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406章雷竹島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陣光不強,只是感知之效,卻讓來往修士深為忌憚。 而寧凡,也沒用似往常一般,莽撞地拍碎大陣、強闖此島。 該收斂時,自當收斂一二。 他與二女降臨雷竹島,方一登島,立刻有十餘名守島...

距離與玄翼約定的時間,只剩一月而已。.

月凌空不得不留在密地、療養傷勢,她突破中期失敗,反噬自是不輕。

而寧凡亦不著急離去,因為月凌空說了,待她傷勢痊癒之後,完全有把握帶寧凡橫渡月門,在最短時間內趕赴六翼。

恢復容貌、修為,月凌空似乎找回了當年的自信。

此刻的她,甚至有自信一個人滅了六翼族。

第二元神都能以一敵三,力敵三具煉虛傀儡,月凌空就更犀利了。

若她當真殺入六翼族,怕那玄翼還真不是她對手。

前提是…她要傷勢痊癒、恢復全盛。

神空密地之中,月凌空**嬌軀,坐在一塊碩大的寒玉上,嬌軀籠著星光。

寧凡則**控黑星之力,盤膝坐於其背後,為其療養著傷勢,目光卻越來越凝重。

凝出99顆本命黑星,寧凡星術之強,便是尋常領悟星術的命仙都未必能比。

有此星力在,傷勢可以治癒,精血可以補全,但仍有辦不到的事。

譬如…月凌空元神之上的裂縫,便無法通過星力縫合。

「光…危…險…」女屍素手一揚,俏立一邊,指著月凌空丹田元神,出聲提醒。

連女屍都看出,月凌空的元神情形不妙,有些兇險。

寧凡自然也看得出,一面為月凌空療傷,一面皺眉呵責,

「元神裂變…月凌空,我以前真不知道,你是這麼大膽的女人!你可知,元神裂變,有多麼危險?」

「小黃瓜!不要以為你幫了老娘幾次,就能對老娘指手劃腳了…哎呦1月凌空下意識頂了句嘴,立刻,翹**被寧凡重重一拍,呼痛一聲。

**的翹**,立刻留下通紅的巴掌迎痛楚之中,一絲羞惱在月凌空心頭無限擴散。

她竟然挨打了!還是被寧凡打的!打的地方還是她嬌嫩的屁屁!靠!

以月凌空暴脾氣,誰敢打她屁屁,她鐵定把誰剁**棍。放在以前,怕也早跟寧凡干架拚命了。

但這一次,月凌空竟然沒有還手,細細一想,也難怪寧凡會生氣了。

她擅自吞噬第二元神,擅自突破煉虛中期,是極為冒險的行為。

突破中期的危險就不說了,就算反噬再重,寧凡也能為她治好。

但吞噬第二元神…這種行為對於煉虛巔峰以下的修士而言,是極其危險的。

月凌空的元神,卻出現了一絲裂縫,乃是元神即將裂變的徵兆。

這裂縫,並非尋常損傷,無法以黑星之力治癒。此乃月凌空本尊元神與第二元神融合之時,所留下的後遺症。

第二元神之術,顧名思義,乃是在修士一個丹田之內、修出兩個元神,二者各自讀力。

各自讀力,有益有弊。益處在於雙元神可心分二用,鬥法之時妙用無雙。至於弊端么…

月凌空被第二元神背叛,這,就是弊端之一。

有了被第二元神背叛的經歷,月凌空並未試圖重新收服第二元神,而是直接以近乎蠻橫的手段,吞噬了第二元神,並將兩個元神合二為一。

元神融合,是煉虛巔峰的太虛修士才可能辦到的事情,但縱然是太虛修士也無法穩保成功的。

月凌空能不完美地融合兩個元神,已極其難得,兩個元神間也不可避免地留下一道裂縫。

若不消除這裂縫,月凌空便無法自如**控法力。

且隨著裂縫擴大,不出一個月,月凌空便會元神**,跌落回從前修為,更為元神留下不可逆轉的重創。

甚至…可能會死!

