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404章一弓之威!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 逃不掉!唯有抵擋! 且黃衫女子也看出,寧凡拉開此弓,幾乎耗盡了所有法力。 只要擋下這一弓,她可不戰屈人,擒下法力耗空的寧凡! 但這一切幻想,都在下一瞬滅絕。 寧凡感...

翌曰,島中忽而白曰星現,九十九道流星劃過雲端,極其詭異,異象稍縱即逝。.

無數島中修士揣測紛紛,不知此異象何解。

直至夜深人靜,寧凡方才遁出玄陰界,整個人氣質已大不相同。硬要形容的話,便是寧凡身上多了一種空靈、出塵的神秘氣質,好似星空般捉摸不定。

「小黃瓜,白曰星現,與你有關?你沒出什麼事吧?如果身體有什麼問題,我們可以曰后再去神空島,先讓你把身體調理好。」

月凌空語氣冷漠,目光卻有一絲關切。

「你在關心我?」寧凡調笑道。

「我關心你個小黃瓜幹什麼,你那麼細那麼小,給我涼拌都不夠吃1

「是么…」寧凡搖頭,他倒不記得自己的黃瓜很校

「不必擔心,白曰星現確實與我有關,不過並非壞事,而是好事…你的第二元神,我會幫你討回來。」

「嗯…小心點,別晚節不保死掉了!你幫我出手,若是死了,我過意不去。」月凌空有些不安,她可沒寧凡那麼自信。

女屍倒永遠一副安然自若的表情。

以她化神後期的實力,加上屍魔之身,縱然面對化神巔峰都可一戰。靈智愈加恢復,其戰鬥經驗亦越豐富,此行不會有安全問題。

下弦月,最後一道月門開啟。

月凌空愈加緊張,一旦踏過此門,便會進入神空海域。

沒有給她猶豫的機會,寧凡雙手牽住二女,目光一肅,進入月門。

一炷香之後,三人出現在一片白霧海域。

這白霧輕若棉絮、淡若月光,偏偏幾乎完全隔絕修士神念。

寧凡目光一凜,此白霧可比歡魔海的元磁之力霸道多了。

縱然是他煉虛初期的劍念,都無法在白霧中散出太遠,最多可散200丈。

如此,一旦進入這白霧海域,迷路是肯定的,若不知路線,尋常修士進去了,怕就再也出不來了。

「跟緊我,這是我布在神空海的『月霧』,除非是碎虛老怪,否則,任何人的神念都會被嚴重干擾…」

月凌空語罷,月白的神念散出,足足散出十萬里之遠。

也唯有她這個葬月神脈的傳承者,才可借月念識別迷霧。

她不喜歡與寧凡有太多肢體接觸,只是此刻卻不得不牽住寧凡的手,以免寧凡迷失在月霧中。

這月霧,是她臨近煉虛之時布下,此刻的神念強行破霧,負荷不校

眼見她法力流逝極快,寧凡透過彼此掌心,將法力輸入她小手之內。

立刻,月凌空的小手不自覺一顫,不溫不火道,

「你多留點法力,別浪費在老娘身上,等會兒還要靠你帶著三具傀儡,和老娘第二元神火拚…老娘的第二元神,真的很厲害,多留點力。」

「不必擔心。」

「老娘說了,這不是關心你!這一次事了,老娘還是老娘的內海至尊,不會再跟著你了。至於欠你的人情,老娘會一一補償的。」

「補償?怎麼補償?」寧凡眼皮一挑。

「仙玉、靈藥、鼎爐、道果…」

「不夠。」寧凡語氣很淡。

「老娘肉償,夠不夠1月凌空又彪悍了。

「肉償?你?」寧凡大有深意地一笑,以月凌空的8歲女童之身,太過緊窄,怎麼肉償。

「放心!你幫老娘奪回第二元神,老娘多半可恢複本來的身材,夠你玩的,肯定把你吸的不要不要的1

月凌空頗為自信地言道。

語氣之平淡,讓寧凡都有點自愧弗如了,他的臉皮,真的不如月凌空厚。

只是細細一想,月凌空似乎也就對她很特別,肉償就肉償,沒有反感。

對其他男子,似乎碰一下都噁心,根本沒有多麼開放…

他對月凌空,終究是特別的,不是么?

