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419章仙帝指骨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丹方,自然不會錯過的。 第二層,很快看遍,寧凡再次隨五名老怪登樓,進入第三層。 寶庫第三層,陣光已達到凡虛上品,楚、莫等老怪幾乎開啟了所有防禦,才敢進入此層,饒是如此,法力也被壓制了九...

那一瞬的太素雷威,讓身為雷系死靈的楚南風等五名老怪,紛紛對寧凡升起濃濃忌憚。

五人面色,皆升起少許凝重,帶寧凡一覽寶庫,亦變得警覺起來,生怕寧凡盜庫。

寧凡不去理會五人的心情,他步入陣光,目光在寶庫第一層流連。

第一層寶庫,是一處無比空闊的大殿,四面殿牆之上開闢有凹槽,置放著不少寶貝,皆以陣光防護,沒有令牌,則無法取出。

寶庫分四層,第一層陳列的一般都是窺虛老怪會用到之物。

寧凡目光掃過四維,卻漸漸驚嘆起來,這萬寶閣收容的好東西,倒還真是不少。

有凡虛下品的法寶,有凡虛下品的功法、法術,有六轉下品的丹藥、丹方!

只可惜這一件件法寶,大多靈威損毀,一卷卷功法法術,亦多是殘缺,少有不殘缺者,也都是專為死靈修鍊,活人不可修。

至於六轉丹藥…寧凡亦想不到,此地竟有如此高階的丹藥,只可惜,一顆顆丹藥早已存放無數年,藥性流失嚴重,甚至有了變質,服之不但效果微弱,反倒可能自損。

黑雷塔是一座死靈之塔,傳聞此塔之中的死靈,皆是某個時代某地死亡之修。

亦有些死靈,是後世雷霆凶獸死後所化。

塔內的法寶丹藥,不少都來自遙遠的古時,自是難以再用。

塔內的死靈,亦無法帶出雷塔,只能以詭異的狀態,存活於此。

寧凡若有所思,這黑雷塔死靈的詭異存在狀態。他似乎在哪裡聽到過類似的情形。

「想起來了…洞虛老祖曾言,不周雷皇以素雷界寶開闢雷皇皇墓,其中似乎也有死靈,不死不滅,而雷皇本人。似乎也成了其中一道死靈,以不死不活的狀態存活…不周雷皇開闢皇墓,或許便是從黑雷塔借鑒的經驗,模渀此地死靈。說起來,紅衣亦曾說過,那守在烏雷界入口的沖虛凶獸。便是雷皇所設…雷皇確實來過黑雷塔。」

「或許雷皇亦曾闖過太素三問之關,但他一定沒有徹底破關,最多過了第二關…那太素雷星的傳承之中,我能夠感到,自雷帝之後,我是第一個凝出此星之人…從某種程度而言。我的雷道資質,要略高於當年的雷皇了。」

寧凡收了心思,再次掃過六轉丹藥,這些丹藥藥性流失,自無法引起他絲毫興趣。

但那六轉丹方,卻讓他目光一亮!

黑雷塔中死靈罕有會煉丹的,更無一名六轉丹師。

故而這六轉丹方。從未經歷過任何爭鬥,幾乎沒有被人爭奪過。

除了少數缺損,尚有十一二種丹方,保存完好!

這些丹方的標價,少得可憐,一枚銀玉便可購買,但偏偏從無死靈購買。

這些丹方,若是流出雨界…必是天價!

「六轉下品丹藥,浮生丹.浮生若夢,天道如煙』。此丹名列六品下轉,可屏蔽氣息,欺瞞天道,遮掩天劫!服下此丹一顆,修士突破窺虛。可無天劫之擾1

「六轉下品丹藥,延年丹.一丹延年,笀數添千』,此丹名列六品下轉,可提升煉虛老怪千年笀數!此丹好生厲害,我所見過最強延笀丹藥,也頂多延笀300載而已…此丹若成,怕不但是煉虛,縱然是雨界碎虛,也要向我求一顆丹藥。千年笀數,可改變太多的人生歷程1

「六轉下品丹藥,窺虛丹.虛空若緲,服丹可窺』,此丹名列六品下轉,可助修士窺一絲虛空之力,突破煉虛的幾率,至少提升一成!此丹方,縱然是我,也用得到1

寧凡心頭火熱,目光卻仍是平靜。

淡淡掃過其他寶物之後,折返而回,似隨意地將完整丹方一一購買。

十幾塊無用的銀品雷玉,購買十幾種價值無量的丹方,寧凡又一次賺到了。

當然,在楚南風等死靈老怪眼中,寧凡又是在糟蹋錢財而已。

他們自然看出寧凡並非六轉丹師,且縱然寧凡逆天了,有六轉丹術,身為死靈,呆在黑雷塔,不得外出。此地根本沒有太多珍貴靈藥,可煉出任何六轉丹藥。

丹方有個屁用?

