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409章重煉,素雷鞭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煉傀之術,怕真的極高。 只掃一眼三具傀儡,就能判斷是真仙煉製。眼光很毒辣。 「此寶何名?」紅衣冷冷道。 「碎神鞭。」 「碎神是很好的神通,但僅僅抽寶碎神,不夠…天生萬...

紅衣很少說話,緘默不言,似冷傲似自矜。只領著寧凡,采盡金雷洞天所有竹葉。

自然,這些竹葉暫時還存於她的手上,不可能交給寧凡的。

她亦看出,寧凡的紫金風煙有些來頭,溶去竹葉神念印記,不難。

思及紫金風煙,紅衣冷眸微凝,心中似起了什麼念頭,頗有猶豫,繼而搖頭,似否決了一時念想。

寧凡始終跟在紅衣身後,月凌空、女屍皆召回鼎爐環,三具傀儡卻也收起。

他應下紅衣的要求,知曉在紅衣采盡金葉之後,便會引他前往小千界,採摘更高級別的烏金竹葉。

那處小千界怕真有不少兇險,故而即便是寧凡也不敢帶二女涉險的。

紅衣顰眉、冷目、思慮、否決,一絲絲表情,皆未瞞過寧凡觀察。

寧凡暗暗催動陰陽鎖,試圖以竊言術洞悉此女的心事。

然而此女心中,似有雷光萬道,屏蔽天機,竟無法窺探一二的。

「竊言術無效么…」寧凡皺眉,愈加感覺此女不同尋常。

且在他催動竊言術之時,紅衣似乎略有察覺,眸色更冷,血眸殺機森然道,

「敢探我天機?若再有下一次,你,會死1

嘶!

一股完全不符合其煉虛身份的煞氣,席捲而來,將漫天金雷染紅,雷鳴震耳欲聾。

身處雷威之中,寧凡只覺渺小若風中殘葉,暗暗心驚,略退半步,目光一凜,同樣召出驚天煞氣,才當初此女凶煞之氣。

轟!

兩道氣勢對轟之下,紅衣半步不移。冷眸卻微微動容。

而寧凡,伴隨著氣勢一撞間,連退數百步,每退一步,一踏之力,都生生將大地踩踏地塌陷。

最終,穩住步伐,氣勢一震,卸去紅衣凶威,卻是毫髮無損。

雖說無損。但心頭,卻不得不震撼。

此女威壓,驚天動地!

碎虛之下,怕無人可在此女威壓之下,半步不退的!

雷皇若全盛,可謂雨界第一強者。

此女若是雷皇之女,縱然只是煉虛初期,怕也是煉虛無敵的狀態。

「小覷此女了…三具煉虛傀儡,根本擋不下此女一合之擊。能抗衡此女的,也唯有日月碑一擊…」

有著底牌防身,寧凡自是鎮定的。

他的鎮定,毫不偽裝。讓紅衣不由高看了寧凡一眼。

在她悠長的人生之中,見識過不少青年高手,但似寧凡這般抗衡其煞氣凶威、面不改色的,倒是頭一個。

冷眸略緩。散了殺氣,紅衣冷冷道,「沒有下次。」

「嗯。」

寧凡應了一聲。此女的強大超出他的預估,若無必要,他也不想在獲得金葉前觸怒此女。

索性竊言術窺不到此女心事,不再使用了便好。

二人之間,再次無話,氣氛相當凝重。

紅衣始終冷漠如冰,拒人千里,寧凡沒有與之交談,以免說錯一句,又惹此女動怒。

寧凡則暗暗思忖著利害得失。

半日之後,洞天之中,金雷竹葉全部採集完畢。

紅衣沒有絲毫輕鬆之色,相反,冷眸開始凝重。

「此洞天金葉,合計7150枚,本是我此行目的。但若你能助我採集7片烏金竹葉,這批金葉,皆可贈送與你。」

「嗯。」

「此洞天名為金雷洞天,用於栽種金雷竹,但在金雷竹之上,還有烏雷竹,種植在小千界烏雷界之中。在當年,烏雷竹葉唯有父皇才配享用,你很幸運,若你助我採摘7片以上竹葉,我可考慮贈你些許的。」

