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407章神秘女子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暴露一絲氣息。 許是對自己的煞氣極為自信,紅衣女子冷眸四望,不再試探。 此地,應無外人。那一絲血味,大概是夾雜在海風中飄來的吧。 若有人躲在此地,縱然是煉虛,也會被她震出身形的...

寧凡匿了所有氣息,欺天斗篷催動到極致,潛入雷竹島,儼然竟無人知!

神玄靈裝,碎虛品質,單論隱匿手段而言,雨界碎虛之下,寧凡真可謂第一人了。

一個個雷竹修士與寧凡擦肩而過,卻無人知曉寧凡所在。

四道煉虛神念,好似燈塔一般掃視全島,卻無法掃出寧凡身形。

在雷竹島的zhong yng地帶,萬里區域內,明明是晴天白晝,卻布滿了無數雷霆。

電閃雷鳴中,萬里之內,疏落生長著成千上萬的銀色雷竹,竹枝空蕩蕩,並無多少銀葉。

大多數銀葉,都被人摘下,早服食乾淨。

竹葉稀疏,萬里竹林,竟只有萬來片銀葉。

索性來偷東西,寧凡乾脆連銀葉一併盜走。

但在竹林中搜尋一圈,卻根本未發現任何金竹生長之地。

萬里之內,只有一片片銀光竹海,哪有半點金竹之影。

「島上沒有金竹?」寧凡不解,傳音道。

「不知…雷竹島竹林一向不容外人進入,更設有大陣,令人無法窺探。往年內海七尊來此,索要金葉,也大都有人代為摘取,縱然是老娘,也不知金竹生長在何處,但可以肯定…雷竹島上,必有金竹1月凌空篤定道。

「是么…」寧凡若有所思,若金竹不在雷竹島之上,還能在哪裡?

還是說,這雷竹島與神空島類似,藏有一處密地洞天?

他這念頭剛一升起,還未著手搜尋隱藏洞天,卻有女屍於斗篷之下、輕抬纖纖柔指,朝竹林正中的一株巨竹一指。

「光…入…口…」女屍竟一眼看出,此地藏有洞天,更一眼找出洞天入口!

寧凡暗暗詫異,女屍靈智漸漸恢復,手段似乎越來越不簡單了。

至少寧凡自問,就算他催動扶離之目,想從偌大的竹林中找出一個洞天入口,都不會如此容易的。

月凌空更是驚訝,一向呆呆笨笨的女屍,竟然有如此驚人的目力,一眼就能看穿隱藏洞天?

寧凡催動扶離之目,細細一看,果然,那一株巨竹,正是一處洞天入口。

從那入口之中,隱隱可感覺到一絲金氣…其中,必定有大量金竹生長!

「不錯,微涼進步了,越來越厲害了。」寧凡揉揉女屍的青絲,不吝讚揚。

得到寧凡的表揚,女屍目露喜色,小嘴一張,一口咬在寧凡手臂之上,尖銳的屍牙,在寧凡手臂之上咬出兩個細小傷口。

她面色略帶羞紅,卻並非害羞。

屍魔不會害羞,不會有生理反應,傳聞屍魔臉紅,一般都是胃袋空了。

屍魔對喜歡的人,一般也都是一口吃下。

女屍喜歡寧凡,她就想吃掉寧凡…雖然她隱隱明白,寧凡對她很重要,不能吃,最多只能咬一口。

被女屍一咬,寧凡哭笑不得,屍魔錶達喜歡的方式,還真是特殊。

些許傷口,根本不是問題,頃刻便以黑星之力治癒。

些許屍毒,同樣不是問題,寧凡本身也**了屍魔錄,成了屍魔,他怕什麼屍毒?

他並不知,最要命的,是那散於空氣的一絲血味。

索性此地沒有外人,且他立刻便止了血、散了氣味,亦不擔心有人發覺。

寧凡目光落在巨竹之上,細細尋思。雖說找到了洞天入口,但這洞天頗為特殊,進入之法似乎有些複雜,並不能直接闖入。

一株巨竹,有三人合抱之粗細,銀光璀璨,雷霆流轉。

寧凡端詳巨竹,指訣輕掐,嘗試了數個開啟密地的指訣,都無法進入此洞天。

一切只是瞬息之間,他血之氣味才剛剛消散。

驟然間,一道出人意料的紅影,一閃現在巨竹之旁,帶著煉虛氣勢!

那紅影,依稀是一個紅衣女子,待寧凡細細一看,驟然面色一驚。

此女容貌,竟有七八分類似寧凡認識的一個女子。

妖鬼林之中的…寧紅紅!

但此女與寧紅紅,仍是有區別的,寧紅紅不過是一道金丹鬼魂而已,而此女卻是煉虛初期。

寧紅紅雖是厲鬼,卻並未殺戮多少人。但此紅衣女子,隱隱流露出一絲煞氣,竟然寧凡都心頭一震。

寧凡目光一變,這紅衣女子一生殺戮,定然比自己更多!

此女雖是煉虛初期,但給寧凡的危險感,遠在月凌空第二元神之上!

此女…是誰!難道是周家高手!