「這小子,難道很喜歡購買垃圾?」

楚、莫等老怪,皆是腹誹起來,跟當初的雷十一一個心思。

「第一層看罷,道友可願入第二層一觀?」見識過寧凡的厲害,楚南風言語也客氣了許多,口稱道友,隱隱已有和寧凡同輩相待的意思。

「自是要去。」

寧凡點點頭,隨五名老怪登樓步入第二層。

第二層的陣光,已是凡虛中品,威力是第一層的數倍不止,縱然是楚南風等窺虛老怪,也不得不服食些護體丹藥了。

若不服丹,他們擅自進入第二層,可是會被壓制九成以上法力!

面對寧凡這種狠人,法力被壓制九成,一旦寧凡暴起殺人,五人將毫無抵禦之力…

楚、莫等老怪,即便服食護體丹藥,進入第二層之後,仍不免有些法力滯澀。

而寧凡,暗暗催動太素雷威,進入第二層后,只一個冷漠眼神,沒有任何雷光敢對其施壓。

五名窺虛老怪,愈加震撼起來。

寧凡能視第一層陣光如無物,他們尚還能理解。畢竟似雷十一這個級別的問虛老怪,也能免疫一層陣光的。

但縱然是雷十一,進入第二層后,也會被壓制不少法力。

寧凡倒好,絲毫不受陣光影響…這種事情,怕也唯有應龍王級別、即將突破沖虛的老怪,才能勉強做到。

「難道這周明,隱藏了實力!他的真實實力,難道可匹敵應龍王1

這個想法,齊齊在五名老怪心頭升起。再難消去。

他們聽說過寧凡的傳聞,一人屠盡雷塔前十層,滅了應龍王族弟虛龍子,徹底得罪應龍王,被二十四層高手追殺。

起初聽聞這個消息。他們只是一笑置之,只道寧凡是個初出茅廬的新晉高手,貿然得罪應龍王,必死而已。

熟不料想,今日親眼見到寧凡,他們才覺得寧凡的手段通天。

也許。寧凡隱藏了實力!

也許,寧凡足以匹敵應龍王!

也許,寧凡本身就是個問虛老怪,甚至…可能還是沖虛!

沖虛老怪,是對後期煉虛的尊稱。

一個沖虛,獨戰十名問虛。絕不難!

「若這周明是沖虛老怪,他一人掃平我萬寶閣,都不難的!縱然他不是沖虛,怕也距離沖虛不遠了!難怪閣主如此忌憚此人,此人根本不能招惹1

一想到之前出言不遜、得罪寧凡,楚南風立刻滿頭大汗。

無論寧凡是問虛高手,還是沖虛老怪。都絕非楚南風可招惹!

「楚某之前多有得罪,望周道友…海涵1楚南風忽然一步上前,抱拳謝罪,面色隱隱有些畏懼。

「道友說笑了,些許小事而已,不必放在心上。」

寧凡何等心智,自看出楚南風忌憚他,怕是因為他免疫雷陣、而誤判了他實力。

他沒有解釋,亦沒有與萬寶閣結怨的意思。

只隨意擺擺手,打消了楚南風的畏懼。目光再次在第二層流連。

楚南風見寧凡沒有追究前事的意思,自是大鬆一口氣,愈加熱情地為寧凡介紹起第二層藏寶。

寶庫第二層與第一層不同,第二層的宮殿,只有第一層的三分之一大校藏品亦是少了很多。

但收藏之寶,皆比第一層珍貴不少。

此層收藏的法寶,無一不是凡虛中品,甚至其中,還有一二件完好無損的法寶!

寧凡對這法寶,亦略有心動,卻沒有購買。

無損法寶,對死靈而言,乃是天價之物,一件無損之寶,標價為500銀玉,或5枚金玉!

