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98章找到你了!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皇者,才會讓雨皇如此緊張。 他有預感,這一次誕生的皇者,正是當年卜算中看到的神秘高手! 此人,會在不久的將來,將他堂堂雨皇弒殺。 為了避免這一幕到來,他必須搶先一步、除去此人!...

一日之內,寧凡姑且留在決龍谷,略略與俞白等人話別後,旋即遣散賓客,獨處房中。

俞蟲兒仍是滿腹怨言,沒事便找寧凡斗幾句嘴,但寧凡顯然心事重重,並未理會這小丫頭。

屋外皓月當空,風雪凄然。

屋內,寧凡獨坐蒲團,手持一份玉簡,震撼難明。

那玉簡,是從雪國獲得的情報。

在楚老、雲天決獲得皇音飛劍之後不久,整個雪國,皆傳遍了那震撼中州的大事。

祖像出現異象,金霞遮天,有新皇誕生!

雨界之中,有不少勢力馬,打探新皇下落。

或是為了迎立新皇,圖謀不軌。

或是準備暗殺新皇,討好雨皇。

「暗殺…」

寧凡眉頭一皺,他不過是凝出皇氣而已,根本沒有與雨皇爭奪皇位的心思,但看起來,人無傷虎之心,虎卻有害人之意。

事情朝著寧凡最擔心的方向發展了。

雨皇心胸容不下寧凡,若查出寧凡身懷皇氣,或者會…滅口。

好在寧凡煉化了欺天斗篷,此寶頗有屏蔽天機之效。

加上皇氣本身便可屏蔽卜算,尋常之人,算不出寧凡下落。

除非是洞虛那種精通卜算的高手,藉助真仙之血級別的特殊手段,才可能算出一些蛛絲馬跡。

洞虛不會害寧凡,但雨殿之中,不知是否有類似洞虛的卜道高人…

寧凡目光一沉,這一點,倒是不得不防。

從今日起,決不可在旁人面前施展皇氣。

不僅如此,寧凡還需儘快尋到自保手段,以免被人算出端倪。

「在我凝出皇氣后,自創了一道皇氣之術。瞬殺了煉虛凶獸,卻不曾想此術才使用一次,便要暫時塵封了…『一氣鎮仙』之術,我才剛剛想好此術名字,便要塵封,著實可惜了…」

寧凡苦笑搖頭,一氣鎮仙,一道皇氣鎮壓煉虛!

此術堂皇霸道,偏偏不可示人,除非…寧凡擁有碎虛級打手保護!

