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408章雷皇之女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 她完全沒想到,一個能夠屏蔽她神念感知的高手,竟然連煉虛都不是,她還以為至少會是煉虛巔峰的。 「我來此地,只求金葉,你有要求,但說無妨。」 寧凡皺眉,言辭卻不得不帶上一絲請...

紅衣女子淡淡目睹一片片金葉消失。 她心頭愈加不解,對來者身份大有疑惑。

「來者…什麼修為!此人,似有古怪。」

「若只是煉虛,乃至化神,我豈能看不穿其隱匿。若是碎虛,我自是看不穿的…但雨界又有哪個碎虛,會藏頭露尾,偷區區金色竹葉?要偷,也是偷小千界的『烏金竹葉』才對…不合理…」

「若此人不是碎虛,那麼,是煉虛修士嗎?煉虛修士,能躲避我神念探查,此人隱匿手段,倒是有些高明了,若能收為己用,倒是有些用途,只是此人…什麼來路…會不會是雨殿刺客…」

「不知為何,我總覺得,此人氣息有一絲熟悉之感,就好似在哪裡見過…」

「當年我肉身隕滅、元神分作成萬株雷草分神,瞞過世人,如今,萬株雷草已然全部收回,也憑空多了萬道記憶…其中九千九百九十九道記憶,皆是草木記憶,卻有一道,意外化形,修成鬼身…而我萬神合一,也最終以那一株化神雷草分神為主了…」

「寧紅紅。這個身份,差不多該拋棄了…那無關緊要的記憶,抹去便好…否則,萬道記憶,萬道意識,我識海必定崩潰的。」

紅衣女子素手一揚,銀雷滋滋作響,朝天靈識海一抹,一段段凡塵記憶,煙消雲散。

她不需要那些記憶,她不需要記得,自己曾有一段歲月,化名為…寧紅紅!

她還有,更加尊崇的身份!

「若此人只是煉虛,卻擁有如此逆天的隱匿手段,倒是可與他聯手,取那小千界的烏金竹葉。看起來,此人似乎對區區金葉極感興趣,大可將此界金葉,全部贈與此人,必可令其心悅誠服、為我所用!當然,前提是此人需為我取出足夠烏金之葉才可1

紅衣女子飄然一步,已浮現在寧凡身邊,心思飛轉。

「若他不識抬舉,我不介意費些手段,讓他追悔莫及的。」

她同樣隱身,隱匿手段亦不差的。

她看不見寧凡,寧凡亦看不見她。

她能感覺到寧凡在此,寧凡也能感覺到…有一個隱晦氣息,接近了!

他自然能猜測,接近他的,怕就是先入此界的紅衣女子!

只是寧凡不免有些駭然,他隱匿之強,仗的是欺天斗篷,此女又仗了什麼至寶,隱匿竟絲毫不弱於自己?

或者,此女本就精通精深的隱匿之術?

寧凡心思飛轉,卻隱隱明白,此女現了自己,自己當撤離,免生變故。

可惜他尚未有所作為,下一個瞬間,紅衣女子驟然現身,煞氣驚天,血眸淡淡一掃,朝著身前空無一人處,冷冷出聲,

「來者,現身!否則我將封鎖『金雷洞天』,讓爾有來無回1

轟!

紅衣女子素手一揚,立刻天雷滾滾,一界轟鳴欲崩!

她彷彿是此洞天之主,霎時間,便召來無數金雷,化作雷鎖電光,封住了所有洞天出口。

寧凡心頭一沉,紅衣女子出手如電,隨意出手,便封了他所有退路!

他不知此女身份,亦不準備乖乖現身,他已得到了百枚金葉,為月凌空治傷足夠,亦能為洛幽恢復不少元神力量,再留何益?

那漫天雷索電光,看似聲勢驚天,卻並無法讓寧凡畏懼。

他有風煙一指在身,區區雷霆洞天,或許足以擋住尋常煉虛,但擋不住寧凡的腳步。

此地,他想來便來,想走便走!

雨界險地,他大可去得!

寧凡身影飛退,周身籠起淡淡紫金風煙,金雷洞天被風煙一吹,紫金色的風煙兵臨天地。

好似來自遠古的呢喃,讓一切過往塵歸塵、土歸土。

那一種恐怖的輪迴之力,足以將一切葬送!

無數雷霆風化消融,葬身輪迴,密密封鎖的洞天亦不得不溶出一個缺口。

紅衣女子冷眸一驚,那紫金風煙給她一種熟悉而心驚的感覺。她倒是沒料到寧凡有如此可怕的手段,可風化一切,眼看便要逃遁!

