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421章黑色元神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十倍。 這一刻,他終於徹底喪**體掌控權。 肉身被魔氣染成黑身,生生在玄陰界演化成五千丈的黑甲巨人之相。 那黑甲巨人,頭生雙角,俱是嵐角之相! 身化巨人,拳可碎岳,乃是...

傳承水晶,極其珍貴,唯有前代雨皇級別的高手,才可弄到。

寧凡毫不懷疑,留下這十四塊水晶的,無一不是那種級別的高手。

對這水晶中傳承的東西,寧凡不由好奇起來。

神念一一沒入水晶,寧凡時而露出驚訝之色,時而露出失望表情,神情可謂複雜之極。

果不其然,留下十四枚水晶的,乃是十四名碎虛老怪,來歷各不相同。

其中有5塊水晶,留下的訊息都是遺言、回憶之類的東西,並不能提升修士實力。如此水晶,自是被寧凡失望收起。

剩下9塊水晶,有4塊傳承了功法,2塊傳承的是洞府遺址、藏寶圖之類的訊息,最後3塊,則是法術。

碎虛功法,寧凡並不需要。

藏寶圖、洞府遺址,這些都不知是哪一年留下之物了,且所藏之地似乎並非雨界,藏的東西亦不過是碎虛儲藏,寧凡倒也看不上眼,更不會去尋找的。

三種法術,兩種無用,倒有一種殘缺體術,可以稍稍一用。

這殘缺體術,名為『我人四相』,似乎是佛宗秘術。

我人四相,分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

佛宗之內,執迷四相,難證浮屠。

卻有大神通修士,融佛宗四相,以執迷之心,逆證浮屠。

「東西南北,四維上下虛空,可思無量。凡有所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修我人四相,入無餘涅槃。四相若成,則仙佛不可滅度,則無量不損,則仙體不死不滅1

寧凡微微皺眉,看起來,我人四相之術,來頭倒似不校

但留下此水晶的碎虛。也只會一相而已,能得一相傳承,已是不易。

我相是最弱一相,但若修成此相,也不弱於尋常凡虛下品的體術了。

對於僅會冰碎體術的寧凡而言,我相之術,無疑是一個不小收穫,他倒不在乎秘術殘缺的。

將這些水晶一一收起,寧凡耗費半日。將那駁雜的我相之術融會貫通。

三日,還剩二日。

最後兩日,寧凡剩下的,只剩一件事。

他目光開始凝重,一拍儲物袋,取出一個玉盒。眉宇第一次浮現猶豫之色。

「吞,還是不吞1

這一截指骨,乃是仙帝所有。蘊含的力量,絕對可以用恐怖形容。

寧凡不知吞下此指、加以煉化后,會有何等後果。

但,這是一個莫大機緣!

他微微閉上眼,心中抉擇。

在其思索是否吞噬此骨之時,背後的魔紋,忽而灼熱起來。

那魔紋之中,隱隱傳出抗拒、畏懼的情緒。

那圖案之中、緊閉的魔瞳,竟隱隱有睜開眼皮的驅使。

轟!

霎時間,一股魔氣灌體。湧入寧凡體內。

那魔氣浩瀚如海,徹底將寧凡心神淹沒,猶如扁舟一葉!

隨著魔氣灌體。寧凡幾乎失去身體的掌控權!

心神世界之中,一個黑衣魔頭的身影徐徐凝聚之中。

那魔頭想要徹底凝聚,還需要極大的時日,但今日,魔頭預感到會有莫大危機,他不可再等!

他強行在寧凡體內凝聚,徐徐在寧凡丹田之中,凝出第二個元神,只是這第二個元神,確實魔氣滔天的黑色。

容貌與寧凡如初一轍,但性格,卻是迥異。

那魔頭,試圖爭奪寧凡的身體,試圖吞噬寧凡的第一元神!

寧凡目光大變,他從未修鍊過任何第二元神之術!

他極其確定,這黑色元神是自己取出玉盒之後,才強行凝聚的,在此前,絕不存在!

這黑色元神,難道就是魔羅傳承的天大隱患么!

「你,是誰!為何躲入我身體之內1寧凡目光冷寒。

「我是誰?我就是你!不,準確的說,我是你的魔心。你每一次殺人,便會累積一絲魔氣、匯入魔紋之中。那魔氣一絲絲抽取你的元神之力,而我,正是那些元神之力積累所成。今日,是我誕生的第一日!我,就是你,寧凡!只是我與你不同,我從誕生的一刻,所有殺戮,便不是為了任何人,不為師尊,不為紙鶴…我只會為魔羅復活,奉獻自己的一生!我最大的理想,便是成為魔羅之奴1黑色元神冷笑道。

「魔羅之奴?1寧凡目光愈加陰冷。

他隱隱有些明白,傳出這魔紋之人,多半就是那魔羅了。

那魔羅,定是上古魔族之中一位大人物。

那魔羅,之所以創出這個魔紋,便是為了培養千千萬萬的奴僕。

每一個修鍊此魔紋之人,開始都會獲得極大的實力增漲,但會不斷被魔紋影響,漸漸變得嗜血、凶戮。

每多殺一人,便會積累一絲魔心。

當魔心足夠,便會凝成一個黑色元神,反噬主身。

從某種意義而言,這種凝聚元神的手段,與第二元神沒有區別,確實是第二個寧凡。

但這第二個寧凡,從誕生之初,便認準魔羅為奴。

若讓這黑色元神佔據身體的掌控權,他必定會吞噬寧凡的第一元神,並佔領寧凡意識,令寧凡成為魔羅的奴僕。

他還是寧凡,但,他也不再是寧凡!

