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416章應龍子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 反觀寧凡,一拳轟出,半步不退,從容自若。老者的拳力,連寧凡的雷甲防禦都攻不破! 一拳! 僅一拳,龍袍老者便與寧凡分出高下,他的肉身比寧凡遜色太多! 「爾一拳之力,絕對...

寧凡不得不承認,他的氣運真的很不錯。-遇上雷十一,以無用雷玉淘換到不少好東西,實在是一樁幸事。

遁入玄陰界,借著百倍**速度煉化元雷、寒氣。

僅半日,寧凡出界,氣息略略精進。

煉化長情淚,寧凡法力提升千甲,體內的天霜寒氣已達到九種!

千甲法力,對法力超過六十萬甲的寧凡而言,僅是九牛一毛。

但長情淚的另一個效果,卻讓寧凡大為滿意。

一淚長情,一淚斷情,這排名第二的天霜寒氣,有著助修士寧神精心的神效。

一經服下,寧凡只覺通體清涼,**之時,更是絲毫無心魔滋生,道心堅如玄冰!

難怪此物可值五億仙玉,確實物有所值。

一千二百道元神之雷,一一被寧凡煉化。

起初的五百道元神之雷,煉入元雷之甲,使得雷甲銀光越來越璀璨,業已突破銀甲四階。

剩下七百元雷,使得雷甲繼續朝著四階巔峰突破,一絲絲金色雷光,開始在雷甲出現。

當一千二百元雷盡數煉化后,寧凡的元雷之甲,幾乎已完全是淡金之色,只剩一兩道銀雷雷光沒有消去。

若銀雷徹底消盡,盡數化作金雷,則此雷甲,便可突破金甲,足以防禦窺虛一擊!

「覆甲1

荒漠之上,寧凡心念一動,雷甲加身。

元雷之甲,不用之時,護持元神。

召出之時,可護全身。

淡金的雷甲護身,寧凡身披金甲,好似金神。

周身泛著金色電光,金光散開,引來無數死靈窺伺,妄圖對寧凡發動攻擊。

這金色電光,好似一道美味,**著死靈前來。

一絲蕭肅的殺氣在雙目閃現,寧凡一步邁出,化作一道金色雷光,展開殺戮!

隻身沖入死靈包圍中,近千死靈,至少也是元嬰,最強者甚至有化神巔峰,俱都發動雷光法術。

無數攻擊,無一能攻破雷甲防禦。

寧凡劍念一掃,一片片元嬰被劍念絞碎。

指訣一掐,一重重黑龍墓碑**而下,鎮死無數死靈。

他目光冷漠,好似回到了一次次血海歷練之中。

張口吞噬十七道元雷,拂袖收走十七枚雷玉。寧凡目光冷寒,一路散開氣勢,直衝第五層雷主所在而去。

沿路,越來越多的死靈,循著金色雷光而來。

他們試圖斬殺寧凡,奪取金雷,但貪婪的代價…只有死!

嗤!嗤!嗤!

一道道墨色劍光,在第五層擴散。

一道道血雷鞭影,抽殺著化神死靈。

第五層的高手,儼然比前四層加起來都多。

寧凡淌著血海,在殺戮十萬元嬰,105名化神之後,出現在一座巨宮之外。

巨宮之中,一個龍袍老者,面色陰沉如鐵。他,正是第五層雷塔之雷主!

他得到一封封情報,聲稱有下層死靈闖入第五層,殺戮如雲。

他亦聽說,那殺人如麻的狂徒,身懷金色雷甲的秘術,雷甲之強,足以防禦一切化神攻擊!

派出去追殺寧凡的手下,一個個命牌粉碎,紛紛身死。

龍袍老者怒目如神,當感知到寧凡來到巨宮之外后,他怒極反笑,拍案而起。

「豎子好膽!我不找你,你卻自己送上門!交出雷甲秘術,留你全屍1

「交出烏金竹葉,留你全屍。」

「找死1

轟!

龍袍老者怒意更盛,一步踏下,窺虛修士的恐怖法力,直接將巨宮震得粉碎,只剩一片瓦礫廢墟。

洶湧的氣勢,化作一道金色雷龍,直衝寧凡而去。

望著迎面而來的金色雷龍,寧凡竟不躲不避,任由雷龍的無數電光,將其淹沒。

「哼!這便是你反抗老夫的下場1

龍袍老者冷笑一聲,他一眼看出,寧凡只是半步煉虛而已。

區區半步來煉虛,被他的金雷化龍之術正面擊中,在他看來,寧凡必死無疑。

唯一可惜的,就是尚未拷問出寧凡的秘術,便將之滅殺。

但他尚未得意太久,驟然面色一驚。

那攻擊寧凡的漫天金雷之光,正以可怕的速度削弱、消失!

「究竟發生了何事?為何老夫的金雷會消失1龍袍老者震驚不已。

他這一招金雷化龍,縱然是對付同級窺虛,也是無往不利,為何今日卻會出現如此異狀?