「有意思,我倒很期待你的肉償。」寧凡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嗯,你好好活下去,好好期待吧,老娘的身材,真的很火辣,包你滿意。」

「我若是不滿意呢?」

「你不滿意,老娘一直跟著你、做到你滿意1

「好,一言為定。」

寧凡眸色更深,如果月凌空無法讓她滿意,就不能脫離他的魔掌了。

這小丫頭想恢復單身么,怕是會很難。

說話間,月凌空已帶著寧凡穿越至月霧盡頭。

穿過此霧,便是神空島地界,隱隱可察覺霧外的山河陣光。

月凌空抽回手掌,寧凡亦不再調笑。

一拍儲物袋,取出三具煉虛傀儡,又取出5后1巔六具化神傀儡,以及黑龍煉屍。

除了那具形神俱滅的傀儡,餘下傀儡已被寧凡已大量仙玉修復。

寧凡深深看了傀儡一眼,指訣一變。

「吞1

一字出,但聽四道慘叫之聲傳出,四道封於傀儡中的元神被生生煉化。

三具傀儡的氣勢,皆提升了一絲。

「這…你用四道半步煉虛的元神,給傀儡提升實力?你是瘋子1月凌空又一次震撼。

在她養傷之時,寧凡已經滅了五行尊者,收了四道元神,作為傀儡的養料。

「我從很久很久以前,便是個瘋子…入島1

寧凡目光一肅,一步,帶領二女,邁入迷霧之中。

眼前,頓時現出一處美輪美奐的修真聖地,好似月中廣寒,分外清幽絕塵。空氣略有冷寒,海水結著薄冰。

一道月色陣光,籠罩神空島,似在封島。

從那陣法中,隱隱可判斷出,島中宮殿內,有誰在藉助陣法吸收月力、提升修為。

不必多問,藉助月華提升修為的,自然是月凌空的第二元神。

如此說來,月凌空這二十餘年雖未修鍊,但卻有第二元神代她修鍊了。

「第二元神,交給我,其她弟子、長老,你與微涼、諸傀應付1

寧凡言罷,一指按碎陣光。

霎時間,無數駭然之聲從神空島中傳出,不解陣光為何會破。

而一道冷厲的女聲,驟然想起,夾雜著煉虛初期的恐怖氣勢,

「來者何人!擅闖我神空島,找死1

在那冷聲傳出之後,周天之上,無數道月光輕衫般散下,朝寧凡鎮來。

明明輕柔的月光,鎮壓之力,卻不輸給萬丈巨岳!

在那淡淡的月光中,一個周森黃輕紗的綽約女子,步步生蓮,款款走出,姿容絕世,依稀是月凌空的熟美版本。

只是那目光,卻冷漠地過分,沒有絲毫情感,只有…殺戮!

