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424章是他?不是他!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念,即將滅道。 一切,宛如一場春夢。 夢之初,只有寧凡。 夢之後,三位絕世高手將一一逝去,仍只剩寧凡。 「魔族失了血,這魔羅之血雖只有一滴,但對你而言,乃是莫大機緣,煉...

藉助天人合一的天道道悟,寧凡將離日槍推演至仙術品階。

但物有極限,這仙術的極限,顯然達不到仙帝級水準。

用在仙帝之戰,只是雞肋之術,若用在命仙之戰、真仙之戰,倒是可以一用。

這便是離日槍的極限,即便虛化分影,也只能有如此威力。

當然,若是在虛化之上再加變化,或許會讓此術更強,但此刻的寧凡,縱然天人合一,也無法徹悟那種變化。

此術的前途,終究有限。

寧凡目光微寒,不再推演離日槍,他應該以更強之術,推演之後,方才可提升更多明悟。

最終,這一切都是為最後一擊的領悟做準備。

心念一動,索性要推演法術,完成領悟,自是推演愈強之術了。

他步步挪動,每一步,都勾動天道大勢。

一步,天地崩。

五步,大勢摧。

九步,皇劍成!

寧凡目光微驚,他萬萬沒料到,踏天九步推演至極致,竟是破天勢,融皇勢,皇天不朽!

百萬皇氣,化作百萬純金色的殺伐之劍,在九步踏天之後,其劍威達到巔峰!

那百萬皇氣,自是太素所遺留。

眼見寧凡區區化神,竟摸到皇氣的使用方法,無論是太素還是魔羅,都微微驚詫。

能在碎虛摸到皇氣門檻者,便可算作皇者,算是對皇氣天生親和之人。

但寧凡在化神領悟皇氣,這意義,不可謂不重大。

寧凡本不願動用皇氣,以免為雨皇所知。惹下禍端。

幸運的是,此刻他施展皇氣的場所、乃是心神幻夢,無外人會知。

且比起雨皇,明顯是魔羅危險億萬倍。

他自不介意動用皇氣的。

踏天九步,百萬皇劍代替天道勢劍斬出,這威力已不容魔羅小覷。

他目光微凝,隱隱覺察放任寧凡推演法術是一種錯誤。

但他的驕傲。又不容許自己畏懼一個化神小輩。

一個化神小輩,縱然法力以秘法提升至仙帝,縱然皆天人合一獲得天道感悟,但與真正的仙帝,仍是天壤之別,不可抗拒!

魔羅單手一揚,十億魔火席捲,魔炎焚天,將百萬皇劍一一焚殺。

語氣。則依舊不屑,

「十億魔火了…你若拿不出更強之術,今日,你必死1

「放心,不會讓你失望的1

寧凡推演出了踏天九步的晉階之法。

他的心愈加沉靜,閉上眼。周身漸漸翻起黑氣。

同樣是黑氣,但這黑氣,卻與魔氣就用。乃是墨色神念所化。

寧凡黑髮如瀑,眼眸冷冷睜開,左臉覆滿妖異紋路。

他一襲黑袍,長風獵獵。一身氣勢,竟愈加深不可測起來。

「化身?此化身,有些眼熟…這是…太常仙帝的念魄之術1這一次驚訝的,倒是太素仙帝了。

他倒是沒看出來,寧凡的底牌一個比一個來頭大。

「先是皇氣,后是化身,此子在化神之時。領悟兩種碎虛秘術,資質倒是無人可比…但若僅僅是念魄化身,絕不可能是魔羅大帝對手。太常仙帝的實力。比我傷遜色不少,念魄化身擅長守御,卻不擅攻伐…」

太素自語,下一刻,卻忽然言語一頓。

卻見寧凡雙目冷如無情,一步邁出,驟然化身碎散。

心中則反覆推演天道,思慮著墨流分神術的提升之法。

「一碎一凝,再碎再凝。由實粉碎,實則是對虛的推演。由碎重凝,實則是對真的推演。我不懂虛,更不懂真,卻嫘櫓間的巧妙融會。那種平衡,以我如今的奇異狀態,應能體悟一二…」

凝!