「血…誰在那裡?滾出來1

紅衣女子素手一揚,雙瞳好似染血,煞氣逼人。

以女屍屍魔之體、月凌空霸主之尊,竟都無法抵擋此女煞氣,險之又險便要現出身形。

千鈞一髮之際,寧凡將法力度入二女體內,自己則以煞擋煞,抵擋紅衣女子的煞氣。

在紅衣女子的煞氣逼迫下,寧凡三人硬是沒有被震出身形、暴露一絲氣息。

許是對自己的煞氣極為自信,紅衣女子冷眸四望,不再試探。

此地,應無外人。那一絲血味,大概是夾雜在海風中飄來的吧。

若有人躲在此地,縱然是煉虛,也會被她震出身形的,她有這個自信。

「哼!只是錯覺么。」

女子指影翻飛,掐動一個個雷印,指尖翻起一絲絲銀色電唬

玄奧而反覆的指訣掐過,女子繞巨竹行走三圈,看了看天時,選擇了辰時方向,一步邁入巨竹之內。

下一瞬,已進入隱匿的洞天之中。

「小黃瓜,記住這個指訣,這就是進入洞天的方法。」月凌空提醒道。

「恩,方法已知曉,等一會兒,等此女走遠,我們再進去。」寧凡謹慎道,縱然有欺天斗篷遮掩,他為了以策萬全,還是等此女走遠后再進入竹身之內。

約莫過去兩個時辰,寧凡心道女子已走遠,同樣掐動指訣,模仿紅衣女子,一個雷印不落,指訣卻纏繞起血色雷唬

同樣繞著巨竹行走三圈,寧凡抬頭一看天時,卻並未進入辰時方向,而是進入午時方向。

「方向錯了1月凌空驚訝道,她明明見紅衣女子入的辰時方向。

「沒錯。此洞天共設有三重凡虛陣法遮掩,第一重陣法,需要以特殊雷印破解。第二重陣法,需要繞行三圈,乃是一個圓陣,第三重陣法,是『時令之陣』,算是一種天陣,與天象有關。此女入陣時間是辰時,故而入辰時方向,而現在…是午時。」

寧凡沒有再多言,解釋到這一步,月凌空自然明白的。

月凌空目光驚嘆,暗道寧凡的陣道修為,未免有些恐怖了吧。

竟然看穿了此地設下的三重凡虛陣法,真是妖孽一枚。

恐怕若非寧凡不知道第一重陣法的特殊雷印,早在紅衣女子到來前,就直接破陣進入隱藏洞天了。

「走吧…諸事小心,此女有點厲害,不要暴露了身形。一旦洞天內有何變故,我會將你二人收入鼎爐環,並獨自遁逃,以策萬全。當然,一般而言,是不會有什麼變故的。」

寧凡對欺天斗篷還是很有信心的,何況他還有日月碑的碎虛一擊在身,底牌硬了,膽氣自然足了。

他分析了那紅衣女子,煉虛初期,實力怕已經堪比中期了。

不過,擋不住日月碑一擊,無須擔心。

計議一決,寧凡一步邁入午時方向,進入巨竹洞天。

巨竹洞天之內,長空光華微微閃動,而後,歸於寧靜。

縱然是進入洞天,也無法逼出寧凡身形,欺天斗篷果然好用。

寧凡小心散出神念,發現十萬里內早無紅衣女子的蹤跡,略略放心。

極目而望,這一處巨竹洞天之中,起碼有數千萬里遼闊。

長空之上,是金色的雷海翻騰。

大地之上,生長著一株株金色巨竹,每一株金竹,都有萬丈之高,佔地數畝,好似尖峰刺天般挺立。

金竹之上,罕有金葉,似已被人採摘了去。

十萬里內,僅有十餘片金葉留存,如此推算,數千萬里地界,最多也不過有數千金葉。

若此地金竹盡數長滿竹葉,自然不止數千數目,數千金葉,不過是竹林茂盛時的九牛一毛而已。

饒是如此,以數千金葉為月凌空治傷,完全是綽綽有餘的。

不,何需數千金葉?

月凌空本只打算向雷竹島索要十片金葉療傷而已!

如此之多的金葉,若是全部獲得,可治好月凌空的元神之傷,剩下的,則可用來為洛幽恢復修為!

只可惜,這金葉藥力太強,每一片金葉煉化,都需要十餘種萬年靈藥調和。

以寧凡殘餘的萬年靈藥,最多也只足以調和百枚金葉而已,縱然想為洛幽恢復修為,也怕是心有餘、力不足。

「盜多少1月凌空心動了,她言簡意賅,直達要意。

反正來偷東西,又不會被人發現,自然是偷的越多越好。

「全部偷走…滿意不?」寧凡一笑。

「滿意!小黃瓜,老娘果然沒看錯你!我們五五分1月凌空雙手贊成。

「五五分…」

寧凡頓覺無語,這月凌空還真是獅子大開口。

全部偷走,五五分,虧她想得出…

「全部偷走,太危險,有可能被那女人發現,且我身上的靈藥,只夠調和百枚金葉,取之無用,若實在想全部盜走,日後還有的是機會潛入此地的。至於五五分么…這金葉,我留著有用。除了給你治傷的部分,其他的,我要留下。」

「真的有用?」

「真的。」

「那好吧,老娘信你一次。這金葉,都給你,不過你欠老娘一個人情,你得記著。」

「…」寧凡無語,他幫月凌空來偷金葉子,怎麼到頭來還是他欠月凌空?

「你欠我的,要用肉償來還1月凌空補充道。

「好吧…」寧凡不再和月凌空爭吵。

肉償是么…欠月凌空個肉償,他也不虧,是不是?

穿行於巨大的金色竹林之中,寧凡頻頻出手,獲得不少金葉。

數數已有百枚,差不多該離去了,若再逗留,生了其他變故,不值!

卻不曾想,暗處,一個紅衣女子同樣隱匿身影,目睹一片片金葉詭異消失,終於冷了秀眉。

她已然確定,有人跟隨自己進入此地了。

只是她不確定,來者身份,故而沒有揭發寧凡。

「來者…什麼修為!此人,似有古怪。」

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