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425章屠塔(一)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見過不少豪雄,其中數雷十一最讓他敬佩,而最讓他畏懼的,莫過於眼前的寧凡。 「慚愧…老夫之前還小瞧此子,嘲諷於他…如今看來,此子之實力,殺我絕對易如反掌,說他是沖虛,絕不為過…一劍廣寒,劍絲誅敵...

十一層雷塔,鐘山山麓。風雨凄凄,電閃雷鳴。

一行二百餘死靈修士,披星戴月,奔赴鐘山之谷,那裡,乃是十一層雷主燭風之宮殿。

這二百修士,無一不是化神以上修為,更有六人,乃是煉虛!

但此隊修士為首人物,卻絕不是任何煉虛,而是一名化神境界的白衣青年。

「近了…」

寧凡目光平靜,縱然即將與十一層最強者一戰,也並無一絲顧慮。

肉身突破玉命巔峰,憑屍魔之體,可正面抗衡金身第一境的體修,與窺虛老怪強悍對碰。

煉化掉仙帝指骨,寧凡自忖,如今他若施展劍指,威力怕會迥異從前。

吞噬魔羅之血,即便只有一滴、且尚未徹底煉化。但憑藉那一滴魔血之威,寧凡開啟魔化狀態,變身為魔羅四相,在短暫的變身時間之內,縱然是問虛都可一戰!

但由於未徹底煉化魔羅之血,貿然使用此血魔化,卻有一個弊端。

每一次魔化,寧凡便覺得元神一絲絲變為黑色。

魔化的次數越多、越久,那黑色也就越濃。

那黑色,是魔性,若魔性少些,倒也無妨。若魔性積累太多,寧凡多半會迷失心智,泯滅感情。

雖說並不會變成黑色元神那般、冷血絕情之輩,但寧凡從不喜歡被任何外界事物左右心智。

魔化的手段,能不用,便不用。

除非徹底吞噬魔羅之血,突破金身境界,那時,寧凡可放心魔化巨身的。

「殺1

暗處絕谷,一道隱匿陣光一閃,數萬名修士驟然浮現。各持雷霆之弩,朝著寧凡方向射出萬道絕殺雷箭。

雷箭如雨,夾在在雷雨之中,更是來勢極快。

每一道雷箭,都足以抹殺元嬰,數萬道雷箭,縱是化神也必可瞬殺。

如此之多的雷箭,卻絲毫無法讓一隊修士絲毫放慢遁光。

寧凡眼露淡漠之色,袖袍一卷,明明隨手一揮。卻有一股無法想象的巨力揮出,足以撼動山河,拂袖一擊之力,便已堪比窺虛全力一擊!

巨力一震,山河崩,萬道雷箭一震粉碎,數萬隱匿敵人一擊俱滅,唯有寥寥七道倉皇的身影,各有半步煉虛的修為。僥倖未死,死命逃回,膽戰心驚。

「速速撤回,回稟雷主。周明已殺入鐘山山麓之外,十七重防禦,無一可阻其步伐,三名窺虛統領。已陣亡其手1

「走得了么…」

寧凡言語冷漠,手掌一揚,一道薄如蟬翼的冰冷劍光。一閃而沒,消逝無影。

下一刻,七名逃遁之中的敵修,俱都丹田被劍光刺透。

那劍光,太快,比窺虛修士的遁速都快,除非是問虛,否則誰可防禦!

那劍光之鋒銳,幾乎無視窺虛級別的一切防禦。

劍光透體的一刻,更有億萬劍絲從七名修士丹田刺出,只一霎,七人俱被劍絲絞碎,血霧暴散。

寧凡表情不為所動,這種殺戮,在前往鐘山雷宮的路上,他已殺戮過十六次,這是第十七次。

死在其手中的化神,已有400人,窺虛都有3人!

