凡白髮如雪,平靜的目光掃過燭風,淡漠道,

「你的大禮,我收下了1

「大禮?哼!你在說什麼胡話,我何時給過你大禮,我所給的,只是一場生殺大劫,誅戮爾命1燭風冷笑道,他認為寧凡一定是快要死了,腦袋糊塗了,在說胡話。

「…」

寧凡沒有回答,他用實際行動告訴燭風,燭風祭獻生命開啟的大陣,對寧凡而言,正是大禮!

「破1

寧凡蒼老的聲音,響徹鐘聲,雙目之中,忽而射出一道金色光絲。

那金色,既非劍氣,亦非金雷,而是一種詭異莫測的力量。

那種力量,尚不如輪迴玄妙,但一經出現,卻已讓雷十一、燭風俱都無法理解。

尤其是燭風,更是驚呼道,

「這是何物!好可怕的力量!不過即便這力量再可怕,卻只有一道光絲,絕對攻不破大陣…」

他話說一半,忽而生生噎祝

夜空之上,那純金色的光陰之線好似針刺豆腐一般,『嗤』地一聲,輕而易舉刺入陣光之內。

下一刻,大陣轟得一聲,逆亂起來,只因陣光中原本加持的一絲光陰之力,被寧凡奪走!

那一絲光陰之力,與寧凡的光陰之血力量相差無多,但終究略遜一籌,乃是創始此陣的宗師所遺留。

他留在此陣的光陰之力,被寧凡吞噬,不是便宜了寧凡,又是什麼?

「吞1

將光陰之血打入陣光中,寧凡心念一控,開始吞噬陣光內的光陰之力。

鐘山大陣,抽取修士壽元的效果漸漸衰弱,到了最後,竟然完全不可抽走壽元。

寧凡五指一抓,陣光轟然崩碎,一絲金線被其召回手中,吞入腹中,煉入元神。並在元神之內,一道金線,分成兩道光陰之血。

多了一道!

這多出的一道,自然是從陣光中所吞噬!

「不可能!仙虛大陣,竟被你一道金光所破,那金光,究竟是何物1燭風大驚,抬頭看天,長空之上,漂浮著一塊塊暗紅水晶,每一塊水晶,都含了一百乃是數百歲的壽元,共有數千之多!

那些水晶,皆是無數高手被抽走的壽元所凝。

那些水晶,可以被抽走,卻無法被吞回,因為這些修士並不精通光陰之力。

燭風無法置信,從無人可破的仙虛大陣,為何會被一個化神小輩給破去!

隨著大陣破去,燭風祭獻生命的大限已到,慘呼一聲,死不瞑目。留下元雷金玉,仍是要便宜寧凡的

在其身死的一刻,十萬里內,鐘山山麓俱都崩塌,此地雷雨第一次停歇。

大陣,不復!

而夜空之上,一塊塊壽元水晶因無人可煉化,正漸漸消逝於長空。

所謂花有重開曰,人無再少年。如寧凡一般容貌蒼老的修士,是無法重獲壽元、恢復年輕的。

寧凡抬頭看天,他永遠光陰之力,可以煉化這些水晶!若吞噬這些水晶,他不但可恢復年輕,更可一舉獲得超過十萬年的壽命!

心中回憶著對鐘山大陣的領悟,寧凡抬手一指,催動心陣之力,在長空勾畫出陣圖。

他的心陣,不足以勾畫出仙虛陣圖,卻模擬鐘山大陣,自創了一種化級巔峰的陣法。

品級雖未入虛級陣法,卻深含光陰變遷的玄妙。

陣光一閃,所有壽元水晶被吞入陣中,煉入寧凡體內。

寧凡步步踏天,每一步,都愈加年輕。

從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漸漸變回一個白衣青年。

不但容貌年輕,壽元更平添十萬歲!

十萬歲,唯有碎虛老怪,才能活如此之久。寧凡未入碎虛,僅僅化神,卻已能活十萬歲。

且只要他願意,曰后仍可借光陰之力,奪人壽元,縱然和仙人一般長生不死,都不難的!

光陰之力,當真逆天!

若是其他老怪有寧凡這種機緣、道悟,獲得光陰之力,凝聚光陰之血,徹悟光陰神通,心陣煉化壽元…那些老怪,必定也可以長生不死!

可惜,他們既不敢偷盜光**晶,亦無法領悟光陰之力,更沒有心陣神通。

且對修真七步來說,長生或許珍貴,但對仙人而言,人人都可長生,所謂的長生,根本不足自傲的。

壽元對寧凡而言,只是雞肋,他不缺壽元,他只缺時間,他太匆忙,他時間太緊迫、太少。

「周道友,好手段!你究竟做了什麼,竟連此陣都破掉了!還有,那些壽元水晶…小友難道盡數吞噬了?」雷十一疑惑道。

「雷閣主以為,我能吞噬那些水晶?」寧凡不答反問道。

「呵呵,是老夫問得唐突,道友能否吞噬那些水晶,與老夫何干…」

雷十一連忙擺手,示意他沒有打探寧凡底細的意思。

燭風已死,他大仇已報,甚是快意。而他之所以能報大仇,皆因寧凡相助。

這份情,雷十一必須記著,所以,他不會去打探寧凡的底細,做如此失禮之事。

奪人壽元、吞為己用,這種逆天手段,足以讓無數瀕臨壽終的碎虛老怪…瘋狂!