他自不知曉,寧凡凝了太素雷星,身懷太素雷圖之術,同級雷霆,可一一吞噬,毫髮不損。

身處金雷之海,寧凡絲毫不懼,他的雷甲在吞噬105道元雷之後,已徹底抹去所有銀雷,化作純粹的淡金。

雷甲等級,已是巔峰銀甲,距離突破一階金甲,已然所差無多。

只差最後一步,便可突破一階金甲,突破的關鍵,便是殺戮龍袍老者,吞其元神之雷!

縱然未突破金甲,以如今雷甲之強,已幾乎可徹底防禦老者的雷霆攻勢。

離身雷海,寧凡縱然不召出本命星辰,都可無傷!

隨著腳下雷光一動,一副綿延萬里的血色雷圖,畫卷般鋪開。

在這雷圖浮現的一刻,周天金雷被雷圖一抖一卷,盡數吞噬。

龍袍老者的全力一擊,就此徹底破去!

「太素雷圖1

老者心頭浮現深深震撼,他終於明白,自己的雷術為何無法傷及寧凡分毫,反被吞噬。

太素雷圖,同級之雷,皆可吞噬!

寧凡凝出金色雷甲,對雷道的領悟已突破銀雷級,達到金雷級。

同樣**控金雷的龍袍老者,絕無法憑金雷傷到寧凡半分!

雷帝有雲,持太素雷圖者,可為萬雷之主!

「老夫一路修行,法力皆是雷霆,縱然境界為煉虛,但所有雷力皆被此子克制,憑法術、法寶是無法傷其半分的。如此,唯有憑肉身,與之分個輸贏1

老者冷笑,其肉身已是玉命第四境,單憑肉身便可戰化神巔峰,加之一身極高品階的體術,想來**寧凡,應不難的。

老者一步邁出,肉身拔高千丈。

十步之後,老者肉身已有五千丈。

他化作一個龍袍巨人,一步步踏碎山河走來。

呼吸雲氣,有吞吐山河之勢,一掌朝寧凡當頭劈下,有開山覆海之巨力!

「想憑肉身**我么,可惜…太弱1

寧凡冷笑,腳踏雷圖,肉身拔高,亦連走十步,十步之後,化作一個五千丈之高的金甲巨人。

「你竟也是玉命第四境的體修1

老者微微驚訝,但自負體術品階不俗,絲毫不認為自己會輸給寧凡。

老者一拳轟出,寧凡亦是一拳迎來。

同是玉命第四境,但方一交手,老者的拳骨便轟然粉碎,一股巨力震碎臂骨,反震胸口,令其巨身連退百里,方才穩住身形,卻已然重傷!

反觀寧凡,一拳轟出,半步不退,從容自若。老者的拳力,連寧凡的雷甲防禦都攻不破!

一拳!

僅一拳,龍袍老者便與寧凡分出高下,他的肉身比寧凡遜色太多!

「爾一拳之力,絕對已是玉命巔峰的程度!不,比玉命巔峰更高,幾乎就是金身修士一擊1

「眼力不錯。我的拳力,已無限接近金身1

寧凡目若日月,一步跨越百里,追上龍袍老者,一氣打出百道拳影。

一拳天昏地暗。

十拳山搖地動。

百拳天塌地陷。

龍袍老者被寧凡連轟百拳,一身筋骨俱碎,血流成河,淹沒一座座荒原,氣息奄奄,幾欲死亡。

他露出驚懼之色,一個堂堂窺虛修士,竟會懼怕一個半步煉虛,說出去,著實可笑!

只是,事實就是這麼殘酷。

他法力被雷圖克制,肉身遜色寧凡,對上寧凡,根本毫無勝算可言。

「你不能殺我,老夫虛龍子,乃是二十四層雷主——應龍子之族弟,你若殺我,必受十層雷塔追殺1

「二十四層雷主么…」

寧凡依然冷漠,絲毫不為應龍子的威名所動遙

這一幕,落在虛龍子眼中,化作絕望。

虛龍子已然看出,寧凡根本不吃任何威脅。縱然其族兄是雷塔問虛之中第一高手,仍然無法令寧凡畏懼。

絕望,最終化作瘋狂。

虛龍子亦是一個人物,若求饒無過,唯於寧凡拚死即可!

口中念念有詞,頭上徐徐浮現兩根龍角,虛龍子搖身一變,雷光化作一片片金麟。

金鱗開,他儼然化作一條五千丈的金雷巨龍!

龍目之中,閃過一絲瘋狂。

他現出本相,是要與寧凡拚命了!

「碎龍吟!吼1

一道道金光龍吼,化作一道道金色光圈,擴散攻來。

寧凡眼露淡漠,這音波之術再厲害,終究未脫離金雷之力的本質。

不足為懼!

