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403章誅辰之弓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使出最強之術,卻輸給了萬劍式,按照約定,他必須給寧凡使用回生台的權利。 「回生台,道友可以使用。但…必須等到一年之後…」 「一年?你之前可不是這麼說的。」寧凡眉頭一皺,略有不悅。...

自領悟萬劍式,寧凡還是第一次施展。

此乃碎虛劍術,以他如今的劍道境界,也只能領悟十分之一而已。

饒是如此,此劍信手拈來,已比尋常凡虛劍術都強了。

玄翼老眼愈加深邃,以他眼力,竟看不破寧凡劍影軌跡。

心中更是詭異地升起一種敗多勝少之感。

「不!老夫乃是煉虛之修,豈能敗給一個小輩1

傲氣一生,玄翼目光大定,指訣一變,身後六道銀翼齊齊振動,散出絲絲縷縷的銀芒,好似星光。

單手一握,那銀芒立刻凝成一道銀色長弓。

手持銀弓,玄翼傲立飛月山之巔,虛拉弓弦,尚未開弓。

但弓弦一開,周天星光,皆被援引至貢獻之上,化作一支星辰之箭。

一瞬間,彷彿整個夜空都開始顫抖,彷彿只要此弓一開,此箭一射,足以一箭夷平天岐島!

被此箭對準,寧凡只覺血脈都似要燃燒一般。

他眸色一深,略略有些驚艷之感。

若他沒有看錯,這凝星開弓之術,極其類似失落的上古神魔神通…『誅辰弓』!

只是此術自玄翼手中使來,未免有些似是而非,加之玄翼並未領悟星光之術,亦無本命星辰,此術威力怕連千分之一都未發揮的。

若由真正的古之神魔施展此術,一弓開,可碎一星辰!

一箭出,可滅一小千世界!

寧凡目光一熱,此術…甚好!

「此乃我六翼之祖所創神魔神通——誅辰弓!此術由老夫施展,不足先祖千分之一威力,但你,接不下此術!老夫奉勸你,速速召出傀儡,否則。你接不下老夫一弓1

「是么1

寧凡一步邁出,斬離微微劃過一道弧度,周身萬道劍影,卻在此刻…引動!

淺淺的一道劍弧,卻好似劃破了遠古的黎明,黑夜彷彿被寧凡一劍劈開,一股靜穆、肅殺的劍意,自其身散開,霎時間,席捲天岐島十萬里!

無數修士。尚未反應過來,便被那驚世駭俗的劍意加身,竟紛紛被劍威攝住,動彈不得!

一島之上,也唯有化神期的天岐老人能略微動彈,但察覺到外界恐怖的劍意,他連出去一探的勇氣也無。

這一刻的寧凡,白衣獵獵,傲立於飛月山之巔。黑髮舞動如魔。

此劍由雲天決施展,劍光如龍如雲,但由寧凡施展,卻肅殺地有些可怕。

被煞氣染紅的血月。驟然蒙起無數漆黑如墨的烏雲。若仔細去看,便會發現,那黑色根本不是雲氣,而是…劍氣!

以一化萬的妙理。不單單是將一道劍影分為萬道。

在萬道之上,仍可再分下一去,似雲天決。便生生在萬道劍影的基礎上,再次以一化萬,分出億道劍影。

理論上,只要法力足夠,億道劍影仍可無限分化,此萬劍式,幾乎永無極限可言。

寧凡只領悟了此劍十分之一,他分不出億道劍影,卻分出了千萬道劍影!

那遮蔽血月的黑雲,正是其一劍分離的劍影!

隨著其一劍抬起,周天黑雲,化作無數劍光橫行,好似黑龍起舞!

「萬劍式1

寧凡目中劍光一閃,一劍此處,千萬劍影猶如墜天之雨,頃刻將玄翼淹沒。

一股極其兇險的危機,霎時間席捲玄翼全身,讓他獃滯之中,毫不猶豫開弓引箭,射出一道星光箭芒,幾乎動用了十二分法力!

銀弓開,十萬里虛空,毫無徵兆地轟然粉碎!

飛月山轟然崩塌,半座天岐島都陷入幽海之中!

無數修士驚呼不已,僅僅是被波動到,並未死傷,饒是如此,一道道驚恐之聲響遍全島。

是誰!是誰在開弓射箭!是誰一箭餘波,便沉了半座海島!