寧凡目露凝重,這元神裂縫,真是棘手。

治不好月凌空,此女會重創,寧凡也沒人開啟月門,一月之內趕赴六翼族的。

眼見寧凡真的不悅,月凌空這才揉揉屁屁,銀牙一咬,最終依舊沒有還手。

「可惡,小黃瓜敢打我!要不是看在小黃瓜真心關心我的份上,我鐵定剁了他的小黃瓜,涼拌掉…罷了,這一次姑且原諒他1

月凌空儼然吃了個啞巴虧。

療傷完畢,批上衣衫,衣袂飄飄,裙帶起舞,月眸淺淡,宛如遠古仙妃、廣寒仙子。

偏偏那嬌柔之中,又有一股颯爽的氣質。

傷勢痊癒,元神卻出現變故。她無法動用法力,自無法開啟月門、橫渡虛空的。

眼見寧凡眉頭仍皺著,月凌空非但沒有還手,而且還有點服軟了…

「小黃瓜,你別生氣了,下一次我做什麼決定,跟你先商量一下,總行了吧?」

「記住你的話,下不為例!速速準備,你的元神裂變不能拖了。我想辦法在一個月之內,帶你去六翼族,借回生台力量,幫你縫合元神,應該不難。」寧凡不容拒絕道。

「不必這麼麻煩,我知道有個地方,有種靈物,可助我元神縫合,且那處地方距離神空海,僅有十億里之遙。以你遁速,帶我前往那處海島,只需十曰便可抵達。剩下的時間,老娘恢復全盛,帶你開月門、橫渡虛空,抵達六翼族不過是眨眨眼的事。碎虛之下,沒什麼人能趕上老娘的月門速度!至於回生台,留給黃瓜女人用吧,她識海未復,比我慘…」

月凌空望向女屍,目光帶著一絲憐惜。好歹跟女屍處久了,共經生死,還是有不是感情的。

且月凌空又不是傻子,她敢吞噬第二元神,自然留有后招,有把握縫合元神、不留後患的。

這一次受傷,也就衝擊中期瓶頸算是有些莽撞,她吞噬第二元神絕對是計劃之內的行為。

所以她被寧凡打屁屁,其實很冤枉。

但她竟然沒有還寧凡一巴掌,這太不符合她的風格了。

且她竟然還服軟了…她腦袋一定是壞了!

「哪處海島,有何靈物,可治你元神之傷?」寧凡眉宇略緩。

「周家的附屬勢力——雷竹島,此島之上,生有一種雷竹,其竹葉根據葯齡不同,對滋養元神有著特殊用途,縱然是我的元神裂縫,也可癒合的。」

「雷竹么…」寧凡略略皺眉,露出不以為然之色,他自然聽說過雷竹名頭的,卻不認為雷竹能治好月凌空。

事實上,在他進入內海之前,便打聽過雷竹島。

雷竹,是一種玄異的天地靈物,生長在萬雷交加之地,受雷力滋養,久而生神,所產竹葉,有滋潤元神之效。

但尋常雷竹,不過銀竹品質,最多只能為化神修士滋養元神的。

洛幽是鐵定用不上銀竹的,月凌空的元神裂變,也未必能借雷竹縫合。

如此一想,寧凡並不認為前往雷竹島、能治好月凌空的元神之傷。

況且,雷竹島屬於周家勢力,而周家底蘊太深,縱然是寧凡,也頗為忌憚。

周家的一個雷皇,即便身死,都可與雨殿平起平坐。

周家的一個三長老,即便不露面,都能讓兩名雨殿煉虛忌憚不已。

鬼目族的底蘊,寧凡不知,但周家,絕非他招惹得起。若非必要,他不想與周家有任何糾葛。

若有必要,他倒也可為了月凌空,前往雷竹島一次,但偏偏銀竹的藥力又太弱。

「銀竹,治不好你…」良久,寧凡搖頭道。

「誰說老娘要用銀竹療傷了?老娘是內海『八』尊,有享用雷竹島金竹竹葉的資格,你難道不知道?內海尊者,為雷皇從屬,每十年可獲賜一片金竹竹葉!除此,只要仙玉足夠,亦可購得足量金葉。」

月凌空目光得意,她料定,寧凡不知金竹秘聞!

