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427章屠塔(三)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噬。 此術多半又是黑龍族的秘術,但恐怕眼前的黑龍,是黑龍族史上最拙劣的施術者了。 「崩1 寧凡只一字念出,五指一抓,卻彷彿足以將天地撕開。 那蘊在黑龍巨口中的虛空,就這...

金影凝聚,可持續一炷香之久,一炷香對於寧凡而言,可做之事太多。

他遁光一閃,好似一道掣電,直取與傀儡交戰的另外兩名雷宮窺虛。

寧凡分出兩道金身之影,兩息斬殺厲鬼,此事已震驚所有死靈。

就算是與雷十一戰得難分勝敗的燭風,也不禁心生畏懼。

「那是什麼法術!竟能分出金身幻影,此術如此逆天,絕不可能默默無名,為何我從未聽說過1

這個想法,亦在雷十一心頭滋生,但他業已知曉寧凡活人生分,並未和燭風一般震驚。

從寧凡法術的不熟練看,此術還是其剛剛掌握不久。

從此術波動來看,雷十一隱隱覺得眼熟,心中已有定論,苦笑道,

「不會錯!此術是傳承水晶之中所記載的法術!那水晶以我死靈之身,雖無法開啟,卻也感知過其中內容,即便無法看透,也終究記得其中的一絲法力波動…此術如此逆天,看起來,老夫又被佔了一次大便宜啊,不過這也無可奈何,此術放在我手,千百年無法開啟,在其手中卻能發揚,這也是氣運使然…老夫之氣運,遠不如此子多矣。」

連兩名問虛都被此術驚艷到了,其他窺虛又豈能不知此術厲害?

一名金身,便堪比窺虛,兩具金身幻境,加上實力本已逆天的寧凡,在這鐘山雷宮之中,誰可擋寧凡腳步?

嚴道子、孤逢二人,正在聯手攻擊三具傀儡。

二人在雷宮煉虛之中實力較弱,只敢欺負區區傀儡。

二人精通聯手合擊,以二對三下,竟漸漸開始佔據上風。

只是二人還未彼此得意,便驚覺厲鬼隕落,更駭然發現。斬殺厲鬼的寧凡,正風馳電掣殺來,煞氣騰騰!

「不好1

二人心頭齊齊一凜,各自祭起最強法寶,朝寧凡當頭打來,同時撇下三傀,竟是頭也不回想要逃遁。

兩名窺虛,竟沒有抗衡寧凡的勇氣!

一人二影狀態下,寧凡的戰力相當於三名窺虛,可瞬殺窺虛。誰敢與之爭鋒!

被二人祭起的法寶,一為飛電之劍,有凡虛下品之階,飛遁之時只見電光,不見劍影,足見此劍之快。

另一寶為一枚五光之石,亦是凡虛下品之階,一經祭起,立刻演化千萬重五色山嶽。朝寧凡當頭鎮壓。

「法寶不錯,可惜,爾等走不了1

轟!轟!

寧凡剛剛話落,兩具金身羅漢影。各自一步邁出,朝著天空二寶揮出金色拳芒,拳力之強,足以震天裂地。虛空一處處崩塌,壓垮一處處山河。

飛電之劍,被一拳震飛。五光之石,被一拳倒卷而回。

兩具金影轟飛法寶,亦受了些許傷勢,但這傷勢不足以令之致命,在受傷的下一瞬,兩具金影金光一現,傷勢痊癒。

在傷勢痊癒之後,兩具金影更是齊齊招手,將飛電劍、五光石各自擒入手中,金光一抹,抹去法寶印記,強吞己用。

「什麼1

二人還未逃遠,便覺察法寶攻勢被破,窺探到金影自愈傷勢的一幕,皆是駭然失色。

這金影傷勢自愈,除非一擊致命,否則誰人可殺!

這金影太過詭異,竟能抹滅法寶印記,奪人法寶自用!

「想走?」

寧凡扶離之翼召出,一遁之下,猶比二人遁光快了一分,擋在二人退路之上。

雙拳齊齊揮出,帶著撼動山河之力,轟在二人胸口,發出一連串的崩潰巨響。

噗!

二人齊齊噴血,受了寧凡一拳巨力,俱是傷勢不輕。

雖未被寧凡瞬殺,但被寧凡拳芒一拖,三具傀儡、兩道金影,皆是趁機圍攻上來。

頃刻間,嚴道子、孤逢二人已被寧凡六人圍祝

一人二影三傀,俱是拳芒轟出,六道窺虛一擊,足以將鐘山夷平,那攻擊打在嚴孤二人身前,根本無可防禦,唯有硬撐。

轟!轟!轟!

一拳拳打在護體寶光之上,二人只有死撐的份,哪有還擊餘力?

