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422章雙帝之戰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p> 但如今,魔羅欲直接奪舍寧凡。 若是黑色元神吞噬寧凡,寧凡尚可抗拒一二。 如今被一個仙帝級高手奪舍,他豈能抗拒半分! 白衣染血的寧凡,漸漸化作一襲黑袍。 意識漸漸...

心神之夢中,寧凡周身似被千山鎮壓,白袍浴血,但縱然身骨俱碎,卻仍不跪下 他目光冷寒,怒視魔岳之巔的那黑衣中年。

整個世界,被黑色的雪花淹沒,立在黑雪之中,此人卻毫無違和之感。

他是魔,那雪是魔雪,二者氣質相符,有一種渾然天成的道韻在其中。

黑衣中年目光如戟,神情冷峻,一頭亂,頭生雙角,背生六翼,眉心生著豎眼鬼目。

立在魔山之巔,他俯視寧凡如螻蟻,眼中沒有任何錶情,只有自靈魂的不屑一顧。

「魔前一叩,成吾之奴,化盡仙基,凝古魔身,爾為何不跪1

「若我跪,會如何?」寧凡冷笑反問。

「…」黑衣中年一時沉默,他的提問,答者無非只有兩種答覆,一是為奴,二是拒絕。

寧凡倒是第一個敢反問之人。

「若爾跪,則可獲賜魔羅奴身,屠盡至親,可證至魔之道,成無上真魔,助吾蘇醒。吾蘇醒之日,賜你不朽1

「所以,我不會跪1

寧凡愈加冷笑,他不會跪,因為從一開始他便看出,那黑色元神的來歷。

那黑色元神,正是寧凡自己,是他所有負面情緒的匯合。

他有多愛紙鶴,他有多在乎紅顏、至親,那黑色元神,便有多冷血,多怨恨。

他不可以被黑色元神反噬,否則,黑色元神佔據身體后,做出的第一件事,便是會殺親證魔道!

他不跪,不僅僅是因為倔強,不僅僅因為不願為奴,更是因為,他辦不到!

他曾為了實力,墮入魔道,但若魔道的終點,是要損害他的至親,則魔道,可棄!

「有意思…可你跪不跪,從來由不得你!哼1

黑衣中年冷哼一聲,一步踏下,肉身碎散成無數片黑色雪花。

下一刻,整個世界開始劇烈顫動,一股震驚天地的魔威,好似要將天踏崩!

在那魔威之中,黑雪逆卷,紛紛沒入寧凡體內。

寧凡的腳下,無端升起一個四方形的巨大陣圖,黑色紋路,玄奧詭譎。

一股無法抗拒的魔氣,朝著寧凡體內灌入,一霎之間,寧凡目光驚變。

「奪舍!不可能1

他無法想象,那黑衣中年,竟然跨越了時空,跨越了生死,以無上神通,借寧凡體內的一絲魔羅奴印,奪舍寧凡肉身!

按照這黑衣中年的原計劃,他應該是準備奴化寧凡才對。以他的身份,本不可能看上寧凡一個區區化神奪舍的。

但,見識過寧凡倔強之後,他忽然改變了計劃,竟準備奪舍寧凡!

「不錯,吾計劃改變,你的個性,倒是很符合吾胃口,沒有跪過的身體,才最有資格承受吾之奪舍1

寧凡體內,另一個意識開始迅滋生,這個意識,乃是九大魔祖之一…魔羅大帝!

原計劃,奴化寧凡,令寧凡準備一具真仙肉身,供魔羅降臨奪舍復活。

但如今,魔羅欲直接奪舍寧凡。

若是黑色元神吞噬寧凡,寧凡尚可抗拒一二。

如今被一個仙帝級高手奪舍,他豈能抗拒半分!