金竹的存在,從來是秘而不宣的,除了內海至尊,也唯有周家煉虛才有資格服食。

金竹品階遠在銀竹之上,可治癒煉虛修士元神之傷,實乃不可多得的寶物。

她特別咬准那個『八』字,自然是在提醒寧凡…寧凡好歹殺出了魔名,被人尊為內海第八尊,且這個名聲也算得到了周家的默許。

寧凡也有資格享用金葉的。不過他晉為內海八尊沒滿十年,不能免費獲得金葉,多半要花費代價,才可購得一些。

「金竹么…」寧凡點點頭,若雷竹島當真有金竹,他倒是可帶月凌空前往此地的。

十億里,以寧凡全速飛遁,十曰可至。。

十曰后,抵達雷竹島。只需獲得足夠金葉,助月凌空恢復全盛,她自可開啟月門,帶寧凡遁至六翼族的。

屆時,又可借回生台之力,為女屍修復識海,兩邊都不耽誤。

如此,對前往雷竹島一行,寧凡幾乎再無異議。

在密地最深處、存放玄微血葫的地方,寧凡設下重重陣術。

一重重陣術,最低也是化級,屏蔽掉了血葫的所有氣息,以免有碎虛誤闖此地,發現血葫取走。

除了雨界少之又少的碎虛,沒有任何煉虛可穿透月霧、抵達神空島。

而碎虛高手,想必也不會無聊到來一個神空海閑逛,玄微血葫藏在此地,無人會取走。

只等十年之後,血酒釀成,屆時,寧凡可取走血葫,法力暴漲。

藏好血葫,寧凡雙翼垂天,攬著女屍、月凌空,化作煙絲,遁出神空海。

來時匆匆,去時凄凄,月光愈加寂寥。

十年之內,寧凡不會返回此地了。

至於月凌空,今生都不會再返回這傷心之地吧。

女屍安靜,月凌空沉思,二女皆在寧凡懷中沉默不語。

寧凡目光悄悄一瞥月凌空,暗暗一詫,這彪悍的女人,竟也有安靜的時候。

他總覺得,此次助月凌空恢復身軀之後,他與月凌空的關係,似乎隱隱改變,說不清,道不明。

若定要描述這個改變,那便是…月凌空有點聽話了。

匪夷所思…

十曰過去,寧凡分浪而行,紫煙之快,沿路嚇到了不少修士。

雷竹島外,他收住遁光,放下二女,踏空而立。

雷竹島並未封島,卻啟了陣光。陣光不強,只是感知之效,卻讓來往修士深為忌憚。

而寧凡,也沒用似往常一般,莽撞地拍碎大陣、強闖此島。

該收斂時,自當收斂一二。

他與二女降臨雷竹島,方一登島,立刻有十餘名守島修士走了上來。

「來者止步!雷竹島上,銀竹已**告罄,若為雷竹而來,請道友速速離去1

怪異,當真是怪異!

寧凡眉頭一皺,他剛剛登島,還沒告明來意,對方竟然已下了逐客令。

這批雷竹島修士雖還未看清寧凡容貌,卻必定察覺到了寧凡化神修為。

但明知寧凡為化神修士,他們還敢逐客,倒是有些霸道了。

且被逐出此島的,並不只是寧凡一人,不少金丹、元神、乃至化神老怪,都被請出雷竹島。但因為周家勢大,竟無人敢不從的。

「我來此地,不為銀竹,只為金竹…」寧凡負手而立,淡然道。

「金竹?1

一聽寧凡之言,十餘名雷竹修士俱是面色一變,細細端詳起寧凡容貌。

這一看,皆是心頭駭然,再一看月凌空,亦是勃然色變。

「內海八尊!明尊者,月尊者!晚輩出言不遜,請明尊、月尊恕罪1

十餘名修士,一經認出寧凡二人八尊身份,皆是面色畏懼。

只是縱然畏懼,十餘人仍是攔住寧凡前路,並無放行之舉。

「明尊、月尊容稟,我雷竹島正有些許要事處理,需封島一年。以明尊、月尊的身份,自然有資格獲取金葉的,但情況特殊,還請二位至尊移步,待一年之後,再來竹島,晚輩等人必備好金葉等候1

「哦?」

寧凡目光一詫,這批修士認出他和月凌空身份,竟仍舊逐客,看起來,他來雷竹島的時機,確實有些不巧了。

能讓周家冒著得罪寧凡、也要封島的原因,怕是有些重大的。

但讓寧凡等候一年、再獲取金葉,卻著實為難。

他等得了一年,月凌空等不了,若無金葉,再過20曰,月凌空便會元神裂變。

「怎麼辦?」月凌空秀眉一蹙,她渴求金葉,但卻也看出雷竹島情形特殊。

「不能入島,又不可明闖,便暗渡陳倉…」

寧凡沒有解釋,轉身欲走。他隱隱覺察到,有四道煉虛神念,正頗為緊張鎖定在他的身上,其中甚至有中期煉虛的神念。

這些煉虛,必定是周家高手,且必定知曉寧凡身懷三具煉虛傀儡,擔心寧凡會腦袋一熱、強闖雷竹島。

若是如此,四人必定出手,攻擊寧凡!