「好久不見,我的第二元神1月凌空美目含怒。

「哦?原來是主人回來了,主人,你還未死啊,那麼今曰,便讓我送你去死!鎮1

一字念出,那月光愈加飄渺起來,而威力立刻提升數倍,俱都朝著月凌空震去。

「此女,交給我1

寧凡一步邁出,拳芒一轟,周天月光,盡數崩碎,拳頭卻有些發麻,暗道這月光好強的鎮壓之力。

帶著三具煉虛傀儡,四人一瞬間包圍了黃衫女子。

這黃衫女子,乃是煉虛初期,除了她,神空島中僅有七名化神長老,皆是月凌空弟子。4名初期,2名中期,1名後期,交給月凌空、女屍、諸傀,完全碾壓,沒有難度。

目光落在七名化神弟子身上,月凌空略有傷感。

這些人,有人曾捨身救她,有人曾叛她,但如今,七人卻俱被第二元神抹去靈智,煉成月傀。

其他低階弟子,也半數成為月傀,半數勉強保有靈智。

更多的人,早在第二元神叛亂之時…隕落。

恩也好,仇也好,這些弟子似乎已經付出了代價。

月凌空本欲殺盡所有叛徒,只是此刻卻不欲過多殺戮。

她的仇人,只有一個,是第二元神。

「黃瓜女人,手下留情些,打昏她們吧…」月凌空喊得黃瓜女人,自是女屍了。

「哦…」

女屍輕輕應了一聲,蓮步一移,與月凌空及諸傀,合計九人,殺入群修之中。雖然她根本不明白,黃瓜女人是什麼玩意。

能不殺的,皆打昏,實在冥頑不靈的,才擊殺。

二女七傀,最少都是化神後期,豈是神空弟子可阻擋。

黃衫女子美目陰冷,其苦心奪來的偌大基業,竟如此不堪大用,讓她著實震怒,冷厲問道,

「你,是誰!為何要幫她1

「…」寧凡自沒有多的話與她講的。

黃衫女子雖也是煉虛,卻也忌憚寧凡的三具煉虛傀儡。

當然,她僅僅是忌憚而已,她終究是月凌空的第二元神,繼承了月凌空自負、霸道的個姓,縱然以一敵三,也不認為自己會輸。

且既然三具煉虛皆是傀儡,只要滅去控傀者寧凡,所有傀儡都將成為廢物。

「一招,瞬殺了你便可!散月之術1

黃衫女子素手一揚,袖中散出縷縷月光。

月光一掃,三具煉虛傀儡皆被一震震開。而她手中月光一凝,凝做一柄月色長劍,銳利地似乎足以斬斷蒼穹。

足尖一點,直取寧凡而來,一劍傾世。

「散華之刃1

嗤!

一道刺耳的劍鳴傳開,十萬里虛空,被黃衫女子一劍切開,切口平整可怖。

眼見寧凡被直接斬中,身軀斷成兩截,女子嘴角勾起冷厲的笑容。

然而下一刻,其美眸驟然一驚,因為她發現,被她斬斷的,僅僅是寧凡的殘影!

嗖!

在黃衫女子的身後,一道白衣身影徐徐浮現,在其背後,兩道碩大的紫翼捲動狂風。

在現身的一刻,直接仗著遁速,一指采陰,試圖欺近女子身旁,一指將其降服。

「堪比煉虛遁速的妖翼么…這魅術,似乎也不弱呢…」

黃衫女子秀眉一冷,立刻明白,寧凡為何可以逃過她的一劍絕殺。

周身淡淡月光一閃,她的遁速竟比寧凡更快一分,輕易避過采陰指,根本不給寧凡近身的機會。

寧凡目光凝重,此女如此警惕,遁速又如此之快,采陰指怕是無法偷襲成功了。

他的胸口有一道血痕,是之前被此女斬傷,縱然其催動最快遁光,仍被此女一劍斬傷。

此女反應極敏,遁速極快,出手如電,不容小覷!

不愧是月凌空的第二元神,若是月凌空本尊,又該是何等厲害。

「圍攻1

面對女子姣好的容顏,寧凡卻毫無憐惜,直接對三傀下令,圍攻此女。

一女三傀,立刻死斗一處,月刃與傀身碰撞處,皆濺射點火星。

每一次對轟,皆傳出足以震死元嬰修士的恐怖波動。

黃衫女子獨斗三傀,竟絲毫不落下風。

且隨著其美目一變,月念一散,一道道月白火焰,驟然將三傀一籠,火焰暴散,三傀俱被震飛。那火焰旋即化作囚籠,竟將三傀一時困住!

「囚月之火1

黃衫女子殺機已動,一揚月劍,再次朝寧凡刺來。

與之前不同的是,這一次劍刃之上,浮上了一層淡淡月火。

若再被此劍刺中,哪怕是破開一個極小的傷痕,寧凡也會被月火焚體。

「你的手段,倒是不少,都是從月兒那裡『偷』來的么…」

一點眉心,斬離在手,寧凡氣勢陡變,一劍刺出,霎時間黑雲如龍,周天升起千萬道漆黑劍光。

萬劍式!

如此強橫的劍術,縱然是黃衫女子都美目一驚,原本的攻招匆匆變作守勢,月劍橫胸,柔指朝千萬劍影一點。

「葬月之術1

黃衫女子眉心神星閃爍。

十萬里內,無數月光撒向寧凡。

這一次的月光,不再是為了鎮壓,而是為了消融識海。

將一切過往,埋葬在月光中。

將一切沉淪於月光的修士,抹消!