隨著時間推移,二人漸漸無法支撐。

十拳,護甲俱碎。

百拳,肉身千瘡百孔,筋骨俱碎,血流成河。

千拳,二人元神被一道道拳芒生生震殺!

隨著兩道慘叫傳出,二人在死撐了一炷香之後,終於殞命。

寧凡仗著二影三傀,又斬兩人,兩道元雷,兩枚金玉,收入囊中!

在場死靈,俱被寧凡凶威震撼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遠處圍觀的五名窺虛,俱是從寧凡身上感到一股無可抗衡的威勢。

「傀儡是此子所有,金影是此子所化,這便是說,此子一人戰力,堪比六名窺虛!馬人王、厲鬼、嚴道子、孤逢!此子短短時間內,已連殺四名窺虛,此子手段驚天,無人可擋,速速撤退,此地絕對不宜久留1

五人對視一眼,哪還有半分撿漏之心,俱化做煙絲死命逃離。

鐘山勝負,他們已不在乎,他們對寧凡的畏懼,已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一炷香到了,金影消散。

寧凡失去兩具金影,短時間內,也無法再次使用我相之術。

只不過,此刻的寧凡有著一人三傀在身,仍是窺虛無敵。

鐘山雷宮還剩五名窺虛,正分別與楚南風等萬寶閣窺虛戰在一處。

起初他們還能與楚南風等人戰得不分勝敗,但隨著寧凡連斬數人,他們心中生懼,鬥法已失了章法分寸,漸露下風。

「此子才半步煉虛,就已如此厲害,若是讓他晉入煉虛,即便只是窺虛,也必定是窺虛無敵的局面!不,他若入窺虛,怕是敢與問虛爭鋒1

五人心中正思,卻驟然一驚。感覺到身後四道呼嘯的陣光由遠及近,好似索命閻王,正是寧凡一人三傀。

「不好1

正與莫飛雲對轟的雷宮窺虛,來不及做出反應,已被寧凡攻來,三傀同時出拳,打散此人所有防禦,而寧凡揚手一劍,斬離收命,刺入丹田。

下一刻。億萬劍絲抽出,將其元神剿滅!

吞元雷,收金玉!

「多謝周道友援手…」莫飛雲眼神複雜,他需要全力以對的對手,卻被寧凡瞬殺,這種巨大的落差感,讓他更為深刻地意識到,寧凡有何等強橫。

寧凡點點頭,遁光一閃。又朝楚南風的戰場遁去。

楚南風的對手,是一個身懷妖血的死靈,正演化黑龍妖相,耀武揚威。

此人妖血駁雜不純。他所化妖相也是拙劣不堪,饒是如此,黑龍妖相攻伐之強,也讓楚南風無法擊敗此人。

正苦戰中。忽而見四道遁光由遠及近。

那黑龍力壓楚南風,頗有自傲,眼見寧凡等人前來。雖然忌憚重重,卻仍是滿口不屑,

「豎子狂妄!仗著傀儡、幻象之威,便以為自己堪比煉虛了么,可笑!黑龍吞天之術1

黑龍張開巨口,口中演化虛空之力,如混沌,如黑洞,似要一口將寧凡吞噬。

此術多半又是黑龍族的秘術,但恐怕眼前的黑龍,是黑龍族史上最拙劣的施術者了。

「崩1

寧凡只一字念出,五指一抓,卻彷彿足以將天地撕開。

那蘊在黑龍巨口中的虛空,就這般被寧凡撕成碎片,正面破去此術。

噗!

黑龍法術被蠻橫破去,豈能好受,吐血不止。

他望著寧凡,竟發自血脈地膽寒起來。

這一刻,他頭腦冷靜,才漸漸從寧凡身上察覺到一股讓其窒息的妖血之威。

他的黑龍之血,也不知從哪裡尋來,稍加煉化,極其拙劣。

但寧凡體內的妖血,卻純凈、至高無上。

那強橫的血脈,是黑龍生平僅見,就算是傳聞中、擁有真血級黃龍血脈的應龍王,也絕無寧凡這種級數的血脈威壓。

沒有給黑龍太多的思索時間,寧凡直接暴起,遁光一閃,立在黑龍龍頭之上。

如此近距離之下,寧凡祖血威壓全部釋放,黑龍竟無法抗衡,直接被定住一般,陷入茫然與獃滯!

黑龍是殘血,寧凡是祖血,二人血脈差距…太大!

僅憑血脈,寧凡便可鎮壓黑龍!若無如此威懾力,怎能匹配他扶離老祖的身份!