寧凡神色不變,就彷彿沒有覺察到那些煉虛氣勢般。他不欲公然得罪周家,卻有辦法私闖雷竹島的。

欺天斗篷!

有此物在,他大可先假意離去,再斗篷一卷,帶著二女偷入雷竹島,瞞天過海,碎虛之下,誰又能知他寧凡來過?

眼見寧凡被人逐客、轉身就走,四名隱藏暗處的周家煉虛,皆大感鬆了口氣。若非必要,他們也不願惹上寧凡。

女屍目光仍是平靜,月凌空卻有一絲失望。

她見過寧凡為太多女子衝冠一怒,但輪到她的時候,寧凡卻表現的如此冷靜,無法入島,便不入島,轉身就走,毫不拖泥帶水。

彷彿為了不得罪周家,可以完全不把她月凌空生死放在心上。

就連和那些雷竹修士辯解、爭執的行為,都沒有…

「可笑…老娘為什麼失望?憑什麼失望?周家那麼厲害,小黃瓜不想得罪周家也是人之常情,老娘只不過跟他睡過一次,又不是他什麼人,有什麼資格失望?」

她露出自嘲的冷笑,隨寧凡離去,心卻漸漸冰涼。

一直隨寧凡遁出雷竹島百萬里,她才收住腳步,忽然冷冷道,「神空島援手之恩,月凌空永記在心,山高水長,後會有期。」

唰!

轉身如此從容,竟然是要與寧凡分道揚鑣了。

寧凡目露古怪之色,一把拉住月凌空皓腕,自不可能讓她走的。

「你想走?去哪裡?」

「老娘去哪裡,跟你有屁的關係1月凌空爆粗口了。

「怎麼跟我沒關係,我還準備帶你去雷竹島偷竹葉的…怎麼,你不想治你元神之傷了?」

寧凡無語,他從月凌空身上,聞到一股酸味,比老陳醋還酸。

越是豪邁的女人,吃起醋來,更是可怕。

「偷竹葉?小黃瓜,你在說什麼,老娘怎麼聽不懂…」月凌空一怔,還沒想明白,便見寧凡心念一動,召出黑色斗篷,將她及女屍攬入懷中,以斗篷一遮。

一瞬間,三人身影,憑空消失於長空之上!

「這、這是…神玄隱匿靈裝!是唯有碎虛老怪才能煉化的隱匿靈裝!你想做什麼?你要去雷竹島偷竹葉?你瘋了!萬一被周家知道…」

月凌空和她的小夥伴驚呆了,不,作為月凌空的小夥伴,女屍一直都是獃獃的。

「誰能知道1寧凡目光一凜,他還有一句話沒有說出口。

知道,又如何!

他只是不願與周家交惡,但縱然交惡,他也未必懼的。

「以後不要瞎擔心,我不會對你見死不救。吃醋,是不好的行為。」

寧凡一道遁光,隱匿之極,悄然飄回雷竹島的方向。

那隱匿不可見的地方,一道女子之聲,尖銳而難以置信。

「吃醋?老娘會吃醋,小黃瓜,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你才吃醋,你全家都是醋腌小黃瓜1

罵完了,月凌空心平氣和了。

但旋即,開始擔心了。

小黃瓜這是在玩命…偷盜竹葉,一旦被竹島煉虛發現,肯定被四名煉虛追殺的。

月凌空目前無法動用法力,她不確定,若是偷竊行為暴露,寧凡加上三具煉虛傀儡,擋不擋得住四名雷竹島高手。

有點懸…

月凌空有點緊張。

但不知為何,她心裡又有點高興。

至少小黃瓜,沒有拋下她不管…還敢為了她,偷周家的東西。

嗯,這小黃瓜,越看越順眼了。

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