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401章六翼族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點頭,表情卻略有傷感,卻被其藏起,不欲給寧凡看到。 旋即取出一個玉簡按在眉心,閉上眼,將對無盡海的地圖記憶烙印其內,交給寧凡。 一個時辰后,寧凡記下無盡海所有海圖,攬起二女,遁行而去。...

無盡海,又名修墳,外海三千海島,內海則有十萬。

內海的兇險,是外海的無數倍。

內海的機緣,亦是外海的無數倍。

內海與外海的交界處,海水由湛藍詭異轉變為如墨漆黑。

幽暗如墨的海水之下,說不定哪一日、哪一處便有異寶出世。

在臨近邊界的一處海域之上,飄著一個無人孤島。

此島毫無特別之處,但今日,此島之上卻有十三名元嬰老怪,聚集於此。

孤島方圓不過數里,其上布著一個隱晦的大陣。

十三個元嬰老怪,最高不過元嬰後期,各自向陣光輸入法力,目光皆是火熱而緊張。

「宋道友,此地當真藏有一名化神老怪的隱匿洞府么,我至今難以置信的。」一名乾瘦青年問道。

「盧道友如今見了此地隱匿陣光,難道還懷疑老夫的話么。」另一名老者不悅一哼,他乃是元嬰後期修為,是諸人之中最強者。

眼見他不悅,乾瘦青年尷尬賠笑,諸人不再言語。

所有人心思,都在開啟大陣之上。

隨著13名元嬰法力灌入陣光,那維持了千百年的陣光終於耗盡仙玉,逐漸黯淡,最終破碎。

在陣光破碎的一刻,原本空無一物的孤島,故而自中心凹陷一個地洞,此地赫然藏著一個洞府!

「化神老怪的洞府1

13人目光俱是火熱,若能獲得一些寶物、丹藥、功法,諸人此生甚至有機會化神的。

13道遁光,爭先沖入洞府,那洞府不大。空蕩蕩的只有五間靜室,每一件靜室都放著些許寶物。

「這是…四轉上品丹藥,地元丹!竟然有20顆1

「化級下品功法,天火三玄訣!此功法,我要了1

「玄天殘寶!此地竟有三件玄天殘寶1

「這是…元嬰級別的傀儡!開闢這洞府的前輩,當真大手筆。竟能捉元嬰修士煉成傀儡1

四間靜室,皆有重寶,13名元嬰各有所得,卻沒有彼此爭鬥。

僧多粥少,他們不可能不爭鬥,必定會為了重寶殺得頭破血流。

但那是之後的時。還有第五間靜室沒有進入,他們怎麼說也要尋出所有寶物。再爭個你死我活。

轟——

第五間石門尤其堅固,13人費勁九牛二虎之力,方才開啟石門一條縫隙。

一絲淡淡的死氣從縫隙傳出,那死氣,是化神老怪坐化才會留下!

這第五間石室,赫然是這洞府曾經主人的坐化之地!說不定。有這名前輩儲物袋留存!

最好的寶物,定然都在此處!

諸人目光愈加激動、緊張,拼盡全力。方才開啟石門。

石室之中,頗為簡陋,一個已是枯骨的修士坐於蒲團,死去無數年。

他的腰間,系著一個陳舊的儲物袋。

一見此儲物袋,13名元嬰老怪俱是目光貪婪,幾欲出手爭奪。

但是還未出手,13人的目光偏移一旁,卻俱都恐懼、獃滯。

在那枯骨之旁,竟立著一個白衣青年,絲毫氣息不露,好似不存在於這個世間。

詭異!太過詭異!

這石室之中,為何會有一個白衣青年在此!

此人僅僅站在那裡,頭都未回,13名老怪卻俱都感覺元嬰欲碎,膽戰心驚!

那是什麼修為!什麼樣的高手能一個背影,碎人元嬰!

