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96章誰是人間真神皇!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 因為若不成功,他會一直嘗試下去,直到那成功的一刻。 血龍池通路已然開啟,如今寧凡隨時可離開血龍池。 寧凡手持雨皇令,淡淡一指點下,一指金光沒入皇令之中。 在皇氣的催動下,...

一重重浩瀚的記憶傳入寧凡識海。レ&spadesレ

這傳承水晶傳承的記憶,與亂古的記憶傳承相比,並不算多。

亂古記憶中包涵了醫卜星相、無數功法妙理。而這水晶中,僅僅傳承了妖**皇的皇影、皇氣體悟。

自然,一些雨殿秘術總是有的。

妖**皇修鍊皇氣,藉助的是《皇雨元功》,故而傳承水晶之中,對此功法的剖析極其明了。

半個時辰后,水晶光芒漸漸黯淡。

寧凡手掌從水晶移開,目光緊閉,消化著識海內的記憶、體悟。

那體悟之中,不但有妖**皇的體悟,更有數代雨皇的體悟。

妖**皇,成名於七萬年之前,而楚長安也是那個年代的老輩碎虛。

故而就算楚長安是妖族,為雨殿不容,但身份顯赫,卻也成了雨殿不可或缺的人物。

妖雲隕落之後,歷經兩代雨皇,皆非封號雨皇,一直到紅雲,突破了碎虛六重,再一次獲得封號。

紅雲是最後一位獲得傳承、留下體悟的雨皇,這便是說,水晶之內共有四代雨皇的體悟。

而紅雲之後,又隔三代,方是今世。

此代雨皇,沒有獲得過這份感悟。

寧凡,獲得了!

非但獲得感悟,那水晶之中更有一種莫名力量,助寧凡打通了前五層元功的所有瓶頸。

半日之後,寧凡睜開雙目,消化了全部功法傳承。

四位神皇的皇氣體悟,自是非同小可,而經過四位神皇的點撥,寧凡幾乎徹悟了《皇雨元功》七層功法的全部修鍊要訣。

功法已然徹悟,寧凡一遁進入玄陰界。

玄陰界中,一日修鍊可抵外界百倍。

三日時光,相當於三百日的苦修。四位神皇的體悟,加上前五層功法瓶頸突破,寧凡徹底將《皇雨元功》修鍊至第五層。

三日之後,寧凡被排斥出玄陰界。

如此,距離離開血龍池,尚有五日。

寧凡收走所有仙玉、道晶、玉簡、古籍,佇立血池之旁,目光凝重。

他機緣巧合,入了血龍池第三層,開啟了三代神皇都未開啟的傳承。

若是不藉助血池凝出一道皇氣,豈能甘心!

皇雨元功修鍊到第五層,凝聚皇氣足夠。

一池龍血,比妖雲、紅雲等四代雨皇凝聚皇氣時更多,自不會出現龍血不足的。

四代神皇的體悟,更可避免寧凡凝聚皇氣出錯。

氣運為紫,更不會出現『天不佑我』的局面。

凝聚皇氣的天時地利,都是絕佳,只差…人和!

若寧凡凝聚皇氣失敗,唯一可能出現的原因,便是他的修為太低!

歷代雨皇凝聚皇氣,哪一個不是碎虛修為?哪有寧凡這樣化神修為入血池、凝皇氣的。

只是歷代雨皇,包括妖雲在內,又有哪一個在化神之時,凝出過皇影?

寧凡的修為太低,是皇氣凝聚最大的不確定因素。

縱然如此,寧凡也要一試。

若他凝聚皇氣成功,日後他突破碎虛,同級之內,除非皇者,否則定是無敵!

涅皇既然是魔界神皇,必定有皇氣在身吧…

如此,寧凡豈可弱了涅皇!

目光一肅,寧凡一步躍入血池,浸沒在血海中。

周身體膚,在接觸到龍血之後,立刻灼燙潰爛。

這可是龍血!所有龍血加起來,有數億甲子的法力!

