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411章太素三問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然現於長空,並隨著寧凡心念一動,分出無數碑影,鎮殺而下! 一道碑影墜下,便好似一座泰山從天而降! 無數碑影鎮壓之下,四十頭荒獸立刻死傷一片,血流成河! 僅數個呼吸后,最後四十頭...

長空之上,凶獸如雲,傾天覆地,不顧一切朝寧凡、紅衣攻來!

一萬嬰獸,一百荒獸,4頭初期虛獸!

紅衣血眸露出森冷殺意,素手翻雷,一頭頭逼近其身的凶獸紛紛被雷霆轟殺,不論是嬰獸,還是荒獸,無人可擋其一擊。

蓮步一移,只一步,便詭異出現至一頭虛獸之前。

柔指一點,一圈圈血色雷光,在長空散逸開來,將那虛獸巨身一轟,雷光去勢太快,根本不容虛獸躲避。

只一瞬,虛獸便皮肉焦糊,嘶吼墜雲,痛楚難明。

堂堂初期虛獸,竟被一個照面紅衣重傷!

吼!

餘下三頭虛獸,立刻意識到紅衣是最大敵人,將之圍住,發出憤怒的嘶吼,震動流雲。

三獸俱是萬丈巨身,口吐黑色雷光,演化十萬神兵利刃,殺氣騰騰,俱都斬向紅衣。

每一道神兵,都堪比嬰級巔峰之寶!十萬嬰寶斬擊,縱是初期煉虛也難防禦,一時間寶光遮天!

卻見紅衣嘴角勾起不屑的弧度,白皙的手掌一翻,只冷冷念道,

「祭雷術,『掌御五雷』1

其柔掌纖若無骨,但一翻之力,卻好似足以顛覆蒼天。

這一刻的紅衣,好似成了萬雷之主,反掌間,十萬雷兵,俱都畏懼顫抖,下一刻,雷力流泄,碎散崩潰!

反手一掌,傾覆蒼天,破去三頭虛獸的全力合擊!

一掌之力,掌御五雷,赫然是之前詭異奪去碎神鞭的控雷秘術!

瞬傷一獸,力敗三獸,紅衣卻毫不自得,眸中只有不屑。對她而言。初期虛獸,只是螻蟻,不堪一擊,勝亦無歡。

眸光轉向寧凡,冷漠道,「那受傷虛獸,由你阻擋,萬頭雷靈螻蟻,由你剿滅。」

「小視我么…」

寧凡目光微閃,紅衣交給他處理的。僅僅是一頭重傷煉虛。即便如此,紅衣仍沒指望寧凡能擊殺此獸…

三具半成品傀儡,在紅衣眼中僅僅是尚可而已。

至於寧凡的實力么…未入煉虛,怕連讓紅衣稍稍認可都做不到。

「雷皇之女,的確強大、冷傲…你看傀儡、法寶的眼光,確實很毒辣,不過看我的眼光,似乎不怎麼敏銳…小視我,是錯的…」

寧凡心中自語。口中卻不多言。證明自己實力,靠得不是嘴,贏得她人尊重,靠的不是爭辯。

他神念控傀。三具傀儡頃刻化作煙絲遁開,圍住受傷的虛獸,猛砸拳雨,驚天動地的拳芒。將大地都轟得粉碎。

成片的山河,就此崩塌!

只可惜,三具傀儡缺少必殺之術。雖將虛獸打得血流成河、慘不忍睹,雖戰得地動山搖,卻仍無法將凶獸一擊必殺。

那虛獸先是被紅衣一雷重傷,又被三傀打死狗般圍攻,終於瘋狂,生了拚死怒意,凶性大發。

它燃燒血脈,氣息暴漲,一時竟震開三傀,並與三傀勉強斗在一起,血染山河,卻猶不屈服。

紅衣倒是沒有低估三具傀儡,傀儡終是死物,三具傀儡面對拚死狀態的虛獸,還真未必能將之擊殺的。

但她,低估了寧凡!

受傷虛獸,被寧凡交由三傀對付。

寧凡自己,則一步邁出,阻擋在萬獸之前。

瘦弱的身軀,卻好似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沒有任何一頭凶獸,可以跨過他身軀半步。

劍念一次次橫掃,萬頭嬰獸只片刻便被寧凡瞬殺殆盡,四野獸吼如雷、戾氣驚天!

