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413章第三神星,凝!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為,也絕對擋不住寧凡的血雷凶威。 作為素雷界靈,他深深知曉,凝出三分之二的太素雷星,威力有多麼可怕。 那一顆太素雷星,實則含有太素雷帝對雷道的所有穎悟! 除太素外,再無任何人獲...

第二關,仙凡之關。

立身於第二座雷宮,寧凡心沉似滅,不再為此地任何幻象所迷惑。

這第二座雷宮,赫然是一片鳥語花香的世界。在花海之中,有兩條路,分別通往兩個出口。

一條道路,靈氣盎然,仙樂陣陣,玄鶴起舞,路口立有一碑,名為『仙路』。

另一條路,幽靜安然,只有夜蝶孤單紛飛,路口立有一碑,名為『凡路』。

兩條道路,通往兩個出口,兩個出口又俱是霧雷遮掩,看不真切。

但寧凡敏銳地感覺到,這兩條道路,道韻不同。

這是…仙凡之別!

「是要在這兩條道路之間選擇一條么…」寧凡略略思索,仙凡之別,是修界極為常見的命題,被太素雷帝設在此處作為考驗了。

若通過考驗,則可獲得另外三分之一的雷星么。

若失敗,怕會有不少兇險,畢竟有了第一關的前車之鑒,寧凡能夠想象,暗處必有界靈老者在謀算自己。

果然,在寧凡思索之際,那譏諷的聲音再次響起。

「小輩!仙凡之路,一路可生,一路會死,你擇一條路前行,若能踏上正途,便可入第三關,若敗…則死1

「…」

寧凡沒有理會界靈老者,眼中卻露出一絲冷嘲之色。

他不信,界靈老者會這麼好心,特意告知他破關之法。

界靈老者說,這兩條路一生一死,但在寧凡眼中。這兩條路,並無那麼簡單。

若入仙路。則需棄凡塵。對尋常修士而言,或許是正途,但寧凡經歷過雲海斬凡,已然明白,所謂的斬凡,並非斬斷凡塵過往。而是斬斷凡夫俗子的脆弱。

仙路,不可取!寧凡有極大把握,一旦選擇仙路進入,多半會死!此乃死路!

若入凡路,則需棄仙道。對修士而言,拋棄仙道,意味著拋棄一世修為。選擇凡路的下場,不言而喻…亦會死!

寧凡何等心思。已然看破界靈老者的歹毒用心。

老者誆騙寧凡選擇一條路進入,但無論哪一條,都是死路。老者本就不可能好心提醒的,他只是在誘寧凡取死!

「兩條路,我皆不選1

寧凡冷笑,拂袖生風,五指一抓,紫金色風煙一起。兩道道路俱在眼前崩斷、風化,最終…消逝!

「什麼1

界靈老者心頭大震,他萬萬沒料到,寧凡只一眼便看出仙凡二路的考驗。

隨著仙凡二路崩潰。老者更是吐血數升,傷勢再次加重,反噬極其嚴重!

這,便是謀害寧凡的代價。

不錯,這仙凡二路,不可選任意一條進入,擇仙棄凡,擇凡棄仙,皆是錯!

界靈老者萬萬想不到,寧凡區區化神螻蟻,卻能看破仙凡之別!

且更讓他震驚的,是寧凡不但看破兩條道路的差別,更以詭異手段,直接風化掉了仙凡二路!

從沒有人能徹底毀掉兩條道路!

那紫金風煙…究竟是什麼力量!竟如此恐怖!

縱然當年那個狂妄的女人,突破這一關,也是取巧之後,方才勉強過關,卻根本無法破碎仙凡路本身的。

「你毀了仙凡二路,你碎了雷門,你再無法進入第三關1界靈老者強自鎮定心神道。

「是么…」

寧凡沒有多言,一步穿行於花海,每一步都帶著玉命四境的巨力,震天動地。

一步步,硬生生踏碎花海,在重重花海中走出一條道路!

「仙凡之別,我早已領悟,仙是站在山上的人,凡是囚於輪迴的點。若道如山,我上山為仙,下山為凡。若輪迴如囚籠,我入輪迴為凡,破輪迴為仙。仙凡亦在一念間1

「我的道,不是仙,亦不是凡。我走過的路,便是我的道1

寧凡步步穿越花海,一步步,走出自己的道路。

道路的盡頭,一道雷門徐徐浮現,這,才是真正出口!