沉浸在這最精純的法力之中,寧凡只覺五內俱焚,被血氣一染,立刻心智大亂,雙目登時血紅起來。

毫不猶豫地,催動皇雨元功,仗著元功護體,神思漸漸清明。

召出皇影,皇影加身,寧凡目若神明,勢如日月,在血池之底瘋狂掐動指訣。

他的身,太弱,承受不住龍血之威。

但他的皇影,不痛不死,完全可作為一池龍血的載體。

「煉1

寧凡目露瘋狂之色,赫然要將這數億甲法力,盡數煉入皇影之中。

一絲絲龍血入影,那皇影雖仍無面目,卻愈加凝實起來。

皇影的心口,升起一個金色漩渦,那漩渦一經成形,浩瀚的龍血竟不可遏止地吸入影內。

淡金的皇影,開始浮上一層血光。

僅一個時辰,整個血池的龍血,被皇影吸納一空。

「第一步,成功1

寧凡端坐血池池底,目光微微一喜。

凝聚皇氣,共分三步。

第一步,需要凝出修士的本命皇影,否則根本沒有凝聚皇氣的資格。

這即是說,從前的寧凡凝出皇影,也僅僅是完成了第一步而已。

第二步,是要為皇影準備足夠的靈藥、靈物,並通過修鍊、體悟,讓皇影逐步吞噬那些天才地寶的力量。

這一過程,需要一名碎虛修士無數年的體悟,更需要修有一部皇氣功法。功法、體悟,寧凡都從傳承水晶獲得。

血龍池中有數萬壺龍血,也為皇影提供了凝聚皇氣的足夠養料。

接下來,只剩第三步…徹底凝出皇氣!

這一步,需要修士與皇影合二為一。

這一步,是寧凡最擔心的一步。

他的境界太低,若是與皇影相合,那一池龍血的龐大力量,無疑全部加持到寧凡身上。

一瞬間,寧凡可能直接會被龍血之力撐得爆體。

他手心微微滲汗,這無疑又是一場豪賭。

放棄第三步,失去凝出皇氣的機會,卻不必冒險。

選擇第三步,有機會凝出皇氣,卻也可能遭到嚴重反噬。

生死之間,寧凡心思微亂,但當他識海回憶起一幕幕恩仇之後,他的心忽然靜了下來。

他不能逃避。

若他當年逃避,微涼早已死在掌情手上,神魂俱滅,根本沒有來世重逢的機會。

若他當年逃避,七梅已被涅皇碾成平地,而他必定從那一日,便成了喪家之犬。

「化身之術,可保敗而不死,黑星之術,可保傷而不亡。若敗,也不過重傷,損失修為。若成,則今日之後,我亦是一名皇者。」

「我要,成皇1

寧凡目光一決,一股決然的氣勢從其體內升騰而起。

在其氣勢升騰的一顆,血脈之中,一絲蟲皇之血的氣息,更與之呼應起來。

那血,是俞蟲兒所贈。

那血,曾是她蟲皇之身的轉世之血,有此血在,寧凡凝聚皇氣,機會更是不校

沒有猶豫,何須猶豫,寧凡一步邁出,與那皇影重疊。

泛著血芒的皇影,與寧凡一經融合,立刻,寧凡周身升起淡金燃血的微茫,體內一股浩瀚的法力,衝刺開來。

只一個瞬間,他的肉身被龍血之力撕成碎片,卻借著化身,墨影重凝,縱然面無血色,亦是無懼。

「給我,煉1

寧凡指如翻影,強行將龍血煉入皇影之中,一絲絲淡金色的細線,開始在皇影之中成形。

皇影之上的龍血之光,正徐徐減少。

而寧凡抽盡地魂,喚出五顆本命星辰,服下半瓶傷葯,瘋狂恢復著傷勢。

轟!

