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412章心亂幻起,心沉幻滅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一開始,就沒有將兩個紙鶴當成幻影,更捨不得斬殺。 誰是真,誰是幻? 分清又如何,分不清…又如何! 分清了,寧凡就捨得斬殺了么? 寧凡嘴角勾起一抹暖意,他伸出二手,撫過兩...

一連半日,寧凡仍無突破第一關的跡象。

下層烏雷界,紅衣眸色略沉,取出一塊血色銅鏡,屈指一點,那鏡中依稀泛出上層雲界的景象。

雷宮第一關,寧凡閉目佇立,已有半日。

在陣外,則有一個灰袍老者譏諷嘲笑,操控著陣中幻象,蠱惑寧凡。

紅衣眸色漸寒,若她沒有看錯,那躲藏在陣外的灰袍老者,正是素雷界的界靈。

「區區界靈,動我的人,找死1

寧凡好歹算是她的手下,被區區一個界靈困住,實在讓她震怒。

偏偏她是元神之體,又不敢貿然入上層雲界助寧凡。

在其怒意升起之時,寧凡卻眉宇一動,事隔半日之後,終於睜開眼。

「真,幻。」

他的左目,浮現出兩顆妖星,右目,浮現出兩顆魔星。

眉心之上,兩個神星散著絲絲雷光。

他似有所悟,又愈加惘然。

他看著身前的兩個紙鶴,一般無二的容顏,一般無二的笑靨,難分真假。

整整半日,他沒有尋到第一關的任何出口。界靈老者沒有撒謊,想要破去第一關,必須斬殺兩名紙鶴其中之一。

兩名紙鶴,一為真影,一為假幻。

若斬真影,則會傷及紙鶴真身的氣運。

若斬假幻,此關可破,寧凡卻隱隱有些不願。

他可殺戮億萬生靈,卻也有無法斬殺的人。

當年一個心魔虛影,是紙鶴幻象,他便不舍斬之。今日,他同樣不舍。

兩個紙鶴,一著素衣,一著白狐裘,在寧凡睜開雙目之後。皆盈盈朝寧凡走來,清秀的容顏,仍有當年不改的稚嫩。

那稚嫩、不經世故的純真表情,讓寧凡如石的心腸一柔。

二女展開笑靨,彷彿能看見寧凡平安無事,便是天底下最大的幸福。

一名紙鶴羞著臉,鼓起勇氣,牽住寧凡的手,小手還是當年一般冰涼。

另一名紙鶴帶著嗔,羞喜之中。又有一絲委屈,似在責怪寧凡為何遲遲不歸來。

「凡哥哥,斬了我,便可過第一關哦。」二女淡淡訴說著事實。

這事實,卻愈加讓寧凡猶豫。

他污了自己,背負起無數罪業,他可殺戮天下,可背負千秋罵名,卻無法狠下心腸。滅去紙鶴,即便所謂的紙鶴,只是一道幻象而已。

他的心,愈加掙扎。眼前的雷宮,漸漸模糊,依稀浮現一重重幻象。

第一重幻象,是合歡宗。

第二重幻象。是七梅。

第三重幻象,是寧城。

一幕幕幻象,不斷將寧凡籠罩。而寧凡陷入的幻象,越來越深,越來越難以自拔。

陣外,灰袍老者蔑笑更盛,冷笑在幻象中回蕩,

「弱,太弱!連真影假幻都捨不得斬,還想突破第一關!如此脆弱的心性,當真不知道你如何走到這一步境界的1

「脆弱?」

寧凡目光一寒,心卻漸漸安寧。

最後一幕幻象,停留在離別的那一夜,那葡萄藤下,紙鶴喃喃訴說著小小心愿。

「凡哥哥,你從無盡海回來之時,為我帶株鈴蘭好么?」素衣紙鶴道。

「無盡海的蘭草,聽說風起時,能發出風鈴一樣的聲音,很好聽…聽到那個聲音,我就知道,你回來了…」狐裘紙鶴道。

寧凡閉上眼,他以為他能分清兩個紙鶴誰是真影、誰是假幻,最終發現,這一切不過是奢望。

他的心從一開始,就沒有將兩個紙鶴當成幻影,更捨不得斬殺。

誰是真,誰是幻?

分清又如何,分不清…又如何!

分清了,寧凡就捨得斬殺了么?

寧凡嘴角勾起一抹暖意,他伸出二手,撫過兩名紙鶴的側臉,帶著一如既往的寵溺。

他永遠不會傷害紙鶴,永遠不會。無論她是真…是幻!