寧凡點點頭,對這太素三問的關卡,他已略有猜測。

此關卡,是太虛雷帝所留,第一關,考驗的是修士對道的真假區分。

第二關,是考驗修士是否擁有自己的道。

第三關,名為道命,怕是要在道、命之間,有所抉擇了。

初入第一關,寧凡尚有迷惑,故而被真幻困住半日。

進入第二關,寧凡心思澄澈,仙凡考驗已無法阻礙他半步。

接下來,他要入第三關!

雷門之中,再次有一道血色雷力閃現,沒入寧凡眉心。

殘缺而虛幻的太素雷星,在這一道雷力的滋養下,徐徐凝出三分之二大校

有著三分之二的雷力,寧凡只覺體內雷力翻湧如沸。

雷力的數量未變,但威力卻再次提升數倍之多!

手掌之上,血色雷弧滋滋作響,好似千鳥銳鳴。

寧凡目光一凜,手中纏繞血雷,不施展任何雷術,以此雷轟殺任何半步煉虛,都只是瞬息之事!

縱是窺虛修士,被寧凡以雷弧攻擊,亦必定受傷不輕的!

「這才僅僅是三分之二的雷星之威么,若我身懷完整雷星,弱一些的窺虛修士,怕直接會被雷弧一擊重傷,甚至…會死1

凝出三分之二的雷星,不但提升了寧凡體內雷威,更給了寧凡一種愈加詭異的感覺。

這一刻,他好似成了雷霆之主!

這感覺,在凝出三分之一太虛雷星之時,尚非特別明顯。

但在突破第二關之後,雷星凝聚三分之二,寧凡對雷力的掌控,愈加霸道。

他回憶起之前被紅衣隨手奪去碎神鞭的經歷。

當時紅衣依仗的。正是對雷霆的駕馭、命令。

當時的紅衣,可輕易奪去寧凡雷寶。但此刻,紅衣再無法辦到此事!

「紅衣怕亦是身懷太素雷星,但多半只有三分之二的程度,若我突破第三關,對雷力的掌御,將更在她之上1

寧凡一步。邁入雷門。

雷霆呼嘯間,他穿越重重雷光,出現在第三座雷宮。

這一座雷宮,是通往宮外的最後一重考驗。

突破此關,他不但可凝出完整雷星,更可誅殺界靈報仇。

第三關,道命之關!

界靈老者眼含畏懼。他親眼見寧凡連破兩關,親眼見寧凡血雷的恐怖威力。

此刻他傷勢極重。縱然有煉虛初期的修為,也絕對擋不住寧凡的血雷凶威。

作為素雷界靈,他深深知曉,凝出三分之二的太素雷星,威力有多麼可怕。

那一顆太素雷星,實則含有太素雷帝對雷道的所有穎悟!

除太素外,再無任何人獲得過完整雷星。

若寧凡獲得,日後同祭修士。根本無人是其對手!

「絕不能讓你通過第三關1

界靈老者目若癲狂,操控陣法,催生出一頭頭荒獸雷靈,試圖攻擊寧凡。

但這一頭頭荒獸尚未接近寧凡。卻俱被寧凡指雷連點,一一滅殺,若探囊取物般輕而易舉。

界靈老者,阻止不了寧凡破關!

寧凡沒有理會界靈老者,他目光四掃,此地空有無數雷光,並藉由雷光凝出兩條天路,分別通往蒼穹之上的兩個出口。

一條路口,豎著一碑,書有一字…『道』!

另一路,豎有一碑,書有一個『命』字。

這一關,顯然與第二關極其類似。

但考驗的命題,卻遠比第二關難得太多。

道與命,對修士而言,何者更加珍貴?道之路,命之路,哪一條,才是正途?