不知!在千萬劍光的遮掩下,根本無人能用神念窺探那場鬥法!

飛月山塌陷,寧凡護住二女,直接與波動捲入虛空。

面對迎面而來的箭光,縱是寧凡都感到一絲危險。

玄翼僅僅發揮了此術千分之一的威力,便如此驚心動魄。

若當真是古之神魔施展此術,一箭覆滅雨界,都不是什麼稀罕之事!

但此術既然由玄翼施展,想敗寧凡,不夠!

千萬黑劍與一道星光,於虛空之中轟撞一處。

一道道劍影崩潰,一絲絲星光開始消弭。

玄翼目光一驚,他全力開弓,竟沒有一箭得利,好似與寧凡平手一般。

隨著寧凡劍峰一轉,劍意加深,陷仙劍意掃蕩虛空,千萬劍影霎時間威力倍增,將星光之箭淹沒。

轟——

九百萬劍影崩潰,星光之箭粉碎,餘波震天動地!

餘下百萬劍影,倏忽而來,直取玄翼。

玄翼目光大變,他全力一擊,竟略敗寧凡一籌!

噗!

百萬劍影及身,來得太快,縱然以玄翼的遁速,力竭狀態都無法避開此攻擊。

以其煉虛魔族的肉身之強,竟頃刻間便被百萬劍影擊傷,咳血不止!

六道銀翼銀光暗淡,更有破損之痕,一身衣袍襤褸如丐,血流如注!

他目光駭然望向寧凡,那一劍之威,太過可怕!

玄翼心生一種荒謬感覺,若寧凡突破煉虛,與他對等而戰,只需一劍,便可取他性命!

縱然此子未突破煉虛,但一劍在手,與玄翼戰平不難,甚至還可略勝玄翼半分!

此子,很強!

「你,敗了1

寧凡收劍而立,另一手猶自為二女抵擋虛空之風。

其指尖纏繞的力量,赫然是虛空之力,玄翼目光一驚,能初步掌控虛空之力,至少也需要是問虛修士才可!

他玄翼,也不過窺虛而已,寧凡難道竟然問虛成功了?

這是否是說。寧凡一劍略勝玄翼,是在分心兼顧二女之時辦到的。

若不分心兼顧二女,這一劍雖說仍誅殺不了玄翼,卻不會只讓玄翼受一些輕傷!

至少…可斬玄翼一臂一翼!

「老夫…敗了…」玄翼露出頹然之色,起初面對寧凡的驕傲,蕩然無存。

他已使出最強之術,卻輸給了萬劍式,按照約定,他必須給寧凡使用回生台的權利。

「回生台,道友可以使用。但…必須等到一年之後…」

「一年?你之前可不是這麼說的。」寧凡眉頭一皺,略有不悅。

「道友莫要誤會,回生台開啟,需要諸多準備,祭祀、陣法樣樣不可少,往年也唯有族內高手重傷、才會動用此台。就算道友沒有勝過老夫,老夫帶回黑翼元神之後,也必須籌備一年之久,才可借回生台之力讓其塑體療傷…」

玄翼匆忙解釋。生怕寧凡誤會。

此刻他已明白,六翼族根本沒有與寧凡對等談判的資格。

寧凡自身實力,便堪比尋常煉虛,手。

而若召出三具煉虛傀儡…覆滅六翼。不難!

此刻的玄翼,再不願得罪寧凡半分!

「既然回生台必須一年準備,周某一年後再前往六翼族,也非不可。只是這樣一來。玄翼道友未免虧欠了周某一些,加上閣下一箭毀我天岐半島,自是需要補償的。」

「補償?呵呵。只要道友要求合理,老夫無有不應。」玄翼嘿嘿賠笑,已無之前狂傲,對寧凡的要求,更是沒有異議。

開玩笑!他連六翼族最重要的回生台都借給寧凡使用了,其他補償又算得了什麼?

「我要…誅辰弓術1

寧凡又一次語出驚人,愣是把玄翼說愣了。

玄翼萬萬沒有想到,寧凡這一次又看上六翼族的祖傳秘術了。

「這…」玄翼再次為難了。

「道友不願?」寧凡語氣有些冷了。

「不,此術給道友一覽,倒也無妨,只是道友需發誓…」

玄翼話未說完,便被寧凡一言打斷。

「我沒有發誓的習慣。」

寧凡根本不需要給玄翼任何讓步。

他看上回生台,看上誅辰弓術,若玄翼不給,他直接殺入六翼族,滅此魔族,可得到想要的一切。

他應該霸道,因為他實力比六翼族強。

若非他身懷三具煉虛傀儡,若非他戰力堪比煉虛,六翼族怕直接高手盡出,將他誅殺,豈會與他諸多談判。

世人謗我、欺我、辱我、笑我,我該如何?