寧凡眼神冷漠,那冷漠,是久經血海的心如鐵石。

一息之後,眼前只剩下百頭千丈荒獸。

寧凡殺戮嬰獸的速度,讓紅衣都眸色輕動,「哦?此子劍念倒是不弱,連嬰獸都可瞬殺…不過,僅僅如此程度的殺戮,不少化神都能做到的…除非他能擋住百頭荒獸,否則在我眼中,他仍只是普通的半步煉虛。」

她話音剛落,下一刻,眸中第一次閃過一絲異色。

卻見寧凡面對百頭荒獸,毫無懼色,五指向大地一抓,氣勢猛然席捲開來,霎時間,大地之魂被抽,無數草木枯萎凋零,山河腐朽!

而吞噬大地之魂的寧凡,氣息暴漲,已堪堪達到百萬甲,單論法力,絲毫不弱於尋常窺虛修士。只可惜,境界並未提升,仍是半步煉虛。

縱然是抽地魂之術,都無法讓修士跨越煉虛瓶頸的。

饒是如此,紅衣已然第一次對寧凡詫異了。

「抽魂之術?此子竟能領悟此術,我倒是小覷了他…」

藉助秘法,寧凡法力激增,望著百頭荒獸,眼神卻愈加冷漠。

一點眉心,素雷鞭在手。

長鞭抽動,好似鞭笞眾生,周身散出不可逼視的魔威!

一鞭,十鞭,百鞭!

百道鞭影,幾乎在一個瞬間便被寧凡抽出,發出震耳欲聾的雷鳴電閃之聲。

明明抽在空氣之上,卻湧現無窮無盡的血色雷霆,憑空轟在百頭荒獸獸身體內!

加上百頭荒獸俱是雷靈之身,被素雷鞭死死克制。

只一個瞬間,百頭荒獸的妖丹俱被雷霆轟擊,所有防禦對於素雷鞭而言,皆有如虛設一般。

一顆顆堅如玄鐵的妖丹,被寧凡長鞭抽碎,當場便有二十一頭荒獸妖丹隕滅、死於非命!

余者,亦是不同程度的重傷,各自氣息大損,甚至有不少荒獸因為妖丹受損,而有跌落嬰獸的趨勢!

一瞬間,一股深深的懼色,出現在百頭荒獸獸瞳之中。

它們本不會畏懼任何同級強者,但對上寧凡冷漠的目光,所有凶獸俱感到風雪冰天般…寒冷刺骨!

好似它們不是凶獸,寧凡才是凶威滔天的魔獸!

可怕的素雷鞭!一擊滅去二十一頭荒獸!

寧凡望著手中雷鞭,露出滿意之色,不論如何,紅衣重新祭煉的素雷鞭,少了抽寶的制約。殺人碎神,方便多了。

吼!

80餘頭荒獸,縱然畏懼,仍是迅速將寧凡四面包圍,並向寧凡發動全力的雷力攻擊。

演化風雷雨電,各逞妙術。八十道荒獸的合擊之雷,其威勢…驚天!

縱是煉虛之擊,也不過如此了!

寧凡望著漫天風雷,凜然無懼,揚鞭東指。屠盡東方二十頭荒獸。

雷霆轟擊於身,縱然以寧凡玉命第四重的肉身,也本該重傷的。

但在這一刻,蒼穹之上,驟然浮現九十九顆黑色星辰。

星光灑落,寧凡目若繁星、身如魔神,任雷霆轟擊於身,卻長發舞動,絲毫不損。

不。不是無損!只是區區荒獸的攻擊,對寧凡身體造成傷害的速度,遠遠低於星光自愈的速度!

「星辰療傷術!1

紅衣血眸微驚,她萬萬料不到。寧凡竟身懷如此逆天的神通。

若是抽魂之術,紅衣還只是詫異,因為她也會的。

但星辰療傷術…此乃真正的無上秘術,縱是碎虛。也絕無法領悟,縱是命仙,也未必能悟!

寧凡。竟會這種程度的秘術,著實讓紅衣震撼了。

「這一次,真是小瞧他了…九十九顆本命星辰,有如此多的星辰護身,此子或許擊殺不了煉虛,但怕也沒有任何窺虛修士,可擊殺此子1

紅衣,終於開始正視寧凡!