寧凡傷勢尚未痊癒,卻又迎來第二次爆體,一碎一凝,他仍是決然煉化皇氣,目中全無懼色。

「我要,成皇1

一股傲氣,在寧凡心頭升起,他從來都是驕傲的。

他的驕傲,不是為了虛名、口角何人拚死。

他的驕傲,是一生一世,不屈服於任何強權。

要成為掌御他人之皇,而非為他人掌御。

今日凝出第一道皇氣,他日…成就仙皇,立於十億世界之巔!

轟!

五日之中,寧凡一次次爆體,卻一次次重凝身軀,壓制傷勢。

第一日,他爆體102次。

第二日,他爆體75次。

第三日,他爆體51次。

第四日,他爆體12次。

第五日,他只爆體了3次。

龍血的力量,越來越微弱了,已不再危險。

此消彼長下,寧凡周身耀如金神,目若日月,勢如蒼天。

周身之上,正有一道龍形金光,饒體飛騰。

第一道皇氣徹底凝聚,只差最後一線,便可成功!

寧凡眼露傲然,驟然抬頭,冷視蒼穹,好似在和蒼天對話。

「我要…成皇1

轟!

他張口一吞,將龍形金光吞入腹中,雙目一霎間霸凌天地。

一股浩瀚的氣勢,席捲宮殿,無數古舊的書架,被寧凡氣勢直接掀飛。

他指訣一掐,身後驟然浮現皇影,這皇影仍然沒有面目,卻從數丈高拔高到了十丈。

顏色也由淡金化作純金。

寧凡一步跺地,立刻地動山搖,周身一道皇氣飛騰纏繞。

「成功了…」

他目露淡然,他知道他會成功。

因為若不成功,他會一直嘗試下去,直到那成功的一刻。

血龍池通路已然開啟,如今寧凡隨時可離開血龍池。

寧凡手持雨皇令,淡淡一指點下,一指金光沒入皇令之中。

在皇氣的催動下,他身影驟然消失於第三層,出現在第二層。

以他凝出皇氣的眼光,自然看出,雨皇令在這血龍池之內,有著隨時遁離的功效。

他並沒有直接離去,而是出現在第二層沼澤,出現在一頭煉虛初期凶獸的跟前,眼神淡漠。

沒有喚出煉虛傀儡,沒有取出血龍妖劍,寧凡只是想憑自己的皇氣,與之對峙。

吼——

眼前寧凡憑空出現,煉虛凶獸略有慌亂,但旋即鎮定。

它不明白,不明白自己堂堂煉虛初期,為何面對一個化神會心神大亂。

它只是感覺,此刻周身纏繞皇氣的寧凡,極其危險!

吼——

很快,它掃平了畏懼的情緒,它是煉虛,怎會畏懼化神,真是荒謬!

它張口一噴,一道本命青雷轟出,頃刻化作百萬道雷光,似要將寧凡淹沒。

如此恐怖的雷光,從前的寧凡唯有躲避,縱然以化身卻擋,也會落下極重傷勢。

但這一次,寧凡不會躲。

他屈指一點,一道金光彈指而出,衝天而起,好似飛龍。

那金光一經騰空,立刻一分百萬,化作無數金光遮天。

金光徐徐凝成一座金色巨岳,足足有萬丈之高。

那巨岳朝著煉虛凶獸當頭一鎮,百萬青雷一經觸碰金岳,紛紛崩潰、消散。

其砸落速度,比煉虛後期修士的遁速,都更快一分,煉虛凶獸根本無從躲避。

轟!

金岳一鎮,凶獸脊骨盡碎,血流成河,伏地而死!

而那一鎮之力,直接引得第二層血池地動山搖,無數煉虛凶獸盡皆慌亂起來。

但凡修為低於煉虛中期的凶獸,俱都望向寧凡,露出空前駭然,躲在一處,生怕寧凡再橫空浮現,出手鎮壓!