「哦?還有小輩進來?微涼,月兒,趕人…」

「是1

隨著白衣青年一令,不是從何出現了兩名女子,一人目光純凈、傾塵如仙,一人雖是女童,卻唇紅齒白,霎時可愛。

二女一出現,俱都散出化神氣勢,素手一揚,石室之中狂風大起,直接將13名老怪卷出海島,挪移至數萬里之外。

震撼!驚懼難明!

13人皆是元嬰老怪,心細如塵,豈能看不出,那一男二女的修為,遠在元嬰境界之上!

三人,俱是化神老怪!

「嘶!在我等進入此洞府前,竟有三名化神先一步進入!撤,速速撤退1

13人哪裡還有爭奪寶物的心思,此刻只有一個念頭,那便是…逃!

他們一生一世,都沒有見過如此高手,一個背影碎人元嬰!

一場計劃周密的遺尋寶,就此以烏龍結尾。

而他們之中,不少人都覺得那個背影,似乎有些熟悉。

細細一想,好似與雨殿追殺之人有些相像,不過,這不關他們的事。

石室之中,白衣青年目光專註,看著手中一副古丹方。

對枯骨修士的儲物袋,根本看不上眼。

至於那13名元嬰老怪,更是根本無法引起他半分興趣。

他白凈瘦弱,然而站在那裡,卻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氣勢。

此人,正是剛剛進入內海的寧凡!