這一切,寧凡尚不知曉,只是回頭西望,一個眼神的殺機,卻足以將西面二十頭荒獸淹沒!

吼!

一聲聲荒獸之吼,俱帶著難明的畏懼!

不解!不解寧凡為何硬受八十頭荒獸的攻擊,卻肉身不損不傷、不死不滅!

它們區區走獸,怎會明白,怎能明白!

寧凡凝出九十九顆本命星辰,縱然遭受化神圍攻,也必定是先天不敗的局面!

「還剩四十頭荒獸…」

寧凡斜睨了重傷虛獸一眼,那虛獸燃血拚死,雖然已瀕臨死亡,卻也擊傷了一具煉虛傀儡。

半成品的傀儡,同級中果然很弱…

心知再拖下去,有可能被凶獸拖一具傀儡同歸於盡,便得不償失了。

收起雷鞭,寧凡望著周圍最後四十頭荒獸,目露寒芒。

「五墓葬龍之術1

五龍死,黑龍生!五行死,五墓生!

處於五行之外的墓碑,專克天地五行,而這些荒獸,俱是雷靈之身,獸身是純粹的金靈所化,正被五墓所克!

「鎮1

寧凡指影翻飛,法力滾滾運轉,五道千丈巨大的黑龍墓碑,驟然現於長空,並隨著寧凡心念一動,分出無數碑影,鎮殺而下!

一道碑影墜下,便好似一座泰山從天而降!

無數碑影鎮壓之下,四十頭荒獸立刻死傷一片,血流成河!

僅數個呼吸后,最後四十頭荒獸,也已化作肉泥爛骨一片,被鎮死於五墓之下!

百顆雷力滾滾的荒獸妖丹,自是被寧凡收走,當成了戰利品。

法力耗損頗為嚴重,寧凡服下數顆還靈丹,迅速煉化,足尖一點,向重傷虛獸迎去。

他近乎蠻橫地直接出現在虛獸正面,仗著星光護體,舞動拳芒,拳拳到肉,轟擊在虛獸身上!

虛獸縱然燃血拚死,卻終究未突破中期,其攻擊雖強,造成的傷勢亦重,卻俱被寧凡的黑星之術治癒。

而寧凡的攻擊,卻實打實落在虛獸身上,令得其身上無數傷口急遽迸裂。

加上寧凡的蠻橫牽制,三具傀儡不顧一切攻擊虛獸的要害,只一炷香之後,虛獸已氣力耗盡,再難抵禦,最終一名嗚呼!

最後一擊,是寧凡一指點下的!

一直籠罩起紫色風煙,那飄渺如幻的紫金色風煙,遮蔽長空。

風沙中,有著讓一切塵歸塵、土歸土的恐怖力量!

直接便將虛獸…風化!