白衣染血的寧凡,漸漸化作一襲黑袍。

意識漸漸模糊,他似乎看到往昔的一個個紅顏倩影,正朝其越走越遠,形同陌路。

他似乎可以猜想,一旦被魔羅大帝跨時空奪舍,他會做出何等喪心病狂之事,屠盡至愛。

「你…休…想…」

寧凡眼露瘋狂,他選擇不了生,還可以…選擇死!

他可以棄道,可以捨命,甚至可以道名兩相散,但無論如何…他不容那些女子,為人所傷!

元神,點燃!

妖血,點燃!

識海,點燃!

他將一切點燃,他要阻止魔羅奪舍,阻止黑色元神佔據身軀,以死,令魔羅所有計劃落空!

甚至,若是幸運,在魔羅奪舍一半之時自盡,必可令他受到重創,付出代價!

「哼!想不到此子寧死也不助吾復活!好狠1

被寧凡這麼一嚇,魔羅只得拋棄奪舍打算,化作黑雪厲害寧凡體內,重凝肉身,冷視寧凡。

既然無法奪舍,他便只能穩妥一些,令黑色元神慢慢吞噬寧凡了。

只需讓寧凡最後一跪叩魔,則一切,可成!

「天地之魔,聽吾祖令,跪1

魔羅大帝冷喝一聲,口中斥出一道魔音,霎時間,一股無法想象的威壓,降臨在寧凡身上,動搖其心。

寧凡只覺神情一恍,好似獃滯,身體不由自主,便想向魔山叩拜。

在這魔音之下,他必須臣服,不單是他,便連天地都需臣服。

此乃,言出法隨!

縱然心有抵觸,但身體卻無法掌控。

但便在這時,一股好似洛水般清涼的法力,忽而灌入寧凡體內。

這清涼,漸漸掃去寧凡眼中一絲迷茫,令其在關鍵時刻,沒有跪下。

魔羅大帝微微一怔,旋即目光森冷道,「洛族禁咒,『清心普善咒』,哼!敢來阻我大事,找死1

他正欲出手,震散寧凡身上咒術,令施術者受到反噬,下一刻,情形驟變,這一次,縱然是他,也不由露出震驚之色。

「不可能!此地為何會有仙帝存在1

在這千鈞一之刻,整個世界忽然間一分為二!

一半世界,仍是黑雪遮天,另一半世界,卻化作電閃雷鳴的血雷世界。

一個紅袍老道,踏著紅雲,飄然而至,言辭間頗為譏諷。

「堂堂魔族大帝,欺凌一個第一步小輩,不覺得羞恥么?」

「你,是誰1

「老夫乃後世仙帝,太素,今日有緣與魔羅大帝一戰,當真可謂死而無憾!小子,退下1

紅袍老道轉瞬即至,目中雷光一閃,一股完全略遜魔羅半分的仙威,橫掃開來,將寧凡體內的所有魔氣紛紛震散。

寧凡,恢復動彈!

他目光一震,這再次出現的紅雲老道,自稱太素,自是那雷星、帝骨之主!

此人既然出現,自是來護寧凡的,僅僅立在魔羅、太素身邊,寧凡便感覺身體欲崩,根本抗衡不了那恐怖仙威。

仙是站在山上的人。

而這兩位不同時代的仙帝,都曾站在了仙之頂點!

退下…寧凡只能退下,此地根本沒有他出手的餘地。

他匆匆退出十萬里之外,遙遙探查。

魔羅與太素彼此對峙,各自站立之處,便是屬於自己的世界。

魔羅令天地降下風雪,太素令天地布滿血雷,以寧凡的眼光,稍稍能看出,這是兩位仙帝憑帝威篡奪了天道,令各自所處的天道改變。

「原來修為到了仙帝境界,連天道都可逆奪1寧凡驚嘆道。

他知道,一場不為世人所知的雙帝之戰,即將在其心神之內,一觸即!

這將是曠古難遇的盛況,見證者,唯有寧凡一人!

尋常修士若能見到仙帝尊嚴,怕都會死而無憾,而寧凡,有幸見到兩名仙帝死斗!