外海因果,已然了結。他入內海,已有3日。

在路過此座孤島之時,他目光一閃,發現此處藏有遺,是一個化神初期小輩的洞府。

化神初期,本無法引起他興趣的,偏偏神念一掃,發現此地有數種丹方,倒是生了一探興趣。

五間石室的寶物,連同那化神修士窮得可憐的儲物袋,根本無法引起寧凡興趣。

這名修士不知從何處弄到一些古丹方,其中大部分是三轉,少數是四轉,除此,還有三張五轉古丹方。

也唯有這三張五轉古丹方,能讓寧凡稍稍意動。

尤其是其中一卷丹方,記載的丹藥名為『修識丹』,名列五轉下品,是一種修復修士識海傷勢的丹藥。

修復識海的丹方,寧凡也知曉數種。四轉的品階略低,五轉的幾種則又缺幾種主葯,那主葯已從修界絕跡。

這一種修識丹,藥效不如寧凡知曉的幾種丹藥,但主葯倒是易於尋找。

意外獲得此丹方,寧凡倒是可以搜羅些靈藥。為女屍繼續修復識海的。

「小幽兒元神已穩,縱然不醒,也無大礙。微涼識海仍在修復,我倒可煉製些丹藥,助她修復識海…」

寧凡收起丹方,望了望枯骨腰上的儲物袋。搖搖頭,還是收走了此人家當。

雖然此人窮了些。但浪費可恥。

「小黃瓜,人已經趕走了,你怎麼謝我1

「光…走…了…」

不多時,女屍與月凌空返回石室。女屍仍是面無表情,月凌空則頗有些不耐煩。

她二人傷勢早已痊癒,既入內海。倒是可帶在身邊了。

月凌空仍是化神後期修為,或許返回神空島、逆推了第二元神,可以恢複本來修為。

而女屍么。靈智似乎比前段時日又高了些,修為也臨近突破化神後期。

若說洛幽恢復實力的關鍵是修復元神,那女屍恢復實力的關鍵,怕就是修復識海了。

「我們之間,還需要言謝1

寧凡撫了撫女屍沒有體溫的小臉,又看看月凌空,調笑道。

「老娘只是跟你睡了一覺,可沒有那麼深的關係,該謝就得謝。你速速幫我打回神空島,把老娘第二元神修理地不要不要的!老娘已經等不及了1

「好。」

寧凡毫不猶豫地應下,月凌空一怔,她倒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寧凡如此好說話了。

「給我烙印內海地圖,我帶你回神空島。」

「內海地圖?這個倒是可以給你,不過你準備自己遁去神空島?」月凌空目光古怪道。

「不然呢?」

「神空島在內海北海深處,距離此地起碼隔了七十億里,以你的遁速,就算是不眠不休的飛遁,也要耗費幾個月不止。不過老娘有辦法,讓你一個月之內,抵達神空島1

「哦?什麼辦法?」

「月門!我神空島下屬勢力,皆建有月門,老娘當年出行,可藉助月門,直接移動至下一個海島,根本用不著自己趕路…嗯,一個月門,差不多可以穿行3億里左右。」

「如此說來,我們接下來要去神空島下屬勢力了?」

寧凡雖未見過月門,但聽起來與傳送陣倒是極像。

有如此便利之物可用,若是不用,便是傻子。

「嗯…神空之劫已過去二十餘年,當年依附老娘的勢力,怕已多半被人瓜分了。不過,月門應還在的…那門,除了老娘,無人能通行,亦無人能毀。」

月凌空點點頭,表情卻略有傷感,卻被其藏起,不欲給寧凡看到。

旋即取出一個玉簡按在眉心,閉上眼,將對無盡海的地圖記憶烙印其內,交給寧凡。

一個時辰后,寧凡記下無盡海所有海圖,攬起二女,遁行而去。

望著熟悉的內海,月凌空秀眉一蹙,往昔歷歷在目…

當年的她,還是內海至尊,是女暴君,如今卻只剩一個女童之身,不免有些失落。

這表情自瞞不過寧凡,寧凡沉默不語,卻堅定了為月凌空奪回神空島的打算。

女屍明眸一眨一眨,表情卻略有空洞、安靜,無喜無悲。

這表情有些可憐。

寧凡已有決定,這一路既然要借月門遁行,不如每到一地,便收購些靈藥,著手煉製修識丹吧。

距離此地最近的神空下屬勢力,名為天岐島,是內海中等規模的海島。

島主是一名化神初期修士,曾經依附於神空島,是,一切都已是曾經。

二十餘年前,神空島劇變,自此封島,就連神空之主月凌空都生死不明。

曾經身為內海七尊第一的神空,就此沒落。

其麾下勢力,或是被逼迫、或是人心離散,皆脫離神空。

「小黃瓜,你被人背叛過么…」

「這裡,曾經是我月凌空的地盤…」

天岐島外,寧凡收住遁光,並感到。越靠近天岐,懷中的月凌空便有些心緒紊亂。

她語氣有些感傷,就算平日再大大咧咧,再女漢紙,被背叛的滋味仍不好過。

明明突破了煉虛期,卻被第二元神奪走一切。被七名弟子背叛。

若是從前的月凌空,只會冷漠地誅殺叛徒,不會難過。

但跟在寧凡身邊久了,她的心也絲絲軟化。

「你不叛我,我亦不叛你。」

寧凡目光不變,淡淡說道。

平淡的一句話。卻讓月凌空心情略好了些。

「好,記住你說的話。若有一天。你叛了老娘,老娘絕不原諒你。入島1

月凌空的脆弱,被寧凡一語安慰。

她的心,再次回到從前女暴君的霸道。

天岐島似乎正在封島,陣光開啟,不允任何人進入。

但月凌空冷冷一笑。根本不理會這陣光,粉拳一握,一拳轟在大陣之上。

下一瞬。陣光碎,一島皆驚!

「來者何人!天岐島主正與『主族長老』商議大事,全島封閉,任何修士不得進入…」一個個天岐修士遁上天空,眼神流露著戒備與畏懼。

天岐大陣乃是化級下品大陣,除非化神老怪,否則誰能一拳轟碎!

他們忌憚月凌空,但也僅僅是忌憚。

天岐島身後,可是有某個大族撐腰,就算是化神老怪,來天岐島惹事,也吃不了兜著走!