而寧凡的眼中,更是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喜色。

黑龍吞天之術么…此術不錯,似乎是黑龍族中、高品血脈吞噬低品血脈的秘術。

此術不難掌握,但卻必須以王血以上黑龍血脈才能真正發揮威力。

此術不但可吞黑龍,更可吞天下之龍!上古之時,黑龍之所以霸道,便是因為可強吞其他龍族屍血,強壯己身。

所謂五龍死,黑龍生,正是此意!

「你、你要如何才肯放過老夫!只要你放過老夫,老夫願意倒戈,助你滅殺燭風1黑龍哀求道。

「放過你?可笑!你血脈雖次,但這修為,卻是實打實的窺虛…如此,倒是不宜浪費了。」

寧凡一拍儲物袋,取出久不使用的黑龍煉屍,指訣一變,操控龍屍以身化巨,張口演化虛空,一口朝殘血黑龍吞下。

「不、不要1

殘血黑龍畏懼了,他自然能看出來,寧凡身懷一具黑龍煉屍,且還要以那煉屍、模仿黑龍吞天之術,以便吞噬自己!

可怕,可怕!

若他沒有看錯,那黑龍煉屍,竟然是絕滅已久的王血黑龍!

世間竟有人敢以王血黑龍製作煉屍,此人更是膽大妄為要吞噬他,他必死無疑!

「放、放過我…啊1

他慘叫,死去,一絲絲精血、血肉,都被黑龍煉屍吞噬。

寧凡偷學了黑龍吞天之術,並以黑龍煉屍強吞對方黑龍。

吞噬掉窺虛黑龍,原本半步煉虛的龍屍,品階忽然暴漲,幾乎在一瞬間,突破至窺虛品階。

寧凡,又多了一名窺虛打手!

楚南風震驚不已,那讓他焦頭爛額的黑龍。竟被寧凡以詭異大神通給懾服、輕易滅殺。

「沖虛!定是沖虛!就算是問虛,也無法瞬殺這黑龍的1他更加堅信,寧凡是沖虛老怪。

吞元雷,收金玉,寧凡深深看了一眼楚南風,掉頭去往其他戰常

每去一處,便有一名雷宮窺虛,面臨浩劫。

此刻的寧凡,一人相當於五名窺虛戰力,加上萬寶閣的五人。圍攻雷宮碩果僅存的三名窺虛,幾乎是必殺之局。

短短一炷香之後,三人相繼隕落,而這也標示著,此刻開始,鐘山雷宮,只剩燭風最後一名戰力,且這戰力,還在被雷十一無限壓制之中。

「不可能!這絕不可能!為何區區一名半步煉虛。足以攪動戰局,這不是真的,我不信1燭風9名窺虛屬下,死於鐘山。

3名窺虛屬下。死於鐘山外圍。

他一生基業,幾乎毀於寧凡一人之手,就算今日他施展逆天手段、屠盡鐘山之敵,也無法再坐穩雷主之位了。

「燭風。你太小看周明了,此子之厲害,遠超你想象。若老夫所料不差,此戰,他根本還沒有動用真正底牌,他的底牌,多半是要留著對付應龍子的。」

雷十一不再稱呼應龍子為王,他的心中,對寧凡油然升起一股信心,他深信,要不了太久,寧凡便會一路殺入二十四層,誅殺應龍!

「燭風,當年你吞我妻,可想過會有今日!任你有三頭六臂,今日也要教你死在鐘山!虛術,虛雷算珠1

雷十一向天一指,天空之中虛空之力纏繞,擬成黑雷形態,演化一道山嶽巨大的黑雷算盤。

算盤驟然崩潰,五十顆黑雷算珠,好似一團團黑雷火球,每一顆都有萬丈之大。

自長空墜下,好似五十團黑色流星,每一擊都足以傷及窺虛修士!

五十擊合一,縱然是問虛也要受傷!

如此駭人之術,大大出乎燭風意料,他雙手倉皇掐決,化出一層層金雷光幕,試圖擋下此術。

但一重重金雷光幕,只一瞬,便被雷十一盡數攻破。

五十團黑色流星,無一例外轟在燭風胸口。

轟!轟!轟!

一道道毀天滅地的黑色雷火,將大地夷平,十萬里山河成為腐朽!

雷火燃燒大地,那蒼茫的大地上,燭風半跪於地,氣息已弱。

他憤恨地望向雷十一,他終究被雷十一擊敗,此刻的燭風,很難擁有再戰之力。

他亦知,他逃不掉。

要死了,他堂堂十一層雷術,竟然也要死了。

不!他要拉著雷十一和寧凡,一起下地獄!

「鐘山風雨,名列仙虛,除了破隱身,還有『生殺二劫陣』隱藏其中。那生殺二劫一旦開啟,需祭獻我生命,但,必可屠盡爾等!雷十一,這是你…逼我的!讓我們一起死吧1

燭風露出瘋狂的笑容,他一把捏碎陣盤,並在這一刻點燃了元神。

在其點燃元神的一刻,鐘山之內,一滴滴雷雨,忽然纏繞起絲絲電光。

無數電光,化作十條雷霆之龍,五條為蒼龍,五條為黃龍!