她倒不在乎區區一些金色竹葉,但若是少了寧凡,下一界的烏金竹葉,怕是難以獲得太多。

如此看來,想要留下寧凡,倒需用其他東西威脅了。

一計不成,再生一計。

紅衣女子血眸一動,隱隱看出,寧凡甘冒得罪周家的風險、擅入此地盜取金葉,必有極為重要的理由。

這即是說,金色竹葉是寧凡的軟肋了…

既然知曉寧凡軟肋,她倒有辦法,逼迫寧凡不得不現身,不得不助她。

過程興許有些卑鄙,但…那又如何?

「你縱逃去,也是枉然。我只一念,可碎此界所有金葉,須知此地每一片金葉之上,皆有我念力刻櫻若你再不現身,與我一見,休怪我催動神念,震碎所有金葉,後果,你明白1

「什麼1寧凡心頭暗暗一震,催動扶離之目,細細一看,金葉之上,果然有極其隱匿的神念符櫻

非但金葉有,就連外界生長的銀葉都有印記。

這紅衣女子沒有撒謊,亦沒有開玩笑的意思。

下一個瞬間,她一念催動,寧凡手中的百枚金葉,狠狠一顫,旋即盡數化作金灰消散,成為烏有…

這紅衣女子也是殺伐果決之輩,這金葉對她而言雖無大用,卻也略有價值。但為了留下寧凡,她毫不介意震碎百枚金葉,以示威懾。

若寧凡再不現身,她還會再一次催動神念,碎盡此地所有金葉,教寧凡願望落空,教寧凡無法救人。

或許最終,女子也無法逼出寧凡身影。

但寧凡死磕到底,也休想獲得半片金葉,休想救治月凌空!

「我們走,此女不簡單…她似乎企圖…」

月凌空皺眉傳音,比起自己的傷勢,她更擔心寧凡落入此女圈套。她隱隱看出,此女逼迫寧凡現身,動機不純。

「就這麼走了…你怎麼辦?」

寧凡目光一沉,略略猶豫后,神情一定。

降臨地面,袖袍一拂,撤去斗篷,現出真容。

同一時間,又一拍儲物袋,取出三具煉虛傀儡,試圖讓紅衣女子稍稍忌憚。

「你,贏了1

寧凡面沉如水,為了月凌空的傷勢,他不敢任紅衣女子碎盡此地所有金葉。

望著此女與寧紅紅相似的容顏,寧凡心頭愈加困惑。

「煉虛傀儡?三具?不錯的傀儡,以界獸煉成的么…可惜只是半成品,否則,僅這三具傀儡,足以顛覆雨界,綽綽有餘。」

紅衣女子冷眸掃過三具傀儡,略略點頭,算是讚許。

又掃過女屍、月凌空二女。只斜睨了月凌空一眼,立刻看出她元神裂變之傷,心想寧凡盜取金葉,必是為了此女。

目光掃過女屍,紅衣恍然一怔,隱隱感覺女屍面熟。不過其記憶已被抹去,終究記不起女屍是誰。

心道與女屍多半只是凡塵記憶,她亦不在乎。凡塵如煙,何須回顧?

她若不抹消記憶,萬道記憶合一,萬道意識共存,她識海會崩潰。

最終,紅衣女子的目光,落在寧凡身上,大感意外。

「半步煉虛?竟然連煉虛初期都不是?」

她完全沒想到,一個能夠屏蔽她神念感知的高手,竟然連煉虛都不是,她還以為至少會是煉虛巔峰的。

「我來此地,只求金葉,你有要求,但說無妨。」

寧凡皺眉,言辭卻不得不帶上一絲請求。沒辦法,月凌空需要金葉救命,而所有金葉是否粉碎、都在紅衣女子一念之間。

他想要取金葉為月凌空療傷,必須徵得紅衣女子同意。

若紅衣女子執迷不悟,不給金葉,寧凡不介意催動日月碑,一擊鎮壓此女,強取金葉。

雖說動用日月碑的碎虛一擊有些可惜。

雖說這紅衣女子與寧紅紅頗有相似,讓寧凡有不少探究之心。

但人命關天,寧凡沒有退路。為了救治月凌空,必需金葉。

最多寧凡一碑留力、不殺此女,姑且擒下,日後慢慢探究此女與寧紅紅的關係。

月凌空猛一咬唇,拉起寧凡就往回走,她很煩躁,她不喜歡看寧凡求人,她的記憶中,寧凡很少求人。

第一次求人,是為了淬星紫芝,向老熊岳父——蠻凶求葯。

今日是寧凡第二次求人,為的是救她月凌空。

她不爽,非常不爽。小黃瓜怎麼可以求別人!

他那麼要強…讓他求人,比砍他一刀還難受!