雲天決終究是雨殿之人。且與寧凡非親非故,寧凡怕也請不動此人保護的。

小貂魅晨尚在妖鬼林,多半是請不到的。

寧凡能依仗的,怕只有洛幽了。

「最近俗務太忙,也該儘快為小幽兒修復元神了。沒有碎虛守護,我心中難安…」

寧凡心神愈加不寧,他總覺得,今夜會出什麼事情。

自從其獲得紫色氣運后,對天道的感應也愈加敏銳。

如此心神不寧。確實不太正常。還是儘早助洛幽恢復得好…

心念一動,寧凡身影漸淡,出現在玄陰界之中。

此行獲得了不少好東西。

天霜寒氣排名第三的寒氣——神寒魄,比地脈妖火更強的六品虛火——幽殿佛火。120壺龍血,一枚化神道果…可惜血妖非真正生靈,否則此次殺戮絕對有不少道果。

這些好東西,寧凡暫無時間處理。

他一拍儲物袋。取出207顆固神丹,皆是在遺世塔中所煉製。

身影一遁,遁入玄陰界草廬之中。其中,洛幽仍是沉眠於床榻,元神之身仍較為虛幻。

如此脆弱的身體,是無法承受五轉丹藥的藥力的。

若是一次服下過多固神丹,多半會過猶不及、損傷元神吧。

寧凡目露感嘆,他雖渴求洛幽的幫助,卻也不忍讓她受傷。

原本強行喚醒洛幽的想法漸漸打消,寧凡收起大部分固神丹,只留下12顆,以清水研開,扶起沉睡的洛幽入懷,小心將藥液喂入其櫻唇中。

寧凡不是小人,卻也不會為了無法確定的危險,讓洛幽這恩人受到傷害。

「苦…」

睡夢之中,洛幽秀眉一蹙,渀佛嫌棄丹藥太苦,而不願喝葯,任性地將葯吐出一些。

寧凡目露古怪之色,這洛幽可是元瑤級別的高手,至少也是真仙。堂堂真仙,沉睡之時卻宛如少女般嬌氣,著實匪夷所思。

或許,許多年前,洛幽也曾是某個世家小姐,十指不染陽春水吧。

卻不知這樣嬌貴的小姐,為何會選擇修鍊陰陽變這等無恥功法,甚至為了獲得陰陽鎖的承認,鋌而走險。

「冷…」

洛幽元神愈加虛幻,身軀更加冰涼,輕輕抱住雙肩,在寧凡懷中微微顫抖。

雪白的衣襟之下,白皙的脖頸傳出誘人的幽香,在脖頸之下,更隱隱可見兩團豐滿…

一絲慾念力量從洛幽身上散出,幾乎惑了寧凡心神。

寧凡連忙端正心神,不敢再窺探洛幽誘人的身體。

望著洛幽純凈無暇的睡顏,心頭一軟,取出數種口味酸甜的萬年靈果,研入藥液中,令原本略苦的藥液帶著甜味。

「喝吧,不苦了。」

好似哄小孩般,再一次喂下藥液。

嘗到微甜的藥液,洛幽乖乖服藥,再未反抗。

虛幻的元神,一絲絲愈加凝實。

冰涼的嬌軀,也漸漸有了溫度。

幫洛幽擦去嘴角藥液,寧凡將其放回床榻,蓋上薄被,手掌輕輕撫過她的睡顏,不知是何心情。

此女一路伴寧凡走來,歷經無數次危險,若無此女,寧凡怕早已死了數次。

當年弱小的寧凡,需要洛幽一次次庇護。

如今寧凡已然可以自保,可以在雨界中坦然走動,這一次,輪到寧凡保護洛幽了。

轟!

在寧凡照顧洛幽之時,玄陰界中,驟然地動山搖起來。

寧凡恍然一驚,一股極其不安的感覺籠罩心頭。

立刻,他衝出草廬,望著玄陰界灰濛濛的天空,面色大變。

卻見蒼穹之上,驟然裂開一道漆黑裂縫,那裂縫眼神,最終變成一個漆黑巨大的眼珠。

眼珠剛剛成形。尚是空洞神情,並無焦距,無法看清寧凡容貌。

加之玄陰界陰氣之亂,愈加使得這眼珠無法看清寧凡的容貌。

饒是如此,這眼珠仍是看到了寧凡模糊的身影!

「找到你了!新任神皇1

嘶!

一股寒氣從頭灌下,傳徹全身。

寧凡目光大變,他認出了這漆黑眼珠是何物。

天眼!

傳聞卜算之術修鍊到極致,可開天眼。天眼若開,縱然是被人可以屏蔽的天機都可窺探一二。

聽這天眼主人的言語,此人分明是沖著寧凡而來!

目的。是為了雨界新任神皇之事!

眼中,滿滿都是殺機!

居心…不良!

心思百轉間,寧凡漸漸發現,那漆黑眼珠雖是天眼之術,卻似乎尚未修鍊到家,眼瞳無神,根本看不清他的容貌。

從這漆黑眼珠氣勢來看,施展此術的主人,似乎是一名半步煉虛修士。與洞虛修為一般,卻比洞虛略強一些。

寧凡心中一沉,看來這名施展天眼之術、窺探寧凡的神秘修士,是雨殿某個精通卜算的尊老。

大概是奉雨皇之令。來查自己的下落,以便誅殺自己!

念及於此,寧凡更覺得慶幸了。

這名神秘尊老,窺探自己的時機倒是不佳。恰好是自己進入玄陰界之時。

玄陰界,是一處中千世界,除了亂古從無人進入過。寧凡呆在此地,天眼主人必定不知寧凡是何來歷,身處何地。

若是寧凡今夜未入玄陰界,那麼天眼主人怕會在決龍谷中看破寧凡身形。

屆時,縱然看不清寧凡容貌,也必定通過決龍谷的地貌,順藤摸瓜,最終查明寧凡身份。

一山不容二虎,寧凡這雨界新任皇者,怕立刻便會被誅殺!

紫色氣運果然不錯,趨吉避凶,讓寧凡堪堪避過此劫。

如寧凡所料,那天眼看不清寧凡容貌,便試圖看清四周地貌。

天眼主人對雨界地貌幾乎了如指掌,但凡寧凡身處雨界任何地方,他都能通過地貌判斷寧凡下落,屆時,定會派出數個碎虛,前來暗殺寧凡!

可惜,此地是玄陰界,是天眼主人從未見過的世界。

「中、中千世界!不會錯,此地是一處中千界寶1

天眼主人有些駭然了。

他看不清寧凡容貌,看不清寧凡修為,唯一能看清的只有寧凡大致體型。

他能認出此地是中千世界,卻無法想象,什麼級別的高手,會擁有中千界寶!

就算是雨之仙界,一整個界面,也不過才是小千而已。

這一處玄陰界,比整個雨之仙界都大。中千界寶,縱是真仙也未必擁有,一般而言,唯有仙帝才配擁有此等至寶,並憑此寶掌開一界之生滅!

