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415章一個奸商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個傻子,雷十一是完全沒有意見的。 既然看出寧凡想要這寒氣,那麼就算此物再不值錢,雷十一也要把它吹得天花亂墜。 「呵呵,小友好眼力。這寒氣雖對我等死靈無用,卻也可煉入法寶中,略略提升法寶...

寧凡一怔,這個罵罵咧咧的老者,好強的氣勢,赫然竟是一名問虛老怪!

只是從此人言語來看,之前此人隱匿於此,對他根本沒有惡意,只是在此睡覺而已。.

細細一想也對。

寧凡從第四層傳送入第五層,降落點是隨機的,怎可能有人事先隱匿、埋伏?

這老者,只是在此地隱身睡覺,僅此而已,壓根沒有偷襲寧凡的意思。

怪只怪這老者睡覺的地方選得不太好,偏偏選在寧凡降落之地。

任哪個修士,剛剛降臨某地,忽然發現身邊有高手隱匿,都是要緊張的。

寧凡沒有直接對老者下死手,而是逼出老者隱身,已經很給面子了。

「問虛老怪,為何會出現在第五層雷塔…根據紅衣情報、及四層雷主的記憶,前十層雷塔,應並無問虛才對。這老者,難道是從十層之上下界的高手?他叫雷十一么…」

寧凡一面思索,一面則催動雷星雷圖,隨時防備老者暴起攻擊。

一名問虛老怪,可匹敵數名窺虛。

縱然寧凡先後手刃三名窺虛,對上問虛,也完全沒有勝算,最多是憑藉欺天斗篷隱匿自保。

意外的是,這老者雖被寧凡攪了清夢,怨念重重,但在其深深打量了寧凡一眼后,卻旋即打消了所有殺機。

寧凡觀察老者,老者亦在觀察寧凡。

他從寧凡的雷星中,察覺到一絲危險之感,他不知那是太素雷星,卻知此星對其有著幾乎逆天的剋制。

老者眼珠一轉,看出寧凡厲害,竟不欲再與寧凡為敵了。

裂開嘴,露出一口黃牙,老者笑得頗為猥瑣,卻先一步向寧凡抱拳道,

「小友,不弱啊?呵呵,你是從下四層上來的死靈修士?老夫雷十一,來自十一層,交個朋友如何?」

「十一層1寧凡目光微凝,這個老者,果然是來自十層之上的高手。

此人先有怒意,在探查自己之後,卻又笑呵呵的和氣模樣,恐怕是被自己震懾到了。

此人有點厲害,既然他沒有出手的打算,寧凡也不會主動攻擊一個煉虛中期,沒事找事。

至於老者交朋友的提議么…

寧凡不置可否,抱拳道,

「告辭1

一聲告辭,竟是要揚長離去。

寧凡並無與老者交友的打算。他來此只為雷葉,不欲多惹事端。

「你在搜集烏金竹葉?」老者忽然目光一閃,散去所有猥瑣之色,玩味道。

「…」寧凡沒有回答,眼光卻再次一凝,暗暗詫異,這老者怎知他在搜集烏金竹葉!

「不必緊張,老夫只是從你身上嗅到些許竹葉味道,略有猜測而已,嘿嘿,老夫的鼻子一向很靈…且老夫不但嗅到了竹葉,嗯?還嗅到了雷玉的味道。156枚,不,是157枚銀玉!其中有4枚,幾乎達到金玉標準…小友,你很有錢啊,嘿嘿。」

一提到錢字,老者忽然目光火熱起來。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1寧凡語氣冷漠,心中則有些驚訝,這老者好手段,連他有多少銀玉都能聞出來。

「雷玉,是死靈提升修為的至寶,亦是十層以上的貨幣。十一層之中,能擁有100銀玉的,無一不是煉虛高手。看小友表情,似乎未聽說過雷玉是上層貨幣?」老者略感詫異。

「我第一次來五層。」

「難怪難怪,原來如此,呵呵,呵呵…」老者搓著手,心思飛轉。

他看出寧凡半步煉虛的修為,卻只將寧凡當成死靈。

自然想不明白,身為一個化神死靈,身懷157枚銀玉,為何卻不吞噬。

對死靈而言,157枚銀玉,可是極其龐大的法力。

還是說,寧凡本沒有吞噬銀玉的打算,僅僅是將銀玉當成貨幣?

但寧凡又未去過十層之上,不知上層規矩,這倒是很奇怪。

老者愈加不解,卻不再思考這些細節。

此刻的他,只有一個念頭。

寧凡的『錢』不少,共有157枚銀玉,且實力不錯。

寧凡,可以成為他雷十一的顧客之一!

雷十一,是一個商人,一個遊走於十一層的商人。

他最熱衷的,便是以上層無用的垃圾,從下層高手手中換取雷玉。

當然,買賣也是要看對象的。

若寧凡弱小些,雷十一直接可以殺人奪玉,何須買賣?