「好狠毒的術!怕在上古之時,此魔紋坑害了無數之人,成為其奴…但又有不對,此黑色元神,分明火候未成,今日凝元神,似乎只是本能感到有危險,而勉強凝聚。他,在怕1

寧凡目光落在手中玉盒,隱隱明白了什麼。

「他在怕,怕我吞噬掉仙帝指骨,獲得了壓制他的實力!所以,他要在我吞噬指骨之前,滅我元神。占我身體,讓我堂堂八尺男兒,去給那魔羅為奴1

「你,休想得逞1

寧凡目光一怒,他不會給任何人為奴,不會!

若說本來吞噬仙帝指骨,還有猶豫。此刻為壓制黑色元神,他絕不會有任何猶豫!

他不能被黑色元神吞噬,他要吞了帝骨,他要借仙帝之威,斬殺黑色元神,並將其…吞噬!

「煉1

趁著身體還有最後一絲掌控權,寧凡一掌震碎玉盒,不顧帝骨法力渾厚,強行煉化!

一霎間。黑色元神發出驚怒之極的怒吼,「你不能滅殺我,我就是你1

「你,不是我1

寧凡眼露狠色,縱然黑色元神是另一個寧凡,為了不迷失本心。他也捨得斬去自己!

「你敢害我,我和你拼了!灌魔之術1

黑色元神露出瘋狂之色,他的瘋狂。倒是與寧凡如出一撤,窮途末路,便會拚命。

在其小手掐決之後,寧凡體內魔氣幾乎一瞬間翻了數十倍。

這一刻,他終於徹底喪**體掌控權。

肉身被魔氣染成黑身,生生在玄陰界演化成五千丈的黑甲巨人之相。

那黑甲巨人,頭生雙角,俱是嵐角之相!

身化巨人,拳可碎岳,乃是巨魔之相!

背生六道黑翼。乃是六翼之相!

眉心生出一個黑色豎眼,乃是鬼目之相!

「巨魔、嵐角、六翼、鬼目,皆為魔羅之奴!哼。你還妄圖前往巨魔族、破除魔紋隱患,休想!本打算等你抵達巨魔族后,再反噬你,今日卻不得不提前反噬了。你,必死1

魔化巨人,露出森冷的笑容,但下一刻,卻目光陰冷之極。

他本以為,他成功反噬了寧凡。

但低頭一看,食指之上,卻有一截指骨,始終蘊有雷光,無法徹底魔化!

而寧凡的全部元神,皆據守在指骨之中,竟絲毫沒有被魔氣吞噬!

只是如今寧凡的狀態,絕對無法稱之為樂觀的。

雖說元神沒有被魔氣吞噬,卻被魔氣一震,而陷入沉睡狀態。

寧凡只感覺,自己好似陷入一場睡夢之中。

睡夢中,他立在一座魔山之前,一股滔天的氣勢,壓在其雙肩,令他向魔山跪拜。

魔山之巔,一個黑袍中年,目光冷峻,沉聲令道,

「吾為魔羅,成我之奴,朝吾魔山一叩,我不朽,你不朽1

「休想1寧凡眼露決然,他,不跪!

玄陰界,草廬之中。

原本裝睡的洛幽,感知到外界的劇變,美目含驚,滿是擔憂,芳心紛亂。

「古魔祖九祖之一…魔羅!怎麼會!這臭小子怎會惹上如此大的麻煩1

她哪還有裝睡的心思。

蓮步輕移,速速離開草廬,望著那如山般巨大的黑甲巨人,心中忽然一痛,眼淚已不知如何落了下來。

「死了,他死了…他的丹田之中,只剩奴化元神,第一元神已死…」

她好恨,恨自己沒看出來,寧凡身上竟有魔羅隱患,若她知,她定會似從前一般,傾盡全力,幫助寧凡排除隱患。

她好恨,恨自己無能為力,竟連救活寧凡的機會也沒有。

傳說上古之時,魔羅之祖有一種手段,可奴化仙人,一旦被魔氣灌體,再無任何救治的機會。

他,真的死了…

他甚至不知道她已然蘇醒…

「不,他還未死1

洛幽明眸一閃,忽而止住淚光,露出驚喜的笑顏。

她注意到了那魔化巨人的一截指骨,仍未魔化。

「那是…仙帝指骨!這小子從何處弄得如此至寶,竟擋住了魔羅的奴化1

「有此指骨,他極有希望戰勝奴化元神,但他的第一元神,卻已沉睡,是被魔氣震傷了么…」

「我要,幫他1

洛幽柔弱似水的眸中,帶著果決,一襲白衣如雪,驟然升起一股極其浩瀚的氣勢。

「縱然自損,也要幫他…」

「就當償還他,喚我蘇醒之情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