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426章屠塔(二)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麓霎時間地動山搖,一股堪比仙虛的陣光,霎時間好似驚鴻劃破夜色,遮蔽了夜空。 隨著陣光遮天,一股奇異的感覺浮現於寧凡心頭。 寧凡繼而現,在這仙虛陣光之中,欺天斗篷竟無法再次使用。 ...

二百化神,殺入鐘山,沿途一片血海 此事業已驚動十一層的所有死靈,一道道傳音劍光,或是向上界傳出,或是向下層傳去。

正在九、十層傳送陣守株待兔的十名煉虛、千名化神,俱在接到這一情報之後,面色大變。

他們被寧凡擺了一道!

他們在傳送陣等待寧凡自投羅網,縱然寧凡滅了十層雷宮的兩名窺虛,他們也沒有撤離過傳送陣。

因為他們覺得,寧凡進攻十層雷宮,必定只是聲東擊西,想引他們離開傳送陣,好逃下九層。

卻不曾想,寧凡反倒朝著更高層殺去,最出人意料的,是寧凡還敢明目張、向第十一層的問虛雷主起挑戰!

問虛老怪,一人可敗數名窺虛,可瞬殺無數半步煉虛。

寧凡只有半步煉虛修為,他挑戰燭風的行為,著實讓這些老怪覺得可笑。

「此子好生狂妄!趁老夫不在十層雷宮,他竟屠了老夫兩名窺虛手下,這筆帳我還沒與他算,他竟又自尋死路、去攻往十一層的鐘山雷宮,他純粹是找死1

十層雷主憤憤不平,他當日帶大軍追殺寧凡,卻被寧凡以詭異隱身術跑掉,並反殺了他兩名窺虛手下。此事在他其中,始終是一個芥蒂。

「半步煉虛挑戰問虛,不過是送死而已。只是本座有些不解,為何萬寶閣也會隨此子一起攻擊燭風…這小子究竟付出了什麼代價,才請動了雷十一…」

一名窺虛老怪目光困惑,在他的印象中,十一層雷塔,除了雷主燭風,就數雷十一最強。

但這雷十一性情古怪,唯利是圖,很少與人落下交情,更不會幫任何人賣命。

這樣的雷十一,怎會為了一個半步煉虛的小輩,得罪燭風…

「哼!這小子太過狂妄,這一次,怕是要死在鐘山了。鐘山風雨,可是數萬年前一個沖虛陣大師所布置的天象大陣。不開啟也就罷了,一旦開啟此陣,任那周明隱身術再厲害,也將無法隱匿,且說不準,直接便會被大陣誅殺,他去進攻燭風,必會死於鐘山,毋庸置疑,我等再呆在此處等候他自投羅網,再無任何意義。」

「秦道友說得不錯,我等當趕赴十一層,前往鐘山雷宮,將此子斬於鐘山!這可是天大的功勞,必能令應龍王滿意,這功勞,可不能讓燭風雷主一人佔了。」

十名煉虛合計之後,棄了此地守備,率著化神大軍,匆匆奔赴十一層。

他們以為可以爭功,卻不知,這行為,只是趕著投胎而已。

十一層中,除了鐘山雷宮、萬寶閣兩大實力,還有不少強大勢力。

雖無其他問虛老怪,卻也有五六個窺虛。

這些窺虛既不從屬於萬寶閣,亦不從屬於雷宮。

他們不為應龍王賣命,卻也沒有相助萬寶閣的意思,對鐘山之戰,僅僅持冷眼旁觀的態度。

不,準確的說,他們不僅僅是冷眼旁觀而已,還有撿漏的心思。

五個老怪遠遠立在鐘山山麓之外,神念暗暗放出,窺伺於此地。

「雷十一這一方,有1名問虛,8名窺虛。而那燭風一方,則有1名問虛,9名窺虛。數千年來,雷十一共敗給燭風十一次,這一次,他恐怕還是會敗…雷十一此人,一世精明如商,想不到到頭來竟會被一個化神小輩蠱惑,來與燭風決死,這一次,怕他與燭風的仇怨,再無人可調解了。」