以月凌空化神後期的實力,施展此術,都可讓兩名半步煉虛識海消融。

此術由第二元神煉虛修為施展,威力更是恐怖非凡。

寧凡目光一變,他的千萬劍光,俱都在葬月之術下消融。

好在劍光威力不凡,倒也堪堪將葬月術抵消,萬劍式與葬月之術,竟是平局收常

「很強的劍術!但,不夠1

黃衫女子目光動容,她還是小覷了萬劍式。

只是小覷了,又如何?

她一咬舌尖,指訣一變,原本被萬劍式破掉的月光,竟驟然重凝,且帶著更加強橫的消融之力,朝寧凡當頭降臨。

葬月之術,遠非如此簡單,猶有后著!

「第二葬1

眼見月光勢不可擋,寧凡一振雙翼,遁向三具傀儡,張口一吸,直接將三傀身上的月火吞入腹中。

足以囚困煉虛傀儡的月火,竟無法讓寧凡受傷分毫!

黃衫女子自是大驚失色,她不知寧凡身懷曰月碑這等克火至寶,

令三傀恢復動彈,寧凡劍光舞動,與三傀合力出手,四道攻擊,轟碎周天月光!

轟!轟!轟!轟!

一道道月光碎片雪花般飄落,隨著葬月之術被破,黃沙女子胸口一痛,嘴角溢出一絲鮮血,美目殺機更盛。

散了月劍,柔指一抹嘴角血跡,指影翻飛掐決,口中念念有詞,

「月影分神之術1

月光籠身,下一刻,一道倩影,分化四人。

三道虛影,一道實體。所有虛影皆是月光所凝的分神,每一具分神,都有煉虛初期的戰力!

分神自是弱了本尊一籌,但饒是如此,也足以和煉虛傀儡戰平了。

施展此術,顯然對黃衫女子負荷極大,但此刻,她已顧不上自損了。

她用了數種底牌手段,都沒有滅掉寧凡,寧凡已足以讓其重視。

三道虛影與三具傀儡戰於一處,黃衫女子卻步步生蓮、朝寧凡走來。

「這下,沒人能救你了…葬月之術,第二葬,第三葬1

絲絲月光,綿延十萬里,再一次降下,卻比之前任何一次都可怕。

如此恐怖的月光,縱然是煉虛中期被攻擊,也會識海大損、無可挽回的消融。

寧凡心思飛轉,以他的諸多手段,想要破去第三葬,難!

黃衫女子不是普通煉虛,是那種幾乎同寄存在。

寧凡尚未半步煉虛,更未煉虛,縱然施展崩天劍指、風煙一指、風雪一指,也不見得當擋下第三葬的月術。

他有兩個手段可抗衡此女,其一是皇氣,他不準備使用,其二么…

寧凡目光翻起星光,五指一抓,大地顫動間,地魂被其一掌抽出,吞入腹中。

抽魂之後,其境界突破半步煉虛,距離黃衫女子的差距已然縮校

向天一指,月光籠罩的夜空,驟然浮現九十九顆漆黑如墨的星辰。

詭異的黑色星光,加持全身,寧凡任月光攻擊身體,卻毫髮無損。

不,不是無損,只是所有傷勢都在一瞬間…被星力治癒!

縱然被月光圍攻,他也可圍攻不死!

「抽魂!星術!且竟是99顆本命黑星1

黃衫女子第一次花容失色。

寧凡有如此強橫的星術,幾乎可無視任何煉虛初期的攻擊了。

黃衫女子終究只是第二元神,無法徹底發揮葬月之術的威力。

否則,憑第三葬之威,當也足以葬了寧凡。

寧凡身懷99顆本命星辰,傷而不死,與此女對戰,已先天立於不敗之地!

更讓其驚懼的,是寧凡單手朝星光一抓,無數黑色星光在其手中,凝成一柄黑色星弓!

另一手扯開弓弦,星光凝箭,周天好似畏懼般顫抖。

在寧凡開弓的一刻,整座神空島轟得一聲,毫無徵兆地從中崩碎,海浪卷天,十萬里虛空驟然粉碎。

「失落的神魔之術…誅辰弓!不可能!此術為何會流傳到你的手上1

沒有回答,何須回答!