「不必擔心。」

寧凡止住腳步,將月凌空攔在身後,目光冷寒掃向紅衣女子。

他有原則,但有些東西,比原則重要。

且他並非只是求人而已,他的求中,還有威脅的。

「我叫周明,她是月兒,我二人皆是內海八尊,本就有獲取金葉的資格。無奈雷竹島正值封島,不得已,唯有出此下策,來盜金葉…策是下策,但心卻是決心,若你阻我,你會後悔!此葉,我必取之1

寧凡已做好隨時動手的準備。

雖說紅衣女子看起來似乎對他還有圖謀,但若當真鬧到雙方動手的地步,寧凡並不懼的。

「呵?你敢威脅我?」紅衣女子秀眉一蹙,嘴角冷笑。

她從不被任何人威脅,但寧凡,威脅她了。

這是一件極其可笑的事,對她而言…

按照她的慣例,被人打臉威脅,她往往都是直接一道雷霆鎮殺。

但對寧凡,她自骨子裡有一絲心軟,不明為何。

雖抹去記憶,但她總覺得好似見過寧凡,某種意義上,這紅衣女子也算是寧紅紅了。

而寧紅紅,與寧凡關係匪淺。

可惜,紅衣女子終究記不起寧凡,也懶得記起寧凡。

對寧凡的威脅,此女冷眸一轉之後,最終卻忽略不計。

「內海已有八尊了么…時光飛逝…」

「也罷,既然是內海之尊,也算自己人,我可免爾等盜葯之罪的。但,有一個條件!若你答應這個條件,此地金葉全部歸你,隨你救治紅顏。就算是更加珍貴的烏金之葉,我也可賜你一些。」

「條件?什麼條件?」寧凡目光略緩,若能以條件交換金葉,那是再好不過的。

他看出這紅衣女子身份不同尋常,此女或許與寧紅紅有某種關係,寧凡不會誅殺此女。

若寧凡捉了、傷了此女,又勢必會與周家不死不休。

聽說不周雷皇未死,若是誅殺此女、得罪那個老怪,勢必被他追殺至死,得不償失。

不周雷皇,那可是讓雨皇都忌憚的老東西…

那可是獨戰劍界三皇的存在!

「放心,我不過是請你幫我摘些葉子而已。因為一些原因,我需要一些烏金竹葉。此葉比金葉珍貴,卻難以採摘,而我此刻的狀態,尤其不適合冒險採摘竹葉…」

「你可讓周家修士為你摘葉,為何選我幫你…」寧凡目光陰晴難測。

「那處小千世界,有些特殊…若隱匿手段不強,甚至連進入都成問題,即便是煉虛,都可能直接死去…實話說,你的出現,正好解了我的困擾,若你能幫我,我非但不怪你盜葯,還可記你一個人情。有我一令,周家感謝你盛情,可成為你在無盡海的後盾。其中意義,你該明白。」

「一個人情?成為後盾?你究竟是誰,怎能讓底蘊深厚的周家聽你的話?」

寧凡略略點頭,此女果然是周家大有身份之人。

能讓周家護一個小輩,此女怕至少也是不周雷皇親近之人。

若有周家支持,寧凡在無盡海可謂左右逢源,必定更加無人敢惹了。

同一時間,寧凡心頭更升起一絲大膽想法。

若順藤摸瓜,通過此女獲得不周雷皇的好感,不知能否請動雷皇…對付涅皇!

雲天決一劍可敗劍皇,與涅皇實力相當。

雷皇獨戰劍界三皇不敗,這種戰績,比雲天決更加彪悍。一個雷皇,怕至少相當於三個涅皇的水準!

有雷皇幫助,寧凡除去涅皇,把握更大。

為了古天庭一戰,寧凡需要碎虛幫手,拉一個是一個,但凡有可能拉攏的,他皆願意一試。

想法雖好,卻也只能隨便想想。

且不說雷皇生死狀態詭異,更無法離開雷墓。

就算雷皇行動自由,他又為何定幫寧凡一個小輩不可?

世間沒有免費的午餐,想要雷皇相助,單單一個周家好感,遠遠不夠。

此女要求寧凡摘烏金竹葉,聽起來不難,但其中定有無數兇險,寧凡心知肚明。

若是為了月凌空…兇險,也可闖一闖的。

「我答應你,幫你採摘竹葉,但有些詳情,你該先一步告知的。譬如採摘烏金竹葉的難處,譬如可能遇到的兇險,又譬如…你是誰1

「我是誰,與你何干?」紅衣女子語氣冰冷。

「…」寧凡眉頭一皺,他只是想知道此女與寧紅紅的關係,僅此而已。

「你定要知道,告訴你也無妨,我是不周雷皇…之女,『紅衣』!如此,你可滿意了?」

「不周雷皇之女!敢問紅衣姑娘,可認識一女,名為寧紅紅1寧凡抱拳一問。

「不識。」紅衣言語冰冷,她記憶全抹,自不記得曾叫寧紅紅的。

就算記得,又如何?

寧紅紅不過是她萬道分神之一,一株化形的雷草,僅此而已。

紅衣難道會為一個分神,與寧凡有所瓜葛、牽扯?

不會。

她的身份,註定不會與任何男子有瓜葛的。

寧紅紅,不過是一段血海深仇的往事。

她如今,名為紅衣。

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