「嗯。」

寧凡沒有多言、多問,亦知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

對寧凡的態度,紅衣滿意點頭,引他來到一座金色巨岳之巔,立在萬雷之巔。

如此之多的金雷,雖不如天劫血雷,卻也威力不凡。

寧凡目露火熱,若是以這漫天金雷祭煉碎神鞭,說不定可讓雷鞭突破虛寶之階。

「你想要這些金雷?」紅衣一眼看穿寧凡心思。

「豈敢。」

「想要便直說,你對我有些用處,些許金雷,未必不可賜你的。只是你,可有雷寶收雷?」紅衣目露一絲不屑,她不喜歡口是心非之人。

寧凡略微一詫,這漫天金雷,竟被紅衣隨口就贈送給他了。

需知若這漫天金雷被寧凡取走,金雷洞天會就此荒廢,再無法令金竹長出竹葉的。

細細一想,寧凡也便明白紅衣為何大方。

紅衣需要寧凡幫助,寧凡需要紅衣賜予金葉,彼此有利益關係。

但之前,紅衣強迫寧凡,終究有傷和氣,紅衣這是在用金雷修復二人的關係。

金雷竹雖珍貴,但紅衣眼光卻更高,本就看不上金雷竹。

金雷竹能否繼續生長,她根本不在乎。

既然紅衣願意將金雷送給寧凡,寧凡豈有不收之理。

收雷需要雷寶,雷寶么,寧凡還是有的。

一點眉心,扯出一道血色雷霆的鞭影,正是碎神鞭。

此鞭一現,血雷滋滋作響,令得紅衣冷眸微動。

「血雷?」

她倒是沒有料到,寧凡竟有一件雷寶,纏繞的更是天劫血雷。

須知,此雷可是有些特殊,一般人是無法掌控的…

古怪,古怪…雨界之中,除了雷皇一脈,應無人可掌控才對…

紅衣伸手一招,原本安靜躺在寧凡手中的雷鞭,竟乖乖飄起,飛至其手中。

寧凡目光微驚,這是他第一次被人空手奪寶!

不待他要回雷鞭,紅衣卻先一步搖頭蔑笑,

「放心,我還不至於看上一個小輩的『垃圾』法寶。」垃圾二字,她咬的尤其準確。

「垃圾?」寧凡目光一沉,他還是第一次被人批評煉製的法寶垃圾。

他的煉器術確實沒有冠絕雨界,但就算一般的煉虛老怪。也未必有寧凡煉器術高,畢竟,他可是獲得了亂古的殘損記憶。

他煉製的碎神鞭,絕對是不可多得的好東西,一次次助其殺敵,一次次讓敵膽寒。

此寶或許不是神通非凡,卻絕非垃圾。

「抽寶殺嬰,抽寶碎神…若對方無寶,此寶可還有用?」紅衣也不爭辯,只一語。便道破了碎神鞭的神通與弊端。

寧凡目光微凝,心中暗道,這紅衣的眼力,有些毒辣了。

能一眼看破碎神鞭所有神通的,她是頭一個。

難不成,這個殺氣騰騰的女人,會是個煉器宗師?

「你的傀儡不錯,雖說是半成品,但手法極其高明。至少有真仙水準。我本以為是你煉製,如今看來,煉製之人另有其人了…你的煉器術,很爛。」

「…」

寧凡又一次被挖苦。但卻不再動怒。他已看了出來,紅衣的煉器、煉傀之術,怕真的極高。

只掃一眼三具傀儡,就能判斷是真仙煉製。眼光很毒辣。

「此寶何名?」紅衣冷冷道。

「碎神鞭。」

「碎神是很好的神通,但僅僅抽寶碎神,不夠…天生萬雷。太素御之。此寶從今日起,更名為…素雷鞭1

紅衣血眸一閃,凜然抬頭看天,那一個目光,竟令得周天金雷俱都畏懼。

手舞雷鞭,素手一揚,雷鞭轟然化作血雷粉碎,其中蘊含的太古星辰亦一一重組。

玉指一點,血雷驟然化作血色雷火,將太古星辰一卷,絲絲雷力化作一道道玄翼的雷霆符文,散著浩瀚而荒涼的氣息。

一炷香之後,雷鞭重組,神通依舊,但不同的是,此刻的雷鞭血雷,耀眼的好似星空極光一般,絢爛奪目。

且雷鞭品階,赫然已突破凡虛虛寶之階。

寧凡目光一詫,紅衣竟只是對雷鞭稍加改動,便令此鞭提升了等級!