「滾!連老娘都敢攔1月凌空嬌斥一聲,白日晴空,忽現千萬縷月光。

月華一散,一個個金丹、元嬰修士如遭重擊,吐血墜空。

此術一開,無數修士面色大變,皆認出此術。

島中央的金殿之中,更有一道惶恐的老者之聲,帶著化神初期的氣勢傳出。

「散月之術!你是神空島的人!不,你是…月尊1

一個錦袍老者面色驚慌,遁出金殿,登上長空,望著月凌空眼露畏懼。

神空島,威名太過厲害!他天岐老人,曾依附於神空島,最是知曉神空島的可怕!

不會錯,這散月之術,唯有神空島少數化神才可施展。

而能施展到如此地步的,從來就只有月凌空一人!

老者意識到,眼前的嬌小女童,怕就是傳聞中的神空之主!

就算曾經依附神空島,他也沒見過月凌空尊顏,這一次,還是第一次見。

神念再一掃,掃向月凌空身後的寧凡、女屍。

以老者修為,完全察覺不出寧凡的氣息,只覺得此人面容有些熟悉,並未當作化神對待。

他亦看不破月凌空具體修為,只道月凌空還是半步煉虛,自是畏懼。

而對女屍,老者再次升起恐懼,因為他發現,女屍是一具化神中期的屍魔!

錦袍老者畏懼不已,他不知,失蹤多年的月尊,為何會帶著一個中期化神的屍魔降臨天岐島。難道,是來責怪他脫離神空島的?

在他身邊,一名化神巔峰的黑袍老者,卻一眼看破月凌空修為,陰陽怪調出聲。

「你就是月凌空?」

「你是誰1月凌空秀眉一蹙,她在內海縱橫多年,誰敢對她直呼其名。

「六翼族,六老之一,黑翼長老!月凌空,你是生是死,我六翼族不管,但這天岐島已是我六翼族勢力,你若再來尋事,休怪老夫辣手摧花,將你誅殺,現在的你,只有化神後期修為,可不是老夫對手1

嘶!

無數天岐修士倒吸冷氣。

他們聽聞月凌空未死,已是震撼,再聽聞月凌空跌落化神後期,愈加震撼。

而微驚的表情,同樣浮現於月凌空俏臉上。

她很少會驚訝,但顯然,黑袍老者的身份,讓她忌憚了。

「滾1

黑袍老者一步踏出,氣勢如山鎮下,竟迫得月凌空連退數步,方才穩住嬌小的身軀,嘴角溢血,略受輕傷。

以月凌空的後期修為,全力之下,比尋常化神巔峰都略上一籌的。

然而她的氣勢,卻輸了黑袍老者一籌,這無疑說明,黑袍老者實力驚人。

一個滾字,帶著羞辱、不屑。

這黑袍老者。根本未將神空島放入眼中,更未將後期修為的月凌空放入眼中,自也不可能將化神中期的女屍放入眼中。

至於寧凡,根本無人看出其厲害。

眼見黑袍老者一步逼退月凌空,原本還畏懼月凌空的天岐老人,頓時安心了許多。

「當年的月尊。何等強橫,在她身邊,根本沒有化神巔峰站立的份。如今的她卻如此不堪,看來神空島當真發生大事了。看起來,老夫投靠六翼族,還是明智之舉了。根本不用擔心神空島秋後算賬。」

天岐老人心頭一松,對神空島的畏懼消散一空。

然而下一刻。讓其始料不及的震撼場面…出現!

卻見無人關注的寧凡,忽而輕輕一步,將月凌空護在身後。

大手一抓,一股難以想象的撕扯之力,輕而易舉將黑袍老者的所有氣勢一一撕碎。

噗!

黑袍老者咳血不止,幾乎被那一抓之力撕碎身軀!

他露出駭然之色。眼前的寧凡,強大到讓他本能畏懼!

「你是誰!我乃六翼族六老,你敢動我1

「六翼族。沒聽說過…」

寧凡面無表情,一步邁出,以快到難以置信的速度欺近老者身前,一掌掐住老者脖頸,將其舉起。

「我的女人,你敢傷?」

「你…是…誰…」

「周明。」

冷冷的二字,卻立刻化作一道難以想象的風暴,傳遍天岐。

周明!