十條雷霆之龍,俱是問虛修為!

「第一劫,殺劫之陣!鐘山風雨…起蒼黃1

一術成,萬寶閣群修面色大變。

無人料到,鐘山大陣之中,竟藏有如此殺劫,可變化出十條問虛雷龍!

就連雷十一都是面色大變,此地每一條雷龍都不弱於自己,他,擋不住十條雷龍!

「雷龍,又如何1

在群修畏懼之時,寧凡仰頭看天,黑髮狂舞,目若日月,好似雷神降臨。

腳下,一副碩大的血色雷圖撐開。

雷圖被寧凡撐開十萬里範圍,十萬里內,十條問虛雷龍的攻擊竟無法破開雷圖分毫。

在這雷圖徹底撐開的一刻,所有雷系死靈,俱都感到一股顫抖。

就連十頭問虛雷龍,都驚慌起來。

「區區雷霆之龍,問虛之階,也敢忤逆本帝,找死1

寧凡的口氣,模仿的,是太素!

腳踏雷圖,他蔑視雷龍,好似蔑視螻蟻。

若這雷龍有沖虛修為也就罷了,僅僅是問虛,那麼來多少,寧凡吞多少!

「吞1

隨著寧凡一字念出,雷圖忽然迸發一股無法想想的撕扯之力,將十條雷龍一一吸入雷圖。

而後,十道凄厲的慘叫傳出,十龍俱被雷圖吞噬,龐大的元雷之力,煉化入雷甲之中,令得雷甲再次朝金甲三階邁進不少。

鐘山之內,滿場死寂!

燭風眼眶欲裂,他冷笑還僵在臉上,他無法置信,以燃燒元神的莫大代價、召出的十條問虛黑龍,竟如此不堪一擊!

十條雷龍,俱是問虛,俱是可叱吒風雲的存在,但才剛剛露臉,還沒有逞威,便被寧凡一一滅殺,這怎麼可能!

雷龍什麼時候這麼弱小了?

不,不是雷龍若下,是那雷圖之術,太過強大!

那是什麼雷圖,那究竟是什麼術!

「難、難道是…太素雷帝的最強神通之一…太素雷圖!不,這絕不可能1

「太素雷帝,號令萬雷,莫敢不從,也唯有雷帝有資格吞雷龍如兒戲!此術自雷帝之後,早已失傳,縱是真仙也無人習得,區區一個半步煉虛的小輩,絕不可能習得此術1

「我不信,我不信1

燭風一次次嘶吼,似笑似哭,他真的瘋了。

雷十一不免露出唏噓之色,他一生與燭風做對,終於獲勝之時,又見燭風落得如此瘋癲下場,難免有些空落落的空虛感。

「小心,那燭風說了,這鐘山風雨之陣,共有生殺二劫陣。剛才的雷龍,是殺劫之陣,怕此地還藏有生劫之陣,不要再給燭風催動陣光的機會。」

雷十一傳音提醒,遁光一閃,朝燭風刺殺而去,沒有絲毫憐憫。

「嗯。」寧凡點點頭,踏著雷圖,朝燭風步步殺去。

其他萬寶閣煉虛,亦是一一振奮,朝燭風發動最後進攻。

一旦斬殺燭風,從今日起,萬寶閣便是十一層之主,雷十一,便是新任雷主!

他們作為雷十一的心腹,自然願意看到這個局面的。

「你們想殺我?想阻止生劫陣開啟?哈哈,你們錯了,錯了!生劫陣,早已開啟,你們卻不自知!來不及了,你們終究會和我一起死1

燭風笑如狂魔,任一道道攻擊攻打在身上,卻不躲不避。

每一道法術,都足以將殘血狀態的燭風滅殺,但詭異的是,被這些法術轟中,燭風卻只是受傷,並未死去。

片刻之後,其傷勢,更以詭異速度癒合。

而包括寧凡在內,所有萬寶閣、雷宮的高手,俱都開始髮絲蒼白。

所有人的壽元,都被詭異奪走,用以為燭風一人療傷!

「第二劫,生劫之陣!天若有情…天亦老1

在燭風話落的一霎間,諸人的壽元更是飛速流走。

寧凡目光一凜,此仙虛大陣的玄妙,完全出乎他的料想。

且若他沒感知錯,這仙虛大陣奪人壽元,只因陣光之中,融入了一絲光陰之力!

他的體內,一絲光陰之血,躍躍欲試…

光陰之力,他亦不懼……補更中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