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399章她很美味

作者:我是墨水  |  更新時間:2014-01-23 02:41  |  字數:3404字

天眼追殺,著實出乎寧凡意料避過此劫,寧凡檢查一切無礙後,返回草廬,去見洛幽。

見她仍無蘇醒跡象,暗嘆一聲,略略處理起戰利品來。

12壺龍血,是時候處理一下了。

釀製血酒需要十年,寧凡需要確定,這十年可否有縮短的可能。

玄陰界中,修鍊度、煉丹練功度,皆是外界百倍。

至於釀酒度是否提升,卻是未知。

取出玄微血葫,寧凡細細端詳葫中之酒,一炷香之後,嘆息一聲。

玄陰界,並無增加血酒釀製的能力。

不,應該說這玄微血葫構造極其特殊,必須溝通外界乾坤之力才可釀血為酒。

若是存於時間加之中,或是放置於玄陰界內,非但無法加,且根本完全無法釀酒的。

這倒是一樁麻煩之事。

或許日後,寧凡破碎虛空,成就仙位,溝通乾坤之力,方可在玄陰界中釀酒,此刻,做不到。

「釀酒非在外界不可,外界的十年,無法加…這即是說,血酒釀成、最快也要十年,而我唯有十年後才可藉助血酒之力、衝擊煉虛瓶頸。」

「十年才可積攢足夠的法力,而衝擊煉虛瓶頸,卻又不知需要多少年。煉虛,怕是會極耗時間,甚至有可能在剩下的六十年中,都無法煉虛成功…我太貪心了,數十年煉虛,若能成功,都已是極大的恩賜。尋常修士,縱然耗去千百年,也未必能煉虛的。」

「與其思考這未知之事,不若先飲下剩餘的七口血酒,並將12壺血酒收入血葫之內。這,才是正事!」

來決龍谷之前,寧凡最多可飲三口血酒,便無法抵擋血酒煞氣。

但經過血池殺戮後,其一身煞氣愈加驚世,便是連飲七口,都未必不可。

咕咚!

七口血酒,一飲而盡,辛辣入喉,寧凡立刻盤膝煉化酒力。

三口血酒,提升了25甲法力。

七口血酒,再次提升近58甲法力!

有玄陰界百倍修鍊度,寧凡煉化血酒,並未耗去太久,待體內酒力盡數煉化,其法力突破至3965甲。

七口血酒,皆是劍皇之血所釀,酒力頗為兇猛。

縱然以寧凡酒力,都面色微醉、略感眩暈。

略微鎮住酒力,寧凡一拍儲物袋,取出12盞玉壺,將所有龍血盡數收入血葫之中。

這龍血略微遜色於劍皇之血,但每一壺血若成酒,便有至少5甲法力。

6萬甲血酒,一旦釀成,寧凡法力可破百萬,可正式開始衝擊煉虛。

十年…只有十年而已,不會太久!

血酒問題處理,寧凡取出幽殿佛火、神寒魄,目露凝重,一一煉化。

神寒魄煉化,寧凡身懷第44章省無數苦功,為化神奠定基礎。

嗯,自然,還得為許秋靈準備一份,還有其他女子的…

寧凡微微一笑,若是返回故里,或許可以為諸女好好提升一次修為了。

看看時間,已接近天明,寧凡再次照料了洛幽一會兒,旋即離開玄陰界,返回決龍谷。

谷中,飛雪寂寂。

在寧凡房門外,一個孤單的負劍中年,獨立雪中已很久。

他察覺到,寧凡之前遁入了法寶空間之內,且那空間波動,似乎不太像洞天法寶,甚至不像小千界寶。

或許是中千界寶…不過,這應該是不可能的,中千界寶,唯有仙帝才配擁有,不是么?

雲天決略有所思,卻並未向寧凡起任何詢問,他不愛窺探他人隱秘。

眼見寧凡推門而出,他只冷冷道,「考驗你已通過,待你與你的小女友話別,我便送你返回無盡海。」

還真得雲天決送寧凡回去。

否則這數十億里的距離,至少要跑寧凡數月的。

讓他頗為無語的,是雲天決所言『小女友』三字。

那自然是指俞蟲兒了。

對這率真、直爽、孝順的鬥氣小丫頭,寧凡亦是略有好感,只是那好感尚未達到男女之情。

他沒有否認,卻也不打算再與俞蟲兒話別,就此默默離去,便足夠。

「晚輩此次來決龍谷,收穫巨大,皆有賴前輩關照,此恩情不敢相忘。只是雨皇命令前輩立刻返回中州,前輩卻違令送晚輩返回無盡海,此事會不會給前輩造成困擾?」

寧凡倒是擔心雲天決觸怒雨皇了。

以他如今對雨皇的認識,此人可絕非什麼善與之輩。

「多餘的事,不要多管!」

雲天決不耐一聲,止住了寧凡所有提問。

見寧凡沒有逗留之意,他意無意在此逗留。

回望風雪中某個方向,冷冷一句『告辭』,旋即劍光一起,捲起寧凡朝雪國之外遁去。

暗處,楚長安苦笑現身。

雲天決自是在與楚老告辭的。

此次血龍池一月之行,血龍妖劍吸收了大量血氣,龍威更加活躍。

楚老從寧凡身上感受到一絲血龍之威,心知寧凡怕是有某種血龍秘寶,意欲打探一二,卻不曾想,雲天決看出楚老意圖,寸步不離護在寧凡房門外。

如此,楚老縱然想對寧凡一探究竟,卻也不得不打消想法。

他還不想為一件不知具體的血龍秘寶,得罪雲天決。

「白衣劍神,雲天決…想不到如此冷漠之人,卻會厚待一個魔修尊老。呵呵,看在雲天決面子上,老夫便不打周明的主意好了。」

「只是對雨皇的召見,雲天決敢無視,老夫卻不敢無視。老夫是妖族之身,且又身懷先皇所賜的半道皇氣,是雨皇眼中之刺,若是返回中州太遲,多半會留下話柄。呵呵,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