這兩個字是無盡海的魔障!

雖說內海之中並無多少人識得寧凡容貌,但這一刻,卻無人懷疑寧凡話語的真實性。

此人定是周明!除了周明,誰可擁有瞬殺黑翼長老的實力!

「周明!住手!不要殺六翼族人1

在寧凡幾乎欲滅殺黑翼之時,月凌空咬著唇,不甘地勸道。

她最是心高氣傲,她最是恨不得滅了黑翼,但她知道六翼族的厲害,她不願寧凡惹上一個大敵。

「算了…六翼族,有一個煉虛初期坐鎮…」她說得如此不甘,但,不得不算了。

就算是月凌空,在內海也有不願招惹的勢力。

幽海四族,無盡海曾經的主人,被不周雷皇一人鎮壓!

「是么,你該早點說的。」

寧凡搖搖頭,他真的沒聽過六翼族。

但此刻已傷了黑翼,得罪是肯定的,殺黑翼,是得罪,不殺黑翼,也是得罪。

如此,便用最彪悍的方式,殺了黑翼,讓六翼族不敢得罪便好。

黑翼自不知寧凡心思,只是看到寧凡一聽六翼族威名,不敢妄動,只道寧凡怕了六翼,不敢傷自己,不覺恨氣又回來了些。

「哼!周明!任你是雨殿尊老,任你是內海第八尊,但須知,在內海暗面之下,還有你惹不起的人存在!我六翼族大長老,可是…煉虛初期!殺你,如螻蟻1

「是么…」寧凡不為所動,目光卻寒芒一閃。

有些人就是這樣,你忍他,他以為你軟弱好欺。

而寧凡,從來不是一個會忍耐的人。

「傀,現1

寧凡一拍儲物袋,下一刻,召出三具煉虛傀儡。

六翼族?有一個煉虛坐鎮?殺了黑翼,會得罪六翼族?

呵呵,若是那六翼族知道,自己族中黑翼長老,惹了一個身懷三名煉虛打手的存在,還敢報復寧凡么?

不!他們非但不敢報復,還要…請罪!

寧凡不準備這麼快拿出底牌示人的,但若是因為扮豬吃虎,讓六翼族覺得自己軟弱好欺,又玩出其他花樣,那就得不償失了。

扮虎,殺豬!

「不、不可能,你有三具煉虛傀儡!這,絕不可能1黑翼的臉,因為過度驚恐,而有所扭曲。

轟!

寧凡再不理會黑翼的言語,五指一抓,捏爆黑翼肉身,只留一個黑色元神,封印之後,姑且收入儲物袋。

「入島1

寧凡冷冷一句,卻夾雜著一股無法想象的煞氣,讓一島修士感到徹骨寒冷。

無人…敢擋!

而一個震撼人心的消息,將會以恐怖的速度在內海傳開。

明尊者周明,帶著三具煉虛傀儡,入主內海!

勢不可擋!

半日後,幽海百萬丈一下,海中國度,六翼族。

一個垂垂老矣的老者,握著黑翼身死的情報,面色震怒。

怒的不是寧凡…怒的是黑翼竟惹上了一個煞星!

若寧凡沒有三具煉虛,老者不介意仗著煉虛修為滅了寧凡,縱然寧凡是雨殿尊老,他也不怕的。

但,寧凡的底牌讓老者畏懼了。

「大長老!這周明身懷三具煉虛傀儡,內海之中,除了周家,誰可鎮得住他!可恨這黑翼竟為我族惹上如此煞星,請大長老速速定奪,向明尊者請罪1

請罪,不得不請!

寧凡身懷三具煉虛傀儡,擁有獨滅六翼一族的實力!

這種煞星,豈能得罪,豈可得罪!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