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410章上層雲界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衣動機純粹,只是為了烏金竹葉而已。 她隻言片語出,流露出『恢復修為』的信息,足以讓寧凡得到判斷:此女多半和洛幽類似,受了重傷,傷及元神,通過恢復元神可恢復實力。 如此說來,此女也許本就...

十餘道沖虛雷靈的雷吼,威力何等霸道。.

若非寧凡劍識強大,絕對會被這一吼震碎識海、葬身烏雷界。

劍識穩固,卻仍受了不輕之傷。

好在寧凡煉化了99顆本命星辰,星術療傷下,識海之上已難以想象的速度痊癒。

那一吼之後,烏雷界入口消失。

十餘頭雷靈見一吼之下、沒有震出任何人影,知道來者已被震退,四周漸漸安靜,只剩滋滋的雷聲。

寧凡這才注意到,腳下是黑色的大地,頭頂則遍布黑色的雷雲。

那黑雲之中的黑雷,一絲一縷,都有著轟殺半步煉虛的恐怖雷力,決不可觸碰!

在那黑雷密布的蒼穹,一共束縛著十四頭黑雷凶獸,俱是煉虛後期的恐怖修為。

每一頭凶獸,身上都束縛著一道黑雷鎖鏈,限制著他們的行動。

那黑雷鎖鏈自雲層射出,連接天空。

被鎖鏈束縛,十四頭凶獸只能在入口萬里之內行走,再遠的地方,卻是無法到達。

「什麼人如此厲害,竟鎖了十四頭後期煉虛,在此為烏雷界守門1寧凡何等眼力,一眼便看出,這些凶獸鎖在此地,是烏雷界主人的意思。

看門用的!

「除了不周雷皇,還有人能如此霸道么?」一旁隱匿處,紅衣語氣平淡,似在說一件與她無關之事。。

聽其語氣,竟絲毫沒有被雷吼震傷。

寧凡眸色一深,此女果然是深藏不露。

行走到入口萬里之外,便是安全地帶,這個距離,縱然是後期凶獸也無法抵達。

後期凶獸的神念,差不多能覆蓋五十萬里。

直到走出百萬里的距離,寧凡與紅衣才相繼現身。

現身亦非他們本意,只是在這個距離,已有不少黑色雷竹生長。

每一根雷竹之上,皆閃爍著黑色電光,最中心的一根雷竹,尤其巨大,雷力亦最為恐怖。明明隔著萬丈距離,卻憑藉雷力直接震出寧凡隱身。

「這就是…烏金雷竹1寧凡目光一凜。

僅那一根中心雷竹,便起碼有百萬丈高大,哪是什麼竹子,分明是一座竹山。

竹山之上,蘊有無數黑色雷霆,給寧凡一種極其危險的感覺。

所有雷竹,皆無任何竹葉生長,只有中心雷竹最高處,有一個黑色傳送陣,以雷力凝成,最接近蒼穹雷雲,不知通往何處。

寧凡神念一掃,他從這一根中心雷竹之中,探查出近萬道隱晦之極的氣息。

這些氣息,皆與那十四頭凶獸相似,但卻比那些凶獸弱了太多,一個個都有著元嬰之上的恐怖氣息。

萬道氣息之中,不乏化神,當然,最讓寧凡忌憚的是,一株雷竹之上,儼然竟有四道氣息,達到了煉虛級別!

