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99章她很美味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面子上,老夫便不打周明的主意好了。」 「只是對雨皇的召見,雲天決敢無視,老夫卻不敢無視。老夫是妖族之身,且又身懷先皇所賜的半道皇氣,是雨皇眼中之刺,若是返回中州太遲,多半會留下話柄。呵呵,縱是...

天眼追殺,著實出乎寧凡意料 避過此劫,寧凡檢查一切無礙后,返回草廬,去見洛幽。

見她仍無蘇醒跡象,暗嘆一聲,略略處理起戰利品來。

12壺龍血,是時候處理一下了。

釀製血酒需要十年,寧凡需要確定,這十年可否有縮短的可能。

玄陰界中,修鍊度、煉丹練功度,皆是外界百倍。

至於釀酒度是否提升,卻是未知。

取出玄微血葫,寧凡細細端詳葫中之酒,一炷香之後,嘆息一聲。

玄陰界,並無增加血酒釀製的能力。

不,應該說這玄微血葫構造極其特殊,必須溝通外界乾坤之力才可釀血為酒。

若是存於時間加之中,或是放置於玄陰界內,非但無法加,且根本完全無法釀酒的。

這倒是一樁麻煩之事。

或許日後,寧凡破碎虛空,成就仙位,溝通乾坤之力,方可在玄陰界中釀酒,此刻,做不到。

「釀酒非在外界不可,外界的十年,無法加…這即是說,血酒釀成、最快也要十年,而我唯有十年後才可藉助血酒之力、衝擊煉虛瓶頸。」

「十年才可積攢足夠的法力,而衝擊煉虛瓶頸,卻又不知需要多少年。煉虛,怕是會極耗時間,甚至有可能在剩下的六十年中,都無法煉虛成功…我太貪心了,數十年煉虛,若能成功,都已是極大的恩賜。尋常修士,縱然耗去千百年,也未必能煉虛的。」

「與其思考這未知之事,不若先飲下剩餘的七口血酒,並將12壺血酒收入血葫之內。這,才是正事1

來決龍谷之前,寧凡最多可飲三口血酒,便無法抵擋血酒煞氣。

但經過血池殺戮后,其一身煞氣愈加驚世,便是連飲七口,都未必不可。

咕咚!

七口血酒,一飲而盡,辛辣入喉,寧凡立刻盤膝煉化酒力。

三口血酒,提升了25甲法力。

七口血酒,再次提升近58甲法力!

有玄陰界百倍修鍊度,寧凡煉化血酒,並未耗去太久,待體內酒力盡數煉化,其法力突破至3965甲。

七口血酒,皆是劍皇之血所釀,酒力頗為兇猛。

縱然以寧凡酒力,都面色微醉、略感眩暈。

略微鎮住酒力,寧凡一拍儲物袋,取出12盞玉壺,將所有龍血盡數收入血葫之中。

這龍血略微遜色於劍皇之血,但每一壺血若成酒,便有至少5甲法力。

6萬甲血酒,一旦釀成,寧凡法力可破百萬,可正式開始衝擊煉虛。

十年…只有十年而已,不會太久!

血酒問題處理,寧凡取出幽殿佛火、神寒魄,目露凝重,一一煉化。

神寒魄煉化,寧凡身懷 第 44 章 省無數苦功,為化神奠定基矗

嗯,自然,還得為許秋靈準備一份,還有其他女子的…

寧凡微微一笑,若是返回故里,或許可以為諸女好好提升一次修為了。

看看時間,已接近天明,寧凡再次照料了洛幽一會兒,旋即離開玄陰界,返回決龍谷。

谷中,飛雪寂寂。

在寧凡房門外,一個孤單的負劍中年,獨立雪中已很久。

他察覺到,寧凡之前遁入了法寶空間之內,且那空間波動,似乎不太像洞天法寶,甚至不像小千界寶。

或許是中千界寶…不過,這應該是不可能的,中千界寶,唯有仙帝才配擁有,不是么?