說出此話的,是一名撿漏窺虛。他說出此話的時候,寧凡尚未瞬殺瞬傷兩名窺虛。

「何道友說得不錯,雷十一此次必敗,甚至可能會死於此地,莫說燭風遠勝於他,只說鐘山有那『仙虛大陣』在此,就絕非雷十一可抗衡。不過么,嘿嘿,他雷十一敗不敗、死不死,與我等何干!我等來此,不過是行些順手牽羊之事而已…」

「文道友之言,甚合我心啊!如此大規模的煉虛級決戰,恐怕會有一二名煉虛死亡的,嘿嘿,一旦有煉虛死靈死亡,則必會有金玉生成,屆時我等誰可搶到金玉,便要各憑本事了。」

這五個窺虛老怪,會來此地觀戰,原本就未安好心。

他們沒有插手戰局的意思,亦不認為萬寶閣這邊會勝。

但下一瞬,他們便深深震驚了,一個個眼珠子瞪得比駝鈴還要大。

五名窺虛老怪,俱都失聲大呼,

「不可能!絕不可能1

他們之所以大呼,是因為寧凡等二百高手剛剛殺入鐘山谷內,就給了五人意想不到的震撼。

一個照面,寧凡隱身、潛行、拳劍合一,偷襲兩名窺虛,直接使得二人一死一傷!

馬人王死了,那馬人王的遁術放眼十一層,都可謂獨步天下了,竟會被寧凡一劍誅殺,連逃遁的機會都沒有。

那是什麼劍!如此鋒利,劍光如此之快,一劍之威,可衍生億萬劍絲,劍誅窺虛!

除非事先有所防禦,否則但凡被偷襲的窺虛,無一可活命!

厲鬼被一拳重傷了!

那厲鬼老怪,乃是一名不折不扣的玉命巔峰修士啊,其體術幾乎已摸到金身瓶頸,卻被寧凡一拳震飛、重傷!

無人料到,萬寶閣這才剛剛殺入鐘山,寧凡卻已強勢出手,誅一窺虛,傷一窺虛!

萬寶閣這一方,有9名煉虛,還有一個彪悍的寧凡,實力更在普通窺虛之上!

而鐘山雷宮,隨著兩名窺虛一死一傷,僅剩8人無損。

勝利的天平,似乎向著萬寶閣傾斜了。

「此子區區半步煉虛,為何實力如此強橫!且此子竟敢挑戰燭風,他難道不知,燭風乃是堂堂問虛老怪,實力與窺虛根本是天壤之別1

五人俱是驚疑不定,卻無人敢嘲笑寧凡狂妄。

因為他們親眼看到,寧凡挑戰燭風之際,燭風竟本能地退後了半步,心中竟生了一絲畏懼!

寧凡拂袖,吞掉馬人王的元雷,收起其死後生成的金色雷玉。

他早已察覺,暗處有五名窺虛窺伺。故而他強橫出手,偷襲兩名窺虛,不單單是為了削弱燭風勢力,亦是為了造成震撼的效果,讓那五人知難而退,免得攪局。

以寧凡的實力,還遠遠不足以瞬殺窺虛的。馬人王的死,純粹是因為寧凡奇襲。

欺天斗篷隱匿效果驚世駭俗,斬離劍的鋒銳非馬人王可擋,偷襲之下,豈有不死之理。

而傷厲鬼的那一拳,才是寧凡的真正水平,即便偷襲,即便出堪比金身的全力一擊,也不過將厲鬼重傷而已。

但能夠成功偷襲,欺天隱匿,暴起殺人,誰又能說這不是一種本事?

「燭風,與我一戰1

寧凡目光淡淡掃過燭風在內的八名煉虛,厲鬼重傷昏迷,能夠再戰的只有這八人。

被其一個目光掃過,縱然隔著數萬丈距離,但就連燭風,都不禁退後半步,不敢抗衡其氣勢,心有餘悸。

欺天斗篷的隱匿,他竟看不出半點端倪,這太不合理。

若寧凡一劍偷襲的不是馬人王,而是他燭風。他即便不死,也會受傷不輕。

「這是…神玄靈裝!不可能!唯有碎虛老怪,才可煉化此等靈裝,此子為何能掌御此等至寶1

燭風心頭一震,他現,自己從始至終小瞧了寧凡。

不,應該說,就連應龍王都小瞧了寧凡。

這是一個能以化神修為煉化神玄靈裝的怪物!

有此靈裝在,進可偷襲,退可遠遁千里,誰有可找到他、誅殺他?