他催動心陣之力,漸漸明白,為何這真幻大陣能尋到寧凡軟肋,幻化出紙鶴,亂其心神。

原來這真幻陣力,業已侵入他的心中,將其心中弱點…一覽無餘!

「窺探內心弱點、設下幻象蠱惑么…」

他眼中寒意愈加深邃,並指成劍,一道劍氣猛刺心口,立刻,白衣染血,血流如注!

他的心臟,被一道劍氣刺地粉碎,其痛徹骨!

那痛,無法讓寧凡眉頭皺起半點,只冷喝道,

「從我的心中…滾出來1

在這一劍刺下之際,一道陣力,從其心中生生逼出。

一道受傷的悶哼之聲,在同一時間響起,受傷者,正是那陣外謀害寧凡的界靈老者!

界靈老者露出駭然之色,他自被太素仙帝封為素雷界靈開始,見過無數進入素雷殘界的修士。

從無任何人,可在其操控陣力之時,突破太素三問的關卡。

因為太素三問,直指人心弱點!

世上無人可舍掉弱點,有情之人,情便是弱點,無情之人,冷漠便是弱點!

界靈老者藉助陣力,勉強窺探到寧凡心頭弱點,以陣力幻出紙鶴。

這真幻之陣極其玄妙,借天道之力,凝一真一幻,唯斬殺幻象,即可破陣。

來者必須分清真幻,若分不清,誤斬真影,便會傷及真影之人。

從前的破陣者,或是冷漠斬殺幻象,或是畏難逃避,或是反覆抉擇之後,最終勉強辨出幻象斬殺。

從未有人似寧凡這般,自碎心臟破陣。

一重重幻象,隨著寧凡自碎其心,而支離破碎。

寧凡嘴角溢出一道鮮血,這一幕落在兩名紙鶴眸中,卻是徹骨一疼。

無論是真紙鶴,還是假紙鶴,都在心疼寧凡,發自內心的心疼。

寧凡目光一怔,他愈加分不清兩名紙鶴的真假了。

只是,何須分辨?

「我。分不清真與幻,亦無需分辨,無論是真也好,假也罷,我都不會傷她。」

「真幻二字,那一個幻,便是一切虛妄無根的執念。那一個真,是無數仙人孜孜以求的境界。我看不透,因為我境界尚低,你以為你可看透?區區煉虛初期的界靈。你也配看透真幻1

「我雖分不清真幻,卻已悟出讓幻象消失的方法。幻術從根本而言,只是蠱惑人心而已。破幻關鍵,在於破心。」

「何謂真,何謂幻?心亂幻起,心沉幻滅1

「無論是真影,是假幻,只要是你的影子,則在我心中…都是真。你。就是我的道真。」

黑星之力加身,寧凡心臟重凝,這一次,心卻堅如鐵石。任真幻陣力如何猛烈,都無法侵入其心!

他閉上眼,心如平湖,不起波瀾。

他睜開眼。幻陣好似琉璃般片片粉碎,但兩名紙鶴,卻無一人消失。

二女。皆是真?

當這想法在寧凡心頭升起之時,二女,卻又齊齊開始消逝。

她們是真影,是假幻,無法說清。

正是這說不清、道不明的境界,卻是對真虛二字領悟到極致的體現!

寧凡驟然回想起拜師紫斗的一幕幕過往。

斬凡之時,他入幻境,拜紫斗為先生,習得風煙一指。

在那裡,他遇見了娘親,遇見了紙鶴,他以為,那裡不過是一場幻夢。

但紫斗卻說,幻境未必是假。

「你自無盡海入碎界,心神自碎界入雲海,道心自雲海入心幻,這其中,哪一界為真,哪一界為假,你當真看透了?」

「未必此刻孜孜求學的你,是幻夢,未必在雨界殺伐的你,是真實…真虛只在一念間1

轟!

此刻回想起紫斗仙皇的話,寧凡方才隱隱體悟,那一句『真虛只在一念間』,怕是道盡了世間所有真幻。

也許紙鶴本來只是幻象。

但當寧凡執著於她,那幻象,也就成了真影!

當寧凡心沉幻滅,那幻象,也便歸了虛無!

「真虛只在一念間,也許這世間,本無真假之分…」

寧凡道悟漸起,卻生生掐斷這一段道悟。

他的境界太低,才剛剛開始領悟『虛』字而已,根本沒有資格叩問『真』。那一個真字,是道真,是唯有命仙才勉強有資格開始追求的大道!

若說第一步修士,求的是一個長生。

那第二步修士,便是求的一個道真!

