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405章晉級,半步煉虛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有曰月碑,克盡火焰。 眼見數萬道銀火降臨,他目露火熱,張口一吞,盡數成為曰月碑的養料。 曰月碑的碑魂,已恢復九成,只差少許,便可重凝碑魂,再次擁有碎虛一擊的力量。 伴隨著修為突...

「你竟拿下了老娘的第二元神,小黃瓜,你真是個怪物1

幽暗的長廊,深不見底。.月凌空領著寧凡進入神空島密地,她仍有些無法接受這麼事實。

開弓一箭,誅滅煉虛,一箭之威,著實有些驚天動地了。

99顆本命黑星,星力化弓…寧凡的手段,當真不弱於任何煉虛初期了。

「光…必…勝…」女屍略有不滿地瞥了月凌空一眼。

在她看來,寧凡是無所不能的,打贏有什麼好奇怪的。

寧凡欣慰一笑,小丫頭不錯,靈智恢復到能跟人爭辯了。

或許前往六翼族后,借用回生台,還可讓女屍識海恢復更快吧。

第二元神封印之後,已交由月凌空處理。一島女修,僅有三分之一還算活著,其他女子,已成月傀,相當於活死人了…

7具化神鼎爐,自是要採補,她們本就叛了月凌空,成為月傀,也是自食惡果。交由寧凡採補她們,月凌空亦無任何負疚之感。

密地之內,還有月凌空搜集的四枚化神道果。

第二元神體內,還有兩種天霜寒氣。

一島靈藥、仙玉,這些都是寧凡的戰利品。

就算寧凡盡數取走,月凌空也沒有任何介懷。

她望著幾成廢墟的神空島,只有唏噓、感嘆。

當年盛極一時的神空島,已無可避免的沒落,此地有太多背叛。她以為她可誅殺叛徒,重振神空威名。

最終卻發現,此地根本沒有讓她流戀的東西。

「四千年修道,到頭一場空,小黃瓜,曰后老娘該何去何從…」

「若失了方向,繼續跟著我好了,反正你還沒有肉償我,何必定要遠走高飛。」

「好吧。」

月凌空點點頭,看起來,她還要賴在寧凡身邊很久很久。

密地盡頭,有月凌空一生儲藏,縱是第二元神也無法獲齲

在這裡,寧凡獲得了四枚化神道果,卻並無激動之感。

四枚道果,四千甲法力而已。當年的他,為了化神鼎爐、化神道果四處奔走,如今的他,法力之雄渾,服食化神道果效果甚微。

沒有服食,而是存放在儲物袋,準備分給許秋靈一枚。剩下的,帶回家鄉,給紙鶴她們服用吧。

7名化神鼎爐,自是要採補的。

月凌空在密地之中煉化第二元神,寧凡則在外界處理神空島女修。

7名化神,被寧凡採補乾淨,獲得了7000甲法力的增長。

沒有動其他女修,而是解了所有女修的傀儡封櫻

解除封印之後,處於半死狀態的女修,一一化作月光消逝,死亡,歸入輪迴。

這是月凌空的請求,她希望讓往昔的恩怨塵歸塵、土歸土。她對神空島,已再無眷戀。

恩怨已不重要,讓所有逝者回歸輪迴吧。

沒有被煉成月傀的,只有2000名女修,被寧凡一一種下妖禁,編入寧家女衛之內。

剩下的,交給冰靈、月靈二女調教吧。

支離破碎的神空島,最終只剩寧凡、女屍二人,守在密地之外,為月凌空護法。

這一護法,一共持續了十個月。

月凌空試圖徹底吞噬第二元神,放棄雙元神,以免再遭反噬。

第二元神的兩種天霜寒氣,被分離出,交由寧凡吞噬。

分別是排名第五的『雪月煙』,及排名第七的『蘭陵霜』。

吞噬兩種天霜寒氣,寧凡法力提升2000甲,已身懷8種天霜寒氣。

記得小丹魔那裡,還有一道玄陰氣,曰后必可獲得。也就是說,寧凡只需再尋3種寒氣,便湊足12之數。

地脈妖火,他已煉化七種,雨殿還有三種,若沒有重複的話,寧凡只需再尋兩種,即可湊齊12種妖火。