這無疑說明,紅衣的煉器術,遠超寧凡的水準了,她重新祭煉的雷鞭,威力亦遠在寧凡之上。

「此鞭,被我以素雷重煉,自今日起,想要碎人元神,何須對方定用法寶…揮鞭蘊雷,即可碎神1

轟!

紅衣向天猛抽一鞭,好似在鞭笞蒼天,漫天金雷雷威雖強,卻直接被她一鞭從中、抽碎成無數片。

第二鞭,雷光紛紛碎散成光點。

第三鞭,一絲絲光點被強行攝入雷鞭之中。

絲絲金雷沒入,雷鞭的品階再次提升,竟隱隱有進入中品凡虛的趨勢!

而洞天之中,虛空之上,那被雷鞭抽殺地支離破碎的血痕,卻無法癒合。

一鞭之威,可殺半步煉虛!

三鞭之威,縱然是煉虛初期也要受傷的!

「拿去。」

紅衣隨手將雷鞭拋給寧凡,儼然是要相送。

寧凡接住雷鞭,只一握,便感受到此鞭重新祭煉、吞噬金雷后,雷力比從前強橫了百倍不止!

從前雷力太弱,只有抽殺在法寶上,才可攻人元神。

今日起,凌空一鞭,便有碎人元神的神通,此鞭從輔助法寶,一躍成為絕頂殺器!

「多謝紅衣姑娘為我煉寶,姑娘煉器術之高明,令周某自愧弗如。」寧凡承認短肋,他除了修鍊外,精通的唯有丹術、陣術,煉器術沒有多餘的心思修鍊了。

「姑娘?」紅衣冷笑一句,似聽到什麼好笑的稱謂。

「你無須謝我,我為你重煉此寶,也是為了之後行事方便而已。烏雷界中,有不少雷靈,你有此素雷鞭,可抽殺不少。你護法,我來開啟烏雷界1

紅衣的語氣不容拒絕。

言罷,她立刻掐決,于山巔生生撕開一處黑雷滾滾的界面。

她彷彿根本不怕寧凡趁她不備偷襲,這是一種絕對強者才有的自信。

如此自信,出現在碎虛身上都勉強,出現在一個煉虛身上,真是古怪。

細細一想,這紅衣嘴巴雖毒,但也只是實話實說,眼光雖冷雖傲,亦無惡意。

在助寧凡重煉雷鞭之後,她對寧凡之前的得罪,似乎也可一筆勾銷了。

剩下的,只有二人的合作。

「烏雷界即將開啟,準備隱匿入界,莫要讓『沖虛雷靈』察覺到你我。」

「沖虛雷靈1寧凡目光一凝,沖虛雷靈,豈非相當於煉虛後期的存在。

煉虛之後,每一步都是天壤之別。

問虛掌控虛空之力,而沖虛,則可借虛空之力,沖虛養氣,獲得取之不盡的虛空法力。

煉虛後期與中期,實乃真正的分水嶺。

一名後期,就算獨戰十名中期,也未必會敗!

寧凡目光一凝,看來這烏雷界,真的很危險了。

立刻,他毫不猶豫催動欺天斗篷,而紅衣,亦徐徐消散身影,只是仍對寧凡傳音,令其知曉彼此位置。

「入界1紅衣、寧凡俱是隱身,進入烏雷界中。

一霎間,烏雷界入口處,有十餘道古老的神念霸道掃過,每一道,都有煉虛後期的威勢!

「何人…闖界1

轟!

莫大的威壓,化作震天動地的雷力,轟在寧凡耳膜之中。

一霎間,寧凡只覺識海一痛,幾乎識海粉碎!

1/2未完待續。。&%小說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