寧凡可不準備把錢花在法寶之上,他不缺法寶,他有太古神兵,只需機緣一到,神兵晉級不難。

且以他的法力,還無法使用凡虛中品法寶的。

故而他也只是一看,並未太過在意。

倒是此地某些功法法術,讓其有些動心了。

罕有的幾部完整法術中,其中一部,是凡虛中品的體術。若能習得,以寧凡的煉體境界,縱然是窺虛老怪,都能以肉身擊殺!

不過可惜,這一部體術,最是難以修鍊,且講究根基,需一步步穩紮穩打,用漫長歲月修至完滿境界。

寧凡略略估摸,以他的資質,若放在外界,起碼要百年才能修成此術。

若藉助玄陰界百倍修鍊速度,也多半需要一年以上才可修成,他哪有如此之多的時間、花在單一體術之上。

搖搖頭,寧凡並未購買此體術,目光掃過丹藥、丹方。

丹藥仍是全部損毀,丹方么,也僅有一種六轉中品的療傷丹藥,名為扁鵲丹。

此丹方是一名上古丹師所創,對治療腠理、肌膚、五臟、經骨之傷,都有神效。問虛老怪,只要未死,都可一旦化解全傷!

寧凡丹術雖遠遠未到六轉中級,但遇到這種好丹方,自然不會錯過的。

第二層,很快看遍,寧凡再次隨五名老怪登樓,進入第三層。

寶庫第三層,陣光已達到凡虛上品,楚、莫等老怪幾乎開啟了所有防禦,才敢進入此層,饒是如此,法力也被壓制了九成!

這一次,即便是寧凡進入此地,也不再輕鬆。

太素雷星,對同級雷光可免疫傷害。

但此地陣光之雷,明顯高出寧凡級別太多。

縱然是仗著太素雷星,寧凡也無法抗衡沖虛老怪,自也無法從容抵擋此地陣光。

以寧凡修為,進入此地,法力被生生壓制三成!

饒是如此,楚南風等老怪,已是極度震撼。

「從氣息削弱來看,這周明僅被壓制三成法力…此人難道當真是沖虛老怪?!縱然是應龍王來此地,也會被壓制五成以上法力!應龍王已是問虛之中的頂峰存在。此子能比應龍王更強,不是沖虛,是什麼1

一股震撼之情,在五人心頭升起。

對寧凡的敬畏,亦上升至頂點。

寧凡沒有理會五人。他的目光,完全被第三層的藏寶吸引。

此地收容之寶,太過珍貴!其中甚至有數件太古神兵,以及太古星辰鐵。

此地亦有不少神魔功法!

此地神魔功法,大多是上古末流神魔流傳,遠不及陰陽變和扶離功法高深。寧凡自是看不上的。

但當目光掃過這些神兵、星鐵后,寧凡忽然有一種大開眼界之感。

此地陳列的太古神兵,標註的是『一星神兵』。

但出售的某塊太古星辰鐵,卻是『二星神鐵』。

寧凡忽而意識到,原來太古星辰,還有品級之分!

那標註二星的星辰鐵。蘊含的星辰之力,明顯高於一星,堅固程度已遠超一星!

