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418章交易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搓手。 「三百銀玉1五名窺虛俱是動容,身為窺虛修士,他們也不過每人身懷一百銀玉而已。 三百銀玉蘊含的雷力,幾乎是三名窺虛修士的財富總和了。 他們無法相信,寧凡一個半步煉虛,會身...

雷塔十一層中,萬寶閣是當之無愧的超級勢力。

閣主雷十一乃是問虛修士,手下更有五名窺虛。有如此之多的高手在,從無人敢擅闖萬寶閣。

十一層雷主——燭風,他的到來,仗著應龍王的勢,自是無人敢阻擋。

但寧凡區區一個半步煉虛,如何越過萬寶閣的重重防衛,闖入大殿之內!

楚南風、莫飛雲等五名窺虛,俱是豁然站起,目光冷寒。

他們認出了寧凡,正是應龍王全力追殺之人,此人一人屠盡十層雷塔,是個兇狠魔頭。

寧凡的煞氣一閃即逝,讓五人心中狐疑,只覺得之前感覺錯誤。

是錯覺么?那驚天的煞氣,難道只是錯覺?

「此子僅僅半步煉虛,絕不可能親自手刃十三名煉虛,對,一定是這樣。傳聞此子身懷三具煉虛傀儡,其身上的煞氣,必定是其手中的傀儡所散發1

「他終究只是一個化神!只要不給他召出傀儡的時間,此子不足為懼1

如此一想,五人心頭大定,不免小視了寧凡幾分。

寧凡擅闖萬寶閣,不知來意,但聽其言語,似乎是來與雷十一做買賣的。

若是如此,此人似乎也不算是敵人…

有閣主在,無論寧凡是敵是友,都不需他們出面應對。

「哦?老夫這才剛剛搜集了一些元雷,還未以雷音玉聯絡小友,小友卻先一步來到我萬寶閣,真是稀客。」

雷十一放下金算盤,目光大有深意望向寧凡,咧嘴一笑。

「小友真是深藏不漏,竟能毫無聲息闖入我萬寶閣。佩服,佩服1

「見笑了。」

寧凡微微一笑。也不在欺天斗篷的話題多談,自顧自坐在殿中一個靠邊角的座位。

見雷十一與寧凡似有交情,楚南風等五名窺虛心頭更加鎮定,紛紛坐回座位。

看起來,寧凡不會對萬寶閣有所圖謀了,僅僅是來購買元神之雷的。

原本心中的一點疑惑,卻得到解答。

敢情雷十一匆匆返回十一層,大費周章收購元雷,就是為了賣給寧凡么?

古怪,真是古怪。

橫看豎看。寧凡都只是半步煉虛而已,如此修為,怎可能讓雷十一客氣對待,又怎可能躲過應龍王的重重追殺?

此子不過半步煉虛,雖說身懷三具窺虛傀儡,但面對一名問虛、五名窺虛,仍舊毫無勝算的。

他為何如此鎮定?他獨坐萬寶閣這兇險之地,難道不害怕?

「諸位對周某,很感興趣?」寧凡感知到五人若有若無的探查神念。劍念微微一震,將五人神念震開,微笑道。

嘶!

五名窺虛,俱是面色一變。

寧凡震開五人神念、所用的手段。無疑是劍念,且其神念強度,完全不弱於窺虛修士!

「稍安勿躁,周小友是老夫的客人1雷十一沒好氣瞪了五人一眼。

連他雷十一都覺得寧凡氣息飄忽、難以看透。區區五個手下,若是能探查到寧凡虛實,那還真見鬼了。

「下人不太懂事。失禮了。小友此次前來,可是要購買元雷?老夫如今可是準備了一萬道元雷,不知小友的錢財,可曾帶夠?」

雷十一再次對寧凡咧出幾分笑容,一面詢問,一面擠了擠鼻子,輕輕嗅了嗅。

一嗅之下,目光頓時火熱起來。

「這麼多雷玉!看來小友屠戮十層雷塔的傳聞,多半是真的1

「一萬道元雷?」

寧凡目光不變,心頭卻微微震驚。他的雷甲晉級,至少還需300道元雷。

雖說他來萬寶閣是為了購買元雷,但卻沒想到雷十一手上的元雷竟會有這麼多。

一萬元雷,完全足夠雷甲突破金甲二階,甚至有可能…衝擊三階!