魔羅與太素,一人黑衣,一人紅袍。

世界碎成兩半,兩個世界的天道大勢,正在彼此抗衡。

黑色的雪,血色的雷,彼此對碰,彼此煙消雲散。

一炷香之後,兩個世界各自開始崩塌,紅色的天道大勢一震而散,而黑色大勢雖未消散,卻也損傷頗重。

對轟的餘波,足以將雨界震碎!

太素連退十步,方才穩住身形,每一步,必踏碎一片片河山。

他目中隱隱流露出一絲震撼,語氣凝重道,

「不愧是古魔九祖,老夫竟弱你如此之多1

「哼!你也不差,區區一個後世仙帝,竟能讓我後退半步,這半步,如以讓你在那個時代同跡

魔羅亦後退了半步,從其鐵青的面色可以看出,這半步對他而言,是一種莫大的羞辱。

上古之時,魔生九祖,魔羅乃是魔族最強的九帝之一,能讓其後退半步者,無一例外,皆是蓋代人傑。

太素作為後世仙帝,能讓魔羅後退,誠如魔羅所猜測,在太素的年代,他亦是天地間少有的幾名霸主之一!

太素為護寧凡而來,自不會傷他。

而魔羅有著魔羅的驕傲,是絕不屑偷襲寧凡的。

他任寧凡觀看雙帝對決,甚至意剋制波動,沒有讓鬥法餘波轟殺寧凡。

比起奴化一個小輩,此刻的魔羅,對太素更加感興趣。

「你,與我一戰1

魔羅一步邁出,目中露出瘋狂的殺機,卻又漸漸冷靜。

從有至無,並非失去,而是…升華!

他的眼中一片漆黑,在這一刻,但凡被魔羅目光所及之處,所有的天地,俱被染成黑色!

一片片血色雷霆,開始土崩瓦解。

被魔羅一點餘光瞥到,寧凡忽然面色大變,在這一瞬,他感覺自己自靈魂深處,似要被魔羅一眼染黑、吞噬!

那不是死…那是要歸融到魔羅的道中,成為魔羅的一部分!

那是滅,是比死更可怕的死亡!

那是一切成空,一切道念煙消雲散!

「以雷圖護體1

太素的聲音傳來,一絲雷力沒入寧凡體內,霎時間,不經由寧凡催動,寧凡腳下竟自行現出碩大的血色雷圖。

且這雷圖之威,是寧凡親自施展的百倍以上!不單單能吞噬同級雷光,甚至可吞噬道念,吞噬一切!

仙帝的一絲法力,竟能讓雷圖揮百倍之威,此雷圖若由太素親自施展,又該是何等厲害!

寧凡心中感激,若非太素屢屢出手,他必定直接道消於魔羅一眼之下。

原來,他真的很弱校

原來,如今的寧凡,連仙帝的一個眼神都無法承受。

除了太素輸入的一絲雷力,寧凡還察覺到體內的一絲清涼法力,似水溫柔。

這溫柔,讓他似曾相識,卻又確實不曾見過。

「除了太素,還有誰在助我…」

他眉宇一皺,下一刻,所有的思索,都被一股驚天動地的氣勢所驚醒。

卻見魔羅五指向天一抓,所有的天道大勢,凝成一片片黑色雪花,閃爍著奇異的星光,凝成一把冰雪星辰的黑弓。

那黑弓之上,有著百萬道詭異的魔族符文。

以寧凡的眼力,一眼便看出,那符文某種特殊陣紋,似乎是提升弓術之威。

以他的陣道,一眼便看透那符文的脈絡,並銘記於心。

他認了出來,這弓術,是六翼老祖的成名之術…誅辰之弓!

而魔羅並未動用星力,卻借天道大勢,篡改冰雪為星辰,演化誅辰之弓,這其中蘊含的至理,寧凡無法理解。

但他卻明白,這由魔羅施展的誅辰之弓,比起他所施展之弓,玄妙之上,勝出億萬倍。

魔羅尚未扣弦,但天地已顫抖地畏懼。

這一弓之力,足以洞穿雨界,這才是真正的弓開,界滅!