雲天決略有所思,卻並未向寧凡起任何詢問,他不愛窺探他人隱秘。

眼見寧凡推門而出,他只冷冷道,「考驗你已通過,待你與你的小女友話別,我便送你返回無盡海。」

還真得雲天決送寧凡回去。

否則這數十億里的距離,至少要跑寧凡數月的。

讓他頗為無語的,是雲天決所言『小女友』三字。

那自然是指俞蟲兒了。

對這率真、直爽、孝順的鬥氣小丫頭,寧凡亦是略有好感,只是那好感尚未達到男女之情。

他沒有否認,卻也不打算再與俞蟲兒話別,就此默默離去,便足夠。

「晚輩此次來決龍谷,收穫巨大,皆有賴前輩關照,此恩情不敢相忘。只是雨皇命令前輩立刻返回中州,前輩卻違令送晚輩返回無盡海,此事會不會給前輩造成困擾?」

寧凡倒是擔心雲天決觸怒雨皇了。

以他如今對雨皇的認識,此人可絕非什麼善與之輩。

「多餘的事,不要多管1

雲天決不耐一聲,止住了寧凡所有提問。

見寧凡沒有逗留之意,他意無意在此逗留。

回望風雪中某個方向,冷冷一句『告辭』,旋即劍光一起,捲起寧凡朝雪國之外遁去。

暗處,楚長安苦笑現身。

雲天決自是在與楚老告辭的。

此次血龍池一月之行,血龍妖劍吸收了大量血氣,龍威更加活躍。

楚老從寧凡身上感受到一絲血龍之威,心知寧凡怕是有某種血龍秘寶,意欲打探一二,卻不曾想,雲天決看出楚老意圖,寸步不離護在寧凡房門外。

如此,楚老縱然想對寧凡一探究竟,卻也不得不打消想法。

他還不想為一件不知具體的血龍秘寶,得罪雲天決。

「白衣劍神,雲天決…想不到如此冷漠之人,卻會厚待一個魔修尊老。呵呵,看在雲天決面子上,老夫便不打周明的主意好了。」

「只是對雨皇的召見,雲天決敢無視,老夫卻不敢無視。老夫是妖族之身,且又身懷先皇所賜的半道皇氣,是雨皇眼中之刺,若是返回中州太遲,多半會留下話柄。呵呵,縱是碎虛,亦不自由,我去也…」

楚長安自嘲一笑,卻也架起遁光,朝中州離去。

風雪之中,俞蟲兒徹夜難眠,望著寧凡離去的劍光,默默不語。

心中有一些惆悵,她不自禁撫摸唇瓣,回憶起那一日抵死纏綿的濕吻,仿若唇上還留有寧凡的味道。

「謝謝…你救了我,救了娘親,救了哥哥,欠你的 第 44 章 奏么?

「周臭明!你無恥!你剛和我、和我…完事了你就跑了,吃干抹凈,你無恥1

北小蠻能不怨念么。

換做任何女子,第一夜之後就見不到情郎,怕都是一個心情。

難為北小蠻沒有哭哭啼啼,而是扎布偶泄憤,已經很難得而來。

「哦?小蠻小姐似乎很生氣,不知在下能否做些什麼,讓小姐消消氣?」

「哼!你竟然還敢回來!看我不戳死你,戳戳戳1

北小蠻像一個委屈的小野豹,光著絲襪小腳,直接跑下床,撞入寧凡懷中,手中銀針直刺寧凡下身。

她還真敢刺,這是想守活寡么?

「瘋丫頭1

寧凡也不多言,此刻北小蠻是不會聽人解釋了,寧凡也懶得解釋。

屈指一彈,彈飛銀針,反手一抱,將北小蠻橫抱而起,直接丟到床上,壓在身下。

一手反鉗住北小蠻雙手,另一手,則開始解北小蠻衣扣。

「不——要——臉1

北小蠻氣得無言以對。

哼!跟她一夜歡好,然後拍拍屁股走人,兩個月後回來,回來第一件事就是做做做。

這臭周明腦袋裡一定裝滿了粑粑,真噁心!

嘴上說著噁心,身體卻只被寧凡一碰,便立刻有了反應,雙腿摩挲,股間已然滑膩。

薄衫被寧凡解開,也不脫下,直接將抹胸向上一掀,露出兩個嬌小的小白兔,一口含住其中一個蓓蕾,舔弄起來。

「不、不要…我…嗯…礙」

北小蠻還來不及反抗,已經被寧凡極其熟練地制服了。

愉悅的感受湧上全身,空虛的感受亦讓其難耐。

她目光迷離望著寧凡,所有的怨念都被拋到腦後,她現在只想騎在寧凡身上,狠狠夾緊他,抵死纏綿…

「你的腿好美…」寧凡隔著絲襪,撫摸著北小蠻光潔纖細的大腿內側,不吝稱讚。

他猶記得,當年初遇北小蠻時,有人提醒寧凡,如此誇獎北小蠻,會讓北小蠻高興。

「哼!算你嘴甜…礙」

北小蠻小臉一揚,頗有自得,被寧凡誇獎,可比其他人誇獎順耳地多。

哼哼,算這臭周明有眼光,還知道我長得好看…

當那火熱刺入之時,北小蠻已徹底淪陷,指甲深深潛入寧凡背後。

猛烈的衝撞,讓她刺激到無法呼吸。

「下次離去…先給我…說一聲…我會擔心…嗯…嗯…」北小蠻一面嬌吟,一面斷斷續續道。

「嗯,下不為例。」

寧凡品嘗著北小蠻的滋味。

她真的很美味。

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