「如此看來,絕不能再給此子隱身偷襲的機會了!只要破了此子隱身,縱然其手段再逆天,又豈能是我的對手,而那雷十一,亦不足為懼…哼!開陣1

燭風心思百轉,眼神漸漸冷靜,起初對寧凡升起的一絲畏懼,也被起打消。

一拍儲物袋,取出一塊蒼色陣盤。

陣盤一催,整座鐘山山麓霎時間地動山搖,一股堪比仙虛的陣光,霎時間好似驚鴻劃破夜色,遮蔽了夜空。

隨著陣光遮天,一股奇異的感覺浮現於寧凡心頭。

寧凡繼而現,在這仙虛陣光之中,欺天斗篷竟無法再次使用。

「仙虛陣光么…此陣,有些玄妙,並非生殺之陣,在入谷之前,我便隱隱察覺此地雷雨是陣,但只是破隱匿的輔助陣法而已,故而並未在意。只是未曾料想,這雷雨大陣,竟然是仙虛級別。有此仙虛陣在,我是無法隨意使用欺天斗篷了。不能再奇襲殺人了么?」

只是能否偷襲,寧凡本就不在乎的。

偷襲終究是小道,在他偷襲馬人王一次后,此刻所有窺虛敵人,都開啟了所有防護,縱然沒有大陣在,寧凡想要偷襲成功,也不容易了。

何況,他無需偷襲的。

步步前行,步步逼近,朝著萬丈之外的燭風走去。

這一幕,大大出乎了燭風意料。

燭風本以為,寧凡之所以敢挑戰自己,自信來源於欺天斗篷,只要破了隱身,寧凡是不足為懼的。

但如今開啟了陣光,破去了隱身,寧凡卻毫不在意一般,仍是一副自信滿滿的模樣。

「此子自信從何而來!他難道當真認為,半步煉虛可逆天到斬殺問虛不成1

燭風身為十一層雷主,亦是久經生死之輩,頗有自傲。

他絕不相信,自己會敗給一個小輩,亦是一步步邁出,意欲接下寧凡的挑戰。

二人氣勢皆是升騰,但卻被第三道氣勢從中打斷。

「周小友,可否將燭風讓給老夫…老夫與此人有不共戴天之仇,且十一次敗於此人手中,這第十二戰,老夫不會再敗1

阻攔二人決戰者,赫然竟是雷十一。

「…」寧凡深深看了雷十一一眼,以其敏銳的洞察力,能夠看出,如今的雷十一絲毫不弱於燭風的。

看起來,雷十一與燭風頗有恩怨。

如此,寧凡倒也願意將燭風讓給雷十一,飄然而去,只留雷十一與燭風對峙。

隨著寧凡一去,燭風不知為何,心頭一松,彷彿在他潛意識中,寧凡比雷十一更加危險。

「雷十一,你還敢來惹我,哼!難道你忘了,你『雷十一』的名字從何而來么1

「哈哈!老夫怎會忘記!自我妻為你所吞之日,老夫刺殺過你十一次,十一次失敗,十一次險些喪命!老夫舍了雷桐之名,每敗一次,更一次名。雷一、雷二…雷十一!但你大可放心,你不會有機會,讓老夫更名為雷十二1

雷十一的目光,第一次嚴肅,血紅含滔天恨怒。

「是!你不會有成為雷十二的機會,因為今日,你必死1

「死得,是你1

雷十一一步邁出,一拳與燭風對碰。

這一對碰之下,山川迸裂,雷雨逆卷蒼天,狂風如怒如號。

一記對轟,燭風退後千步,雷十一退後九百步。

從退後來看,雷十一竟猶勝燭風一籌。

「不可能1燭風無法置信,這千年來精明於商的雷十一,竟已暗中修鍊到如此地步。

仇恨,永遠是讓人咬牙前進的最可怕動力。

燭風,太過小瞧雷十一!

楚南風等5名窺虛,加上3具傀儡,已與7名雷宮窺虛戰於一處。

厲鬼已被一名老怪救醒,勉強壓住傷勢,正泄憤般與一具傀儡對轟。

傀儡終究是死物,而厲鬼又著實不弱,若非被寧凡偷襲,他絕不可能被寧凡一拳重傷!