你只需謗他、欺他、辱他、笑他,何須忍他!

玄翼長嘆一聲,他惹不起寧凡,就只有忍了。

索性誅辰弓術晦澀難明,修鍊條件更是苛刻,不但需凝出魔脈,更需領悟星辰之術。

若不如此,此術威力也只相當於凡虛級法術。

若凝出本命星辰,那威力可就不同凡響了。

但凡玄翼凝出半顆本命星辰,他都不會敗給寧凡。但顯然,以他的資質,縱然成仙都未必能領悟星辰之術的。

「哎,道友務必善待此術…此乃我族先祖親自烙印之玉簡,道友可以一覽,但他日小友明悟此術之後,煩請道友歸還此玉簡。」

「可以。」寧凡點點頭,玄翼的要求並不過分,他也就不拒絕了。

一拍儲物袋,取出一個封印元神,正是黑翼。

解其封印,拋給玄翼,寧凡不語,攜二女轉身離去。

一年之後,他回去六翼族,不是現在。

黑翼封印解除,元神漸漸清醒,恍惚間,見到大長老出現,又看到寧凡的背影,尚有些神志不清,驚怒道,

「大長老!你來救我了!殺了他,就是此人毀我肉身…」

「閉嘴!此次回族之後,千年之內,不許離開我族一步,否則,老夫親自斬你1

玄翼當頭一吼,直接把黑翼吼愣了。

開玩笑,他玄翼此生此世都不願再招惹寧凡了。

如果黑翼在弄點事、惹了寧凡,玄翼第一個掌斃了他。

黑翼被這麼一吼,漸漸清醒。這才注意到,大長老身上頗為狼狽,收了不少傷,而遠去的寧凡,根本毫髮未損…

且大長老所受攻擊,並非被傀儡轟擊,而是被劍所傷…

那劍創中,還殘留有寧凡的劍意氣息…

立刻,一股震撼、恐懼席捲黑翼全身。

「大長老難道與周明比鬥了?難道敗給了周明!這怎麼可能!大長老可是我六翼族最強者1

清醒的黑翼,怕煞了寧凡!

寧凡與女屍、月凌空遁出虛空。重歸天岐島。

望著一島慘狀,皆是不為所動。

天岐島又沒死人,毀去半島而已,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甚至寧凡根本不與諸人解釋,之前發生了何事,亦無人看到與寧凡鬥法的是六翼族大長老。