不關寧凡是否有這種神通,雷十一都不會問,問出來,也只是給寧凡添麻煩。

鐘山雷宮,煉虛死盡,萬寶閣一面倒地殺戮,最終將鐘山夷平。

一枚枚雷玉,皆歸雷十一所用,包括寧凡所獲金玉,也都給了雷十一。

至於元神之雷,則皆歸寧凡,各取所需。

若無雷十一相助,寧凡想獨滅鐘山,必定要耗費不小力氣的。贈與區區雷玉,不值一提。

屠盡鐘山雷宮,吞噬無數元雷,雷甲距離突破,只差4000化神元雷而已。

若摺合成煉虛元雷,僅40道便足夠。

「小友意欲如何,還要一路殺上二十四層么?可還需要老夫幫助。」雷十一咬咬牙,終於還是主動問道。

「哦?雷閣主不是畏懼應龍王、不敢相助周某么?怎麼此刻不怕了?」寧凡深深望了雷十一一眼,能夠看出,雷十一臉上還有掙扎、畏懼。

之前,雷十一畏懼應龍王,只願助寧凡斬殺燭風。

此刻,雷十一仍然畏懼應龍王,卻願意幫寧凡殺入二十四層。

此人,似乎是想報恩。

「老夫仍是怕應龍王的,只是…若無小友相助,老夫等萬寶閣高手,都已死在燭風孽障之手,那陣光奪人壽元,太過厲害,若非小友,無人可破…這救命之恩,當還!我萬寶閣之人已死過一次,縱然小友不敵應龍王,我等也願助陣,共小友赴死1

「閣主所言極是!我等願助周道友,殺上二十四層1楚南風、莫飛雲俱是響應到。

「…」

寧凡一時沉默,這萬寶閣懂得知恩圖報,倒也難得。

有萬寶閣相助,他殺入二十四層,亦會輕鬆許多,自不會拒絕。

稍稍清理戰場,整頓休憩之後,眾人準備渡過傳送陣,進入十二層。

便在此時,鐘山之外,一隊修士氣勢洶洶、掩殺而來。

一面疾遁、一面高呼,

「我等十位窺虛援手來遲,望燭風雷主恕罪!嘿嘿,這誅殺周明的大功,可不能讓你一人獨吞1

十名窺虛,千名化神,赫然是來搶功的。

諸人馬不停蹄,從十層趕赴此地,生怕來晚了、搶不到誅殺寧凡之功。

然而這才剛一來到鐘山,一個個老怪便傻眼了。

什麼情況!這是什麼情況!

鐘山十萬里俱成為廢墟,無數死靈死去,血流成河。

那些屍首之中,有元嬰,有化神,更有…煉虛!

「馬人王死了,厲鬼死了,嚴道子死了,還有孤逢…」十層雷主額頭冷汗直冒,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

當他的目光落在燭風屍首之上后,心幾乎跳出嗓子眼。

包括十層雷主在內,十名窺虛老怪俱都面色震撼。

「燭風?!燭風死了!這絕不可能!他可是問虛老怪,怎麼會死1

「為何?嘿嘿,你們死後,直接問他,不是更好1

雷十一猥瑣一笑,帶著萬寶閣眾人,圍住這批高手。

這些人皆是應龍王所派遣。殺了燭風,雷十一還能用舊怨來搪塞。殺了這些人,可是徹底與應龍王翻臉了。

只不過,雷十一是個果斷之人,他答應再幫寧凡對付應龍王,就不會反悔,這些人,一個也不會放過。

「殺1

寧凡一步踏天而起,恢復之後,已可再次施展我相之術,分出兩道金影。

一人二影一屍三傀,寧凡一人,相當於七名窺虛戰力,那六人,皆可算寧凡之奴!

一人六奴瞬間穩住十層雷主,發動最猛烈的攻勢,只一瞬,便重傷了十層雷主。

「不可能!當時我追殺你,你明明只有逃遁之力,為何如今會這麼強!啊1

十層雷主不敢置信,被寧凡一人六奴圍攻,只一瞬便重傷。

下一回合,傷勢已然致命,慘叫而亡。

他至死無法明白,才過去數曰而已,寧凡實力怎可能暴漲這麼多。

死不瞑目啊!後悔啊!

早知道寧凡點子這麼硬,他腦袋被門夾了才會來追殺寧凡。

早知道寧凡這麼強,他腦袋進水了才會趕著投胎一般趕來十一層送死。

悔不當初!

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