「不可能!你竟不斬幻象,便令幻象自滅!這絕不可能!從古至今,從然是前來此地的命仙高手,也看不破真幻之別,你如何做到的1

界靈老者驚怒道,他全力操控幻陣攻擊寧凡,被寧凡生生破去幻陣,已受了極大傷勢。

幻陣被破,雷宮宮殿中,一道雷光之門詭異浮現,正是通往第二關的通路。

界靈老者隱隱有些怕了,寧凡能破第一關,說不準也能破第二關、第三關!

他心懷歹念、謀害寧凡,若被寧凡破去三關,尋到他,寧凡必定會對他出手!

界靈老者雖是煉虛初期,修為高於寧凡,卻已看出,寧凡不好惹!

加上老者陣法被破、反噬成傷,更是處於不利狀態,不願與寧凡交手。

老者心中已然大悔,後悔不該以逆鱗觸怒寧凡。

只是追悔已然無用,現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全力催動第二關陣法,阻擋寧凡!

「第二關,是仙凡之問!太素仙帝的關卡,絕非你這種凡夫俗子可突破1老者獰笑道。

「太素仙帝?」寧凡目露沉思,這真幻之陣極其玄妙,可借來天道之力,絕非尋常仙陣。

原來布下此陣的,竟是一位仙帝。

如此,這仙帝布下此陣,原本是為了考驗修士的真幻道悟?並無惡意?

看起來,對寧凡不懷好意的,只是那界靈老者。

望著通往第二關的雷門,寧凡收起沉思,坦然走去。

但便在接近雷門之際,一道雷光忽而從雷門掠出,飄然落在寧凡掌心,化作一片血色的雷力碎片,那碎片之上,隱隱有一絲星光流動。

星光一閃,沒入寧凡眉心。

他本有兩顆神星,一為御雷之星,一為陰融之星。

但隨著星光射入眉心,寧凡眉心之上,竟凝出三分之一顆血色神星!

「破去真幻之關,竟能凝聚三分之一顆神星1

寧凡目光動容,難道這神星,便是突破關卡的獎勵?

伴隨著神星凝聚,一道蒼老而威嚴的聲音,跨過太古的悠久歲月,在寧凡識海響起。

「吾為太素雷帝,此星為汝破關之賞賜。連破三關,可凝太素雷星…」

「太素雷星?」

寧凡微感詫異,催動三分之一顆星辰,掌心立刻翻起一道血色電唬

電弧滋滋作響,剛一呈現,寧凡猝不及防,一隻手掌直接被電弧電得焦糊。

他的肉身何等厲害,卻被這一道電弧輕易電傷。

這電弧是寧凡從前吞噬的天劫血雷,本沒有如此駭人威力,更不可能電傷寧凡。

雷力…被增幅、強化了!

增幅寧凡雷力的始作俑者,赫然是那三分之一顆太素雷星!

僅凝出三分之一顆雷星,竟讓寧凡雷力強化數倍,雷力數量沒變,威力卻提升。

每一絲雷力,都是從前的數倍威力!

若徹底凝出太素雷星,寧凡的雷力,豈不是會得到更加恐怖的強化效果?

第一顆神星,是屬性之星。

第二顆神星,是神通之星。

第三顆神星,赫然是強化之星!

「界靈老者,當誅。太素雷星,可收。」

寧凡語氣冷漠,一步邁入雷門之中。

第二關,仙凡之關…

下層烏雷界,紅衣望著銅鏡傳影,血眸震驚。

寧凡,竟如此完美地突破了真幻之關,突破的速度,比當年的她還要快。

「當年的我,縱橫雨界,卻也只能止步於第三關,僅凝出三分之二顆太素雷星,便可威震八方。此子能凝三分之一顆太素雷星,已算得上九界絕代的天驕。」

「若他凝三分之二太素雷星,其日後成就必不弱於我當年,千年萬年後,他定然也是雨界無敵的存在,可讓雨殿顫慄。」

「若他能凝出完整的太素雷星,則此子的資質,九界無人可比…不,他應做不到的,自太素雷帝之後,從無人可凝出完整雷星,就算是我,也不過凝成三分之二而已。」

紅衣秀眉一蹙,腦海中卻不禁回想著寧凡破去第一關的所言所語。

破幻關鍵,在於破心。

何謂真,何謂幻?心亂幻起,心沉幻滅。

你,就是我的道真!

以紅衣冷傲個性,某種竟流露出一絲嘆服之色。

「此子修為或許還低,但論道悟之深刻,連我也不如他…也許,他能成功凝出完整太素雷星?」

一瞬間,比起獲得烏金竹葉療傷,紅衣更加關注寧凡的破關進度。

寧凡,能否做到她做不到的事情?

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