無數墨念驟然化作一個虛化黑影,朝魔羅襲去,每一絲組成黑影的力量,皆是劍念。

魔羅微微一怔,他倒是沒想到寧凡還身懷劍念,不過,若只是這種級別的劍念,可完全傷不到魔羅的。

只催動一道魔火,魔羅略帶譏諷,一火焚去那一道黑影。

「弱,太弱!只有這種程度的攻擊,是傷不到我的1

他言語剛落,下一刻,目光微微一震。

卻見一影焚滅,卻生二影,二影焚滅,又生四影。

在那一次次碎、生之間,墨影越來越多,最終,化出百億墨影!

每一道墨影之威,都比魔羅的魔火略強。

百億墨影齊齊粉碎、齊齊重凝,那碎凝之間、真虛之力的轉換,足以將魔羅的百億魔火盡數滅殺,甚至…傷到魔羅!

「此術…」

魔羅心頭一震,下一刻,目光一松。因為寧凡強行分化的百億墨影,一一暴散,此術施展失敗!

之所以失敗,並非因為推演方向錯誤,身化百億的手段,縱然是太素、魔羅,都有些震撼的。

寧凡之所以失敗,一切只因太素給予寧凡的神念強度,不足以施展此術!

墨影分神術,修鍊到百億分神之後,對神念的境界要求尤為恐怖。

縱然是太素的神念,也不足以施展此術。

若寧凡神念境界再高一些,完全施展出百億墨影,絕對有把握一擊擊傷魔羅。

此術確實很厲害!當然,前提是寧凡需要能夠施展。

「失敗了么…」

寧凡並不灰心,相反,略微有些滿意。

他總算看到了墨流分神術的修鍊方向,日後,會增加滅敵之時的分神數量。

秘法,在緩緩減弱。

仙帝級法力,在緩緩削弱。

寧凡不欲多拖延,他只能儘可能多的利用此機會,推演更值得推演的法術。

目光一閃,他想推演的還有一術…抽魂!

從前的他,只會抽大地山河之魂。

但今日見到魔羅。寧凡方知在地魂之上,還有空魂、日月星辰魂、天道魂可以抽齲

天道只有一魂,如今被魔羅抽去。

但寧凡此刻與天道相融,卻隱隱感覺,實際天道的魂,仍未完全被魔羅抽荊

還剩很多,很多…異道之魂!

這一刻。寧凡明悟了一絲抽天道魂的奧義,甚至明悟了一絲天道魂更高一級的抽魂術。

但讓他自嘲的是,他能看清高深抽魂術,卻恰恰看不清倒數第二的抽虛空魂。

之所以看不透,是因為他對虛字的明悟不夠。

除非他對虛空明悟加深,否則無法抽虛空魂。

但此刻,他有著仙帝法力,卻可抽取天道之上的魂,破去魔羅之術!

「天道只是一道…六道才是根本…這一刻的我。無法明悟道為何物,但勉強可抽出些許六道魂,不足以提升自己法力,卻可破你抽魂之術!六道之魂,抽1

寧凡五指一抓,借著與天道的合一。他縱然沒有徹底明悟抽道魂之術,卻有辦法奪走魔羅體內天道魂。

六道逆,天道亂。魂力崩!

魔羅胸口如遭重擊,連退三步,方才穩住身形,面色陰冷欲殺,一絲血跡,竟從其嘴角溢出。

他疏忽大意,被寧凡強破抽魂,已遭反噬!

「抽六道魂?好,好!你不會有再推演法術的機會,你已讓我動了真怒1

魔羅目光一寒。一股凶煞的魔氣,驟然席捲天地。

百億魔瞳,魔火齊出。有焚滅諸天萬界的凶威!