冰火合一,寧凡的陰陽火之威,起碼相當於七品中階的仙虛虛火。

用此火煉丹,丹藥不但品質更高,速度更是罕有人可比。

十個月,他除了為月凌空護法,便是煉丹。

丹術突破五轉上級,已然臨近,整整十個月,寧凡都在煉製修識丹、雷玄丹。

雷玄丹,可提升化神初期百甲法力,以寧凡化神巔峰的修為,服食之後,僅可提升50甲法力。

他也不在乎,藉助玄陰界的百倍煉丹速度,瘋狂煉製著雷玄丹。

玄陰界百倍修鍊速度,使用三天、必定有一天無法進入。十個月的煉丹,卻相當於他人750個月的苦功。

十個月後,寧凡煉製雷玄丹的成丹率達到九成,共煉製出240顆雷玄丹。

盡數煉化后,法力提升8000甲,比預計提升的法力少了將近4000甲。

雷玄丹距離吃廢,怕也已經不遠了。

法力,419500甲。

至於修識丹,亦煉製出百餘顆,助女屍識海恢復了不少。

月凌空出關,已然臨近,而寧凡則等待著葯魂的突破。

他的葯魂,已在突破的臨界狀態,隨時可突破五轉上級丹術,只差一絲契機。

一旦突破,他便算是五轉上級丹師,可煉五轉上品丹藥。

玄微血葫,被寧凡寄放在密地之內。

神空島已空無一人,除了碎虛,根本無人可越過月霧、進入此地。

將血葫存放於此地,十年成酒,不會有任何干擾,也避免了頻頻進入玄陰界,影響血酒釀製。

寧凡細細一算,其法力距離50萬甲只差8萬甲而已。

他身上還有三枚煉虛巔峰的道果,皆是衛玄所贈,每一枚都蘊含有六萬甲法力。

他化神後期之時,吞噬道果,僅可吸收三分之一的道果之力。

如今修為達到化神巔峰,起碼可吸收三分之二的道果之力。

那餘下的道果力量,是寧凡修為承受不住的部分,若是從前,強行煉化,只有自損而已。

在凝出九十九顆本命星辰后,寧凡心中升起自信,他有把握徹底吸收煉虛道果的力量。

自損他不怕,99顆星辰護體,他可硬悍煉虛攻擊,豈會懼怕煉虛道果反噬。

碎虛道果,他還不敢吃,煉虛道果么,也差不多可以無損服用了。

「不如一鼓作氣,突破半步煉虛1

玄陰界中,寧凡召出99顆本命星辰,星光護體。

一一服下三枚煉虛道果,龐大的法力,幾乎撐爆其肉身。

但在星光的加持之下,肉身剛有自爆趨勢,便立刻平靜。

三枚煉虛巔峰道果,十八萬甲法力,最終被寧凡盡數煉化!

玄陰界中,寧凡豁然站起,法力突破至60萬甲,半步煉虛的氣勢散開,驚天動地。

蒼穹之上,數萬道天劫銀火盡數降臨,比之前任何一次都猛烈,每一道銀火,都足以滅殺化神初期。

萬道銀火,尋常半步煉虛根本不敢硬悍,唯有借法寶擋劫的。

寧凡不同,他有曰月碑,克盡火焰。

眼見數萬道銀火降臨,他目露火熱,張口一吞,盡數成為曰月碑的養料。

曰月碑的碑魂,已恢復九成,只差少許,便可重凝碑魂,再次擁有碎虛一擊的力量。

伴隨著修為突破,葯魂突破的一絲契機,終於來到。

好似水到渠成,暖洋洋的感覺充斥全身,寧凡周身葯氣大現,葯魂儼然已突破五轉上級。

修為,半步煉虛!

丹術,五轉上級!

寧凡目露喜色,卻沒有自傲。

修為到了半步煉虛,想要再進一步,絕不容易。突破煉虛,遙遙無期,縱然血酒釀成,法力充足,寧凡也不知需多久閉關,才可煉虛成功。

丹術到了五轉上級,想要再提升,同樣步步艱難。好在寧凡記得,丹島之上有著葯魂池存在,不知藉助葯魂池的力量,他能否突破五轉巔峰丹術。

一切都是未知,略略穩固修為,寧凡離開玄陰界,目光驟然一凜。

在其突破之後,神空島上空,同樣迎來了一重重銀色火雲。

這異象,自是說明,月凌空已徹底吞噬第二元神,並恢復到了煉虛境界。

這火雲,是突破煉虛的火劫,威力非同小可!

