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400章覆雨翻雲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 洛幽是可以完全信任、託付生死的,寧凡始終深信這一點。 只是讓他略有失望的,是洛幽元神恢復到碎虛一重,卻仍無醒來的趨勢。 那碎虛氣勢,漸漸消弭無蹤。而洛幽再次恢復安寧美好的表情,沉睡如...

一場**之後,床榻之上,兩具**的身軀仍交纏一處。

北小蠻縮在寧凡懷中,細細聽寧凡訴說兩個月的行蹤。

當日寧凡飛劍傳音,只說有要事處理,詳細地卻未說。

一聽寧凡竟是被雨殿碎虛找上門,且找上他的還是雨殿最兇殘的雲天決,北小蠻小臉都嚇白了。

她終於明白,寧凡為何會不告而別兩個月。

被劍魔找上,他根本沒有回絕的餘地埃

『白衣劍神』雲天決,此人性情之冷,實力之強,縱然放在四天之中,都算人傑。

縱然是北小蠻,也有些畏懼雲天決凶名的。

再一聽,雲天決最後竟帶寧凡前往雪國決龍谷取血,北小蠻更是緊張。

決龍谷血龍池,她聽說過,知道其中有多麼危險。

一聽寧凡竟前往血龍池廝殺、涉險,北小蠻再無法對寧凡升起一絲埋怨之意。

「還好你沒事…若是雲天決敢對你如何,哼,我必定求娘親為你報仇1北小蠻俏臉霜寒道。

她的話,讓寧凡心頭一暖,只是為自己報仇,大可不必。

此行,寧凡確實結下大仇,但那大仇並非雲天決,而是…整個雨界!

雨皇身份特殊,身為一界之主,上界修士決不可殺戮此人,否則以天條論處。

寧凡可不指望北小蠻能幫他做掉雨皇,那不現實。

此日之後,寧凡又在蓬萊呆了一個月,每一日都會入玄陰界,以清水研開固神丹,為洛幽修復元神。

每一夜,都會與北小蠻歡愉,且在歡愉之中。亦逐漸幫助北小蠻斬去赤龍。

這令北小蠻十分驚訝,她無法理解,寧凡擁有什麼樣的神通,竟可幫她斬去赤龍。

她不問,寧凡也不說。

而當寧凡問起北瑤之時,北小蠻的答覆讓寧凡大感意外。

遺世宮,沒有名叫北瑤之人。

寧凡細細尋思,此女應是遺世宮之人無疑,又一心為北小蠻考慮,姐姐的身份倒是沒有疑點。

或許是報了假名。不欲讓其他人知曉。

如此,寧凡對元瑤幾乎絕口不提,以免北小蠻知道此女之事。

一個月過去,北小蠻赤龍徹底斬去。她資質本不弱,徹底斬去赤龍,修鍊可謂一日千里。

玄陰界中,洛幽的氣色亦是一日日好轉,元神幾乎凝實到實體無差的程度。

將最後15顆固神丹喂下,寧凡坐在床邊。握著洛幽的柔荑,輸入著法力,為其梳理元神。

207顆固神丹,已盡數喂其服下。洛幽的小手也漸漸暖和起來。

其元神氣勢。一日日增漲,從虛弱欲滅,漸漸恢復到化神實力。

化神初期,中期。後期,巔峰。

煉虛初期,中期。後期,巔峰。

一日日,洛幽的氣勢節節攀升,卻仍未蘇醒。

寧凡暗暗嘆息,一手捉住洛幽皓腕,持續不斷輸入法力,另一手則撫著她的睡顏,撫摸她光潔冰涼的側臉。

在最後一日,其氣勢再次攀升,幾乎已不弱雲驚虹!

碎虛第一重!洛幽竟仗著207顆固神丹,恢復到碎虛第一重的實力!