每一道元神之雷,都代表著一條化神死靈的性命。

若寧凡自己搜集萬道元雷,勢必需殺戮一萬化神,起碼需屠盡五六十層雷塔,才可能湊齊如此數量,這顯然是不現實的。

心中暗暗思忖,如果雷十一真有一萬元雷,這一萬元雷的來歷,必定不是屠戮而來,多半是無數年來死於雷塔的化神所遺留吧。

「不錯!老夫湊足了一萬元雷,呵呵,按三十雷一玉的價格,再給小友打個折扣…呵呵,一口價,三百銀玉,如何?」雷十一激動地搓手。

「三百銀玉1五名窺虛俱是動容,身為窺虛修士,他們也不過每人身懷一百銀玉而已。

三百銀玉蘊含的雷力,幾乎是三名窺虛修士的財富總和了。

他們無法相信,寧凡一個半步煉虛,會身懷如此之多的雷玉。

他們更不能理解,寧凡會以如此天價,收購一堆無用的元雷垃圾。

他們不會知曉,對死靈無用的元雷,對寧凡而言,則是修鍊雷甲的最佳補品。

「成交。」

寧凡淡淡的話語,只頃刻間,便結束了這樁巨額買賣。

一錘定音!

雷十一取出數百封印元雷的玉盒、交給寧凡,寧凡則支付了三百銀玉,整個交易乾脆利落!

楚南風等人不免咋舌,如此巨額的交易,寧凡竟連價都不還,好大的魄力!

對寧凡的小視之心,不由淡了一些,至少他們自問,沒有如此魄力的。

寧凡收起元雷,一旦離開萬寶閣,便會吞噬元雷、升級雷甲。

雷十一收起三百銀玉,心頭火熱,吞噬這些銀玉,他的法力又可提升不少。

一場交易,皆大歡喜。

「不知雷道友可還有其他好東西,難得周某此次前來萬寶閣,身上閑錢還有不少,想多購置一些寶貝。」

寧凡身上還有10枚金玉、800銀玉。這些雷玉對他無用,自是願意從雷十一手中換取一些寶物。

雷十一一聽此言,立刻撫掌大笑,好似淫婦遇到了姦夫。立刻給予回應,

「小友放心!我萬寶閣什麼都缺,就是不缺寶貝,定能讓小友滿意而歸1

他嗅出,寧凡身上還有大量雷玉。

他極其願意把這些雷玉都給賺走的。

靈光忽而一動,雷十一似想到了什麼。

「不知這周明,收不收仙帝雷骨…那個東西,對我等死靈而言,亦是雞肋,但對少數修有特殊煉體術的死靈修士。卻又是至寶…」

「此物對我無用,對一些死靈有用,但那些人又買不起此物。此物被那應龍王看上,偏偏那應龍王又捨不得出錢…若是正常交易,老夫豈會不賣給他,偏偏他要強搶,哼,老夫做生意,從來就沒虧本過。豈能白白將雷骨送給他1

「這周明,身上還有800銀玉,10枚金玉…不如,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將這雷骨賣給這周明。如此做有兩個好處,一來禍水東引,應龍王再無理由對付老夫了,二來么…嘿嘿。老夫可賺盡周明的所有雷玉!有如此之多的雷玉,煉化成法力,縱然老夫未破入後期。但多半也算中期煉虛中的頂級高手1

「唯一需要顧慮的,是不知這周明,會不會購買此物…」

雷十一眼珠滴溜溜一轉,在商言商,他對寧凡這種公平買賣的個性,還是很欣賞的。

他決定取出藏匿的雷骨,給寧凡看看,試試此子會不會購買此骨。

「老夫有件寶貝,要去取出,給小友鑒賞一二。小風子!你帶周小友前往金品寶庫,所有貨物,包括禁品,但凡周小友看上,皆可賣給他。」

被稱作小風子的,自然是楚南風。

楚南風面色一驚,難以置信!

金品寶庫中收藏的,可都是最最珍貴的至寶,縱然是問虛老怪來萬寶閣,也未必會受雷十一待見,領入金品寶庫的。

且楚南風好歹也是一個窺虛老怪,為問虛老怪引路他也就認了,竟然為一個半步煉虛引路…

稍微有點丟臉…

「你不願意去?」雷十一目光一沉,他平時猥瑣,關鍵時候還是很有威嚴的。

「豈敢。」楚南風苦笑,他哪敢違抗雷十一命令。

「放心,老夫知道你那點小心思,不就是給小輩帶路丟臉嘛,放心,老夫不會讓你一個人丟人的。小雲子,小楊子,還有你們兩個,一起去!五個人一起,好好帶周小友參觀寶庫1雷十一不容拒絕道。

「什麼1

莫飛雲、楊老等人,俱是面色一變。

五個窺虛,給一個化神小輩帶路,這是不是太給寧凡面子了?