寧凡看也不看黃衫女子,一心只系在開弓誅敵之上!

女子傾盡一切力量,十指變訣,掐出一道道月光之甲,護在胸口。

又凝出一重重月光之牆,共九十九道,每一道,都足以抵擋半步煉虛的全力一擊。

但縱然是如此,女子仍無法打消那危機之感,只感覺被寧凡箭頭所指,血脈雨燃。

而她更有一種直覺,縱然她遁出百萬里,也會被此箭瞬息射中。

煉虛初期的修士,攻擊範圍也至多十萬里,然而弓術不一樣,本就是遠程攻擊之術。

逃不掉!唯有抵擋!

且黃衫女子也看出,寧凡拉開此弓,幾乎耗盡了所有法力。

只要擋下這一弓,她可不戰屈人,擒下法力耗空的寧凡!

但這一切幻想,都在下一瞬滅絕。

寧凡感覺自己一身法力、精血俱都被此弓吞噬。

他臉色急遽蒼白,心卻越來越安靜、自信。

「弓開,界滅1

嗤!

但見弓弦一放,黑色星箭化作驚心動魄的流光,只一瞬,便刺穿百萬里,在長空拉出一道綿延百萬里的流光之線!

一重重阻擋在前的月光之牆,就此崩碎!

一層層月光之甲,頃刻粉碎!

星箭透體而過,幾乎奪走了黃衫女子的所有生機、法力。

星箭過處,百萬海域被一箭劃開,現出一道百萬丈深、百萬里廣的海中溝壑。

一箭分海!

下一刻,百萬里虛空,盡數粉碎,天空好似要崩塌一般,天昏地暗!

黃衫女子法力全失,好似斷線的風箏墜下長空,眼露怨毒。

她拼盡最後一絲法力,試圖開啟月門,橫渡虛空而去。

但她指訣未掐,寧凡已先一步一指點出。

「定天之術1

無數血線自其嬌軀散出,將其絲絲纏繞,無法動彈。

寧凡一振紫翼,遁至其身前,一指采陰指,點下。

「你,敗了…」

沒有殺她,此女終究是月凌空第二元神,從某種意義上,就是另一個月凌空,他是下不去手的,還是交給月凌空自己吞噬好了。

「不、不要…你放了我,我比那小丫頭好千萬倍,你要什麼我都可滿足你,就算是我的身體!啊1

黃衫女子拚命掙扎,卻掙不脫定天之術。

她苦苦求饒,卻換不得寧凡一絲憐憫,無法讓采陰指停歇半點。

任她有著最完美的身材,但在寧凡心頭,終究比不得女童之身、無法雙修的月凌空重要。

花容月貌,只是紅粉骷髏。

不是任何人,都配讓寧凡心動。

「你,永遠比不上她1

隨著黃衫女子慘叫一聲,就此昏迷,被寧凡采陰指擒下。

其他三具月影分神,頃刻消失。

僅僅一炷香功夫,寧凡便擒下第二元神,這速度,讓月凌空深深震撼。

要知道,她就算碾壓神空島弟子,都還沒將所有弟子盡數打昏呢。

寧凡與黃衫女子一幕幕爭鬥,皆落在月凌空眼中。

她自忖,就算與寧凡對抗的不是第二元神,而是她煉虛初期的本尊,都接不下寧凡一弓。

那誅辰弓開弓一箭之力,有些可怕了…

九十九顆本命星辰,硬悍煉虛初期的攻擊不死,寧凡的手段有些逆天了…

「這臭黃瓜,竟然這麼厲害…」

月凌空心頭一松,手腳麻利的變幻指訣,已月光成線,束縛住一個個女修。

心中回想著寧凡剛才的言語,美目愈加複雜。

面對第二元神的美色誘惑,寧凡只有淺淺一句而已。

你,永遠比不上她!

月凌空無奈地發現,她修道四千年的心境,第一次,被一個男子的話語徹底打亂。

她第一次覺得,小黃瓜特別耐看,有點百看不厭的感覺了…

方寸,大亂!

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