元雷一一吞入腹中煉化,雷玉則一一攝入手中,拋給身後的雷十一。

寧凡手法熟練,殺人奪寶本是家常便飯。

但跟在其身後的六名煉虛,包括雷十一在內,一個個表情都已震撼地麻木。

「此子下手好狠!屠盡前十層雷塔,這種事,縱然是沖虛老怪也不過做的,必犯眾怒,他卻敢做…看這架勢,此子不但想殺入鐘山,滅掉燭風,更想一路殺入二十四層,滅掉應龍王1

莫飛雲心中大震,他自問一生見過不少豪雄,其中數雷十一最讓他敬佩,而最讓他畏懼的,莫過於眼前的寧凡。

「慚愧…老夫之前還小瞧此子,嘲諷於他…如今看來,此子之實力,殺我絕對易如反掌,說他是沖虛,絕不為過…一劍廣寒,劍絲誅敵…此子怕劍道修為也絕不弱的。」楚南風自嘲道。

雷十一眼光一次次浮現震撼,他從前便知寧凡厲害,但他更看出,三日之前的寧凡,還沒厲害到如此地步。

從前的寧凡,給雷十一的感覺,是本能剋制,那克制,來源於太素雷星。

而如今的寧凡,身上有兩種截然不同的威壓,每一種都足以讓雷十一心悸、膽寒。

「那種威壓,讓我窒息…縱然是碎虛老怪,也不應身懷這種威壓…此子在這三日,究竟發生了什麼1雷十一思索道。

一行人一路前行,所有殺戮幾乎由寧凡一人包攬。

在見證過三名窺虛死於寧凡之手后,再無人懷疑寧凡有誅殺燭風、抗衡應龍王的實力。

鐘山雷宮,已在百萬裡外的眼前!

雷宮之內,一襲黑甲的雷主燭風,正坐在王座,看著一封封情報,目光陰沉。

鐘山之外,十七重守御的高手,數十萬人,在半日之內,被人一路屠盡!

來者是誰,著實讓燭風始料不及。竟是寧凡與萬寶閣!

「哼!想不到那周明,被應龍王大人追殺,卻還敢來我雷宮自投落網,當真膽大包天,難道他以為,憑他區區半步煉虛的修為,可與我堂堂問虛一戰?可笑1

「還有那萬寶閣,當真膽大妄為。雷十一!此人十一次敗於我手,我本以為他會知道利害,從此安分守己,乖乖交出帝骨。想不到,此孽竟敢再次挑釁於我!若他趕來雷宮,我必教他追悔莫及1

燭風的怒吼,在雷宮之中久久回蕩。

問虛氣勢如山似海,席捲而來,令得大殿之內空氣異常壓抑,無數元嬰、化神因承受不住壓迫感而跌倒於地。

唯有九名窺虛老怪,各自抵禦燭風之威,才能夠面不改色。

「雷主放心!雷宮之中,有我等十名煉虛鎮守。任他周明、萬寶閣有三頭六臂,敢來此地,亦是送死…」

一名鼠須老者,其名馬人王,綠豆小眼凶光一閃,譏諷出聲。

他絲毫未將寧凡等人放入眼中,其他八名窺虛,亦無一人將寧凡看在眼裡,故而對鼠須老者的話是深為苟同的。

「不錯!馬道友說得極是,那周明若來雷宮。必死無疑。莫看他一路殺戮,聲勢浩大,但那多半是仗著萬寶閣、三具窺虛傀儡而已,他終究只是半步煉虛,從無任何半步煉虛可越級滅殺窺虛。此子不入雷宮也罷,若入雷宮,我厲鬼第一個將之滅殺1

另一個高大窺虛,隨聲附和。

一時間,大殿之中。俱是辯駁、譏諷寧凡等人的笑聲。

便在這一刻,一道冷冷的聲音,好似萬載寒冰,驟然在整個鐘山雷宮響起。

好似千山鎮壓般的氣勢。有著藐視一些的叩問,好似億萬雷霆,在雷宮群修的耳中炸響,下一刻。煉虛之下的修士,紛紛耳膜出血,識海劇痛。

而包括燭風在內的煉虛老怪。亦紛紛胸口氣息一滯澀,壓抑難受,面色一變。

「誰說我周明,不敢前來1

一道聲音,凶威驚天!