一道道魔火好似流星衝撞,寧凡胸口一震,立刻吐血不已,接連後退,傷勢愈來愈嚴重。

如此嚴重的傷勢,絕非黑星可愈,唯一能夠依仗的,唯有體內仙帝級法力自行修復肉身。

但修復肉身,太過耗損法力,只退後數百步的時間,寧凡已耗去太素所贈一半法力。

「不能拖了,速速出手!此魔已失耐心1太素提醒道。

「嗯。」

有了數次對法術的推演,寧凡對仙帝法力的掌控愈加從容起來。

或許還遠不如其他仙帝,但在第一步七境界之中,恐怕即便是碎虛老怪,也不敢說比寧凡操控法力的手法精準。

沒有一絲一毫浪費,每一絲,都完全應用於攻守之中。

腦海中回憶著那一掌的風采,那一個紫衣男子的身影,愈加讓寧凡捉摸不透起來。

是誰,是誰…

熟悉,陌生…

見過,未見過…

藉助天道推演,那一掌每一縷法力軌跡,都漸漸在寧凡心中變得脈絡清晰。

五指成掌,崩天劍指前五指合一…

「一崩渺島河山1

一指崩,山河崩塌,有隕滅元嬰之威!

「二崩蒼天黑日1

二指崩,天傾日碎,有隕滅化神之威!

「三崩虛空亡骨1

三指崩,所有在虛空中喪命的亡者屍骨,一一浮現,又一一粉碎,虛空死氣,凝化劍指,有隕滅煉虛之威!

「四崩皇影遺墓1

四指崩,一座座皇氣所凝的古墓,現於長空,卻又一一崩潰,每一次崩潰,都必定會有一道堪比碎虛1重的皇氣之劍,刺破蒼穹,百墓崩,碎虛滅,萬墓崩,命仙傷!

「五崩囚天仙路1

五指崩,一道道通天仙路,應聲而潰,每崩一條仙路,便有一道足以滅殺命仙的囚仙之劍,誅滅一切,橫掃虛空。

每一道囚仙之劍,都足以囚殺命仙!

劍指五指,以寧凡的領悟,是第一崩接連第二崩施展,連施五崩。

但今日,他卻五指各施一劍,五劍合一。

掌心騰起紫金色風煙,在風煙之術下,五道劍指徐徐凝成一個紫金色的掌櫻

縱然是五劍之一的崩天第五指,也不過足以誅殺尋常命仙而已。

但當五指合一之後,寧凡只覺得法力如洪流泄入掌印,這掌印,威力可滅真仙!

一面躲閃魔火攻擊,一面凝聚掌櫻

寧凡心頭推演無數次。卻再無法推演出接下來的凝掌步驟。

也許,這一掌蘊含的妙理,已經過處此界天道。

他漸有所悟,此五指之所以用風煙凝聚,想必是藉助那輪迴之力的。

這一掌,描摹的應是輪迴。

風煙一指所描摹的輪迴,是塵歸塵、土歸土的淡然和無奈。

風雪一指所描摹的輪迴。是冰封輪迴、也要留住一切的決心。

而這一掌,不同。

「那個身影,他在施展這一掌時,融入了他的道念…」

「他是要以這一掌…掌御輪迴1

「仙術,隻手遮天1

寧凡一掌拍出,一種難以描摹的氣韻從這一掌拍出。

這一刻,玉簡粉碎,一絲淡影從其中飄出,在寧凡之身後。徐徐凝出一個紫色巨影,那巨影的容貌,驚鴻一現,除了寧凡沒有看到,太素與魔羅,俱都看到那個紫衣人影。

那人。正是創出這『隻手遮天之術』、誓要掌御輪迴的絕世之修!

太素見過那人,正是此人給他這一掌掌印玉簡。

魔羅亦見過此人,在見到此人面容之時。以魔羅的狂妄、囂張,都發自內心畏懼起來。

「這玉簡之中,竟封印有他一道道念!是他,是他1

「是他!但這,怎麼可能!他明明已經死了1

「不,不是他…若是他,我不可能記起他。他不容任何人記起他1

「是了,原來是他,而不是他…但我不應該認識他,亦不應該遇見過他。是在哪裡…」

「可惡,終有一日,待我七分魔念破出鎮壓之後。必要弄清這一切,究竟為何!但今日,必須逃1

魔羅,竟然畏戰!

縱然對手是仙帝,是九魔帝第一,他也不會懼的。

但這一道紫色巨影,卻是其絕對不敢招惹的人物之一!

無論他的猜測是正確,是錯誤,此人,都非他可惹!

「是誰1

寧凡暗暗一震,他意欲回頭,看一看那人容貌,卻忽然識海一痛,在看到那人容貌的一瞬,被抹去所有記憶,不再記得那人容貌。

唯一記得的,是那人和藹的笑容。

此人,是誰!