不過么,寧凡能震出他的隱身,能給他危險感,令得雷十一頗有忌憚,絲毫沒有小視寧凡的意思。

如此這般,還是正當買賣安全點,最好不要與寧凡為敵。

「呵呵,老夫雷十一,小友怎麼稱呼?」

「周明。」

「原來是周小友,失敬失敬。小友的錢不少,有沒有興趣買些東西?我是一個商人,身上有不少好東西,皆是從十一層淘換而來,說不定其中便有小友需要的東西1

「買你的東西?你都有什麼?」

寧凡微微一怔,他斬殺死靈,獲得了不少雷玉,但這些雷玉對他並無用途。

敢情對他毫無用途的雷玉,也能買東西么?那倒是再好不過。

一見寧凡意動,雷十一立刻露出貪財的微笑,他知道,生意上門了。

解下儲物袋,取出一件件雜貨,其中不乏法寶、丹藥、功法。

死靈本身是不會煉器、煉丹的,這些丹藥法寶皆是死人之物。

法寶大多殘缺,威力大損。丹藥不少過期,藥力流失。

但對於死靈們而言,這些東西極其稀缺,亦極其珍貴。

尤其是功法,更是珍貴的。

懶槎言,一步好的功法,完全有望讓他們突破高階。

可惜,這些東西,俱都入不了寧凡法眼。

他又不是死靈,而是一個正常修士,他根本不需要一些破爛功法、殘損法寶、過期丹藥。

眼見寧凡目光掃過丹藥、法寶,竟毫無留戀,雷十一目光微微驚訝,驚訝中,亦有欽佩。

連這些好東西都看不上,寧凡的眼光真高,說不準是個行家!

雷十一暗暗尋思,若寧凡是個行家,那他說不得要拿出點好東西賣給寧凡了。

這想法剛剛升起,他卻險些沒有被寧凡一句話噎死。

「哦?你還有元神之雷?」

寧凡目光一亮,他從一個玉盒中,看到數十道封印狀態的元神雷光。

這些元雷,可是修鍊元雷之甲的好東西!

「呵呵,元雷當然有…你看上這個了?」

雷十一目露古怪之色,隱隱的,還有一絲輕蔑。

什麼狗屁行家,根本不懂貨啊,看不上法寶丹藥,卻看上元雷這種垃圾,這是什麼狗屁眼光?

在雷十一眼中,元神之雷是垃圾,赤果果的垃圾。

因為死靈身份特殊,無法吞噬元雷,一般而言,只有少數修鍊生僻功法的死靈,才用得上元雷。

除了這個用途,元雷就只剩下一個極其雞肋的用處。

若付出大代價,死靈可以從元雷中提煉一絲死靈雷力,加以吞噬,但這一絲死靈雷力,僅僅相當於一枚雷玉百分之一的雷力。

付出偌大代價,取得百分之一的雷玉雷力,著實有些得不償失,沒有人會做這種傻事。

故而對死靈而言,元雷便是垃圾。

寧凡看上垃圾,想買垃圾,雷十一自是小覷了寧凡。

「元雷怎麼賣?」

「三道元雷,只賣一枚銀玉1雷十一心中輕蔑,臉上卻帶著豪爽、大方的笑容。

三件垃圾賣一枚銀玉,算是天價了,他擺明了想坑寧凡。

且雷十一篤定,寧凡就是個沒見過世面的菜鳥,很容易坑的。

「三雷一玉?」寧凡略感詫異。

斬殺一個化神死靈,可得一道元雷、一枚雷玉,按照常理,元雷和雷玉應該等價才對。

但雷十一的要價,三道元雷才賣一塊銀玉,有些便宜的過份了。

這不由讓寧凡浮想聯翩,一眼看出,在雷十一眼中,元雷不如銀玉珍貴。

再看雷十一的表情,雖隱藏地極深,卻有一絲輕蔑,似乎在嘲笑寧凡買了垃圾。

寧凡心中猜測,難道在死靈之中,元雷並無太大用途,極其便宜?

「十道元雷,一枚銀玉。」寧凡試著還價了。

「什麼!十雷一玉?小友啊,三道元雷賣一枚銀玉,已經很便宜了,是虧本甩賣啊!你怎麼還忍心和老夫還價呢?」

雷十一一怔,沒料到寧凡還會還價。

「二十道元雷,一枚銀玉。」寧凡再次壓低價格。

「等等!二十雷一玉,老夫真的虧本!這簡直是要老夫的命,不行!這個價,老夫不能接受1

「三十道元雷,一枚銀玉。」寧凡愈加確定,元雷對死靈而言,十分不值錢!

「等等!小友啊,我們商量商量,要不,還是之前的價,十道元雷,一枚銀玉…如何1雷十一眼神一急,寧凡殺價殺得太猛,這價格越來越低了。

「四十…」

「等等!三十雷一玉,成交1雷十一終於一錘定音,他算是怕了寧凡。

再還價下去,怕最終一百道元雷都賣不到一塊銀玉了。

雷十一深深看了寧凡一眼,他已看出,寧凡不傻,不容易坑。

但他更加不理解了,一個智商正常的死靈,為何會願意用珍貴無比的雷玉,買一堆垃圾?