不,不對。

五個人漸漸有點品出味了。

雷十一命令五人一起為寧凡帶路,好像不是厚待寧凡那麼簡單。

是了,定是如此!雷十一是怕寧凡偷東西,讓五個煉虛初期一起監視寧凡!

但這…怎麼可能!

監視一個化神小輩,需要用到五個煉虛?在雷十一眼中,寧凡這麼厲害?

五人看看瘦弱的寧凡,不信,不信寧凡能在窺虛老怪眼皮子下偷東西。

金品寶庫之內,可是有凡虛陣法的,陣光可封印傀儡法力,縱然寧凡身懷三具窺虛傀儡,也無法在寶庫使用的。

僅憑寧凡半步煉虛實力,需要五個煉虛去監視嗎?大概不需要吧,一個楚南風足夠了。

閣主是不是小題大作了?

沒有給五人拒絕的機會,雷十一匆匆離去,大概是取仙帝雷骨去了。

楚南風等五個老怪,皆是面面相覷,雖拉不下臉為一個小輩引路,卻又不敢違抗雷十一命令。

心中一嘆,罷了,由五人一起為小輩引路,一起丟臉,總好過一個人丟臉。

「小友,接下來由老夫等人引你去金品寶庫一覽。有閣主命令在先,若小友看上什麼東西,只要雷玉足夠,便是禁品也可出售1

「禁品?」寧凡狐疑道。

「呵呵,對我等死靈而言,不少活人可吞噬的靈物、驅使的寶物,我等皆不可使用。若是誤食、誤用,反倒可能反噬重傷。譬如『冰雲蒜』,此物對活人有著愈傷之效,但對我等死靈,則是一等一的毒物,一旦誤服,會對死靈之身造成極大傷勢。這些東西皆被閣主列為禁品,一般而言,不會出售給不識貨的死靈。閣主常說,『死靈愛財,取之有道』。缺德的財,閣主不發。」

「是么…」

寧凡微微點頭,這雷十一倒是有點意思,不將毒物賣給死靈,不發缺德財,這是雷十一的處事原則么。

但為何偏偏賣給寧凡?

是對他的眼光有信心,還是察覺到他活人身份了?

「不知…不過這雷十一倒是很小心,派五個窺虛監視我,如此。我倒不得不打消偷盜寶庫的打算了…罷了,偶爾來一次貨錢兩訖的交易,也好…」

金品寶庫,有著重重死靈防衛。

這些死靈一見寧凡這陌生人靠近寶庫。立刻舉起法寶,大為警戒。

再一看,寧凡身旁竟還有五個窺虛長老引路,立刻。所有高手收起法寶,對寧凡肅然起敬。

心中則暗暗揣測,半步煉虛修為的寧凡。究竟有何等尊貴的身份,竟能讓五個煉虛引路,好大的面子!

難道說,寧凡是上級雷塔的修士么?有著煉虛後期乃至煉虛巔峰的背景?

念及於此,再無一人敢對寧凡投去不敬的目光,立刻讓路,任由寧凡等人進入寶庫。

寶庫共分四層,第一層中,收藏了不少丹藥、法寶,皆是窺虛修士會用到的寶物。

此層寶庫,設有凡虛下品的陣光,借雷霆之力,對修士法力有不小的剋制,對煉屍傀儡的剋制更是極大。

進入陣光前,楚南風勉強擠出半分笑容,介紹道,

「金品寶庫設有重重陣法,可剋死所有傀儡,對我等死靈修士也有不小的剋制。寶庫分四層,第一層之中,設有凡虛下品的陣法,縱然是老夫這等窺虛死靈,在此處也起碼會限制一半的法力。呃…這個…有些事項,還請小友注意…」

楚南風口氣略有猶豫。

「道友不必吞吞吐吐,有何需要注意之事項,但可直言。」

「呵呵,不是老夫看不起道友,道友僅有半步煉虛修為,恐怕無法承受此地陣光,入陣之前,且服下一顆護身丹藥,提升些防禦也好。」

「原來楚道友在擔心此事。道友放心,周某修為雖弱,但區區陣光,還是傷不到我的,丹藥大可不必服下。」

寧凡目光一瞥那丹藥,目露古怪之色。此丹對死靈而言,此丹確實是護體之丹,但對活人,便是毒藥了。

他是活人,自不願服用毒藥的。

見寧凡拒絕服丹,楚南風面上微笑,心頭卻有些不悅。

他好心給寧凡護體丹藥,寧凡卻狂妄自大地拒絕,難道寧凡以為,以他區區半步煉虛修為,能承受凡虛陣光?