「你不錯,以你的資質,能稍稍明悟此掌,敗魔羅倒也足夠,但卻難免會讓其逃脫。今日之局,我在當年已然算到,留此玉簡,正是為你解厄,但我能夠助你的機會,今生今世,只有這一次,否則…」

「罷了,多說何益,鎮壓此獠才是正理,也算了斷當年恩怨。」

「幫你,只是意外,但這意外,亦在輪迴之中,終有一日,你會了解。」

紫衣男子的聲音,剛一進入寧凡耳中,又被生生抹去,不留任何痕,不給任何人卜算的機會。

他來此地幫寧凡,只有一次機會。

他只會幫一次,這代價,是這一道道念崩潰。

他並非生者,亦非死人。但他,不可出現。

寧凡終究沒有弄清,此人是否是紫斗先生,但此人,已直接出手,代寧凡鎮壓魔羅。

「此獠三分魔念,我幫你除去,被魔羅山鎮壓的七分魔念,待你修為足夠,自去魔界,誅殺1

紫衣巨影一步邁出,一股驚世駭俗的氣勢,直接將百億魔瞳生生震碎。

魔羅很強么?但在這紫衣人眼前,又能算什麼。

「你不能如此!我奴六翼,曾看守六道,他見過你,見過你1

「見過,又如何1

紫衣人冷冷一笑,一掌拍出,崩天劍指五指成掌,紫金掌印一鎮而下。

魔羅倉皇欲逃,但無論逃到何處,頭頂總懸著紫金巨掌。

他魔身變大,那掌印也跟著變大。他化作塵埃細小,那掌印亦變小,始終不讓魔羅逃出指縫之間。

掌印愈來愈近,魔羅目光驚駭欲絕,卻再難躲避。

掌印加身,他開啟所有肉身防禦,卻在掌印輕觸的一瞬間,盡數崩潰!

隻手遮天,無路可逃!

「啊1

一聲慘叫,三成實力的魔羅,直接被瞬殺!

其身後的魔山巨岳,消失。

其死後血霧。徐徐化作一滴黑色魔血。

只留下一句怨恨的遺言,魔羅還有七分魔念,被魔山鎮壓,他,恨上了寧凡!

「小子,我記住你了,你等著。要不了百萬年,我便會等到下一個魔奴,定可破封而出!下一次不會再有第二個太素,燃燒道念、救你脫劫。他是真正的滅道,而我,僅僅是損失了三成修為而已1

「你等著!你等著1

那聲音,終究再無可聞。

一滴魔血,也被紫衣人招入手中,細細端詳。似想起什麼,略感追憶。

「魔羅之血…」紫衣人感懷一嘆,屈指一彈,將魔血彈入寧凡體內。

其巨影,在剛才動用一掌之力后,已耗盡道念力量。開始消散。

他終究只是一道道念,並非活人。

他將要逝去,但在離去前。卻深深看了寧凡一眼。

看的不是寧凡,而是…太素。

口中傳音,似乎對太素說了什麼,寧凡無法聽到,唯一能聽到的,只有太素的無法置信之聲。

「當年因果,今日了結,這結果,你可滿意?」紫衣人淡淡一笑,身影更淡。

「哎。滿意…想不到,結果竟是如此。」太素顯然大感意外。

紫衣人、太素、魔羅之間,究竟有何關係。不得而知。

紫衣人究竟是不是紫斗,為何要隱匿身份,不得而知。

唯一知曉的,是魔羅的三分魔念已死,紫衣人也將消逝,而太素也燃盡道念,即將滅道。

一切,宛如一場春夢。

夢之初,只有寧凡。

夢之後,三位絕世高手將一一逝去,仍只剩寧凡。

「魔族失了血,這魔羅之血雖只有一滴,但對你而言,乃是莫大機緣,煉化之…你有機會成為第二個魔羅1

紫衣人哈哈一笑,砰地一聲,巨影崩潰。

在其崩散之時,太素仙帝想說什麼,卻終究無法說出口。

他化作一道雷光,遁出寧凡身體,重新化作紅袍老者。

而寧凡,頓覺一股虛弱之感,讓其幾欲沉睡。

「多謝太素仙帝救命之恩1寧凡抱拳一謝。

「謝我?我本以為是那樣,想不到會是這樣…如此,謝與不謝,不過是一場空夢。」太素仙帝似乎還沉浸在紫衣人的話語中,無法釋懷。

「不知前輩有何要求,但凡晚輩可助之事,必定傾力相助1今日脫劫,雖說最終是紫衣人滅掉魔羅,但若非太素援救,寧凡絕無可能脫生。

他非君子,也非小人,但有恩,自當相報!