「周明傷我,我便滅其傀儡1

「哦?拿別人傀儡出氣,你很得意?你,去那邊1

一襲白衣的寧凡,原本該在燭風戰場,此刻卻驟然出現在厲鬼身前。

對傀儡命令一聲,這具傀儡立刻撇下厲鬼,朝著另外兩傀匯合。

另兩傀亦是被兩名煉虛蹂躪,但隨著第三具傀儡的加入,三比二,也算平衡了戰局。

厲鬼目光一沉,他幾乎已要出大招、斬殺傀儡,這個時候,卻又是寧凡來攪局。

一想到之前被寧凡一拳重傷,厲鬼目光愈加陰冷。

「小子,你的隱身術已被雷主破去,再無偷襲本座的可能。本座雖然重傷,但偏偏精通一種秘術,越是重傷,越是威力巨大,其名『涅槃之術』,乃是從涅槃魔脈中演化出,威力非比尋常!不出十息,本座必定斬你1

厲鬼連噴數口精血,身上的傷勢愈加嚴重起來,傷口加潰爛、溢出膿血。

但其體內的氣勢,卻開始急遽提升。分明是以傷換法,提升法力的秘術!

氣勢提升后,重傷的厲鬼,起碼比全盛之時還強上一二分不止。

寧凡目露思索,這涅槃之術,有些耳熟埃

涅槃魔脈,那不是涅皇的魔脈么?

以傷換法,還真是噁心的秘法埃

「涅槃之術以傷換法,以舍換得,乃是佛宗真解。這秘術是從涅槃魔脈演變而來,也便是說,涅皇亦有以傷換法的神通,越是受傷,越是會變強。說不定我當年暗算他的傷勢,只會讓他越變越強而已。」

「你為涅槃,舍執念,成無上涅槃身,我卻持執念,舍涅槃,成我人四相,修逆佛之道。第一相,我相之術1

寧凡指訣一變,周身金光大現。

一道身影,在金光中忽而一分為二。

一為真影,一為金影。真影是寧凡自己,金影容貌與寧凡一般無二,卻是羅漢打扮。

且那金影的肉身之強,竟是金身第一境的境界!

「我相之術,是以無上神念,鑄成無數真我。以我如今對此術的修鍊,只足以在鬥法之時分出兩道金影。此金影是即時使用,即時凝聚。在術成之後,金影只會有一炷香的留存時間,而後便會消散,但在這一炷香之內,金影除非受到致死攻擊,否則可無視任何傷勢,不會受任何傷…第二影,現1

寧凡再次掐決,又一道金影,從其體內分出。

一人二影,圍住厲鬼,霎時間,厲鬼所有冷笑僵在臉上,面色大變。

「不可能!這是什麼術,為何如此逆天,竟能分出金身級別的分影1

「此子明顯未將此術修鍊入門,若是此子將此術修鍊有成,分離出成百上千的金身分影,縱然是碎虛老怪,也要避其鋒芒1

轟!轟!轟!

沒有給厲鬼任何思索時間,一人二影,三道拳芒,皆是金身一擊的水準,轟在厲鬼身軀之上。

拳力的餘波,震碎一層層虛空。

厲鬼好似一灘爛泥,被轟出萬里之外,傷勢已重到無以復加的程度。

他想要逃遁,他懼了!

縱然有涅槃之術,可以以傷換法,但那也要看是什麼傷勢!

被如此強悍的拳芒擊中,造成的傷勢,幾乎都要致命了。

這種情形下,厲鬼哪裡還敢加重自己的傷勢。

所謂的秘法,不攻自破!

「想走?」

嗤!

三道身影,如鬼魅般出現在厲鬼身旁,將之包圍。

又是三道堪比金身的攻擊,轟在厲鬼身上。

啊!

一道慘叫之聲,從厲鬼口中傳出,震驚了整個戰常

無數老怪回頭一看,俱是驚懼難明。

在厲鬼向寧凡放下『十息斬殺』的狠話后,僅過去兩息功夫,他便死在寧凡手中。

距離一炷香時間,還有很久很久。

寧凡金影不散,他一人便可充當三名窺虛戰力!

除了燭風,誰人可擋!

這是寧凡第一次施展我相之術,對此術,他極其滿意。

若日後將此術修鍊到千道分影、萬道分影,屆時,其一人戰力,便堪比萬名煉虛,絕對可一戰碎虛!

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