寧凡眉頭緊鎖,一站便是半日。

仙與凡,他曾穎悟過,故而一步破關。

但道與命,他從未思索過。

他一路走來,時而秉持魔道,時而偽裝正道,時而橫行妖道,他的道,駁雜而凌亂。

他一路走來,視人命如草芥,敵人對他而言,唯殺而已。區別僅僅是殺一世、殺萬世。

殺一世,給敵人轉世輪迴的機會,這種敵人,只是道不同,但並無深仇,自可留一線。

殺萬世,滅熱魏胃闖鷸可能,這種敵人,必與寧凡有不死不休之仇。

寧凡閉上眼,心思漸漸寧靜。

道也好,命也罷,對修士而言或許珍貴,對他而言,都不值一提。

眼見寧凡陷入困局,界靈老者自是大鬆口氣,心中冷嘲。

這一關,從無任何人突破過。

有些修士選擇了道,卻因此喪命,死於此地。

有些修士選擇了命,卻因此失道,但勉強可免於一死的。

老者冷笑,若讓他選,自然也是選命的。

因為有人告訴過他:

我打你一拳,性命兩散,你命都丟了,還修什麼大道?性命當為無上大道!

「此關,你選道則死,選命可活,但縱然選命,也必定無法成功突破第三關,來到陣外,找我報仇。你想殺我,絕無可能1

老者冷笑,寧凡卻不為所動。

性命很重要,若性命都丟了,自然無法修道。

對於一心追求更高境界的修士,保命當為首要準則。

但對於一個普通人而言,生命之中,有太多的事情,比命重要,甚至…比道重要!

寧凡對界靈老者的觀點不以為然。

在他眼中,界靈老者甚至還不如下層烏雷界中、悍不畏死的凶獸。

那些凶獸,為守護傳送陣,何惜一死。縱然畏懼寧凡,仍不退後半步。

作為敵人,寧凡必須殺戮,但心頭卻對這些凶獸保留了一絲敬意,對這些凶獸,他只殺一世。

這些凶獸,心中有道,為守護這道,可明知必死而決死!

對它們而言,道在人在,道亡人亡!

寧凡回首往事。這種心繫於道的敵人,他見過太多。殺過太多。

他的思慮,更深。道悟,亦生。

修真第一步,共有七境,七境修士苦苦掙扎,只為長生。那便是命。

修真第二步,共有三境,三境仙人苦苦求索,只為道真,那便是道。

然而道與命,皆不是寧凡的追求,從來不是。他不曾在乎過長生,亦不曾在乎過道真。

他在乎的。從來只是極為瑣碎的人和事。

「我一路走來,自是惜命,但太多時候,卻不得不拼上性命,賭上道念,去拼,去爭,去斗。去奪,去殺出一條前路,破開困厄,別無選擇。道在人在。道亡人亡,這種心情,我能體會…但對我而言,道與命,皆非最重要之事。」

「若她平安喜樂…縱是道命兩相散,我亦不在乎!道命,皆可碎1

寧凡一指點出,風煙遮天,帶著風化一切的決心!

道之天路,崩!

命之天路,崩!

界靈老者驚懼難明,他從未見過那個修士,狂妄到粉碎命、道二路!

不求長生,不求道真。

老者無法理解,寧凡追求的…是什麼!

然而他駭然發現,從無人破過的第三關,竟被寧凡破掉了!

第三間雷宮正中,浮現一道巨門,第三道血色雷光,沒入寧凡眉心。

缺損而虛幻的太素雷星,藉由這最後一道雷力,急遽補全,徹底凝視!

一股洶湧如滔天巨浪的血色雷力,自寧凡周身擴散開,在其腳下刻畫中一道碩大的雷圖,畫卷般撐開。

那雷圖勾刻著玄異紋路,在這雷圖出現的一顆,諸天萬界的雷霆,似乎都要臣服在寧凡腳下!

寧凡身上,不容逼視的神威,驚天動地,冷漠驚世的目光,可令萬物動容!

「太、太素雷圖1

界靈老者駭然欲死。

這雷圖,乃是太素仙帝的壓軸手段之一,只消召出雷圖,幾乎可吸收同級雷霆的一切攻擊!

古無人破去的太素三問,在這一刻,破關!雷宮崩塌!

廢墟之中,寧凡踏著雷圖,冷視遠處的一個灰袍老者。

那人,便是界靈老者,是刁難寧凡、欲置寧凡於死地的卑鄙之人!