一股狂嵐一般的氣勢從她的嬌軀散出,橫掃玄陰界。

整個界面在其氣勢之下劇烈顫動,一股至高無上的氣勢,直接將寧凡掀飛。

寧凡目光一喜,洛幽能恢復到碎虛一重,對他而言是莫大喜訊。

如此,只要有洛幽在,寧凡縱然面對雨殿碎虛的追殺,也會有自保之力了。

洛幽是可以完全信任、託付生死的,寧凡始終深信這一點。

只是讓他略有失望的,是洛幽元神恢復到碎虛一重,卻仍無醒來的趨勢。

那碎虛氣勢,漸漸消弭無蹤。而洛幽再次恢復安寧美好的表情,沉睡如一個遺世獨立的公主。

寧凡一嘆,若洛幽無法醒來,縱然擁有碎虛第一重實力,也無法庇護他的。

這著實有些可惜了…但卻也是無可奈何之事。

「仍無法醒來么…不過好在你的元神已然穩固,即便無法蘇醒,也不會再有性命之憂了。好好休息,小幽兒,有我在,你可放心的。」

寧凡撫摸著洛幽的臉頰,失笑搖頭,若洛幽醒來,發現自己如此輕薄佳人,不知是否會生怒。

「失禮了。」

他自責一聲,重新為洛幽蓋好薄被,身形一搖,離開玄陰界。

寧凡卻不知,在其離去許久之後,洛幽的眉睫輕輕一顫,徐徐睜開。

白皙而秀婉的臉頰,早已羞得滾燙。

「臭小子,連姐姐都敢輕杯膽子真不協」

她實際已然蘇醒,只是並不想讓寧凡知曉。

一來,其元神仍有傷勢,不可擅離玄陰界太久。仍無法自如到外界去。

二來,被寧凡摟在懷中,被寧凡貼心守護,被寧凡撫摸側臉…

洛幽終究是個女子,她如何能在寧凡面前醒來。

她不想彼此尷尬。她的心中,一直都只將寧凡當成一個『傻弟弟』。

熟不曾想,這個傻弟弟竟如此輕薄她…真是,真是…

腦海中回蕩起一句句話語,皆是其昏睡之時、寧凡自語。

將其抱緊、為其驅寒,一句句簡單而有力的安慰。

「放心,有我在。」

「這一次,輪到我保護你。」

洛幽無奈地發現,她竟不知該如何面對寧凡了。

這大概才是她最最不敢睜眼的原因吧。

「你,保護不了我…洛族的敵人,不是你可以應對…」

洛幽目光一黯,掩著胸口,略略起身,望著窗外的玄陰世界,寂寞不語。

她本不是一個多言的女子,她對寧凡表露地妖嬈、魅惑、成熟,也只是偽裝而已。

沒有人可以走入她的心田。沒有…

寧凡不知洛幽已醒。

他本想喚醒洛幽之後,再進入內海,以策萬全。

如今既然洛幽未醒,他亦無法勉強,一切還得靠自己的。

是時候去內海了…

他又要走了,這一次,不知歸期。

北小蠻不舍,卻沒有挽留。

因為她,也要走了。

寧凡打殘了西門夜的分神,此事在上界傳得沸沸揚揚。

雖說西門世家沒有公然報復。但遺世宮對寧凡、北小蠻,可是頗為不滿的。

不滿的,自然是遺世宮大長老。

不過雖說不滿,大長老亦沒有派人對付區區下界周明。

應該說,以大長老的修為,根本不會把一個化神放入眼中。

縱然寧凡是煉虛、碎虛、命仙、渡真,大長老都會不屑一顧。

強者,豈會關注一個螻蟻呢?

但北小蠻終究要返回遺世宮,給大長老一個交待的。

她清白雖失。卻是自願,且寧凡能敗西門夜分神,千百年後,亦是一個碎虛高手無疑。

這種資質。倒也配得上北小蠻。

反正西門世家已主動放棄婚約,北小蠻愛喜歡誰,大長老亦無法可說,頂多就是責備幾句。

「周明。我再過不久,便要返回北天,有娘親護著我。就算是大長老也不會對我如何,你不要擔心我。還有,你日後若是想要飛升北天,便來蓬萊尋陸青,他有辦法聯絡上界,可聯繫上我,我會設法助你飛升…」