「得了,想這些幹什麼…」雷十一搖搖頭,反正對他而言,這元雷只是粑粑,只要能賣給寧凡,賺點錢,他才懶得管寧凡有什麼用處。

「老夫共有一千二百道元雷,承惠,四十銀玉1雷十一遞給寧凡一個儲物袋,搓手笑道。

「下次若再有元雷,全部賣我。」寧凡交付四十銀玉,滿意一笑。

「放心!老夫這就返回一次十一層,多多採購元雷,全部賣給你!這是老夫的『雷音玉』,若採購到足夠元雷,老夫定會再聯繫你。」老者一拍胸脯,保證道。

以雷十一的門路,從十一層收購些元雷,絕對不難。

且收購價,絕對比一玉百雷還低。垃圾么,怕不少地方都能弄到一些。

能把元雷這種垃圾,賣給寧凡,還賣到一玉三十雷的高價,雷十一十分滿意。

他決定,再多淘換些垃圾,說不定寧凡就愛買垃圾呢?

雷十一的心情,亦是寧凡的心情。

對雷十一而言,元雷是垃圾。對寧凡而言,雷玉才是毫無用途的垃圾。

無論是銀品雷玉,還是金品雷玉,寧凡都無法和死靈一般吞噬。

用四十枚垃圾,換取一千二百道元雷,寧凡絕對賺到了。

一千二百道元雷,若是煉化,雷甲突破四階輕而易舉,甚至有機會從銀甲晉陞為…金甲!

若讓寧凡自己搜集一千二百道元雷,需獨自殺戮一千二百名化神。

且不說危險、難度,但說殺戮1200化神,需要何等龐大的時間尋找。他哪有那個時間?

「雷十一么…這個殲商,對我倒是有些用處。有他在,我倒大可不必煞費苦心尋找元雷的。」寧凡心中自語。

其目光略略掃過雷十一的雜貨,忽而再次一閃。

在那堆雜貨之中,他看到了一團幽綠色的寒氣。

那一團寒氣,被雷十一垃圾般存放在角落,似乎極其瞧不上此物。

但此物對寧凡而言…絕非垃圾!

「天霜寒氣1

寧凡心頭微驚,想不到竟會在此處尋到一種天霜寒氣,既然遇上,自然要買走的。

面色卻不露一分,好似不屑般,隨手一指天霜寒氣,隨口問道。

「這是何物?怎麼賣?」

「哦?小友問這個東西啊?這是一種五品寒氣,具體類別,老夫倒是不怎麼認識。小友你懂的,寒氣屬水行,而我等皆是死靈,生於雷塔,身屬雷行。對我等而言,水行之寶毫無用處…小友想買?」

雷十一目光一亮,果然啊,他的判斷是對的。

寧凡是個怪人,雖然不容易坑,但專愛買各種垃圾。

五品寒氣,對死靈有屁的用?傻子才會用雷玉換寒氣。

不過么,若寧凡想做這個傻子,雷十一是完全沒有意見的。

既然看出寧凡想要這寒氣,那麼就算此物再不值錢,雷十一也要把它吹得天花亂墜。

「呵呵,小友好眼力。這寒氣雖對我等死靈無用,卻也可煉入法寶中,略略提升法寶威力的。不過么…此物是老夫愛妻之遺物,常令睹物思情。老夫實在捨不得賣出此物,但奈何小友實在想要此物,故而老夫也唯有勉為其難割愛了…友情價,二十塊銀玉1

「五塊銀玉。」寧凡淡淡道,無視雷十一長篇大論。

「小友,這寒氣賣五塊銀玉,真的有些低了…」

「三塊銀玉1寧凡開始降價。

「得!三塊銀玉,成交1老者這次聰明了,再爭下去,這寒氣休想賣出一塊銀玉。

反正是垃圾而已,能賣三塊銀玉,已經值了。

為何不賣?雷十一怎可能不賣?

他愈加決定,曰后必定要收購無數垃圾,全部賣給寧凡這破爛大王!

寧凡付錢,收起天霜寒氣,被雷十一鄙視,並不舒服。

不過看在雷十一賣給他不少好東西,他也便不和雷十一計較了。

四十銀玉,換一千二百元雷,他賺大了。

一塊銀玉,換一種天霜寒氣。若外界修士知曉此地有這好事,必會不顧一切趕來換取寒氣的。

除了雷十一這些生活在黑雷塔的死靈修士,誰會把天霜寒氣當成垃圾?

太埋汰天霜寒氣了…

「嘿嘿!老夫去也!待老夫尋到好貨,再來尋小友做買賣。」雷十一猥瑣一笑,一遁而走。

寧凡不理會此人,只是凝望掌中一團幽綠寒氣,細細辨認。

「天霜寒氣,排名第二…長情淚?一淚長情,一淚斷情。據說若煉化此寒氣,修士道心可堅如磐石,如長情思念的少女,不受任何外物亂心。」

「就憑鞏固道心的神效,此物若在無盡海,起碼可賣…五億仙玉1

「可笑那雷十一,當真不識貨買櫝還珠,說得便是此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