「你,可以死了。」

寧凡眼露淡漠,五指向天一抓,藉由雷圖之力,無數雷霆聽其號令,化作一個巨大的血色雷掌,朝老者一拍而下。

一拍之威,絕對堪比窺虛一擊了。

老者目光大變,若是尋常,他接下此掌,雖然會受傷勢,卻絕不至死。

但今日,他歹毒謀害寧凡,接連被寧凡三次破關,反噬三次,重傷之下,已然跌落半步煉虛的修為。

被這一道雷掌轟下,他連遁逃都來不及,只能傾盡一切雷力,演化出一件淡金色的元雷之甲,護在胸口。

金色雷甲,是元雷之甲的第二品階,足以防禦煉虛攻擊的。

這雷甲只是淡金,仍有一些銀色未消,並不能完全抵消窺虛一擊,卻也可護住其身,足夠讓他只傷不死了。

然而,這元雷之甲剛剛凝聚,詭異的事情發生了!

寧凡腳下雷圖,驟然散出玄翼雷光,似對元雷之甲發出號令一般。

那雷甲竟無法抗拒,直接崩碎,化作點點雷光,被吸入太素雷圖之中。

失了全力防禦的元雷之甲,老者幾乎是硬生生承受了寧凡雷掌之威。

一掌之威,藉由太素雷星的強化效果,堪比窺虛一擊!

轟在毫無防禦的老者身上,帶著寂滅的雷威,將老者淹沒。

「你區區化神,竟如此強大…啊1

老者無法置信,慘叫一聲,死於萬雷之中,化作飛灰寂滅。

太素三問,自此徹底破去。

雷宮已然消失,自今日起,再無人可獲得太素雷帝的賞賜!

寧凡散去雷光、雷圖,撫摸額頭之上的第三顆神星,露出滿意之色。

第三星的強化效果,很強。

若有機緣,憑藉第三星的強大,寧凡完全有機會在千年之後,成為下一個不周雷皇!

「已過去一日,不宜再拖,當速速前往黑雷塔…凝1

寧凡十指掐決,與老者之前的訣印如出一轍,赫然是元雷之甲的訣櫻

丹田之中,巴掌大的元神之上,一件略帶虛幻的銀雷甲胄,加持在元神身上,護著元神不被雷塔死靈偷襲。

寧凡的元雷之甲,僅僅是剛剛修鍊,才是銀雷一階的級別。

銀雷一階的雷甲,只足以防禦化神初期的元神攻擊。

不過這雷甲,有一個好處,便是可以通過吞噬雷修元神雷霆而晉級。

斬殺了界靈老者,並無任何屍首留下,只有漫天雷光留存。

那界靈老者本是素雷界之界靈,屬於特殊靈體,並無實體,只是雷光之身。

他的屍首,便是雷光,諸多雷光之中,還摻雜著其元神所化的雷光,正是元雷之甲的大大補之物,寧凡自不會浪費這諸多元神雷力的。

張口一吞,盡數將雷光吞入腹中,煉入雷甲之內。

一個煉虛修士的畢生雷力,何其強大,直接便讓雷甲品階,提升至銀甲二階!

銀甲二階,足以防禦化神中期的元神攻擊!

「不知在黑雷塔中,一路殺入七層,可吞噬多少死靈雷力,將這元雷之甲…提升至什麼級別1

寧凡目露火熱,若有足夠雷元吞噬,這元雷之甲,絕對是不可多得的強大防禦手段!

下層烏雷界,紅衣默默無語。

寧凡連破三關,斬殺界靈,一字一句,都讓紅衣無法釋懷。

她真的低估了寧凡。

寧凡,竟破了太素三問,獲得了太素雷星…

「想不到才過去萬年而已,雨界便有如此人傑橫空出世…此子甚好,他有風煙一指,有太素雷星,可助我…成大事1紅衣似確信了什麼。

收起銅鏡,不再窺探寧凡,也無法繼續窺探。

黑雷塔中,遮蔽天機,她這銅鏡,無法看清寧凡行為了。

但她亦不認為還有必要再看。

如今的寧凡,破了太素三問,凝出太素雷星,並隨機領悟太素雷圖之術。他的實力,殺上黑雷塔七層,綽綽有餘,甚至,前十層都可以一探的。

烏金竹葉,由寧凡採摘,絕對不是難題。

紅衣沒有想過,她隨手撿來的幫手,便是如此了得的人物。

對她而言,寧凡的利用價值,極大!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