北小蠻難得溫柔一次,卻見寧凡正調笑看著她,立刻來火,

「哼!別以為我幫你是好喜歡你!你只不過是我包養的鼎爐,我不想看你死在飛升天劫之下,僅此而已,你不要想多了1北小蠻傲嬌道。

「我沒有想多埃我只是在想,怕會有很久,嘗不到你的滋味了。」

「呸!下流1

北小蠻俏臉一紅,所謂的別離,便在這吵鬧的氣氛中沖淡了憂傷。

「好好照顧自己。」

寧凡蜻蜓點水在北小蠻額頭一吻,旋即微笑一縱,化作一道煙絲,飄然飛向歡魔海方向。

望著寧凡離去的背影,北小蠻忽而鼻頭一酸,背過身,粉拳緊握。

「臭周明…」

「小姐,不要悲傷,以周道友資質,飛升不過是遲早之事。」石兵安慰道。

「嗯,我知道的,石兵爺爺…」北小蠻點點頭,忽然一怔,旋即羞惱望向石兵,揚起小手,一鞭抽在石兵身上,氣炸了。

「誰為他悲傷了!胡說1

那鞭子好似撓癢,石兵也不躲避,他知道,北小蠻麵皮保

從北小蠻手中獲得北天飛升名額,寧凡卻仍未決定飛升北天。

化神初期的修士,只要獲得名額,便可飛升。

寧凡完全可以選擇此時此刻飛升,但他還有太多事沒做完,他不能離去。

歡魔仙島如今與姑蘇毗鄰。

寧凡返回歡魔海,自是為了帶走姑蘇之中的許秋靈。

能在其心中剜下蝕骨痕的,不多,許秋靈便是其中之一。

他來應諾,帶許秋靈通往內海,只不過,貌似來晚了一步。

洞虛老祖竟先一步帶許秋靈,前往內海巨魔族。

姑蘇島上,有許秋靈的留書,大抵意思,是說巨尊之女風雪言病情出了些小問題,她想去內海看看她。

有其師洞虛護法,她前往內海完全無礙的。

只是其離去也不過剛剛一月而已,如此與她擦肩而過,未免有些可惜。

搖搖頭,寧凡也未多嘆,到了內海巨魔族,自然還能一見,也不急於一時。

修士的壽命很長,這註定了修士的別離、孤獨,會比凡人更加漫長。

姑蘇島上,還有一些塵緣未了。

余龍老祖被寧凡留在歡魔海,他本就是歡魔宗長老,因為一些緣故依附遺世宮,卻又最終被寧凡捉回歡魔海。

在寧凡離去的時間裡,余龍搜集了不少滋補元神靈藥,可惜這些靈藥對於碎虛修為的洛幽,恢復效果已微乎其微。

除了這些,余龍還搜集了不少修復識海的靈藥。這些倒是可以為女屍修復識海的。

給許如山、余龍等人留下些許丹藥、功法,又給姑蘇島上的王四、齊老留下些許好處。

寧凡最終回到周宅,又見了一面白素。

白素已然換下孝服,她公然住在寧凡宅邸中,還披麻帶孝,只會更加惹人閑話。

許秋靈傳給白素不少修鍊之術,並助她修為提升至辟脈十層,融靈都不遠了。

姑蘇已不再是凡人之國,想要存活於無盡海,不得不修真。

白素的資質中等偏上。加上寧凡、許秋靈、洞虛等人的指點饋贈,她的起點絕對比大多數修士都高。

修真之後,白素的容貌似年輕了一二歲,熟美之中,更透露了萬種風情,儼然不輸給修界仙子。

白素見寧凡歸來,無喜無悲,只是入廚張羅了些許酒菜,招待寧凡。

月色籠上姑蘇。周宅之中,卻只剩二人獨坐對飲。

小石頭竟已不在姑蘇,卻是留書一封,在王四等人的護送下。前往八百修國的某個凡人國修行去了。

他,一心修劍!

這小子是個劍修的好苗子,雨界千年一遇的好苗子。

千年之前,雨界橫空出世了個劍修天才。其名雲天決。

千年之後,不知小石頭是否也會揚名雨界。

那個小子,對劍有著超乎常人的執著。是天生的劍修。

寧凡給他的要求,是先在凡間取得劍術第一,而後開始修真。

表面看起來,這樣會錯過修真辟脈的最佳時機,實則,卻是在為劍道打下最牢固的根基。

或許小石頭日後修鍊速度比不上其他修士,但他每入一個境界,怕都可憑手中之劍、同級無敵。

憑此氣勢,此子日後必定會是絕世劍修。

小石頭走了,白素滿腹思念,卻沒有阻攔兒子追求劍道的決心。

最讓白素無語的,是人小鬼大的小石頭,特意留書一封,是專門留給寧凡的。

白素偷偷看了其中內容。

信中,小石頭只求『周叔叔』一件事…

幫他和他爹,照顧他娘!