可怕,太可怕了,那金色巨岳,只一鎮便鎮死一頭煉虛凶獸,威力太過恐怖。

「這便是皇氣的力量么,一道皇氣,足以鎮死煉虛初期,若有十道、百道、千道、萬道…其威力,又該是何等的毀天滅地1

「皇氣,是碎虛三術之中的…攻伐之術1

寧凡散了皇氣,淡淡一瞥間,驚退群獸。

這一縷皇氣化岳鎮壓,幾乎耗盡他一身法力,皇氣雖厲害,但消耗亦是巨大。

收了煉虛龍血,寧凡拳頭緊握。

今日,他憑自身實力,第一次斬殺煉虛初期!

今日是煉虛,他日便是…碎虛!

手刃涅皇之日,不會太遠。

「該走了。」

群獸已然聚集,寧凡亦法力耗空,再難瞬殺其他煉虛。再留此地無益,還是先返回龍池之外,完成雲前輩的考驗要緊。

若是寧凡回去遲了,不知雲天決的賭注會不會判輸。他可不想見識雲天決輸掉愛劍的發怒模樣。

雨皇令一催,寧凡身影漸淡,消失於第二層之中。

中州雨殿,一片震動。

雨殿祖廟之中,受人日夜香火供奉的雨祖巨像,在這一日,金光大現。

整個中州,足足有數千萬里的地界,都被金霞遮天了天空。

如此異象,身為中州修士,絕不可能不知其涵義。

新一代雨皇…誕生了!

但,這怎麼可能!

此代雨皇尚未駕崩,新一代雨皇如何誕生?

「是誰凝出了皇氣?是雲瀟湘,還是雲天決1

雨皇召集無數中州強者,開口便是一道質問,看來連他都不明白,雨祖之像為何會出現異常。

雖不明緣由,但雨皇可以猜到,雨界之中,必是有人以皇雨元功,凝出皇氣,否則祖像不可能現出異象。

會是誰呢?

雲瀟湘是二皇子,亦是此代雨皇的親生之子。若是雲瀟湘凝出皇氣,雨皇自是喜悅的。

但若是雲天決么…此人並非雨皇親子,是憑自己實力殺上神子之位的。

此人若是凝出皇氣,豈不是說,他鐵定會是下一代雨皇。

雨皇嘴上不說,但心中自是不願雨殿落入外人之手的。

雲瀟湘雲遊未歸,雲天決似乎在決龍谷,若查明不是雲天決凝出皇氣,多半便是雲瀟湘了。

「回稟父皇,凝皇氣者,必定不是雲天決…孩兒一月之前,與之交手,他實力恢復碎虛四重,強橫非凡,然而出手仍是煞氣驚天,絕非皇者雍容風範…他,絕無皇氣在身1

雲驚虹抱拳出言,他亦是雨皇親子。

他面上仍有傷勢,赫然是被雲天決一手萬劍式所傷。

他不願看到雲天決成為下任神皇,自是極力證明雲天決沒有凝出皇氣。

雖然居心不良,但他倒也沒有說謊,雲天決卻是沒有凝過皇氣。

「不是天決,那便是瀟湘了…」

雨皇面色一松,若是雲瀟湘,那麼此事非但不是什麼噩耗,反倒是喜事一件。

「不是我1

在雨皇露出笑容之時,卻有一道冰冷的聲音從殿外傳來,正是遠遊歸來的雲瀟湘。

不是他,不是他…

他的話,讓所有中州修士獃滯。

難道是四大碎虛?不可能,四大碎虛身份特殊,卻皆無領悟皇氣的資質,縱然是楚長安,也不過凝出半道皇氣,還是先皇所賜。

六大皇子之中,除了雲天決、雲瀟湘以外,再無人擁有凝聚皇氣的資質了。

不是雲天決,亦不是雲瀟湘…會是誰?

還是說,雨祖之像,出了故障,壞掉了?那異象,是祖像出現了異常?

沒有人敢說雨祖之像壞掉…這是大逆不道。

一霎之間,一股驟然而起的風暴,席捲了中州,甚至朝著整個雨界擴散。

誰是人間真神皇!

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