「要求么…」太素目光微凝,想要說什麼,卻最終收了口。

「罷了,此事一言難盡,老夫會將之凝成玉簡,你一看便知,能否辦到,皆需全力施為。真雷界是老夫故鄉,一切,有勞小友了。」

太素五指一抓,凝雷力成玉簡,遞給寧凡。

眼光微微有些思念,思念的,是一個多年不見、死活難料的白髮老嫗。

「你比老夫幸福,有一個痴情女子,為你如此付出…清心普善咒,此女反噬,必定極大的。」

「前輩在說什麼,為何晚輩有些聽不懂?」寧凡不解道。

「不懂便不懂吧,無論你無情也好,濫情也罷,只一點…花開堪折直須折…那女人不錯,小子,珍惜吧1

太素悵然閉上眼,他本已死,而今,則是滅道。

滅道對仙帝而言,不過是在死的基礎上再死一次。

這一刻,他懷念的,不是一世尊崇,不是道悟帝位,僅僅是一個白髮老嫗的怨恨目光。

「飛鳳…」

太素喃喃念著最後一個名字,漸漸消逝。

在他消逝的一刻,寧凡分明感到,天道之中,有一縷道力,消失…

這一縷道力的消失,意味著多年空缺的掌雷仙帝,職位將重新空缺!

這一幕,許會在四天引起軒然大波,但定無人知道,今時今地,有一名紫衣高手、兩名仙帝相繼隕落。

有人是真死,有人是假亡,有人是道滅,誰真誰假,無可說清。

若非體內巨大的虛弱之感提醒著寧凡。若非腦海中還有對數種法術的推演記憶,若非身上還有一絲絲天道留下的道力氣息。

寧凡定會認為,這一切,真的只是一場夢。

而如今,夢當蘇醒!

「黑色元神,欲令我成為魔羅之奴,不知當你得知。魔羅的三分魔念都死掉,會是何等表情1

寧凡冷笑,指骨之中,一霎間血雷大現。

血雷之中,更有一滴黑色魔血,滋潤如寧凡的元神。

在這一刻,寧凡元神之上,魔氣滔天,睜開雙目。

沒有絲毫被魔氣沾染的徵兆。這一刻,他魔氣收發隨心。

「你怎麼醒了1丹田之中,黑色元神還在竭力抗衡寧凡的指骨雷力,試圖徹底獲得身體掌控權,淪為魔羅之奴。

但他從未料到,被魔氣震傷的寧凡元神。會在此刻蘇醒,且方一蘇醒,便給他一種無法違抗的感覺。

那感覺。來源於被寧凡吞噬的一滴魔血!