「臭小子…」

白素除了無語,只有無語。

但她終究還是按照小石頭的意思,將信給了寧凡。

寧凡一看此信,立刻面色古怪,而白素立刻倉皇辯解道,

「小石頭年紀尚幼,胡言亂語,周公子切莫放在心上。」

「不,小石頭說得對,他一心修劍,或許此生都不會再回姑蘇。將你託付給我,他也可放心的。」

「公子請自重,奴家可沒同意…」白素輕輕一嗔,目光卻有些亂。

「是么…那,陪我喝酒。」

寧凡也不強迫,不是所有的女子,都必須用上床來征服。

似白素這般女子,能為寧凡備好酒菜,能陪寧凡對月相飲,已是人間樂事。

有些事,不必點破,亦不必強求。

至少寧凡自問,除了他寧凡,白素此生不會再為第二個男子斟酒。

這便足夠。

「嗯。」

白素沒有回絕,只是一杯杯淺飲薄醉。

最終不勝酒力,嬌軀一搖,竟軟倒在寧凡肩頭,沉沉睡去。

寧凡既不喚醒她,亦不褻瀆她,任其靠著肩膀,獨自自飲。

一飲一啄間,心潮漸起。

「修士漂泊一生,難有人體恤冷暖…姑蘇的蘇酒,是我喝過最好的酒…」

他漸漸有些懂了女人與酒的真諦。

那是心靈的寄託。

寧凡伸起手臂,攬住白素的香肩,後者嬌軀明顯一顫,似乎酒醒,卻沒有掙脫。

「你留在姑蘇,還是和我走…」

「我待在姑蘇便好…修真殺戮,我終究不喜。留在此地,也好靜心修道,為公子常備酒食。待公子有朝一日掃去所有恩怨,或是心神疲憊之時,可返回姑蘇,奴必再備酒菜,迎接公子。」

「如此也好…」

寧凡抬頭看月,不再多言。若有一日,能拋下所有恩怨、平淡此生,他必定會返回姑蘇。

雖然距離那一日。還有很久很久。

「這紅樓芝,你服下…若你不好好修鍊,壽數不夠,可見不到我歸來的,怕是還有千年、萬年…若我歸來之時,只見你一抔矮墳,會難過…」

「我爭取突破元嬰期,活上三千年吧…」白素溫婉笑道。

「我只等你三千年…你,莫要死了,讓我空等一常」

姑蘇塵緣。以此了結。

寧凡愈加堅信,他不可以死。他有太多人需要庇護。

他不可以被雨殿知曉皇氣下落,只要一日不與雨殿鬧翻,他便可憑金令尊老的身份,讓所有與他有關的勢力,無人敢惹。

他離開了姑蘇,白素和月相送。

乘月離去,拂曉之時,已至碧瑤仙島。

當寧凡降臨碧瑤之時。一宗大陣猛然一顫,所有女修駭然起來。

一個個女修列陣遁行,當看清來者是寧凡之後,立刻放下手中法寶。再無一人敢對寧凡出手。

「老身鳳玉,恭迎明尊者…」

鳳長老,露出驚恐、頹然之色。

她已遵照寧凡吩咐、交出修為傳承,跌落至元嬰初期。

她的修為。已被蘇瑤繼承,此刻的蘇瑤在煉化其傳承力量后,已是元嬰後期修為。

假以時日。全部煉化傳承力量,又將是一位半步化神的高手。

突破化神,只是時間問題。

「周明,你來了…」殷素秋、蘇瑤,俱是笑顏相迎。

只是殷素秋的笑顏,還藏著一絲傷感。

這傷感沒有逃過寧凡的觀察,他自然知道,殷素秋在傷感什麼。

多半是紫府學宮已找上殷素秋,而她對於飛升之事,難以決定。

她知道寧凡討厭正道,她不想讓寧凡討厭自己。

「不必猶豫,我是支持你的。」

寧凡只一笑,淡淡的口氣,卻讓殷素秋俏臉一詫。

「你、你都知道了?」

「嗯,知道了。這枚化神道果,贈你,早日化神,早日飛升。傳聞紫府學宮有兩大仙帝,一掌劫,一掌刑。四天魔修若是犯下彌天大罪,皆由掌刑仙帝處罰…嗯,你加入紫府學宮,日後我若犯了事,便找你走動走動,多半能洗清罪名的。」

「呸1

殷素秋沒好氣地罵了一句。

他千里迢迢而來,就是為了跟自己走後門的?

若是殷素秋能庇護寧凡周全,她自然願意庇護的…

她熟悉寧凡,知道寧凡有多能惹事,誰都敢殺。

這般一想,殷素秋忽然覺得,飛升紫府學宮不必再猶豫了,日後給寧凡犯下的罪孽擦屁股也不錯。

總算能幫到他,不是么…

但被寧凡主動說出來,意思完全變了味好么!