且不說寧凡修為如何,單單這一道聲音的凶威,就足以鎮壓普通化神!

一瞬之間,整個鐘山雷宮陷入沸騰和慌亂。

下一刻,鐘山山脈,在雷雨交加的夜色里,地動山搖!

無數死靈遁出雷宮,遙遙一望,俱是冷吸一口氣。

卻見區區二百修士,正在鐘山之內展開山麓,二百人無一列外都是化神之上。

在那化神之前,更有雷十一在內的六名煉虛、三具窺虛傀儡,無人可擋地衝殺!

但最讓人畏懼的,絕不是這些煉虛級高手,而是一個白衣青年。

那青年負手前行,每一步看似輕描淡寫,但所踏之力,卻堪比金身體修,一步可動搖河山大勢!

那山河搖晃的轟鳴,正是此人發出!

那一聲冷冷質問,壓服無數雷宮修士,亦是此人發出!

他是,寧凡!

「殺了他1

數萬名元嬰死靈,靈智低下,從寧凡身後方向,不顧一切向寧凡發起衝殺。

在這一刻,寧凡猛然回頭,只一個冷漠的眼神,好似冷電般刺破夜色,落在無數死靈眼中,卻讓靈智低下的元嬰死靈,紛紛感到心魂顫抖,無法不畏的。

這是何等凶煞的眼神!

這是經歷過何等血海的絕魔!

莫說他們只是靈智低下,就算他們是毫無靈智的死物,都會懼怕此人目光!

「滾1

寧凡一字喝出,在堪比金身的巨力下,那一道音波冷喝,卻比任何化級魔音的威力都恐怖!

一道黑色的音波,自寧凡口中傳出,一震之下,數萬元嬰紛紛肉身崩潰,慘呼而死。

寧凡,抗衡不了魔羅一個眼神。

而這些元嬰,同樣抗衡不住寧凡一道呵斥。

寧凡遠不是強者,但這些元嬰,卻更是弱校

「誰說我周明一入雷宮,必死無疑1

寧凡的目光,在這一刻掃向雷宮,一步踏下!

巨力一震,長空崩潰,綿延百里的雷宮,就此崩碎成瓦礫。

一個個化神、煉虛現出身影,但這批高手中,被寧凡逼視的,只有馬人王、厲鬼二人。

在被寧凡目光逼視之際,兩名堂堂窺虛老怪,卻俱都背心一寒,察覺到一股極其危險的凶兆。

沒有任何思考的時間,寧凡欺天斗篷加身,驟然無影。

下一瞬,一道詭異的身影,跨越無數距離,毫無徵兆出現在二人身前。

一劍光寒,刺入馬人王丹田。

一拳轟出,轟在厲鬼胸口。

拳出,厲鬼胸甲俱碎,已然重傷,目光驚懼難明,他根本看不出寧凡如何隱匿,如何遁至其身前。他更無法理解,為何寧凡一拳之威,比他全力一擊都強!

劍出,萬劍劍絲纏繞,幾乎沒有給馬人王思考的機會,億萬劍絲已將其元神絞殺!

在這一個照面,寧凡直接出手偷襲,面對兩名窺虛,卻是對方一死一傷!

「燭風,與我一戰1

寧凡一步邁出,氣勢壓迫下,無數敵修不敢抗衡,如潮水般倒退。

縱然是燭風,被寧凡連傷二人的威壓一懾,竟不敢抗衡寧凡凶威,退後半步。

他目光大變,傳聞中的寧凡,絕不可能有這等瞬殺瞬傷窺虛老怪的實力!

「此子與情報描述不同,他為何如此強大!這絕不可能1

燭風目光震撼,他第一次從一個半步煉虛身上,感到一絲死亡的威脅!

未完待續。。

ps: 感謝qivip、書蟲狂人2010、喵撲東瓜茶、北武四支隊,感謝nico88、ronyu、里啪啦的月票支持!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