寧凡五千丈的金甲巨身,一步猛踏,震得腳下雷圖化作絲絲血色雷光碎散。

下一刻,碩大的雷圖,在寧凡掌中凝聚。

那是一卷萬丈之長的畫卷,血色雷霆是筆墨,在畫卷中勾畫出一道道古老的雷符。

金甲巨人,手持雷圖,朝著金龍一卷。

雷圖鋪開,將金龍一收,收入畫卷之中。

畫軸一合,雷圖收起,化作畫軸、被巨人握在掌心。

畫軸中,金龍立刻慘叫驚天,旋即,慘叫聲漸漸變校

寧凡眼露淡漠之色,再次撐開雷圖一抖,一道道金色劫灰,被抖出雷圖。

看情形,寧凡竟是直接將重傷的虛龍子收入雷圖,抖落成一地劫灰。

好恐怖的太素雷圖!

「太素雷圖,可攻可守。若守,則化作圖陣,佈於腳下,萬雷不滅。若攻,則化作圖卷,可收天下雷修,一念誅之,化作劫灰。此乃上古以前、太素雷帝掌雷御雷的刑罰之術1

「此術雖厲害,卻只對雷修有效,且誅殺的雷修,修為不可超過我太多。以我的修為,本來只能藉此圖誅殺煉虛之下雷修,無法誅殺虛龍子,但虛龍子已被我重傷,氣息奄奄下,被收入此圖誅殺、原本不足為奇。」

「有此圖在,我只消將窺虛雷修打個半死,再收入此圖中,可殺一切窺虛雷修1

散了金甲巨人身,收了雷圖,寧凡朝著血海一招,將一道金色的元神之雷攝入手中,煉入雷甲之內。

淡金色的雷甲,立刻化作純金,在這一刻,徹底突破金甲一階的等級!

同時獲得的戰利品,還有一塊金色雷玉,及一片烏金竹葉。

如此,滅殺第五層雷主,第五層,蕩平!

「這虛龍子頗為不弱,但終究是雷修死靈之身,便會被我死死克制。自我凝出太素雷星的那一刻,便已是萬雷之主,克盡雷修。十層之下,所有窺虛雷修,皆不足為懼。需要注意的,是那虛龍子的族兄——二十四層雷主…應龍子1

「這應龍子能成為二十四層雷主,修為必定是問虛,且多半還是問虛之中無敵的存在,以我實力,絕無可能誅殺此人,但此人想殺我,亦是毫無可能。我有欺天斗篷,有諸多手段,縱然是親自面對應龍子的追殺,也絕不會受半點傷勢。」

「不如,一鼓作氣,殺入第二十四層…如何1

這個想法,一經升起,立刻被寧凡掐滅。

他還急著完成紅衣的任務,獲得七片烏金竹葉,換取金葉給月凌空療傷,倒是沒有時間殺戮過多。

烏金竹葉亦可療養元神,救治月凌空。

但親眼見識了烏金竹葉之後,寧凡卻發現有兩個難點,使得他無法以烏金竹葉救人。

其一,以烏金竹葉的藥力,調和至少需要十萬年靈藥,那可是煉製七轉丹藥才會用到的仙藥,寧凡一株也無。

其二,烏金竹葉藥力太猛,根本不是煉虛修士可服食之物。

十萬年靈藥,怕也只有紅衣的身份,才可以弄到一些,調和烏金竹葉服食。

不過,寧凡倒是有些疑慮了。

「紅衣…此女若只是煉虛,真的可以承受烏金竹葉的恐怖藥力么?總覺得,她似乎對我有所隱瞞。罷了,此女有何秘密,我並無興趣探究。她若與紅紅無關,則與我亦無關的。該關心的,是速速殺上第七層。」

眼中浮現肅殺之色,寧凡一步邁入傳送陣,進入第六層。

在進入第六層的一刻,立刻一拍儲物袋,召出三具煉虛傀儡。

將受傷傀儡修復一番后,他立刻展開全力殺戮。

隨著其手段增多,窺虛修士,已沒有那麼可怕。

十層之下,他可橫行!

三日後。

二十四層雷塔,一個生有雙翼的六千丈黃龍,盤踞在雷霆沼澤之中,似在沉睡。

一名黑甲甲士,跪地稟報著什麼。

某一刻,在聽聞屬下的稟報后,他驟然目露殺機。

「虛龍子,竟死了!來人,給我查,查出是誰下得毒手,我要讓此人,永遠從黑雷塔抹消1

「雷主陛下,不必再查,屬下知曉此事是何人所為。短短數日間,第一層至第九層雷塔,已一一為人所夷平。俱某些低階死靈目睹,殺人者,是此人1

唰!

黑甲甲士撐開一副畫卷,其上畫有寧凡容貌。

一見此人容貌,六千丈黃龍龍目一眯,森冷道,

「此人便是行兇者?很好。傳本王之令,二十四層之下,所有死靈,傾盡全力,追殺此孽,不得有誤!三日之內,我要見到此孽首級,祭我亡弟之靈1

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