「你不是想成為魔羅之奴么,我吞噬了一滴魔羅之血,此刻的我,便是魔羅1

寧凡元神露出冷漠的表情,一閃之後,返回丹田,重新佔據身體主控權。

這一刻,寧凡魔化巨人的身體,變回本貌。

這一刻,寧凡元神佔據丹田。小小元神身披金甲,踩踏著黑色元神,目露殺機。

「不可能!這絕不可能!魔羅大人的血。怎會在你手中!除非他死了,否則他的魔血…」

「不錯,他死了1寧凡冷笑。

「不信!我不信!這是假的1黑色元神時哭時笑,好似瘋癲。

他一心成為魔羅之奴,在其心中,魔羅便是最強。

但寧凡知道,魔羅不是最強,太素不是最強,甚至那紫衣人也未必是最強。

這世間,沒有最強。

誰能走到道的終點,誰便是最強,但可惜的是,無人知道道的終點在何處。

天人合一,短暫擁有仙帝境界,這一次,寧凡是真的感受到強者的感覺。

不能再自滿下去,不能…

也許是百萬年後,還會與破封的魔羅一戰,也許那戰期還會更近。

但那時候的寧凡,會是真正的仙帝,會讓魔羅知道,他當年瞧不起的小輩,已成為讓其只可仰視的存在。

「我的路,還有很長…但你,可以死了,下一個,則是應龍王1

寧凡眼露寒芒,張口一吞,將黑色元神吞噬,體內魔氣更強。

而後,煉化魔血,吞噬指骨。

魔羅的血,太素的骨,紫衣人的術,皆落入寧凡手中。

魔羅魔紋,似乎已拔出隱患,但想要繼續令魔紋晉階,卻仍需要去一次巨魔族。

巨魔、六翼、嵐角、鬼目,皆是魔羅之奴。

對那奴紋,研究必定極深的。

最終,寧凡也無法徹底煉化魔血,似乎非得魔紋晉階,突破帥階,才可煉化此血。或許那個時候,他會知曉『血』的用途。

仙帝指骨,倒是煉化隨心。

本來煉化帝骨,危險絕對不小,但太素對寧凡四無惡意,他的骨,也隱隱不抗拒寧凡吞噬。

吞噬帝骨的過程,相當順利。

在帝骨吞噬后,寧凡法力暴漲,達到了65萬甲的境界。

法力提升是一點,肉身的提升,才是關鍵。

他的肉身之強,突破至玉命巔峰,距離金身,只差一線。

而寧凡亦明白,這一次突破金身,怕是會很難了。

但他的屍魔身,讓其玉命巔峰的肉身,完全不弱普通金身。

至於那嵐角、六翼、鬼目的魔身法相,若是施展出來,怕縱然是金身二境修士,都可一戰!

畢竟這魔身,是第二元神模仿自魔羅大帝的法相,集合了內海四大魔族的優勢,威力自是非同小可的。

如此,寧凡全力開啟魔身之下,面對窺虛修士,幾乎可以瞬殺。

雷甲加身,先天不敗,問虛之擊都可抵禦。

與應龍王,未必不可一戰!

唯一需要考慮的,是這魔身似乎猶豫魔血未徹底煉化,而無法維持穩定狀態,若是戰鬥時開啟,無法持續太久,務必需要速戰速決。

「魔羅法相么…魔化之後,我可瞬殺窺虛,這是毋庸置疑的。」

與雷十一約定的三日,已經將到。

寧凡元神歸位,散去魔身,回歸一襲白袍。

沒有立刻離開玄陰界,剛一回神,他便目光一變,獃滯。

在其身旁,一個面色蒼白的白衣女子,正傾盡法力,輸入元神力量,滋潤著寧凡的元神。

她十指掐決,一絲絲梵音輕唱,有著化解魔氣的神效。

這秋水般清涼的法力,寧凡很熟悉…

那正是在他幾欲迷失於魔羅魔音之時,喚醒他的那清涼之力。

「救我的另一人,竟是小幽兒!她是何時蘇醒1

不知,寧凡唯一知曉的,是本已漸漸恢復元神力量的洛幽,竟因為這一次輸送力量救寧凡,再一次虛弱起來。

索性這一次的虛弱,並不如最初那般厲害。

她氣息大損,卻沒有到需要沉睡的地步,只是元神虛弱,必須修養、滋補。

「你…沒…事…了…」眼見寧凡蘇醒,洛幽心頭好似懸石放下,秀眉一松,淡然一笑。

「那就好…」

她眼前一黑,已倒在寧凡懷中,沉睡…

「怎會如此…」

寧凡目光一凝,茫茫中,他又欠了洛幽天大之情。

且他明白,這一切洛幽幫他,和之前的出手理由,不同…

恍然間,他似乎明白了太素仙帝的言語。

太素說的好女人,大概…就是洛幽…

「狡猾的小女人,什麼時候醒的,竟瞞過我耳目…下一次,你若再蘇醒,必不會讓你再裝睡的。不過現在,姑且好好歇歇」

寧凡小心將洛幽橫抱而起,步步返回草廬,並為洛幽略略穩固元神虛弱。

心中暗暗尋思,不如在幫助紅衣之後,向其索要幾株十萬年靈藥,調和幾片烏金竹葉,為洛幽療傷…

經過此次之事,寧凡似乎愈加無法對洛幽見死不救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