目睹魔羅施展此弓術,對寧凡而言,絕對是不可多得的機緣!

「誅辰之弓1太素顯然認出此術,目光深深一震。

「此弓術乃是我奴六翼所創,他最終成我道屍,奉獻己身,此弓術自是為我所用。接下此弓1

魔羅嘴角勾起森冷、殘忍的笑容,張開手臂,拉開弓弦。

浩瀚而恐怖的法力,化作一道黑色的冰雪星光之箭。

山河崩塌、顫抖,大地淪陷,虛空一片片坍塌。

「死1

魔羅冷笑,一箭射出、但凡被箭光波及之處,一片片天地,紛紛崩潰、湮滅,消失回混沌無形!

太素目光大變,他從這一箭中,察覺到一絲生死之威。

五指一抓,一道好似彩虹般璀璨的雷光,頃刻凝出一道虹色雷甲。

這雷甲品階,不知高出寧凡多少倍,甚至沒有在紅衣的秘術中記載。

以此雷甲之威,太素曾硬悍數名同級仙帝的攻擊,雷甲不潰。

但當箭光射在雷甲之上時,一瞬間,太素身處的世界,一片片崩潰!

其足以防禦數道仙帝合擊的雷甲,在一瞬間,散雷而崩!

噗!

太素猛吐鮮血,目光震撼難明,以他同時代幾乎無敵的實力,在魔羅身前,竟毫無抗衡之力!

一箭破甲,那箭,更欲滅盡太素的道!

千鈞一之際,太素猛踏虛空,腳生七彩雷圖,肉身在必死之極,化作一道七彩虹光,遁入雷圖之中,避過必死一擊。

那箭未殺太素,轟在太素身後的億萬虛空,一片片虛空掀起驚天風暴。

良久,風暴消失,太素遁出雷圖,老臉蒼白如金紙,胸口則有一個血洞,被一箭穿心,無法癒合。

「咳咳…老夫敗了…」

「你已不弱,在我全盛之時,能在我一箭之下不死的,九魔祖之中,都只有一二人而已。」魔羅皺眉道,一箭未滅太素,實在出乎他的意料。

「可你如今,並非全盛…」太素自慚一笑,目光往往遙遠處那座魔山,意有所指。

「放心,即便如此,我也揮了三成實力,能接我三成實力一擊,尚還不死,你足以自傲1

寧凡心頭一震,他從來只以為仙帝便是至強者,且從二人言語中,寧凡亦能判斷,太素絕對是同時代的頂尖仙帝。

但這種仙帝,卻幾乎被三成實力的魔羅一箭滅殺。

這魔羅強大如此,太過可怕!

仙帝…不是最強!

「魔羅大帝,你很強。但此子是老夫無數代之後的傳承者,是第一個凝出我太素雷星的後輩,算我半個弟子…你不可傷他1

「冥頑不靈,這一次,我不會留情了…抽魂1

魔羅目光一冷,五指虛空一抓,下一刻,一絲絲魂力被其抽出。

向地一抓,抽大地魂!

向虛空一抓,抽虛空魂!

向天一抓,抽日月星辰之魂!

向天第二抓,抽天道魂!

一次次抽魂,每一次都比前一次高深。

這是寧凡第一次見到抽地魂之外的抽魂,顯然,他的抽地魂僅僅是最次的級別。

抽盡天地道命之魂,魔羅的氣勢幾乎暴漲的一倍,如此氣勢之下,受傷的太素愈加感受到一股仿若窒息之感。

「這差不多,是我全盛之時的五成法力程度,你,必死1

魔羅的聲音在天地震開,迴音不絕入耳,好似轟雷。

兩個世界,合二為一,重新為他一人掌控。

縱然是太素雷帝,也沒有資格奪走魔羅的世界!

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