奇怪,奇怪!

天眼主人困惑不解,他要卜算、追殺的不是雨界新任神皇么,為何會追蹤到一個擁有中千界寶的神秘高手。

「你,究竟是誰!對我雨界有何企圖1天眼之中,傳出一道冷漠、蒼老的聲音,質問寧凡。

「…」

寧凡不會回答,他不傻。

對方看不清他的容貌,判斷不出他身處何處,甚至未必敢肯定他寧凡就在雨界。

對方問話,居心不了,實則是想套出寧凡聲音。

有聲音在,追蹤寧凡便輕鬆地多。

寧凡不是傻子,在擊碎此人天眼之前,他不會出聲!

不錯,他要擊碎此人天眼,將此人並不成熟的天眼徹底擊碎,以絕後患!

以免下一次,寧凡離開玄陰界后,再次被此天眼窺探,便麻煩了。

他要滅去此天眼,且滅去天眼還不可用任何以往用過的手段,以免讓天眼主人通過蛛絲馬跡算出寧凡身份。

風煙一指、風雪一指不能用。

五墓葬龍、三枚火掌不能用。

一切秘術神通,皆不可用。

但寧凡偏偏還有一種手段,可滅天眼,亦不會暴露身份。

一氣鎮仙之術!

這天眼本就是為皇氣而來,寧凡遮掩皇氣亦無必要。

以皇氣誅殺天眼,讓這天眼主人自食惡果,再好不過。

從今日起,寧凡絕不當人施展皇氣。誰又會知讓雨皇親自派人追蹤、暗殺的人,會是他寧凡!

寧凡一踏虛空,周身金光大現,皇氣飛騰。

皇氣一現,寧凡殺機鎖定天眼,一瞬間,天眼先是一喜,而後驚怒交加。

喜的,是他果然沒追蹤錯人,寧凡所凝聚的皇氣。絕對是藉助皇雨元功所凝,在天眼看來,寧凡與雨殿畢竟有莫大關係,否則絕不可能擁有神皇代代相傳的元功。

天眼主人愈加認定,寧凡居心叵測,是想對雨殿圖謀不軌了。

只是這喜色剛剛一現,便立刻消散。因為天眼主人駭然發現,寧凡竟動了殺心,想要滅去他的天眼。

他想要撤回天眼。卻駭然發現,天眼探入玄陰界容易,想要離去…竟辦不到!

天眼,竟收不回!

這並不奇怪。此人施展天眼之術、窺探寧凡,寧凡並不知情,故而他可入玄陰界。

但寧凡終究是玄陰界之主,他若控制此界。不讓天眼離去,天眼豈能想來便來、想走便走!

「你不能碎我天眼!我乃雨殿昊天殿尊老——冥尊者!我是瀟湘皇子的近臣,是雨皇欽封的雨殿第一天師。你不可碎我天眼!否則,你會受到整個雨界的報復1

「…」寧凡仍然默不作聲,卻勾起冷笑。

原來如此,此人是冥尊者么,這個名字,寧凡好似在大晉聽過。

記得當日雪尊馳援大晉,正是因為冥尊者算出大晉有妖潮,甚至多半是此人算出鯉伴與妖界的關係,使得雪尊最終不敢滅殺鯉伴。

冥尊者是雨殿第一天師,怕也是唯一一個勉強凝出天眼的高手。

也就是說,只需碎去冥尊者天眼,便不會再有人洞察寧凡的天機了!

如此,便好!

寧凡眼露寒芒,他不會在一個坑中跌倒兩次,冥尊者,沒有第二次窺探寧凡的機會!

一指點出,金色皇氣衝天而起,以一化萬,演化為金色巨岳,朝天眼重重一震。

足以滅殺煉虛初期凶獸的皇氣之術,鎮壓區區天眼,結果自不需提。

只一瞬,蒼穹之上整顆巨目,被金岳轟成血霧消散。

眼見玄陰界異象漸漸消失,寧凡方才眉宇一松。

這一次,當真好險。

天眼之術,本是卦仙才可能修鍊之術,想不到區區一個雨殿尊老,竟有如此驚人的卜算資質。

此人有此看家本領,想必在雨殿極受重視。

不知被寧凡毀去其天眼,雨皇會不會心疼地大發雷霆。

「雨皇1

寧凡目光一沉,他第一次恨上了一個素昧平生之人。

自己凝出皇氣,與他何干!

縱然自己成為皇者,難道雨界便不可一界二皇么?

劍界三皇,魔界九皇,哪一個界面是一家獨大?雨皇么…細細想來,此人壓制楚老,未必是估計其妖族身份,或者是畏懼楚老的半道皇氣,晉陞為一道!

屆時,他的皇者地位,便要動遙

好個嫉賢妒能的雨皇!

這筆帳,總有一日會算!

