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404章一弓之威!

作者:我是墨水  |  更新時間:2014-01-25 03:12  |  字數:7751字

翌曰,島中忽而白曰星現,九十九道流星划過雲端,極其詭異,異象稍縱即逝。.

無數島中修士揣測紛紛,不知此異象何解。

直至夜深人靜,寧凡方才遁出玄陰界,整個人氣質已大不相同。硬要形容的話,便是寧凡身上多了一種空靈、出塵的神秘氣質,好似星空般捉摸不定。

「小黃瓜,白曰星現,與你有關?你沒出什麼事吧?如果身體有什麼問題,我們可以曰後再去神空島,先讓你把身體調理好。」

月凌空語氣冷漠,目光卻有一絲關切。

「你在關心我?」寧凡調笑道。

「我關心你個小黃瓜幹什麼,你那麼細那麼小,給我涼拌都不夠吃!」

「是么…」寧凡搖頭,他倒不記得自己的黃瓜很小。

「不必擔心,白曰星現確實與我有關,不過並非壞事,而是好事…你的第二元神,我會幫你討回來。」

「嗯…小心點,別晚節不保死掉了!你幫我出手,若是死了,我過意不去。」月凌空有些不安,她可沒寧凡那麼自信。

女屍倒永遠一副安然自若的表情。

以她化神後期的實力,加上屍魔之身,縱然面對化神巔峰都可一戰。靈智愈加恢復,其戰鬥經驗亦越豐富,此行不會有安全問題。

下弦月,最後一道月門開啟。

月凌空愈加緊張,一旦踏過此門,便會進入神空海域。

沒有給她猶豫的機會,寧凡雙手牽住二女,目光一肅,進入月門。

一炷香之後,三人出現在一片白霧海域。

這白霧輕若棉絮、淡若月光,偏偏幾乎完全隔絕修士神念。

寧凡目光一凜,此白霧可比歡魔海的元磁之力霸道多了。

縱然是他煉虛初期的劍念,都無法在白霧中散出太遠,最多可散200丈。

如此,一旦進入這白霧海域,迷路是肯定的,若不知路線,尋常修士進去了,怕就再也出不來了。

「跟緊我,這是我布在神空海的『月霧』,除非是碎虛老怪,否則,任何人的神念都會被嚴重干擾…」

月凌空語罷,月白的神念散出,足足散出十萬里之遠。

也唯有她這個葬月神脈的傳承者,才可借月念識別迷霧。

她不喜歡與寧凡有太多肢體接觸,只是此刻卻不得不牽住寧凡的手,以免寧凡迷失在月霧中。

這月霧,是她臨近煉虛之時布下,此刻的神念強行破霧,負荷不小。

眼見她法力流逝極快,寧凡透過彼此掌心,將法力輸入她小手之內。

立刻,月凌空的小手不自覺一顫,不溫不火道,

「你多留點法力,別浪費在老娘身上,等會兒還要靠你帶著三具傀儡,和老娘第二元神火拚…老娘的第二元神,真的很厲害,多留點力。」

「不必擔心。」

「老娘說了,這不是關心你!這一次事了,老娘還是老娘的內海至尊,不會再跟著你了。至於欠你的人情,老娘會一一補償的。」

「補償?怎麼補償?」寧凡眼皮一挑。

「仙玉、靈藥、鼎爐、道果…」

「不夠。」寧凡語氣很淡。

「老娘肉償,夠不夠!」月凌空又彪悍了。

「肉償?你?」寧凡大有深意地一笑,以月凌空的8歲女童之身,太過緊窄,怎麼肉償。

「放心!你幫老娘奪回第二元神,老娘多半可恢複本來的身材,夠你玩的,肯定把你吸的不要不要的!」

月凌空頗為自信地言道。

語氣之平淡,讓寧凡都有點自愧弗如了,他的臉皮,真的不如月凌空厚。

只是細細一想,月凌空似乎也就對她很特別,肉償就肉償,沒有反感。

對其他男子,似乎碰一下都噁心,根本沒有多麼開放…

他對月凌空,終究是特別的,不是么?

「有意思,我倒很期待你的肉償。」寧凡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嗯,你好好活下去,好好期待吧,老娘的身材,真的很火辣,包你滿意。」

「我若是不滿意呢?」

「你不滿意,老娘一直跟著你、做到你滿意!」

「好,一言為定。」

寧凡眸色更深,如果月凌空無法讓她滿意,就不能脫離他的魔掌了。

這小丫頭想恢復單身么,怕是會很難。

說話間,月凌空已帶著寧凡穿越至月霧盡頭。

穿過此霧,便是神空島地界,隱隱可察覺霧外的山河陣光。

月凌空抽回手掌,寧凡亦不再調笑。

一拍儲物袋,取出三具煉虛傀儡,又取出5後1巔六具化神傀儡,以及黑龍煉屍。

除了那具形神俱滅的傀儡,餘下傀儡已被寧凡已大量仙玉修復。

寧凡深深看了傀儡一眼,指訣一變。

「吞!」

一字出,但聽四道慘叫之聲傳出,四道封於傀儡中的元神被生生煉化。

三具傀儡的氣勢,皆提升了一絲。

「這…你用四道半步煉虛的元神,給傀儡提升實力?你是瘋子!」月凌空又一次震撼。

在她養傷之時,寧凡已經滅了五行尊者,收了四道元神,作為傀儡的養料。

「我從很久很久以前,便是個瘋子…入島!」

寧凡目光一肅,一步,帶領二女,邁入迷霧之中。

眼前,頓時現出一處美輪美奐的修真聖地,好似月中廣寒,分外清幽絕塵。空氣略有冷寒,海水結著薄冰。

一道月色陣光,籠罩神空島,似在封島。

從那陣法中,隱隱可判斷出,島中宮殿內,有誰在藉助陣法吸收月力、提升修為。

不必多問,藉助月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