察覺到寧凡、紅衣現身,無數雷靈散發出危險的敵意。

寧凡目光一肅,若貿然接近中心巨竹,必有一番苦戰。

「烏金竹葉,不在這裡?」寧凡疑慮道。

「不錯,此地只不過是烏雷界的下層世界,烏金竹葉,生長在雷雲之上。」

「雷雲之上?」寧凡抬頭看天,那黑色雷雲非但極其危險,且厚度怕最少也有百萬丈。

碎虛之下,沒有任何修士能強行穿越黑色雷雲,抵達雷雲之上的世界。

「放心,不是讓你直接穿越雷海,是讓你藉助中心雷竹的雷光傳送陣,抵達上層雲界。你去那裡,自然能為我採摘烏金竹葉的。」

「傳送陣么…」寧凡點點頭,他自然注意到中央雷竹之巔的傳送陣。

若是藉助此陣,或許可安全抵達上層雲界。

只是寧凡心中有一個疑惑,無法解答。

紅衣實力強大,憑她一人,完全有本事獨闖烏雷界,獨登中央雷竹之巔,獨自穿越傳送陣、抵達雲界。

她似乎沒有求自己幫助的理由。

似看出了寧凡疑惑,紅衣秀眉一蹙,解釋道,「你難道看不出,我是元神之體?」

「元神之體?」寧凡一怔,催動扶離之目,這才從紅衣身上,覺察到一絲異樣。

紅衣的身體,不是真正的肉身,而是極其凝實的元神之體,類似洛幽。

如此凝實的元神,與實體幾乎沒有區別。加上寧凡為免此女不滿、並未探查此女底細,一時間竟未辨別此女的元神本質。

一知此女是元神之身,寧凡疑惑頓解。

元神是修士的根本,肉身若傷、若毀,修士還可借元神重塑肉身,甚至奪舍重生。

但元神若毀,便意味著修士死亡。

偏偏元神又不似肉身一般,有堅固的防禦,極易受損。

上層雲界,頗有兇險。紅衣是元神之體,自然心有顧慮,不願拿元神涉險的。

「若未遇見你,我本來的打算,是服盡金雷洞天的所有金葉,恢復至煉虛中期,再進入烏雷界,滅一頭後期煉虛凶獸,製成傀儡,替我去雲界采葉。但如此做法,一來耗費時間,二來因為雲界特殊,傀儡死物,很難在雲界成功採摘竹葉…所幸,你出現了,這很好,省了我不少麻煩。你修為雖不高,但手段不少,比傀儡有用。」

紅衣語氣平淡,卻毫不掩飾目的。

她本就是利用寧凡,替她冒險,利用就是利用,沒必要掩飾。

她把話挑明,寧凡則托起下巴、微微沉思。

從目的上看,紅衣動機純粹,只是為了烏金竹葉而已。

她隻言片語出,流露出『恢復修為』的信息,足以讓寧凡得到判斷:此女多半和洛幽類似,受了重傷,傷及元神,通過恢復元神可恢復實力。

如此說來,此女也許本就擁有煉虛後期、巔峰的實力,才會有如此驚人的威壓、煞氣吧。

寧凡望著中央雷竹,目光愈加凝重。

讓他凝重的並非那萬頭隱匿雷靈,而是那雷光傳送陣。

此陣直通上層雲界,雲界有何危險,他不知。

連紅衣都忌憚、不敢進入,他進去,豈不是九死一生。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他若退縮、反悔,自是不可能的。

但他必須對上層雲界了解一番,弄清楚如何採集烏金竹葉,有何兇險。

且還有一件事…他若幫助了紅衣,紅衣事後翻臉不認人、過河拆橋,又待如何。

「我幫你可以,但我的安全誰來保證?」

「你想如何保證?」紅衣冷漠道。

「將所有關於上層雲界的情報給我,我需要知道,登上雲界有多少兇險。」

「這個要求不過分…情報在此,你自己判斷,在我看來,你肉身不弱,登上雲界,至少有九成幾率可無損生還。危險倒是不必多慮,我只關心,你能採摘多少竹葉…七片對你而言,有些困難。但我至少需要七片1

