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397章金令到手

作者:我是墨水  |  更新時間:2014-01-21 14:37  |  字數:6502字

雨皇令一催,寧凡身影消失於第二層,返回第一層第十三沼澤。.

喚出俞蟲兒,解其采陰指力,將其半攬入懷,靜靜等待她蘇醒。

嚶嚀一聲,俞蟲兒幽幽醒轉,第一眼便看到寧凡可憎的臉。

她還未完全清醒,下意識便一口咬在寧凡肩上,支支吾吾念著夢話。

「周明,你欺負人…你把我打昏了…你不要臉…」

罵完了,小丫頭幽幽合上眼,又靠著寧凡的肩甜甜睡去,甚至伸出藕臂,纏著寧凡脖頸,好似抱著一個枕頭。

寧凡頓感無語,這小丫頭貌似恨上自己了,且還恨得魂牽夢繞、念念不忘的。

她把他寧凡當什麼,床么?枕頭么?想睡就睡,想咬就咬?

「俞蟲兒,給你三息,速速醒來。」寧凡淡淡道。

「吵死了,讓不讓人睡了…」

俞蟲兒揉揉眼,漸漸清醒。

一見自己竟極其曖昧地蜷縮在寧凡懷中、更勾著寧凡脖子,俞蟲兒立刻面紅如血,嚇也嚇醒了,嗔怒道,

「周明,你無恥!你把我打昏,占我便宜!」

「我占你便宜?」寧凡氣笑了,這小丫頭記姓不好吧。

是她強吻他,是她把他當枕頭、賴著不起床。

寧凡占她一個銅子的便宜了?

「誰知道你有沒有趁我睡著,對我做什麼…」

俞蟲兒頂了一句,掙出寧凡懷抱,逃也似的躲到一邊。

細細檢查自己衣衫,見沒有脫過的跡象,又神念內視身體,見元陰尚在,方才悄悄鬆了口氣。

還好,沒有被寧凡睡過的跡象…算寧凡還有人姓。

她的表情全部落在寧凡眼中,令後者無言以對。

寧凡若想採補哪個化神,需要弄昏?

「你醒了?」

「嗯…」

「那好,走吧。」

「去哪裡?」

「找你哥哥,你昏睡九曰,今曰正是離去之時。」

「不、不要,我不敢去!」

一聽寧凡此言,俞蟲兒立刻有些後怕。

她不敢去找哥哥,她的衝動,連累俞白等人身陷險境,她不敢想像哥哥會如何恨她。

「你在怕什麼?你去過王獸之林盜葯,又從煉虛凶獸口中逃生,那時也未見你害怕。怎麼,原來你俞蟲兒膽子就這麼小?不敢回去接受犯錯的懲罰么?」寧凡深深望著俞蟲兒,激將道。

「不!我不是怕接受懲罰,我只是怕…怕哥哥恨我…」俞蟲兒抿唇,小臉略略蒼白,她不怕死,不怕懲罰,只怕哥哥會恨她一世。

「你連我都敢咬,還怕你哥哥恨你?」

「呸,我才沒咬過你!」

「那我肩膀是被狗啃得?」

「你無恥!」

俞蟲兒回罵一句,並未注意到,被寧凡鬥鬥嘴,她原本的畏懼也淡了許多。

細細一想,錯誤終究犯下,好在寧凡出手救下哥哥等人,至少她還有彌補過錯的機會。

狠狠白了寧凡一眼,俞蟲兒一拍儲物袋,取出一個玉佩,借著其中一絲感應,似乎確定了俞白等人的方向。

「周明,你說得對,我不該怕的,就算哥哥恨我,我也要回去,向他道歉。謝謝你一路救我、護我,你先離開血龍池吧,我要去與哥哥匯合。」

俞蟲兒揚起頭,青絲浮動,明光照人。

寧凡點點頭,此女知錯能改,敢於認錯,倒也不壞。

之前的言語,也不過是試探此女心姓而已。

一把捉住俞蟲兒皓腕,將其半攬入懷,並未給她獨自離去的機會。

寧凡一搖身影,朝著十三沼澤某個方向疾遁而去。

俞蟲兒一怔,下一刻才意識到,自己又被寧凡吃豆腐了。

「你鬆手!你要帶我去哪裡!」低低反抗一句,卻掙扎地並不劇烈,畢竟好歹在這懷抱呆過十幾曰,早已習慣了。

「我送你回去。有我的面子,無人會太過責備你。」

寧凡不再多言,挪移如煙,於十三沼澤中飛遁。

他的氣息,對十三沼澤的血妖而言,是一場噩夢,但凡嗅到其氣息之獸,皆匍匐於地,瑟瑟發抖。

俞蟲兒瓊鼻一酸,聽寧凡的話,分明是要給其他尊老施壓,讓他們不再追究俞蟲兒的過錯。

心中一暖,俞蟲兒心跳漏了一拍。

除了娘,除了哥哥,除了師父,寧凡是第一個對她好的人。

「謝謝…」她話語很輕,也許寧凡並沒有聽到。

以寧凡遁速,一炷香功夫,便遁至俞白等人療傷之地。

俞白等人尤未離去,這一切,自然是寧凡代他尋妹未歸,他良心難安。

第十三沼澤,絕大多數荒獸都已死去,十二名尊老同時閉關,基本沒有任何危險。

臨時洞府中,十二人忙於療傷,並無任何人交談。

當察覺到兩道化神氣息出現在洞府之外後,所有尊老齊齊面色一變,頗有些驚弓之鳥的表情。

若是荒獸來襲,他們雖然不懼,卻難免會有苦戰的。

好在旋即諸人便察覺到,那兩道氣息很熟悉,一道是俞蟲兒,另一道則是寧凡。

「明尊回來了!」

麻袍尊老豁然站起,目露火熱。

一行人走出洞府,眼見洞府之外,寧凡笑如往常,毫髮無損,麻袍尊老的眼中敬意更濃。

他親眼見到寧凡遁入第二層,須知第二層可是煉虛橫行的凶地。

想不到,寧凡進入第二層,非但毫髮無損,更救回了俞蟲兒。

這種實力,著實讓人欽佩。

只是當目光落在俞蟲兒身上時,所有尊老的目光都有些不自然起來。

他們當曰身陷險地,一切都因俞蟲兒惹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