「孝小黃瓜…幫我…擋劫…我出了點問題…」

密地之中,傳出月凌空斷斷續續的聲音。

寧凡目光一驚,來不及尋思月凌空出了何事,已然騰空而起,立在十萬道銀火之下。

此刻的月凌空,出了變故,無法自己擋劫。

十萬道銀火,幾乎堪比煉虛中期的全力一擊,若沒有寧凡幫助,月凌空會直接死在此輪天劫之下。

「吞1

仗著曰月碑的力量,寧凡鯨吞天劫銀火,轟碎一重重劫雲。

只是他低估了這劫雲之威,縱然有曰月碑護體,亦無法徹底吞噬劫火。

隨著天劫火威的提高,曰月碑的克火效果正在降低。

寧凡目光一沉,揮袖召出99顆本命星辰,黑星耀世。

立於劫火,仗著火碑,他傷勢頃刻痊癒,雖有莫大痛楚,卻也不在乎。

一個時辰后,火劫中止。

煉虛天劫,比寧凡的半步煉虛之劫,起碼強了數十倍不止。

寧凡暗暗猜測,怕是煉虛之後,每一步晉陞,天劫都會愈加恐怖。

化神之前,他尚可小覷天劫,煉虛之後,怕即便是寧凡,都得為擋天劫做做準備了。

劫雲消散,寧凡輕舒口氣,內視玄陰界,發現曰月碑的碑魂徹底補全,目光頓時火熱起來。

耗盡碑魂,他可召出曰月碑,發揮出碎虛一擊的力量,如此,他在碎虛老怪手中、也算有了些許自保之力。

只是這火熱方一升起,立刻從心頭消散。

寧凡降落於密地之外,目光略有凝重,他很想知道,月凌空究竟出了什麼變故,竟然連天劫都無法抵擋。

「月兒,沒事嗎?」

「老娘…還好…只不過…」

一道**倩影,蹣跚走出密地。

她不著寸縷,青絲如瀑,明眸如月,肌膚如月光纖塵不染,秀眉帶著冷傲,容貌熟美而有威嚴,酥胸豐滿翹挺,腰肢盈盈一握,秀髮之上,別著月牙髮飾,雙耳之上,戴著小巧的月牙玉墜。周身散逸著煉虛初期的氣勢。

與月凌空的童女之身頗為相似,卻又比第二元神還美不少。

「你是月兒?」寧凡有些不確定了,眼前的熟美絕世的**女子,就是月凌空?

月凌空不是沒胸沒屁股的黃毛丫頭么,一『長大』,這麼美么?

「小黃瓜…當然是我…扶我一下…」

月凌空俏臉一白,幾欲跌倒,竟是站都站不穩了,被寧凡險險扶住,方才沒有跌倒。

感覺到月凌空體內虛弱無比,寧凡目光一肅道,

「出了什麼事?為何身體如此虛弱。」

「沒什麼大事…老娘煉化了第二元神,恢復到了煉虛初期,且一步突破到煉虛初期的頂峰,幾乎達到中期…老娘心血來潮,想試試能否一舉突破中期,然後失敗了,就這樣…」

「胡鬧1

寧凡目光一沉。

煉虛可不比化神,更不比元嬰。

月凌空就算恢復修為,就演算法力足以突破境界,但終究只是窺虛而已。

她沒有經歷過問虛之關,就演算法力再多,也無法突破境界,強行突破,自是必敗無疑,不是胡鬧是什麼?

窺虛,問虛,沖虛,太虛,而後…碎虛!

每一步,必定涉及虛空感悟,一步都不可省略。

「好吧,老娘錯了行不…」月凌空目光略有躲閃,她本以為恢復實力后,可以霸氣一把,比寧梵谷一頭。

沒想到,寧凡才一生氣,她立刻就示弱了,隱隱還不敢頂嘴。

詭異,詭異…月凌空只覺得詭異,這不是她的風格!

「老娘這是怎麼了…明明被小黃瓜吼了,為什麼還有點高興…難道老娘,腦袋壞了?」

月凌空心思紛亂,一低頭,忽然美目一怔。

她這才發現,自己沒穿衣服!

所有衣物,都在身軀變大之時…撐破了…

不過她很淡定,沒有羞澀,只是抓起寧凡的手,放在胸上,得意道,

「怎麼樣,老娘的胸大不大!沒騙你吧,老娘的身材特別好,肉償你絕對是你的福氣。」

「…」

寧凡無話可說,月凌空不是正常女人,不能以常理推斷。

只是他不得不承認,手感確實不錯,很軟很彈。

「肉償要不要?鐵定把你乾的不要不要的。」月凌空洋洋自得,躍躍欲試。

「不必了,你好好休息吧…穩固了境界,陪我去一趟六翼族。」

寧凡搖搖頭,他還沒急色到跟一個站都站不穩的女人亂來。

雖然他不得不承認…月凌空,美爆了。

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