中州雨殿,一處密室之中,一個黑袍老者端坐蒲團,左目睜開,右目閉,指尖訣影如飛,似乎在卜算什麼東西。

在密室之外,無數高手在此護法,其中,甚至有雨皇!

他們在等,等待黑袍老者卜算出新任皇者是誰,若不是自己人,最好早日除掉!

這黑袍老者,正是昊天殿尊老——冥尊者!

「皇者皇氣,可屏蔽天機,冥尊者天眼尚才剛剛開啟,還未穩固天眼境界。此刻讓他卜算那人,是否太過勉強。」雨皇皺眉,略有不安。

「父皇憂。冥尊是我手下,他的能力,我心中有數。雨界之中,卜算之能,無人可出其右。那神秘皇者剛剛凝出皇氣,皇氣未穩,未必能徹底屏蔽天機,冥尊卜算其一絲容貌、聲音、來歷,應不難的。只是若查明此人身份,父皇怕是要早做決斷了…」

雲瀟湘提醒道。

所謂的早做決斷,自然是早日抹殺異己,以免養虎遺患。

雨皇點點頭。不再多言。

一炷香之後,密室之內,忽然傳出地動山搖的鎮壓之聲。

旋即,便傳出一道老者的慘呼之聲。

雨皇面色一變,心知卜算有了結果,只是疑心這動靜未免太大了些,立刻推門而入。

一經進入,立刻面色一變。

卻見冥尊者左目睜開,帶著猙獰、痛楚的血絲,右目則已徹底粉碎。黑血血流如注!

天眼,碎了!

「雲冥,究竟發生了何事!爾之天眼,為何會碎!你可看清那人是誰1

雨皇大驚,冥尊者是其左膀右臂,雖說實力不強,但卜算之術絕對是冠絕雨界的,天眼一碎,猶如斷了雨皇一臂!

「是他。是他…」冥尊者面色驚恐而怨毒。

天眼粉碎,他暗暗發誓,一定要尋其他方法尋出此人,令其生不如死。

「是他1

其他人或許不知冥尊者所言是誰。唯有雨皇心知肚明。一聽冥尊者此言,眼神竟露出畏懼之色。

是那個人!

十萬年前,前代雨皇駕崩之前,曾以命魂之術。留下一道卦卜。此卦卜在天機池中蘊養,擁有莫測的卜算之能。

此代雨皇曾取出此卦,卜算雨界的前景。

不。他對外宣稱是卜算雨界前景,其實並非如此。

他曾卜算的,是自己今生能否成仙!

答案是,不能!

因為此代雨皇,會死,且死因,是被一個千年之內、巔峰九界的高手擊

殺!

在卜算中,雨皇只看到那人背影,一個背影,就幾乎讓雨皇元神粉碎。

雨皇算出此人法力無邊,他曾下定決心,定要尋出此人。

他曾從此人氣息中,察覺到一絲雨意,氣息最深處,有著一絲雨之神脈。

故而雨皇認為,此人是雨殿七皇子中某人的後人,曾一度在八百修國中尋找過此人。

那時候,雲不舒曾尋上寧凡,為的正是尋找此人。

尋常此人,雨皇自不會安善心。

當年從八百修國尋來的神子後人,如今一個個不是被暗中除掉,便是廢去仙脈,淪為廢人。

冥冥中,寧凡早已避過那一劫,姑且不提。

正因為有過之前的卜算,這一次雨界誕生皇者,才會讓雨皇如此緊張。

他有預感,這一次誕生的皇者,正是當年卜算中看到的神秘高手!

此人,會在不久的將來,將他堂堂雨皇弒殺。

為了避免這一幕到來,他必須搶先一步、除去此人!

索性冥尊者拚卻天眼粉碎、找到了此人。

不幸的是,冥尊者終究沒有看清寧凡的容貌、氣息、聲音、修為、來歷、神通。

唯一看到的,只是寧凡的模糊身影。

那個身影,與雨皇卜算的命中剋星…如出一撤,絕對是同一人!

「必、必須找到此人…噗1

冥尊者逆血狂噴,倒地昏迷。

雨皇心神大顫,他的命中剋星,終究是出現了。

「傾八百修國之力,查出此人,殺之1

雨皇面色一寒,隨手扔出一枚玉簡,其中烙印的,是與寧凡極其相似的一道模糊身影。

「這…僅有一個模糊背影,如何尋出此人?且此人能凝出皇氣,多半是碎虛,我等怎能殺之…」一個心腹尊老為難道。

「那便將與這背影類似之人…殺絕!縱然那人是碎虛,也必須…除去1雨皇冷漠道。

千年之內,自己極可能會死在那人手上。

性命攸關,雨皇豈會馬虎,縱然是傾盡雨界一切,也要除去此人。

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