紅衣言罷,雷力凝成一個玉簡,將記憶烙印其中,交給寧凡。

寧凡接過玉簡,細細一看,目光之中的疑慮漸漸緩解。

還好,這雲界之上,沒有他想象的那麼兇險。紅衣尚還小看了寧凡,以寧凡的手段,有十成把握不會死在雲界。

不過採摘竹葉的難度,確實很大。

雲界之上,立有黑雷竹塔。

塔中,生有黑雷竹葉。

塔中,亦封印著黑雷死靈。

黑雷竹塔,共有百層,每一層都是一段竹節所化。

前十層,每一層都生有一片竹葉。

竹塔之中,越往上,死靈越強,五層之後,會有煉虛死靈出現。

寧凡至少要殺上第七層,才可獲得竹葉。

而需要小心的是,這些死靈精通攻擊元神的手段,修士進入竹塔,尤其要提防元神受傷。

這正是紅衣忌憚的原因。

而竹塔之外,又有三重關卡,這三重關卡,考驗修士道心、道悟,若是煉屍傀儡等死物來此,連開頭三關都難以闖過,自然更難入竹塔採摘竹葉了。

紅衣本來的打算,是煉製出煉虛後期的傀儡,強行轟碎三重關卡,直接闖入竹塔。

不過有寧凡在此,以其修士之身,闖過三關、進入竹塔容易多了。

紅衣雖不看好寧凡的煉器術,但對寧凡的實力還是頗有肯定的。

能擋住自己煞氣的修士,整個雨界之中,都沒有多少。。

寧凡能做到這一點,至少比周家的幾個屬下都靠譜得多。

當然,考慮到寧凡獲取竹葉的難度,紅衣還有一個秘術,送給寧凡的。

有此秘術在,寧凡的安全係數可再次提升。

「此術,作為你替我冒險的補償。」紅衣再次凝出一個玉簡,烙印下些許信息,贈給寧凡。

「這是…」

寧凡接過玉簡,神念一掃,旋即目光一變。

「元雷之甲1

元雷,顧名思義,便是凝元神之力演化的雷霆。

以元雷之力,凝元雷之甲,護持元神,比普通靈裝防護更強,可有效防禦死靈的攻神之術。

有此秘術,寧凡無疑多了一種庇護元神的手段。

元雷之甲不但可守護元神,亦可加持在肉身上,增加防禦。

此術修至巔峰,凝出的最高品雷甲,甚至可防禦碎虛一擊。寧凡心中思忖,此術品階怕已達到仙虛級別,是碎虛級防禦術!

「此術我收下了,雲界之行,幾乎再無危險,獲得7片竹葉,我也有不少信心的。但我仍有一個顧慮。姑娘如何保證,事成之後,不會過河拆橋。若姑娘不給我金雷竹葉,甚至令周家追殺於我、殺人滅口,以周家底蘊,我很難反抗。」

「保證?哼,是不是還要我給你發個心魔大誓1紅衣目光驟寒。

「若能如此,自是更好。」寧凡絲毫不懼。

「…」

紅衣冷眸一緩,稍稍冷靜。

若是常人讓她發誓,她定然不耐的一掌拍死。

不過寧凡不一樣,寧凡對她而言,可不是只有一次利用價值。

取竹葉,是小用。

寧凡的紫金風煙,對紅衣而言,或許還有大用。

「好,我可破例發誓,不會事後翻臉。不過…你也得發誓1

「我也發誓?」寧凡一愣。

「你需發誓,若曰后我有事求你,但凡在能力範圍之內,你不得拒絕,需出手助我一次1

「姑娘說笑了,以姑娘在周家的身份,何須我相助…」

寧凡剛欲拒絕,卻被紅衣一擺手,老氣橫秋打斷。

「放心!求你相助之事,絕無任何危險,僅僅是藉助你的紫金風煙,消融一道封印,僅此而已,且屆時,定會給你動心的好處1

「…若只是消融封印,且又有巨大好處,區區一個誓言,也不是不能發的。」

寧凡皺眉,他已看出,眼前的紅衣與他一樣,都是個不吃虧的祝

他不發誓,紅衣也不會發誓,如此吃虧的、沒有安全保障的,只是寧凡而已。

好在寧凡看出,此女似乎還想利用他的風煙之術。

既然還有利用價值,自沒有過河拆橋的必要。

事已至此…別無選擇了。

紅衣、寧凡各自發下心魔之誓。

對二人而言,發誓乃是稀罕之事,卻不得不為之。

紅衣斜睨了寧凡一眼,並不嫌寧凡要求麻煩。

若換做是她,處於弱勢,必也會有諸多顧慮。

「小子,你想要的都得到了,接下來,是不是該出力了!中央雷竹,四個煉虛初期的雷靈,我殺三個,你擋一個,能否辦到1

欲登雲界,必先殺上中央雷竹之巔。

紅衣已經開始分配任務了,她根本不指望寧凡能殺雷靈,即便寧凡有三傀在身。

並非小看寧凡,只是斬殺煉虛的任務,對一個半步煉虛而言,太難了。

「僅僅是阻擋么…」

寧凡一拍儲物袋,召出三具煉虛傀儡。

一人三傀,阻擋一個初期煉虛,還真不難。不過他似乎被紅衣小看了。

他可不止有阻擋煉虛的實力!

「上1

紅衣蓮足一踏,秀氣的小腳,卻震得十萬里內地動山搖,天崩地裂。煞氣衝天而起,一股凶威散開,十萬里內,萬獸震驚!

中央雷竹之中,萬道隱匿的雷靈凶獸,俱被其威壓震出。

一時間,天地之間,黑壓壓地全是身形碩大的巨獸,驚懼之中,發出孤注一擲的獸吼。

縱然畏懼,亦當守戰而死。不容任何人,侵入上層雲界!

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