他沒有動用萬劍式,畢竟周家似乎和雨殿不對路,貿然動用雲天決的劍招,不智。

他亦沒有使用誅辰弓術,那一弓之力,會將其法力耗空,陷入短暫的虛弱狀態。

他特意動用風煙一指。因為紅衣說過,看上了他的風煙一指,需要寧凡出手相助。

如此,寧凡不介意施展風煙之術,讓紅衣看清此術的強大,堅定與寧凡交好的價值,也免得此女反覆無常了。

寧凡擊殺虛獸,並取得一枚虛獸妖丹,收入儲物袋,身後響起一道冷傲的女聲。

「相當不錯的實力…你是第一個讓我刮目相看的化神小輩。」

出聲者。自然是紅衣了。

寧凡滅了一萬嬰獸、一百荒獸、一頭虛獸,紅衣同樣也滅了三頭虛獸。

「姑娘謬讚了。周某與三傀合力,才勉強擊殺一頭虛獸,而姑娘一人便擊殺三頭虛獸。姑娘才是讓我刮目相看。」寧凡捫心自問,紅衣確實很強,比月凌空都彪悍不少。

「哼!在你眼中,我難道連瞬殺三頭初期虛獸的實力都沒有?你是在挖苦我嗎1

對寧凡的稱讚,紅衣竟露出不悅之色,她的脾性倒真是古怪、難伺候。

眼中雖是不悅。倒也沒有遷怒寧凡,只是素手染血,將三枚血淋淋的虛獸妖丹拋給寧凡。

「給我?」寧凡一詫,這紅衣雖說在利用他。不過出手還真是豪綽,三枚虛獸妖丹,說送就要送。

「你為我效力,我自不會虧待你。不過是垃圾妖丹。算不得什麼好東西。不必拒絕1

紅衣冷眸沒有任何感情,對虛獸妖丹則根本不屑一顧。

這一枚妖丹,若是流傳出去。絕對能讓煉虛老怪爭破頭。

但在紅衣眼中,竟然只是垃圾…

寧凡頓覺無語,看起來紅衣之前辯駁碎神鞭垃圾,倒也不算侮辱了。畢竟在此女眼中,虛獸都是垃圾,她的眼界太高了…

三顆虛獸妖丹送上門,不要白不要。

寧凡點點頭,收起三枚妖丹。

紅衣則取出一塊潔凈的絹帕,淡淡擦去素手之上的血漬。

血眸仍是傲氣衝天,卻忽然破天荒對寧凡冷冷說了句,

「你,不是垃圾。」

「…」寧凡無語,他明白,紅衣說這句話是誇獎的意思。

不過正常人聽起來,應該都覺得這句話是在罵人吧…

這是一個無比傲氣的女人,與她傲氣相匹配的,是她強悍到髮指的實力。

若非必要,寧凡不欲與此女有所糾纏。而紅衣,始終冷漠如冰,對世界萬物都無興趣,包括寧凡在內。

無人打破沉默。

屠盡此地雷靈凶獸,二人略作歇息,化作遁光,登上中央雷竹之巔。

那巔峰所在處,黑雷滾滾,縱然是寧凡與紅衣,也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避過黑雷電閃,免得被雷光轟中受傷。

雷光交淬下,一個足有十萬丈大的黑雷古陣,勾連於此處大地之上,泛著滾滾雷光。

寧凡精通陣術,略略蹲身,細細一摸地面陣光,片刻后確認,此雷光傳送陣,確實通往上層雷界。

紅衣沒有騙他…雖說紅衣也沒有理由騙他,他還是多此一舉檢查了一下。

他有些謹慎地過分了,不過紅衣對他謹慎態度,倒是沒有反感。

紅衣閱人無數,自然看出,寧凡竟看破了這雷光傳送陣的陣圖構造。

心中再次對寧梵谷看一分,畢竟這雷陣乃是凡虛巔峰的大陣,雨界之中,可沒幾個人能看破此陣的。

紅衣自問,自己的陣術,不如寧凡!

「你懂陣?」

「略知一二。」

「哼!太過謙虛,便是虛偽。略知一二的話,可看不破凡虛巔峰陣法的1

「虛偽么…我倒不這麼認為,這是我的生存之道。」寧凡搖頭道。

「你的生存之道是什麼,我不關心。不過提醒你,上了上層雲界,在進入黑雷塔前,會有三步難關。欲破三步難關,決不可有虛偽矯飾的成分,必須誠實面對內心。」

紅衣只是冰冷陳述著事實。

「三步難關,藏有機緣,以你手段,過關不難,獲得機緣亦有可能,至少誠實面對本心,危險倒是極少。需要注意的。是黑雷塔,記住,我需要七片竹葉,可別少了。若無法獲得七片竹葉,便說明你的實力只有這種程度。」

「激將法?」寧凡目光微閃,眼前這個女人,似乎故意激著寧凡的好勝之心。

她是怕寧凡不出全力、有所保留,以至於無法獲得七片竹葉?