月門已凝,三人沒有猶豫,一步入門。

月華一散,三人隨月光消失在原地。一炷香之後,出現在三億裡外的一座海島。

此島也曾是神空島勢力,亦正在封島。

不過這座島的島主學乖了。

當月凌空一掌按碎此島大陣之時,幾乎無人反抗。皆知來者是明尊、月尊。

修為跌落的月凌空也就罷了,寧凡可是絕對不能招惹的人物。

此島在一日之前,還依附著一個二流勢力,但就在天岐之戰傳出后。那二流勢力直接放棄此島所有地盤,甚至備了厚禮,時刻準備著給神空島謝罪。

這些厚禮。自是全部入了寧凡口袋,而一島靈藥,再次被寧凡搬空。

下弦月已然錯過,下一次月門開啟,又需要再過一夜。

如此算來,一夜橫渡三億里,加之路線曲折,並非直線,怕還真需要一月才可抵達神空。

比起寧凡自己飛遁,節省的時間不少,且除了穿越月門的一炷香時間,其他時間,寧凡大可辦自己的事情。

煉丹,煉丹,還是煉丹。

兩座海島的靈藥儲備,加在一起,倒也足以煉製數顆修識丹。

藉助玄陰界百倍煉丹速度,寧凡又煉製了不少五轉丹藥,如神創丹、固神丹。

為女屍服下修識丹,眼見女屍識海再次好轉一些,寧凡愈加欣慰。

為洛幽研開一些固神丹服下,眼見洛幽仍未醒來,寧凡也唯有嘆息。

「若是你醒來,我何懼什麼鬼目族,內海大可橫行的…」他輕輕撫過洛幽的睡顏,嘆一聲,離去。

在其離去之後,洛幽才幽幽睜開眼,不再裝睡,眼中閃過複雜,複雜中還有一絲微微的緊張。

「鬼目族?他遇到麻煩了?我該不該告訴他我已醒來,幫他擺平麻煩?」

「還是不要了…若他有危險,我自知曉。待他當真有難,我再現身好了…現在,還太尷尬…」

一月光陰,匆匆流轉。

寧凡一行先後抵達三十餘座海島,明日之後,穿過最後一重月門,便會抵達神空海域。

一月之中,寧凡煉製了百餘顆修識丹,盡數給女屍服下,助女屍恢復到化神後期的實力。

他的丹術,亦在悄然提升,距離五轉上級丹術,只差極少的一線。

或許,神空一戰後,煉製一些丹藥,便可突破了。

明夜便會前往神空,他沒有再煉丹,而是調息法力,將氣息調息至巔峰。

神空島,有一個煉虛,那煉虛,是月凌空的第二元神,姑且稱作小月月好了。

寧凡絲毫不敢小覷小月月。

月凌空的葬月傳承,有多麼玄妙、厲害,寧凡已經見識過。

作為月凌空的第二元神,就算獨戰三具煉虛傀儡,也不見得會敗。

且那第二元神怕也精通月門之術,如果被她溜掉了,便結下大敵。

此戰頗有兇險,不可輕敵。

寧凡取出一個玉簡,正是從玄翼手上獲得。

一月之內,他繼續習得玉簡全部內容,已可初步施展誅辰弓之術。

雖說他的境界不如玄翼,但他有五顆本命星辰在身,施展的誅辰弓,威力更勝玄翼一籌不止。

明夜便是生死一戰,寧凡沒有修鍊,只是隨意翻看玉簡。

驟然間,他眉宇一凝。

這玉簡的後半部分,有這一片空白,似乎被什麼抹去了。

那空白之下,似乎藏了什麼…

寧凡目光一凝,他覺得這空白有些熟悉。

不是刻意的留白,而是曾留下什麼字跡,卻被類似輪迴的力量抹去!

只是施展此輪迴之力的主人,似乎並不精通真正的輪迴,施展的輪迴之力似是而非,並不是真正的輪迴。

這遮掩,太過拙劣,以寧凡的目光,隱隱看出空白之下有些許銀色字跡。

在今夜之前,除了烙印此玉簡的六翼族先祖,無人知玉簡空白藏了什麼。

但今夜之後,寧凡亦會知曉空白記載之事。

寧凡目光一動,指尖一點,一絲回憶之力沒入玉簡之中。

回憶,輪迴之記憶。

若是真正的輪迴所抹除字跡,以寧凡如今回憶力量,無法喚回的。

但偽輪迴力量,倒是不值一提了。

被偽輪迴力量抹去的銀色字跡,徐徐浮現。

一見此字跡,寧凡先是目光一詫,片刻后,目光一喜,

「吾六翼一族,曾為六道侍族之一。吾從六道窺得一絲生滅大道,借星空之力,演浩渺蒼穹,凝誅滅之弓,生殺予奪,號令誅辰!一弓開,星辰落。一箭出,一界滅!吾六翼後人,欲習此術者,必先明悟星空之力,而後受此玉簡,得吾星力傳承!一字,一星1

這一段話,一共94字,皆是由星空之力所凝成。

一個字,便是一顆本命星辰的全部星力!

94個字,便是94顆本命星辰的傳承!

六翼一族之中,此玉簡流傳無數年,但從無人懂得輪迴玄妙,更無人能看破那偽輪迴空白下的傳承。

寧凡看到了!今夜,他大可冒充六翼族人,堂而皇之,獲得六翼先祖留下的94顆本命星辰!

「六翼一族,真是大禮…吞1

張口一吸,94道星光吸入體內。

寧凡嘴角勾起笑容,收了玉簡,一遁重入玄陰界。

他要在今夜,徹底煉化這94顆星辰的力量。

不知明夜之前,能否身懷99顆本命星辰!

5顆本命星辰,可力敵化神圍攻不死。

99顆本命星辰,縱然被煉虛攻擊,怕也足以瞬息傷愈。

若身懷99顆本命星辰,寧凡完全有信心,與月凌空的第二元神一戰!

屆時,面對煉虛初期的修士,寧凡便是不死之身!

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