「這道果,給你,服下此道果,你突破化神不會太久。」

寧凡一拍儲物袋,取出一枚金色道果,霎時間,無數碧瑤女修美目獃滯。

縱然是久經風浪的殷素秋、蘇瑤,都有些措手不及。

「化、化神道果1

以道果的產出率,斬殺一百化神才能出一枚道果…

寧凡都做了什麼,竟然有化神道果,太可怕了…

難道他殺了一百個化神老怪么…

「我不要!你的敵人那麼強大,你需要實力,道果你服下便好…」殷素秋美目火熱,卻咬唇拒絕道。

「收下!不要拒絕!還有,我想讓你吹簫。」

寧凡目光一掃,其他無關女修俱是嬌軀一顫,行禮告退。

寧凡想要和二女獨處,不想有人打擾,她們懂。

「吹簫?」蘇瑤俏臉一紅,目光古怪打量殷素秋,顯然,她想偏了。

「不是你想得那個吹簫1殷素秋頂了一句,自儲物袋取出一個簫管。

顯然,素秋已經被蘇瑤帶壞了,當年的殷素秋,根本不懂吹簫的第二涵義,如今卻懂了。

「不,蘇瑤是對的。你,願意么?」寧凡露出調笑之色。

一聽此言,殷素秋俏臉血紅,捂著紅唇,目光慌亂起來。

不、不會吧…

讓我給他吹、吹簫…

「我、我…」作為碧瑤仙宗的副宗主,作為未來的紫府學宮神女,殷素秋凌亂了。

「妹妹當真不願?」蘇瑤淺笑,大感有趣,一向沉著冷靜的殷素秋,竟然會露出羞澀的小女兒姿態。

「她若不願,由你代勞也可…記得蘇瑤小姐,還是周某的鼎爐吧?」

「什、什麼!讓我代素秋妹妹給你吹簫1作為碧瑤仙宗的正宗主,蘇瑤也凌亂了。

敢情寧凡一大清早趕到碧瑤仙宗,就是來白日宣淫的?

「開個玩笑而已。」寧凡擺擺手,示意之前的話只是說笑。

「不,我願1殷素秋美目一堅,她隱隱看出,寧凡是要遠行,故而才會來此與她一見。

寧凡要遠行,她亦要飛升,日後,還能相見么…

縱然寧凡要求唐突,但若是此日一別,日後便是生死之隔。如此,殷素秋將終身遺憾…

「去我房間…這裡人多…」

殷素秋鼓起勇氣,又一次挽住寧凡手臂,將其引向閨閣。

蘇瑤一怔,一想到接下來可能發生之時,立刻大羞,根本不敢跟上去。

一炷香之後,殷素秋的閨閣之中,傳出一道女子的唔唔之聲。

香帷之中,素秋跪坐在榻上,俯身捋著鬢絲,含著一根火熱,香唇緊緊含住,小舌細細舔弄。

她技巧太過生疏,但舌尖卻天生靈活,幾乎不遜色那納蘭紫的舌功。

她是越國的金丹老祖,是碧瑤宗的元嬰宗主,是紫府學宮未來的化神神女。

她的未來,必定還會有更多尊崇的身份,必定會讓無數男子仰望。

然而今日,她卻甘心俯在寧凡身前。

最純潔的櫻唇,皆獻了出來。

感覺到殷素秋緊緻的小嘴,寧凡幾乎迷了慾念。

他愛憐地撫摸著殷素秋的青絲,撫過她的臉,她的脖頸,她的酥胸。

殷素秋輕輕一顫,面紅耳赤,卻沒有拒絕,只是羞得閉上雙目,不敢再看。

「舒、舒服么…」殷素秋鬢絲凌亂,眼眸好似滴出水來。

「你試試,便知道了1

寧凡索性平躺,將殷素秋嬌軀一抱,倒放過來,退下其裙擺,分開泛著粉紅的**,舌尖一條,覆上那汁液迷離的粉嫩縫隙。

「啊1

殷素秋猝不及防,下身被如此侵犯,第一次刺激地全身顫抖起來。

「不、不要…這裡…臟…啊!不要…不要…」

「噓,小聲些,閨房之事,不足為外人道也,小心隔牆有耳…」

寧凡目光漸漸火熱,貪婪吮吸起來。

因為飛升之事,殷素秋身子暫不能破。

也只好這樣稍稍慰藉一下了。

說實話,原本寧凡來碧瑤宗,真是來聽簫的。

可惜…殷素秋專情的模樣,太能惹火了。

寧凡不是聖人,從來不是…

在其與殷素秋刻意壓低聲音之後,誰也不知,閨房之中,後來又發生了什麼。

2/4未完待續。。&%小說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