「哼!待他受些傷勢,必會知曉這陣光厲害,才會明白老夫是一番好心了。」

楚南風心中冷哼一聲,面上卻仍是賠笑,繼續道,

「道友不服丹也罷,不過若是受傷,可絕不關老夫之事。還有一件事,務必要提醒道友。老夫之前說了,此地陣光剋死一切傀儡。道友雖身懷三具窺虛傀儡,但切莫在寶庫中召出,否則會被陣光判定為偷盜寶庫、予以擊殺的。」

「是么,此事我記下了,不會在寶庫召出傀儡。」

寧凡點點頭,他已打消洗劫寶庫的念頭,自不會多此一舉召出傀儡爭鬥。

他亦不擔心被五名窺虛引入陣法、會被圖謀不軌。

這陣法借雷力剋制修士法力,他凝出太素雷星,自然不懼陣法的。他亦有欺天斗篷,若執意想走,碎虛之下,無人可攔住他,安全問題,無須擔心。

「好,小友這般說,老夫也就放心了。小友,請1

楚南風一馬當先,一步邁入第一層的陣光中,立刻,陣光朝他一卷,化作滋滋作響的雷光,將其一電,身軀一顫,氣勢急遽壓低。僅數息之後,其法力竟幾乎被壓制了三成之多!

莫飛雲等人亦是相繼步入陣光,紛紛被壓制了三成至四成的法力。

法力越渾厚,受到的壓制便越低。以煉虛修士的渾厚法力,也難免被壓制三四成法力。若是尋常半步煉虛進入陣光,若不服食護體丹藥,直接會法力盡封,且會被陣光一震重傷的。

五名窺虛相繼入陣,目光俱都落在寧凡身上。

尤其是楚南風,最是想看看寧凡反噬受傷的模樣。

年輕人嘛,總是很自以為是的,受受挫折,便知道前輩們忠言逆耳了。

「老楚,此子畢竟是閣主的客人,縱然狂妄些,我等卻不可真看此子受傷。一旦此子被陣光反噬,我等只讓他稍稍吃些苦頭即可,莫讓他死在寶庫之內。」莫飛雲傳音提醒道。

「放心,老夫自有分寸,豈會對他見死不救?不過是削削他年輕人的銳氣而已,也算是為他好。」

楚南風輕輕搖頭,他也不是小肚雞腸之人。

五個老怪的目光,俱都凝聚在寧凡身上。

寧凡目露古怪之色,他何等心智,自然看出五人心中所想。

這五個老怪,是不是太無聊了,竟然在等他被陣光反噬受傷…

他們,註定要失望了…

寧凡一步邁入陣光,滋滋作響的金色雷光,立刻朝其一鎮而下,好似千山墜落!

浩大的聲勢,足以直接鎮壓一切化神,除非是煉虛,否則無人能擋此地雷光!

寧凡眉心雷光一閃,眼中升起一股浩瀚的氣勢,一字喝出,

「滾1

只一字,漫天金雷,俱都好似畏懼一般,匆匆退避,無一雷敢攻擊寧凡!

這一刻的寧凡,好似萬雷之主,何雷敢傷!

一股古老而滄桑的威壓,從寧凡眼中散出,不經意掃過楚南風等五名窺虛。

霎時間,五名雷修死靈,俱都從靈魂深處,升起對寧凡的畏懼之感。

無法理解!無法理解寧凡區區半步煉虛,進入凡虛雷陣,為何毫髮無損!

無法理解!無法理解寧凡的目光威勢為何如此強橫,竟讓五名窺虛不敢逼視!

一瞬間,包括楚南風在內,竟再無一人敢小覷寧凡。

不,不僅僅如此,五人的心頭,俱在寧凡目光掃過之時,升起濃濃的畏懼。

「此子…很危險!閣主派我等五人監視其一人,很有必要1

1/2未完待續。。

ps: 初一很忙很累,小睡一會兒,下一更,明天補&%小說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