寧凡自窺識海,發現蘊養在神星之中的四件太古神兵,無一不是一星神兵的級別。也唯有斬離劍,其中的星辰鐵之中,有少許達到二星標準。

那少許二星。怕還是從思無邪手中奪得之物。

其他星辰鐵,則俱是一星。

一星神兵,在化神之下可謂不滅,但到了煉虛級別,一個個神通法術皆有毀天滅地之威、隕落星辰之能,縱然是一星神兵,也無法保證不損不滅。

能在煉虛級鬥法中無損的,唯有二星神兵而已。

寧凡目光落在那塊二星神鐵之上,漸漸火熱起來。

若購得這塊神鐵,煉入法寶之中。定能讓太古神兵威力大增。

黑雷塔中,死靈不可修太古神魔脈,太古神兵、功法,亦極其便宜,不過區區十來塊銀品雷玉而已。

寧凡不再猶豫。將此地所有太古神兵、神魔功法購去,包括那塊二星神鐵,共花費200銀玉。

雖說一星神兵、普通神魔功法對寧凡而言並非必需品,但這些東西在外界可也是有價無市之物,買下自是不虧。

眼見寧凡花費巨款、買下一堆『垃圾』,楚南風等老怪不由讚歎起寧凡的大手筆。

他們已認定寧凡是沖虛老怪,且還是那種家資萬貫的財主。

故而再無人腹誹寧凡亂花錢了。

巴掌大的二星神鐵,多半只夠斬離劍換鐵升級的,饒是如此,寧凡亦是心情不錯。

但當轉遍第三層后,心中又稍稍有些失望。

第三層中,只有寥寥兩三種六轉上品丹方,且俱都是殘缺的古物,並無購買價值。

除了二星神鐵,寧凡在第三層似乎沒有其他收穫了。

他意欲前往第四層,但第四層,楚南風等老怪卻再無人敢進入了。

第四層陣光,乃是凡虛巔峰的級別,以他們微弱修為,進入其中,非死即傷!

監視寧凡?呵呵,他們區區五個窺虛,有什麼資格監視一個沖虛?

一個沖虛,獨滅萬寶閣輕而易舉,蕩平二十四層不費吹灰之力。

若寧凡執意偷盜寶庫,誰可阻擋?

不,寧凡有沖虛實力,何須偷盜?他只需一句話,索要某物,縱然是雷十一,也必須給個面子的。

雷十一敢不賣應龍王面子,因為應龍王不是沖虛。

若是沖虛老怪,雷十一敢得罪么?

「我等修為微末,第四層便不進入了,索性第四層並不大,道友可自行進入,我等在外看著即可。」楚南風等人尷尬笑笑。

「也好。」

寧凡看出第四層陣光厲害,也不逼迫五人進入。

一步邁入第四層,以寧凡的雷星之能,也被壓制了七成法力。

第四層亦是寶庫之頂,僅有數十丈大校

其中陳列的,已沒有法寶、功法、丹藥丹方,相反的,此地倒是陳列的其他好東西。

左手邊,是一塊金中帶雷的雷玉。黑品雷玉,唯有碎虛死靈死後才可獲得。

但雷塔從無碎虛,最高修為也不過煉虛巔峰的太虛老怪,太虛老怪死後,遺留的雷玉,便會金中帶黑。

一塊雷玉,標價二十枚金玉,寧凡可買不起,也不會買。

他不是死靈,要半黑的雷玉沒有任何用處。

目光掃過右手邊,忽而微微驚訝。

在右手邊放置的,皆是傳承水晶,共有14個!

這些傳承水晶被完好封印,或許是某些高手死前所留。

但傳承水晶又有一個弊端,死靈是無法使用的,亦不知其中傳承了什麼東西。

饒是如此,標價也不菲,一個傳承水晶,50銀玉!

買下這些記憶水晶,相當於一場賭博。你不知其中傳承了什麼,或許其中流傳的,也只是某個老怪死前遺言,並無功法傳承。

不過索性雷玉無用,他倒是極其樂意買下這些水晶,以他活人的眼光,看看其中都傳承了些什麼東西。

他探出手,意欲去取那些水晶,驟然間,身後響起一個陰陽怪氣的猥瑣聲音。

「小友,果然是活人…你和那不周雷皇一樣,都是外界進入雷塔的修士,可是如此?」

寧凡轉過頭,正見身後的雷十一,持著一個密封的玉盒,咧著黃牙,大有深意的笑著。

「周某倒是低估了道友的眼力…不錯,周某確實是活人,與閣下死靈相比,乃是異類,閣下是否準備出手,除去周某?」

氣氛一時凝重,渀佛隨時會出手。

但下一個瞬間,雷十一卻又哈哈大笑起來。

「你是活人,是死人,與老夫有何關係?老夫與人做買賣,從來只看錢,僅此而已。不過既然你是活人,那就更好了。老夫剛才去取了一物,對死靈而言,只有少數死靈才可能用得到。但對活人么…此乃無價之寶!道友怕是會很想要的。」

雷十一言罷,徐徐打開手中玉盒。

霎時間,一股驚人的雷威,從玉盒之中散出,一絲威壓,卻好似千山沉重,幾乎要壓塌天地!

玉盒之中,僅有一截指骨。

這一截指骨…無價!

「這是…仙帝指骨1

寧凡目光,第一次露出震驚之色。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