「實話實說而已。」紅衣冷漠如石。

「是么…如此,你大可期待一番,看我獲得多少竹葉。」

寧凡沒有被激怒。亦無任何爭勝之心。

他做事從來都是全力以赴,不會縮手縮腳。

半日後,寧凡調息至巔峰狀態,一步,邁入雷光傳送陣中。

隨即,紅衣指訣翻飛,催動陣圖,將寧凡傳送至上層雲界。

周圍風景匆匆變幻,一炷香之後。寧凡已出現在百萬丈黑雷雷海之上。

踏在一朵朵黑雲之上,綿軟的雲朵並不能給人多少實感。

寧凡目光四望,在極東方向,望見一座黑雷滾滾的巨塔。衝刺雲霄,高不見頂,渀佛是黑雷竹塔。

在這片雲海之上,棲息著無數低階的雷靈凶獸。不過最高也才元嬰而已,化神、煉虛之獸渀佛並不生長於此。

察覺到寧凡身上異於常人的濃重煞氣,無數凶獸紛紛大驚失色。作鳥獸散,驚退而逃。

沒有追殺那些低階凶獸,寧凡望著極東方向,目光一肅。

他沒有邁出任何一步,卻忽而轉過頭,左目紫光閃爍,望向極西之地,冷笑道。

「極東之地,根本無塔,真正的黑雷塔,明明在西面,這種低劣的幻術,也配在周某面前班門弄斧!滾出來1

寧凡一吼之下,氣勢一震,洶湧的煞氣,竟將周遭風景震得支離破碎,若鏡花水月般消散。

一道悶哼之聲,亦從暗處傳出,似乎有什麼隱匿之人,被寧凡震出傷勢。

極東之地的黑塔,消失。

極西之地的荒蕪雲海中,徐徐浮現一座黑塔!

四周,無數雷力陣光湧現,將寧凡重重包圍!

雷光化作一座黑色宮殿,寧凡哪裡處在什麼荒蕪雲海,分別立在一座迷宮般的黑色雷宮之中!

唯有走出此宮,才可前往極西黑雷塔!

空蕩蕩的宮殿,有萬丈空闊。

在宮殿的磚牆之上,立有一匾,其上有著一行墨字。

『第一陣,真幻之關』!

寧凡目光一凜,很現在,這一處宮殿,以及之前的幻象,便是真幻之關。

之前他放出煞氣,略略傷到了隱匿之人,那隱匿者,怕就是操控這關卡的人。

「吾乃素雷界靈,區區下界螻蟻,敢傷吾身,找死!吾必教你死在真幻之關1

暗處,一道老氣橫秋的憤怒之聲,帶著煉虛初期的氣勢,朝寧凡襲來,卻被寧凡拂袖震滅。

「憑你?」寧凡冷笑道。

「休得猖狂!看吾陣之威1神秘高手怒喝一聲,催動真幻之陣。

立刻,寧凡的正前方,浮現出兩個令其意想不到的女子身影。

「殺死其中之一,可破第一關!若不能,便永遠困死於此陣之中1神秘高手譏諷笑道。

「這個玩笑,可不好笑1寧凡目中一寒。

不是什麼東西,都能舀來作關卡設置的!

在其身前浮現的兩道身影,俱是紙鶴!

且寧凡細細觀察,赫然驚覺,這兩具紙鶴,皆有些似是而非,似乎是幻象,卻又似是真實。

其中一具,藉由天道,與紙鶴氣運相連,可算作紙鶴真身,此身死,紙鶴將氣運大損!

另一具,是幻象,可隨意生殺無罪。

若誤斬紙鶴真是,後果不堪設想。

而寧凡,根本沒有斬殺紙鶴的打算。

「散了我妻氣運,不要逼我出手,否則…你會後悔1寧凡言語愈加森冷,充斥著寒冰般的殺意。

「後悔?你算什麼東西,能讓老夫後悔1神秘老者哈哈大笑,極其不屑。

「你,必死…」

寧凡閉上眼,再不多言。

黑雷塔前,設有三關,第一關,真幻…

下層烏雷界,紅衣立在傳送陣前,血眸似感覺到什麼,驟然一沉。

「該死的孽障,竟然在此刻蘇醒!有這孽障阻礙,那小子突破三關,怕是極為兇險了1

「哼!早知如此,當年就該斬了此孽障1

「不知那周明小子,在此孽障親自控陣的情形下,能否破去三關1

「真幻,仙凡,道命…這三關,本是素雷界的上古遺陣,溝通天道,神妙非凡。如今有素雷界靈搗亂,那小子一個不慎,便會付出莫大代價的,甚至連累至親…太素仙帝的三問之關,在素雷界靈存活之時,從無人可通過考驗的。」

「周明!此子雖是螻蟻,卻不知能否讓我…再一次驚訝1紅衣冷漠道。

未完待續。。

ps: 感謝北武四支隊、飄逸小濤濤打賞,感謝阿古那德的月票支持!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